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阿花是只猫

作者:苏铁军

2017-09-14 15:32

导读:阿花用自己最后一次死而复生的机会,附体在一位叫高大成的人身上,攻击一位女性而被抓………

主要人物:

阿花(高大成):猫一样的男人,知恩图报,无法理解人类的复杂,虽为主人高倩倩洗脱了罪名,但却遭主人怒骂,最终为了救高倩倩而身亡。

年轻医生:一位有责任心的好医生,同情阿花的所作所为。

高倩倩:阿花的主人,一直忍受着丈夫家暴,却原来只为了钱财。 

剧本正文

1、 医院诊室。日。内

阿花缓缓抬起缠着纱布的头,直视前方,阿花叫了一声:喵——

坐在阿花对面的老大夫一皱眉,仔细观察阿花。站在老大夫身旁的年轻大夫,则探头仔细观察。

阿花:你们人类太能说谎了,谁说猫有九命?我们猫有三命,(语速放缓)第一次,是猫。

2、 沙发上。日。内

一只猫惬意地卧在沙发上,眯着眼,懒散地睁开。

3、 医院诊室。日。内

阿花双眼迷离,满脸回味的表情。

阿花:第二次,也是猫。

4、 沙发上。日。内

一个身穿睡衣的女人走到沙发前,坐下(不露脸),抱起那只猫,放在腿上,抚摸着。那只猫享受异常,不时舔下女人的手。

5、 医院诊室。日。内

(OS 猫叫):喵——

阿花猫一样,扭了两下脖子,仿佛在蹭什么东西。

阿花:第三次,还是猫。

老大夫摇了摇头,转头看了眼年轻大夫,指着阿花。

老大夫:典型的妄想症。

年轻大夫:是。在商业区里,他无故攻击一位过路女性,据说当时他想撕咬女士的脖子。被制服后,吵嚷着那位女士是老鼠,所以被送来了。

老大夫:看来程度已经很深了。先留院观察,尽快通知他家属。

6、 医院见面室。日。内

一个铁栅栏将屋子分割为两部分。阿花猫一样卧在铁栅栏内的角落里。转头看着铁栅栏外面。在外面一位中年女人手握着铁栅栏,不相信地看着阿花,年轻大夫站在一边。

中年女人(喊叫):大成,我是你老婆!你这是怎么回事啊?你说出差半个月,怎么变成这样子了啊!

阿花:喵——

年轻大夫:你的心情我理解,但现在他幻想着自己是只猫,所以你务必控制情绪,别刺激到他。

中年女人:他不是猫,是我老公。

阿花:你老公?他经常打你吗?

中年女人(愕然):从不打我。(哭泣)倒是我总欺负你,大成,我保证再也不欺负你了。

阿花:我是猫,叫阿花。你老公前天晚上,被家住东陶小区的张老三,杀死在西四环外的那片树林里。你赶紧去报警,不然你老公就白死了。

中年女人呆望着,年轻大夫皱着眉,仔细向里观察。

阿花望着外面,突然,喵——叫了一声。

女人哇的大哭起来,拼命地摇着头。

阿花:我说的是真的,我们猫才不像你们人类那样说谎。我们猫有三条命,第一次是猫,第二是也是猫,第三次——还是猫。

7、 公安局门口。夜。内

警灯闪烁,一队干警跑出。

8、 医院见面室门口/走廊。日。内

门,突然被打开,张老三被俩公安干警夹持着走出。张老三圆瞪俩眼挣扎着。

张老三:假的,这不可能。他被我杀了,我捅了好几刀。他不可能还活着!

年轻大夫走了出来,回身关上门。望着张老三被拖走。

9、 医院诊室。日。内

年轻大夫:真有张老三这个人,已经招认杀死了高大成。

老大夫:莫非高大成没死?疯了?

年轻大夫(摇头):张老三是个赌徒,欠了好多钱,几天前的晚上,他以谈生意为由把高大成骗出,要挟高大成。高大成不从,他用刀连刺了高大成胸口好几刀。要没死的话,高大成胸口应有伤口,而这个阿花却没有。

老大夫:这也太蹊跷了。

年轻大夫:是太蹊跷了,这个阿花莫非真是只猫?不行,我要跟阿花交流交流。

10、 医院病房。夜。内

病房小窗外,一轮圆月高挂。有月光射入。

(OS):我们猫是月亮精灵,我真想现在就撕裂这张脸皮,逃出这里。

阿花走到小窗下,猫一样卧在地上,望着窗外的月亮。年轻大夫走来,坐在阿花身边,也望着窗外月亮。

年轻大夫:那为什么不撕裂脸皮?

阿花:撕裂脸皮,意味着永远结束生命。我刚享受了两次生命,还有一次呢。

年轻大夫(转头望着阿花):是吗?那为什么你这次要变成人?

阿花(转头看着年轻大夫):谁说的?我是附着在那个被杀死的人的身体里。我是猫,叫阿花!喵——

阿花转头望着窗外的月亮。

阿花: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年轻大夫:说。

阿花:我想见一个叫高倩倩的人,她住在方青小区。

年轻大夫:她是你什么人?也是猫?或说前生、后世是猫?

阿花转回头,眼里闪出泪光。

阿花:她是我主人。我第一次生命很苦,是条野猫,没有谁疼爱,经常被欺负。这第二次生命,从小就被主人抱养,主人疼爱我,活的很幸福。

年轻大夫:那为什么还要变成人?

阿花:我杀了他老公。阿花做事,阿花担当,我不能连累主人。

年轻大夫:我似乎明白了,你附在被杀的高大成身体内,故意在商业区行凶,引来高大成老婆,抓住凶手等,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叫高倩倩的人。

阿花转回头,仰望着窗外,月光照在阿花的脸上,阿花,喵——的叫了一声。

11、 医院见面室。日。内

阿花扑在铁栅栏上,抓住铁栅栏,急切地望着外面。

门,被打开,年轻大夫走了进来,跟着,高倩倩衣着华贵的走了进来。

阿花:主人,主人,我是阿花!阿花啊主人。

高倩倩走了过来,仔细看着阿花。

阿花激动地喵喵叫着。高倩倩面无表情,慢慢地伸出手。阿花喵喵叫着,望着那只手,靠近自己的脸。

啪——高倩倩一个耳光闪在阿花脸上。

年轻大夫慌忙走来,拉住中年女人。

年轻大夫:你这是干什么?

阿花愕然望着外面。一动不动。

高倩倩:我被这只死猫害死了。说,你为什么要咬死他。

阿花:他总是打你。你每次被打后,都抱着我哭,说他不得好死,恨不得杀了他。

高倩倩挣脱开年轻大夫,啪——又一个耳光,扇在阿花脸上。跟着抓住阿花的头发。

高倩倩:你这死畜生,他把所有财产和房子,都转到那个狐狸精名下了。我刚跟他谈好,给我一千万外加一套房子,我就离婚。你却趁他睡觉,咬死了他。我什么也没得到,白白挨了那么多打,受了那么多气,他死后还被调

查,都是你这畜生害的。

年轻大夫拉开高倩倩。

年轻大夫:不要这样,这里是医院。

高倩倩:你个死畜生!死畜生!

年轻大夫抱起高倩倩,来到门边,打开门,把高倩倩抱了出去,砰——关上了门。

阿花望着紧闭的大门。慢慢低下头,缓缓地离开铁栅栏,走到角落里,猫一样卧下,把脸藏着臂弯内。

12、 医院大门口/公路。日。外

高倩倩怒气冲冲地走出大门,恶狠狠地回头,吐了口吐沫,走在路边,站住,拿出手机。

一辆轿车突然出现,显然失控了,驶出车道,冲向高倩倩。高倩倩正背对着马路,打着电话,全然不知。

13、 医院病房内。日。内

阿花猛然抬起头,俩眼圆睁

阿花:喵——

……

编辑:胡军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