过年吧!回家

作者:一幽寸草

导读:28岁的李响在北京漂泊8年有余,过年的时候一直没回过家。今年打算去父亲工作的地方跟父亲一起回家。

内景:

一所简陋的单间小屋内,放着一张单人大床,床上散落着一床被子。床的旁边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有洗漱的东西,有毛巾等生活用品杂乱的放着。唯一占用空间的是一台笔记本电脑。地上一堆抽过的烟屁股,垃圾到处都是。阳光由于无法照射到小屋内,烟雾隆绕的格外压抑。一个青年人用火机点燃香烟,可是火机无论怎么倒弄,就是点不着火。

李响(独白):我叫李响,今年28岁,单身!在北京漂泊8年有余。事业一直没有起步,与其说事业,倒不如说是工作。8年内换了无数工作。

闪切

某办公室:

主管:你是李响?

李响:对,我就是!

主管:你的简历我看过了,很不错。但是……

李响:但是什么?主管!

主管:你带了一副眼镜,书生气太重。你知道我们这边是做销售的,我感觉你不适合。

某走廊里

经理:你一天天都做的什么?难道脑子里装的屎吗?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搞不明白。在这里都三个月了。三个月还什么不会。不能干赶紧滚蛋!

李响低头不语。

某地摊上:

同行:在这摆地摊,一定得小心城管。万一被抓住,你的东西可就完了。

李响:不是可以领回吗?

同行:领回?咱是小本生意啊,领回的钱都够批一套了。

画外音:城管来了,城管来了,快跑啊!

夜晚某天桥上:

李响对着川流不息的车辆大喊:我一定要混出人样。

切回

李响的香烟终于点燃,低头深吸了一口,然后望着点燃的香烟发呆,再一次沉浸的回忆中。

李响(独白):时间像流水一样逝去,8年过去了我还一无所有。爱情!对我来说是种奢侈品。

公车上:

下班高峰期特别拥挤。

李响:你好,我叫李响!在这遇见是种缘分。能留下你的联系方式吗?

女汉子:缘你大爷,老娘在这奶子都被挤出水来了。你还敢耍流氓?老公有人欺负我。

壮男:哪呢哪呢,敢欺负老子的女人。活腻歪了。

李响:啊!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某公园:

丑女:俺家可有钱了。你嫁给俺以后保证吃香的喝辣的,工作嘛,无所谓了。我养着你就行了。以后有了孩子必须跟俺姓。至于你爸妈呢,给俩个钱就行了。北京还是别来了。来了也丢脸。哎哎哎……..你别走别走啊!!!

某肯德基店

美女:第一次相亲???

李响咽了下口水。

美女:别人相亲都去星巴克什么的,你倒好带我来肯德基。来肯德基也就罢了。居然只点了两杯可乐。

李响:刚才买饮料的钱是我身上所有的钱,也是我一个月饭钱。所以……

美女:呵呵呵…….你一个月的饭钱请我啊!挺有意思的。好了我该走了。这是我名片!我叫裴裴。有时间联系….对了这是饮料的钱,算是我请你。等你有钱了再请我吧!

切回现实:

李响手中的香烟已经快要燃尽

李响(独白):爱情对我而言是可望而不及的,想我这种连饭都吃不饱的屌丝是没机会跟美女在一起的,但是她却一直是我美好的回忆。

李响的手抖了一下,被外面鞭炮声把李响从往事中拉了回来。

李响(独白):不知不觉又要过年了,可是我一点都没有过年的感觉,我这种穷人是过不起年的,过年对我已经失去了意义。。记得小时候过年的时候……

闪切:

某房间

某妇女:妈妈给你的衣服漂亮吗?

小李响:漂亮

某妇女:真乖!晚上别忘了给爷爷拜年,有零花钱的。

小李响:哦,有零花钱唠,有零花钱唠,这样我就可以买鞭炮啦……

某酒馆

一群人在一起喝酒

男人:李响!你丫快把这碗就喝了,不喝就太不把我当兄弟了。

众人(起哄):喝喝喝……好样的。

某客厅内

大姨:人家姑娘挺好的,人家不嫌弃你就好了,你凭什么看不上人家?

李响:胖了点,我不喜欢。

大姨:哎,你还嫌人家胖,人家不嫌你家穷够好的了。

某妇女:他大姨,你先消消气,我替你劝劝他。李响这孩子从小就听我的。

李响:我说了不喜欢,你们谁觉得她好谁跟结去。

大姨:哎!这孩子脾气怎么这么倔。

某男人:算了吧,由孩子去吧!他大姨,对不住了。

闪回

李响(独白):

香烟已经燃尽……

自从那次相亲以后我再也没有回过家。也许这次我应该回家看看,至少是给自己一个交代了。毕竟我输了!!!输得一文不值,也许这个社会不适合有梦想的人存在。

车站

李响跟随大部队上车,坐在车窗前望着过往的车辆,外面的风景快速的在眼前逝去。

李响(独白):别人回家都是大包小包的,而我只有一个背包。连给父母买东西的钱都没有。有的只是一颗回家的心。该面对的终归要面对。别了!这个破灭我梦想的城市。别了!那个让我朝思暮想的姑娘。这一别也许是永久!

某工地:

李响背着背包

独白:这是父亲工作的地方,拼了命给我挣钱娶媳妇的他唯一的期望。

李响:李建党在这吗?

工友:他啊!在那吃饭呢!对了你是他什么人啊?

李响:我是他儿子。

工友:儿子?我怎么没听说过老李有儿子啊!

李响:…….

一个头发斑白的中年人蹲在地上,地上放着一个瓷缸,上面的白漆部分已经脱落。瓷缸内盛着咸菜,左手拿着馒头,右手用筷子慢慢地把咸菜往嘴里送。

李响:喝水吧!这样吃不怕噎到吗?

中年人微抬了下头,怔住了。

李响:怎么不认识了?

中年人:你妈妈想你!

李响:这么多年,你老了。

中年人:是啊!老了。

李响:回家说吧

中年人:好……

此时李响手机响起,看了下手机,手机来电号码备注我最爱的人裴裴。李响手颤抖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

裴裴:怎么这么久没给我发消息了,最近忙什么

李响:我放弃了,裴裴!放弃所有,包括追求你!包括追求事业!

裴裴:说什么呢,傻瓜!这么多年发那么多信息只为了放弃吗?如果你对自己都不抱有希望,那谁还对你抱有希望。如果你爱我就回来跟我一起奋斗。

李响:你就是我的希望!没有了你我分文不值。

裴裴:从现在起,你也是我的希望,我的未来。如果你爱我,就会来跟我一起奋斗好吗?

李响:好

中年人:女朋友吗?

李响:对!女朋友!

两人朝远方走去!

字幕:对未来抱有希望的人,他的未来就有希望。

片名:《过年吧!回家》

编剧:一幽寸草

梗概: 28岁的李响在北京漂泊8年有余,过年的时候一直没回过家。今年打算去父亲工作的地方跟父亲一起回家。

内景:

一所简陋的单间小屋内,放着一张单人大床,床上散落着一床被子。床的旁边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有洗漱的东西,有毛巾等生活用品杂乱的放着。唯一占用空间的是一台笔记本电脑。地上一堆抽过的烟屁股,垃圾到处都是。阳光由于无法照射到小屋内,烟雾隆绕的格外压抑。一个青年人用火机点燃香烟,可是火机无论怎么倒弄,就是点不着火。

李响(独白):我叫李响,今年28岁,单身!在北京漂泊8年有余。事业一直没有起步,与其说事业,倒不如说是工作。8年内换了无数工作。

闪切

某办公室:

主管:你是李响?

李响:对,我就是!

主管:你的简历我看过了,很不错。但是……

李响:但是什么?主管!

主管:你带了一副眼镜,书生气太重。你知道我们这边是做销售的,我感觉你不适合。

某走廊里

经理:你一天天都做的什么?难道脑子里装的屎吗?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搞不明白。在这里都三个月了。三个月还什么不会。不能干赶紧滚蛋!

李响低头不语。

某地摊上:

同行:在这摆地摊,一定得小心城管。万一被抓住,你的东西可就完了。

李响:不是可以领回吗?

同行:领回?咱是小本生意啊,领回的钱都够批一套了。

画外音:城管来了,城管来了,快跑啊!

夜晚某天桥上:

李响对着川流不息的车辆大喊:我一定要混出人样。

切回

李响的香烟终于点燃,低头深吸了一口,然后望着点燃的香烟发呆,再一次沉浸的回忆中。

李响(独白):时间像流水一样逝去,8年过去了我还一无所有。爱情!对我来说是种奢侈品。

公车上:

下班高峰期特别拥挤。

李响:你好,我叫李响!在这遇见是种缘分。能留下你的联系方式吗?

女汉子:缘你大爷,老娘在这奶子都被挤出水来了。你还敢耍流氓?老公有人欺负我。

壮男:哪呢哪呢,敢欺负老子的女人。活腻歪了。

李响:啊!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某公园:

丑女:俺家可有钱了。你嫁给俺以后保证吃香的喝辣的,工作嘛,无所谓了。我养着你就行了。以后有了孩子必须跟俺姓。至于你爸妈呢,给俩个钱就行了。北京还是别来了。来了也丢脸。哎哎哎……..你别走别走啊!!!

某肯德基店

美女:第一次相亲???

李响咽了下口水。

美女:别人相亲都去星巴克什么的,你倒好带我来肯德基。来肯德基也就罢了。居然只点了两杯可乐。

李响:刚才买饮料的钱是我身上所有的钱,也是我一个月饭钱。所以……

美女:呵呵呵…….你一个月的饭钱请我啊!挺有意思的。好了我该走了。这是我名片!我叫裴裴。有时间联系….对了这是饮料的钱,算是我请你。等你有钱了再请我吧!

切回现实:

李响手中的香烟已经快要燃尽

李响(独白):爱情对我而言是可望而不及的,想我这种连饭都吃不饱的屌丝是没机会跟美女在一起的,但是她却一直是我美好的回忆。

李响的手抖了一下,被外面鞭炮声把李响从往事中拉了回来。

李响(独白):不知不觉又要过年了,可是我一点都没有过年的感觉,我这种穷人是过不起年的,过年对我已经失去了意义。。记得小时候过年的时候……

闪切:

某房间

某妇女:妈妈给你的衣服漂亮吗?

小李响:漂亮

某妇女:真乖!晚上别忘了给爷爷拜年,有零花钱的。

小李响:哦,有零花钱唠,有零花钱唠,这样我就可以买鞭炮啦……

某酒馆

一群人在一起喝酒

男人:李响!你丫快把这碗就喝了,不喝就太不把我当兄弟了。

众人(起哄):喝喝喝……好样的。

某客厅内

大姨:人家姑娘挺好的,人家不嫌弃你就好了,你凭什么看不上人家?

李响:胖了点,我不喜欢。

大姨:哎,你还嫌人家胖,人家不嫌你家穷够好的了。

某妇女:他大姨,你先消消气,我替你劝劝他。李响这孩子从小就听我的。

李响:我说了不喜欢,你们谁觉得她好谁跟结去。

大姨:哎!这孩子脾气怎么这么倔。

某男人:算了吧,由孩子去吧!他大姨,对不住了。

闪回

李响(独白):

香烟已经燃尽……

自从那次相亲以后我再也没有回过家。也许这次我应该回家看看,至少是给自己一个交代了。毕竟我输了!!!输得一文不值,也许这个社会不适合有梦想的人存在。

车站

李响跟随大部队上车,坐在车窗前望着过往的车辆,外面的风景快速的在眼前逝去。

李响(独白):别人回家都是大包小包的,而我只有一个背包。连给父母买东西的钱都没有。有的只是一颗回家的心。该面对的终归要面对。别了!这个破灭我梦想的城市。别了!那个让我朝思暮想的姑娘。这一别也许是永久!

某工地:

李响背着背包

独白:这是父亲工作的地方,拼了命给我挣钱娶媳妇的他唯一的期望。

李响:李建党在这吗?

工友:他啊!在那吃饭呢!对了你是他什么人啊?

李响:我是他儿子。

工友:儿子?我怎么没听说过老李有儿子啊!

李响:…….

一个头发斑白的中年人蹲在地上,地上放着一个瓷缸,上面的白漆部分已经脱落。瓷缸内盛着咸菜,左手拿着馒头,右手用筷子慢慢地把咸菜往嘴里送。

李响:喝水吧!这样吃不怕噎到吗?

中年人微抬了下头,怔住了。

李响:怎么不认识了?

中年人:你妈妈想你!

李响:这么多年,你老了。

中年人:是啊!老了。

李响:回家说吧

中年人:好……

此时李响手机响起,看了下手机,手机来电号码备注我最爱的人裴裴。李响手颤抖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

裴裴:怎么这么久没给我发消息了,最近忙什么

李响:我放弃了,裴裴!放弃所有,包括追求你!包括追求事业!

裴裴:说什么呢,傻瓜!这么多年发那么多信息只为了放弃吗?如果你对自己都不抱有希望,那谁还对你抱有希望。如果你爱我就回来跟我一起奋斗。

李响:你就是我的希望!没有了你我分文不值。

裴裴:从现在起,你也是我的希望,我的未来。如果你爱我,就会来跟我一起奋斗好吗?

李响:好

中年人:女朋友吗?

李响:对!女朋友!

两人朝远方走去!

字幕:对未来抱有希望的人,他的未来就有希望。

(编辑:胡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