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原的树

作者:葑凌渡

导读:张小刚身为一名警察却无法拯救自己生病的妻子,而此时一名有企图的男人带着一大包“福利”来找这位警察……

1、学校大门外一侧,日,外

背景是一面“与时俱进”的墙,雨中,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

张小刚背靠着墙,无助的看着天空。

张小刚在雨中奔跑,车辆也在身边一辆接一辆的通过。张小刚一直面无表情,头发被雨水打湿了。

(画外音:我的爸爸经常在野外工作,野外到处都是芦苇,一片接一片的芦苇。爸爸经常是满脚泥泞的回到家,我感觉,爸爸比我都瘦……)

2、野外,夜,外

一汪静水,只有雨滴打在水面上,被一双脚突然划开。

远处的抽油机处,有几个灯光在闪烁。张旭用手电筒照过去,依然趟着水,向前走。

3、楼道中,日,内

张小刚喘着粗气上楼,头上满是汗滴。

(画外音:这个时间,爸爸肯定不在家。妈妈一定是躺在床上的。妈妈身体一直不好┅┅)

张小刚把手放在家门把手上,插进钥匙,一旋转。

4、野外,黎明,外

张旭一脚不慎在水里摔了一下。身后一起的同事上前扶住张旭。

近在咫尺的抽油机处,一个反应慢的盗油者在慌乱的收拾着值钱的工具。张旭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并威严的大喝一声:“别动!”

5、家,日,内

张小刚一进门看到妈妈一脸痛苦的样子,捂着胸口。

张小刚关切的问:“妈妈,你又不舒服啦?我给你倒杯水。”

妈妈艰难的向一边挪着步子,说:“不知怎么的,今天格外难受、恶心。”这时候,她的脸色逐渐煞白,喘气十分困难。

张小刚紧张的喊道:“妈妈,妈妈。”并上前搀扶她。

妈妈眼睛有点迷蒙,慢慢的向下倒去。张小刚毕竟还小,没搀住她,张小刚已经有了哭腔。眼泪看是溢出眼眶。

张小刚快速来到电话前,一把抓起电话。

6、野外,黎明,外

巡防队员围住一名没有跑掉的盗油者。

张旭一脸正气:“你瞧瞧这一片油,污染多严重!这雨水一冲,不到处都是,流到哪里都污染一片。这往北就是鱼塘,流到鱼塘里,这养鱼的损失不更严重!“

盗油者揉着屁股:“可你们刚才随便打人,警察总得管管吧?”盗油者说话明显底气不足。

张旭当场封住盗油者的口气:“刚才你们一伙儿的故意藏匿盗油工具,而且还趁司机不备的情况下抢夺巡逻车的钥匙,这已涉嫌扰乱治安、妨碍公务,就凭这些,甭说揍你,抓起来拘留几天我看都不为过!”

盗油者一脸不恭的说:“那钥匙。不是怕你们把我带走嘛。”他不紧不慢的搓着手上的油泥。

张旭冷着脸说:“刚刚不是还准备报警吗,怎么不报啦?”

盗油者开始嬉皮笑脸的说:“不报,不报。报什么警啊。”

张旭轻蔑地说:“还不快滚!莫不是真的想让我们把你抓起来,扭送到公安局不成。”末尾,张旭的语气有些加强的说。

盗油者:“哦┅┅滚就滚┅┅”他眼珠子一转,身子一矮,弓着背,一边嘴里嘟囔着,撒腿开溜。

盗油者依然搓着手上的油泥,从水里扑踏扑踏、甩了一身水的“滚”的没了踪影。

7、野外,日,外

对讲机里传来一阵呼叫:“О一、О一,听到请回话,听到请回话。

张旭坐在巡逻车上:“О一听到,О一听到,请讲。“他一边喊话,一边把眼光投向远处广袤的原野,原野上,一台台红蓝相间的抽油机在不停的运转。

对讲机:“家中有紧急情况需要你去处理,听到通知请立即返回巡逻队;家中有紧急情况需要你去处理,听到通知请立即返回巡逻队。”

张旭:“明白,明白。”他一脸沉重。

巡逻车在土道上扬起一路尘土,绝尘而去。

8、医院走廊,日,内

张旭和张小刚站在走廊一侧,走廊里的灯光有点暗。

张旭妻子躺在推床上,从二人身边匆匆过去,二人目送着医护人员。二人一直沉默着、等待这。

走廊尽头处,一个西装革履的人向张旭这边张望了一眼,驻足片刻。继而走到张旭身边,很是绅士的样子。

西装男:“张哥,你好。”很是文质彬彬。

张旭抬头:“?”一脸迷惑,不认识,又似曾相识。“你是?”

西装男:“张哥真实贵人多忘事啊。”他有意根张旭套瓷。

西装男:“张哥,你家里这是谁病了?”他随即转移话题,故意避开的眼神。

西装男说着话,把屁股慢慢放到离张旭一座之隔的位置上,一副打算问个究竟的意思。

张旭:“我老婆,在家里突然晕倒了。”他已经没有精力去探究这个西装男的身份了,表情木木的。

西装男:“严重吗?以前有着情况吗?”他依旧要问个究竟的试探。

张旭:“是糖尿病引起的,时间一长,治疗没及时,出现了几个并发症。”他一脸无奈状。

一名护士从他们身边匆匆过去,一阵苏打药水的味道。

西装男:“张哥你也得多注意身体啊,别太过于操劳。有需要给小弟联系。“他好像让护士路过给“惊”了一下。

西装男从上衣口袋里取了张精致的名片,放到了张旭手里。

西装男:“张哥,有需要就说话。”他挥挥手,走了。

张旭站起身,看着手里这张精致的名片。

9、医院门诊,日。内

西装男在和一医生聊着什么。

西装男:“吴大夫,糖尿病的并发症有多厉害?”他把腋下的黑色手包向上掖了一下。

吴大夫:“糖尿病这个病,最明显的就是视网膜的病变凸显,开始时人眼视力模糊,有严重的酸痛感。”

西装男:“其他呢?”

吴大夫:“就说刚才我诊断的这个病人吧。她的情况就很严重,也是极其少见的出现这么多并发症的,肾病、视网膜病变、高血压、高血脂及动脉硬化、陈旧性脑血栓等多种病症。这么多的并发症的出现,就等于在阎王爷家的后院打秋千啊。”他一脸惋惜、专注。

西装男朝吴大夫轻手指的地方扫了一眼,他知道,那里就是他刚才和张旭见面的地方。

10、病房,日,内

张旭妻子身上插着仪器,面容憔悴。张旭坐在床边的方凳上,握着妻子冰凉的手。

张旭妻子:“累了就歇会吧。”她关爱的说,声音很轻。

张旭:“不累。”他的嘴角掠过短暂的幸福。

张旭妻子:“小刚呢?”

张旭:“去上学了。”

张旭妻子:“我这就是白花钱,永远也治不好的病,我真的不想再治了,我看咱们还是回家吧。”她声音虚弱,恳求的语气。

张旭:“你放心,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想法子把你的病治好。”他语气坚毅,又紧紧握住妻子的手。

张旭妻子:“咱家的经济条件一般,为了治我这个病,都欠了一屁股的债了,今后你和孩子可怎么过呀,我走都走不安心。”她慢慢垂下眼帘。

张旭:“不许这么说,你是不会走的!你要是走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再说了,留着钱又有什么用。”他很少有这么强硬的话,眼眶里泪水盈盈。

张旭:“你就尽管安心治病,什么也别想。”

张旭妻子因病重,很难再与张旭争论,她扭转头去,昏睡。她的眼角有泪水流下,张旭转过来,为她拭去泪水。张旭给妻子周正周正了搓皱的衣服,再给她身上搭了搭被单,起身走出了病房。

11、医院内的花池边,日,外

张旭点燃一支香烟,猛吸几口。他看着远处的天空,天空乌云沉闷。

(画外音:我是多么没用,连自己的老婆都拯救不了,都怨我没有本事,┅┅)

此时的张旭真想放声大哭一场,他隐忍了,他只是狠狠的一口接一口的吸着烟。

西装男:“张哥,嫂子的病好些了吗?”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张旭耳后响起。

张旭抬头,见是西装男,心头一刹。他这时才真正关注起眼前的这个人来,才想起西装男就是曾经夜晚值班室遇到的那个盗油者。张旭惊诧,心想:人靠衣装啊。

西装男:“张哥,不认识小弟啦?他们都叫我拐子,早前跟一帮人争地盘时被人打折过腿,就现在这样了。”他说着,把一盒极品黄鹤楼塞到张旭的衣兜里。

张旭一看香烟,像触碰到了炽热的铁一样,迅速的还了回去。

拐子接住险些掉地的极品黄鹤楼,面前一摊手中的香烟,尴尬且无奈。

拐子只得从香烟里抽出一支香烟,试探性的递到张旭面前。

拐子:“张哥,你也真是,一盒烟,至于吗?”

张旭看了看眼前的这支有着金色过滤嘴的极品黄鹤楼香烟,没接。他在自己的衣兜里摸索着,拿出一盒哈德门香烟,打开看了,已经没有了香烟。拐子看着张旭的动作,于是又把香烟向张旭面前递近一些。拐子感觉机会到了的时候,对立也是会松动的,他的目光从那支香烟上向下一落,似悬着的心轻轻一落。

张旭:“谢谢你的关心。我老婆这个病恐怕很难┅┅”他突然断了声音。

张旭原本想找个人絮叨絮叨心中的苦水,一想,眼前的这个人和自己根本不是一条路上的人,没必要多费口舌。

拐子看出了其中端倪。他没介意,只是微微笑了笑,伸手从挎包里掏出一个厚实的大牛皮纸袋,放在了张旭手里。

拐子:“张哥,兄弟我知道你现在急需这个,你先拿去救急,不够就吱声。”

张旭此时没有像刚才那支烟的事情一样,反应那么强烈。他看着手中的这个打牛皮纸袋。思想有些停滞。

拐子遥开车门,上车,启动汽车,正准备开走,这时,右侧副座上扔进来一个东西。

12、医院走廊,日,内

张旭大步朝前走着,两侧的窗玻璃映照着他,他的脸上忽明忽暗。

张旭感到自己有一股力量鼓舞着他走着。

13、家,日,内

张旭开门回家,张小刚已经下好了面条,面条里还有几条有菜叶子,很绿。

父子俩在餐桌前吃饭。

(主镜头外:是张旭来来回回给妻子送饭,呵护的身影。)

14、医院病房,日,内

张旭提着饭盒走进病房,看到病床上是空的。他问了问临床的室友,室友说她已出去有好长时间了,也没说去干什么了。

张旭来到护理前台,护士也说没看见病人,只是说很早的时候遇到她妻子,说是去厕所。之后,就没捡到她。

张旭站在走廊中间,感觉世界在这一瞬间变得空荡荡的。他蹒跚着向前走着┅┅

15、水库大坝上,日,外

水库大坝上风很大,水面上不时有水鸟飞起飞落。

张旭妻子:(画外音)张旭是个好人。在和你相识、相知的十几年里,我是多么幸福,我多么感谢能认识你啊。在我这短暂的生命中,再也没有什么能比得过和你在一起的日子┅┅

风吹过,吹着她有些红润的脸。大坝上,树影婆娑。

画外音之外的影像:

张旭走在红绿灯的十字路口;

张旭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

张旭走在人影稀疏的会场上。会场上,巨大的电子屏幕里播放着黄河口湿地的风光片:一条河流穿槐林而过,万顷芦苇荡在云朵下荡漾,水库的碧波在阳光下闪着光与影的鬼魅,入海口海河交界的壮观无比神奇┅┅

16、会场中央,日,外

张旭站在会场中央,一脸无助。阳光打在他黝黑的皮肤上,质感。

张旭在光芒中眨眼的片刻,看到了电子屏幕上一闪而过的大坝,他的思绪里出现了诸多遇妻子相识时候的画面。

17、水库大坝上,日,外

大坝逆光的方向驶过来一辆摩托车,他是寻护大坝安全。

摩托车从张旭妻子的身边一闪而过。摩托车驶出二十多米,又折回来。带着头盔的巡防员上前询问。

巡防员:“你是干啥的?天快黑了,早回吧。”

张旭妻子没有说话。巡防员看这人容颜病态,也没多说,又转了一圈,朝前驶去,巡防员把摩托车停在不远的地方。

18、水库大坝下面的小路,日,外

张旭一路小跑着奔向水库大坝,他一脸的汗。前面有几排护坝的树,张旭穿过树林。路过一块水库纪念碑,路过一处停滞不用的抽水泵房。张旭站在水库大坝上,极目远眺,天色暗淡下来,水汽蒸笼,烟霭四起。

张旭和妻子距离几米的距离,他看着妻子,脚步并慢慢的向前走着。

张旭:“回家吧,孩子还在家呢。”

妻子扑到张旭怀里,泪打湿了他的肩膀。

19、家里,夜,内

一张简朴的小圆饭桌,围着一家三口。两盘简单的蔬菜,主食是米饭。

张小刚格外高兴,兴奋的跑前跑后的给爸爸妈妈盛米饭。张旭和妻子在一旁看在眼里。

妻子:“看把个孩子给高兴的,都成了家庭服务生了。”她表情幸福。

张旭:“你在家里,孩子也高兴啊。”他有点沉重的语气。

夫妻二人陷入片刻短暂的沉默里。都在回味着什么。

张小刚盛了最后一碗米饭,放在自己面前,看了看爸爸、妈妈,狼吐虎咽的吃起来。

20、学校大门外,日,外

开学的第一天。放学的时间。同学们陆续鱼贯的走出学校大门,张小刚和身边的同学招呼着说再见,老师再见。

公路对面,张旭正准备穿过公路,迎接张小刚。张小刚也看见了爸爸。张旭向张小刚轻挥了挥手。

张旭穿过公路,张小刚上前牵住了爸爸的手。

张小刚:“老爸,你怎么来了?”他的幸福像遇水的鸭子一样。

张旭:“接你一起去看你妈妈。”

张小刚:“嗯。”他有点小激动。

父子二人在学校一侧向前走了几米,上天桥,过公路,消失在天桥的尽头。张小刚一路少有的蹦跳着在张旭周围。

21、野外,夜,外

深秋了,芦苇微干,北风一吹,沙沙声刺耳且杀气。月亮在云层背后时隐时现。

张旭和十几个同事早已潜伏在一个路的出口处,一处芦苇丛后面等待了三个多小时。时间尚早,有几个年轻的巡逻队员腿都麻木了,有的强忍着抻一抻、或轻轻捶揉着。

A巡逻队员:“这秋天的蚊子还真凶猛。拍一手全是血。”他说话很轻。

B巡逻队员:“现在蚊子退化了,以前三只蚊子都能上盘菜,那直接就是生猛。”他有点不恭的口吻。

张旭:“注意隐蔽!有情况。”他轻声里在此时释放出一种少有的威严。

前面十几米远的土路上,驶过一辆黑色的桑塔纳2000,司机在拐歪处停下车,下车,向四周张望了张望。

B巡逻队员:“马上就要进口袋了,看来今晚有大手笔要做。”

张旭:“真是一群狡猾的狐狸!”

桑塔纳2000驶进去十几分钟了,反倒没有了动静,车灯也都熄灭了,大家都很纳闷。

C巡逻队员:“这是一帮老道的盗油贼。警惕性格外高。”一位年纪稍大点的巡逻队员慎重的说。

远处。运转的抽油机,稍远一点的芦苇地边缘,汽车尾灯亮了。(汽车后备箱被打开了。)

张旭:“先别行动,再等等。”他知道身边这帮年轻的巡逻队员早就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了,但张旭考虑,时机还不成熟,他要让盗油贼把成袋的原油装到1/3或1/2时再行动,如果行动,惊了拉油的司机,汽车也一时跑不快。车速且直接关系到巡逻队员的安危。

运转的抽油机旁,传来扑踏扑踏装油袋子的声音。

“你个二货,手脚利索点!”显然是司机压低了嗓门,在训斥着某某。

张旭:“开始行动。”他领头慢慢轻轻的趟出芦苇丛,几步就上到了土路边缘。

这时,桑塔纳2000的车灯灭了。向汽车后备箱搬油袋子的声音停住了。张旭他们也静止了下来。

过了两三分钟,盗油贼又开始了装油袋子。

张旭和十几个同事距离桑塔纳2000汽车只有十几米左右。他们在张旭一声“都给我住手!”的大喝下,走了魂,猛然间醒悟,不顾一切的撒腿四散。

汽车司机不甘束手就擒,三步并两步窜回驾驶室,妄想驾车逃跑,张旭在司机关门的瞬间,一脚挡住车门,并揪住司机衣领,将其猛劲往车外拖拽。司机不死心,从副座上操起一根预先准备的短小警棍,朝张旭右手前臂打去。张旭前臂受伤,在前臂遭到重击的刹那,一把把司机拖拽处好几米。趴在地上的司机摔得不轻,正要再爬起来,被张旭一个反扣锁在地上。

张旭:“别动,否则没你好果子吃。”

其余巡逻队员有单独摁倒盗油贼的,有两人合力抓住盗油贼的,除一人趁着夜色逃跑外,其余四人被当场抓获。

某巡逻队员正在清点现场,收缴数据备案:【收缴:盗油车一辆,原油100余袋,盗油分子4人。】

并联系公安局刑警队到现场勘查案情,立案。

张旭和巡逻队员们看护现场,等待警察到来。

C巡逻队员:“张旭,看你平时斯斯文文的,关键时候还蛮勇猛的嘛!”

张旭淡淡一笑,没做言语。

B巡逻队员:“那是当然!张哥平时训练时那叫一个认真刻苦啊。”他一脸不恭,自豪。

B巡逻队员往不远处的一片芦苇荡走去,他边走边哼哼着:“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啊┅┅”把隐蔽在芦苇荡里的巡逻车的开了过来,他来到张旭身边,把一瓶矿泉水递到张旭手里。

张旭拧开瓶盖,终于释怀的喝了几口。巡逻车灯光打在他身上,只见他的巡逻服湿透及满脸汗珠。他也受B巡逻队员的影响,轻轻抚了抚B巡逻队员的肩膀。

张旭:“累了吧。”

B巡逻队员:“累也值。”他又是不恭的口语。

对讲机里传来一阵呼叫:“О一、О一,听到请回话,听到请回话。

张旭拿起对讲机:“О一听到,О一听到,请讲。”

┅┅┅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七日,于文联

──完──

(编辑:胡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