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 梓 行

作者:陈显明

导读:牛春生曾在家乡违背客观规律搞坡改梯、修水库,破坏了环境,乡亲们很恨他。回到仙姑山,他看到儿子牛勇的宏...

主要人物小传

牛春山,五十七八岁,原陵江县县委书,刚刚从书记岗位退下来。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他从农校毕业后,分配到仙姑山工作,后任仙姑山公社党委书记,曾不讲科学,盲目开垦荒地,进行“坡改梯”(将坡地改造成梯田),修建了豆腐渣水库,破坏了环境,造成人员伤亡。一位正直、勤奋的领导干部。为了保护仙姑山环境,他坚决制止儿子的违规开发。

牛勇:三十多岁,牛春山的儿子,宏达公司的老总。

苦杏儿:二十六七岁,仙姑山村民,一个心底善良、勤劳,急切希望致富的农村姑娘。

山菊儿:五十六七岁,仙姑山村民,苦杏儿母亲,丈夫在苦杏儿即将出生时被洪水冲走。她十分怨恨牛春山。

1、车站 日

公交车停靠在仙姑山镇车站。

车站边,布置着两根红色宣传用的气柱,左边气柱上喷塑着:热烈祝贺仙姑山度假村竣工;右边气柱上喷塑着:热烈祝贺仙姑山镇2010年获得生态文明奖。

五十六七岁的牛春生下了公交车。

牛春生惊喜地打量着小镇:

比较宽的街道……

熙熙攘攘进出商店的村民……

刷着白墙、墙上勾着红边的一律三层楼高,具有川东民居特色的农房……

远处,仙姑山巍峨青翠……

[牛春生的独白]:从县委书记岗位上退下来了,清闲一点,我就回神牵梦绕的仙姑山看看。

2、牛春生家(牛春生的回忆)日

牛勇与牛春生在摆谈。

牛勇 爸,你已经解甲归田了,还要对我们公司的开发项目指手划脚,横加干涉?

牛春生 勇勇,仙姑山的生态环境必须得到妥善保护!只能搞种养殖业方面的保护性开发,不能做遗害子孙后代的蠢事!

儿子有些嘲弄地 爸爸,过去,你只唯上、只唯书,现在,我想应该改变了……

牛春生 我不会改变!仙姑山的开发项目,毁掉了林地,带来灾害,乡亲们不能饶恕你!

儿子 就像你当年干过的蠢事一样?现在还遭乡亲们骂?

牛春生 想到这点就好。你气不倒我!

3、乡场街尾 日

二十六、七岁的姑娘苦杏儿往一辆“皮卡”车上扔蔬菜、猪肉等。

牛春生走过去 姑娘,买那么多菜啊肉的,要做酒啊?

苦杏儿 不做酒,开馆子。

牛春生 哦,开馆子好。

苦杏儿 大伯,来仙姑山玩哪?

牛春生 不,哦,是玩。

苦杏儿 仙姑山没有公交车,搭我的车上山吧?

牛春山 好哇。

4、 盘山公路上 日

皮卡车行驶着。

牛春生 姑娘,在山上开了饭馆?

苦杏儿得意地 是呀,现在该我们发财啦!

牛春生 怎么是现在才发财啊?

苦杏儿 嘿嘿,你还不知道吗?仙姑山出了个大官,那大官前些年辰,把仙姑山的老百姓整惨了,现在回心转意了……

牛春生 慢点说,什么大官?

苦杏儿 县委牛书记呀。县老爷,不是大官?妈妈说,原先他在我们公社当过书记呢。

牛春生 他怎么就把老百姓整惨了呢?

苦杏儿 当年,那大官说要跨农纲过长江,在仙姑山搞什么坡改梯,修水库,结果山洪暴发,泥石流埋葬了好多人!土地也被洪水冲成了荒滩滩,老百姓记着他,恨死他,他不敢回来了!

牛春生直乐 嘿……嘿……他回来老百姓怕要咬他的肉,喝他的血啦?

苦杏儿 大官的良心不是长肉了么?叫他的儿子回来投资,租赁了几千亩林地,建旅游度假村、娱乐广场!单是陪我们的地皮钱,每家每户十多万!建好了做生意呀,开馆子呀,就找大钱了。

牛春生 谁说仙姑山上要修娱乐中心啊?不是说搞封山育林和优质肉牛肉羊养殖么?

苦杏儿 大伯,你这么傻哟!种树子,养猪喂牛的,不是把钱扔进火坑里呀?

牛春生 村里的老百姓没意见?

苦杏儿 我们睡着了都笑醒了!大伯,我唱支山歌,你听听,就知道我们想些什么了。

牛春生:哦,你会唱山歌?

苦杏儿唱山歌:

走过高山识平坝,

走过弯路信心大。

郎办企业妹开店,

治穷致富好当家。

牛春生 小妹妹,谁教你唱这么好听的山歌呀?

苦杏儿 好听?嘻……嘻……我妈说,比起她当年,差十万八千里呢!我妈是唱山歌的能手。据说我爸爸就是听着她的山歌进的洞房,我就是听着她的山歌生下来的。

牛春生 我明白。

苦杏儿 农业学大寨时,我妈妈逢会就唱:山歌不唱口不甜,唱起山歌胜过年。学习大寨跨农纲,贫下中农笑天颜。当时公社的牛书记表扬过她,还请她到县城唱呢。

牛春生 是的,是的!姑娘,这么说你是山菊儿的女儿了?

苦杏儿 是呀。我叫苦杏儿。你认识我妈?

牛春生 哦……哦……

5、 公路岔路口 日

车停下。

苦杏儿 大伯,到度假村往左面走,几步路,我往右面走,就不送你了。

牛春山 谢谢你,苦杏儿。

苦杏儿开车离去。

牛春生望着远去的车,噙着一眶泪 苦杏儿……苦杏儿……

[牛春生的独白] 1982年,我从市农校毕业不久,二十多岁,就担任了仙姑山公社党委书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刚闭幕,我心气很足,劲头很高,决定把仙姑山的坡地改为良田,修一座蓄亿万方的大水库。社员们汗水摔八瓣,开出一片片巴掌大的海棉田。

6、开山改土工地(牛春生的回忆)日

开山大炮在仙姑山响起来。

苦杏儿的母亲山菊儿,唱起山歌鼓动社员:

仙姑山高水又长,

不如党的恩情长;

仙姑山林宽又广,

不如集体道路广……

7、牛春生的临时办公室(牛春生的回忆)日

牛春生在办公。

山菊儿丈夫胡老师闯进办公室。

胡老师 牛书记,我早年学过一点水利建设。那水库大坝筑得假得很哟!重新设计,还来得及。否则呀,洪水一来,冲垮了大坝,山下六个生产队都要遭灭顶之灾的!

牛春生 胡老师,你不干好教书本职工作,胡说些什么,动摇军心!

胡老师 牛书记,我说的是科学……

牛春生 别说了,我是学农的,这点常识都不懂?

胡老师 是,是。其实,我也是……

8、工地工棚食堂 夜(牛春生的回忆)

牛春生在工棚请民工吃庆功酒。

牛春生 社员们,苦战三个月,我们的改土和水库工程完工了,今天,我招待乡亲们,感谢你们……

社员们吼叫 好!喝酒!

牛春生 那位胡老师来没有?请他看看我们工程,心里服不服?

一社员 牛书记,胡老师说,今天可能下大暴雨,他到修的大坝查看去了!

牛春生 这个胡老师啊,不相信群众不相信党!不过,精神可嘉!把酒肉给他留着啊。

9、牛春生住的工棚 夜(牛春生的回忆)

电闪雷鸣,狂风大作,暴雨倾盆而下!

山菊儿挺着大肚子,捶打着柴门 牛书记,我家老胡说,水库大坝开裂了!快安排人去堵!

牛春生冲出工棚 共产党员、队长、书记们,快跟我上大坝!

10、仙女溪 夜(牛春生的回忆)

温顺的仙女溪暴怒了,卷起一道道三尺高的巨浪……

山洪裹着泥石,冲下沟谷……

11、公路边

[牛春生的独白] 洪水暴发中,冲在前头抢险救灾的大队、生产队干部,有五人死于泥石流。被洪水冲走的胡老师,被乱石砸得面目全非!

12、宏达公司工地临时住房外 日

牛春生坐在房外藤椅上,抽烟。

苦杏儿在扫地坝。

苦杏儿 大伯,你不住你儿子牛老板安排的度假村,住这儿多不方便。

牛春生 苦杏儿,锅盘碗盏,油盐酱醋都有,我自己能煮能喝。自己忙去吧。

苦杏儿异样地看着他,脆脆地笑了 牛老板安排我服侍你,每天200块钱呢。

牛春生 丫头,天天找票子,莫笑傻了!

苦杏儿 牛伯伯,那天上山不知是你呢,我妈把我吵了一顿,说我没大没小的……妈说,哪天请你吃豆花饭呢。

牛春生 哦,你妈不恨我啦?

苦杏儿 这个……这个……不恨过去的你,恨现在的你!

牛春生有些愕然,又有些迷惑 什么叫恨现在的我啊?

苦杏儿 嘻……嘻……我们刚知道你反对修度假村什么的。妈说,如果老牛书记再瞎指挥,就告他侵犯农民的利益呢……

牛春生 哦……哦……你妈妈还好吧?

苦杏儿 怎么不好呢?粮食有了,衣服多了。妈妈准备修幢大房子……

牛春生 好哇。有困难吗?我叫勇勇帮你们一下。

苦杏儿 我们不要!牛伯伯,我妈说,只要仙姑山开发成了旅游风景区,建成娱乐中心,只要勤快,到处都是钱。

牛春生 哦。你去忙你的吧。

13、仙姑山磨刀岭 日

磨刀岭林木森森,浓荫匝地。

[牛春生的独白] 这是一块风景秀丽的风水宝地啊。现在,儿子要借这块宝地发财了。

几辆挖掘机、推土机从刚刚挖出毛坯的盘山路上咆哮着拱过来。

牛春生大步走过去,拦住挖掘机 停下!停下!

司机没有停止 蔫巴老头,让开!

牛春生如泰山拔地,丝纹不动 谁叫你们将挖掘机开到封山育林区来的。

司机跳下来 老头,不想活了?

一个中年人连奔带突地跌过来 何四,闭上你的臭嘴!连牛老板的爸爸都认不到?

司机节节后退 啊,啊,牛书记,牛书记……

中年人哈着腰对牛春生 牛伯,怎么也上山来了?不放心我们的施工质量啊?你放心,牛老板交办的事,我就是亏血本也要弄伸展啊。

牛春生 小黄啊,你们在这儿建什么?

中年人 老书记,牛老板没有给你汇报,我们的规划改了。现在这个开发项目,充分发挥了仙姑山的资源优势,只需要简单平整一下土地,修好上山的公路,土地就增值了,投资省,见效快,吹糠见米,好得很。

牛春生 这么说,你们不是想保护好仙姑山,是要炒地皮罗?

中年人 牛书记,我只是个丘二,牛老板要怎么开发,我就怎么组织施工。

牛春生 你作不了主,那好,我代牛勇作个主,马上给我停工!仙姑山的开发,按县里审批的项目,主要是退耕还林,发展经济林木和优质肉牛肉羊养殖,修一点必要的生产、生活设施,决不允许破坏林地植被,建大型的娱乐设施!

中年人 这个,这个不行吧?我们请人设计和前期工程,已经投入了几百万……

牛春生 这个我不管,你给我马上停工!

一辆三菱吉普车爬上来,从车上跳下几个人。

牛勇走过来 黄龙,怎么停下来了?

中年人 你爸牛老书记不准施工。

牛勇 爸,你在山上过得惯吧?怎么来工地啦?

牛春生 随便走走。牛勇,你真下手搞违规开发?

牛勇 爸,你别说得那么难听嘛。这几块地皮,是我拿钱租赁的,我想做什么,还没有办不到的呢!

牛春生 好!我马上通知城乡建委执法大队,来阻止你们的违章建设!

牛勇 爸,你别生气,听我解释。

牛春生 不用解释,停工!

14、临时住所 夜

牛春生和儿子牛勇互相争执着。

苦杏儿在一边玩着手机,不时给两人倒开水。

牛勇 爸爸,我投资仙姑山,你是大力支持的嘛,你不是说,现在农村,不是农民思想不解放,是缺乏资金,缺乏项目,缺乏引路人,我们到山区来求发展,路子走对了…… 牛春生 勇勇呀,当时你们说开发的项目是承包荒山,用科学方法种植经济林木,培育速生丰产林,发展肉牛肉羊养殖等林下经济。不是搞房地产,建别墅群,建高档宾馆和娱乐场所!

牛勇 我们通过实地考察,认为先搞娱乐项目,带动作用更大。

牛春生 恐怕是赚钱更快更多吧?

牛勇 爸爸,投资总是要考虑经济效益的……我们规划好了,第一期工程投资收回来后,就投入到森林繁育、肉牛肉羊的养殖上。

牛春生 勇勇,爸爸一辈子,对待革命事业,讲党性,从来不做损害党的形象的事;对待老百姓,讲原则,从来不搞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处理个人与国家的事,讲公心,从来不一事当前,先谋私利;对待工作,讲认真,从来不做不负责任的事!你这样干,对得起我?

牛勇 爸,我开发仙姑山,也是带动农副产品的发展,土特产品的销售……你看我一上山,当地农民就办起了农家乐,赚钱赚得眼睛红了,眉毛绿了!

牛春生打断儿子的话 你别说那么多光面堂皇的话!你是打着开发的旗号,干着炒地皮的勾当!小勇呀,你们这样做,一害国家,二害当地百姓,三害自己!

牛勇 爸爸,没有你说的那么坏吧?这半年来,为开发仙姑山,单是修这条公路,我们就投入了八百多万,没有向国家和社会索取一分钱的回报……

牛春生 你就别提那八百万的事了……我已听说了,那八百多万是三峡移民开发专项经费!勇勇,挪用移民经费,会有什么严重后果,你知道吗?

牛勇笑了 爸爸,你太严肃,太较真了。我们开发仙姑山的项目,就是移民工程项目之一,是符合政策规定的,我们贷的移民资金,手续也齐全……

牛春生一听火气更大 牛勇,你听着,别以为你老子退下来了,就会闭只眼睁只眼,让你们胡来!你们不按原来申报的项目和规划开发仙姑山,我就饶不了你!

苦杏儿(有些撒娇地) 牛伯伯,你别大声吼啊,旁边的工人听到了,会说你要打勇勇哥哥呢。

牛春生(挥挥手) 杏儿,这么晚了,你妈担心你呢,快回去!

15、山路上 日

牛春生慢慢走着。

一阵哗啦啦的声音传来,一株株树木倒下了。

十多个民工正在伐刚刚成林的杉木。

牛春生 你们砍树,有伐木许可证吗?

一个头头模样的人阴阳怪气地问 林业站哪来你这么个老头啊?

牛春生被噎得差点喘不过气来 你们太不懂规矩了。

头头 规矩值多少钱?让开,大树倒下来,砸死了你,我们牛老板得赔几十万。

16、速生丰产林林地 日

牛春生在林地漫步。

[牛春生的独白] 大概是一九九二春吧,我任县委副书记期间,仙姑山镇党委书记朱国良汇报说,镇里准备将过去我修的坡改梯及废弃水库沟谷,承包给村民植树造林。

17、县委牛春生办公室(牛春生的回忆)日

牛春生 国良啊,中央一年一个一号文件,要求种好粮食,你们把荒地、荒山用来栽树木,不符合中央政策,我不支持!

朱国良笑着说 牛书记,你是不是舍不得当年你搞的坡改梯和水库啊?

牛春生 我是不讲是非,不讲原则的人吗?对当年干的错事,我早已作过深刻的反省了!

朱国良 牛书记啊,仙姑山是海拔一千多米的山地,不适宜种植粮食。当年改出来的坡改梯垮的垮、塌的塌,水库更蓄不住水,每年洪水一来,冲走了土,留下的就是一些石头……老书记呀,这样的土地,生态环境极其恶劣,承包给农民种粮,成本太高,那不是让他们吃饱饭,是让他们继续受穷啊。

牛春生 你说得有些道理……

朱国良 老书记,我让村民承包林地,从长远看,对老百姓应该有好处……

牛春生 这样吧,我请市林业局的专家来考察研究,如果退耕还林是对的,我拨出专项经费,保证退耕还林的顺利实施。

朱国良 牛书记,乡亲们会感谢你的支持的,今后会记住你的正确决策的。

18、速生丰产林林地 日

[牛春生的独白] 专家论证,仙姑山退耕还林是好办法。经过近二十年的专项治理,已经彻底改变了生态环境。现在,儿子租赁了这片近万亩的林地,进行大规模开发建设,森林、植被又要毁在儿子手中了!

19、苦杏儿家地坝 日

牛春生走来。

苦杏儿 牛伯伯,你真的来看我们来啦?

牛春生 姑娘,这是你家兴办的农家乐?

苦杏儿满脸自豪和幸福 是呀。我和我的男朋友一起办的。

牛春生 一个月能赚多少钱呀?

苦杏儿 最多的一个月,赚了五千来块钱,少的那个月,赚了三千来块钱。

牛春生 哦……五千来块钱,和我的工资差不多呢。

山菊儿(从农家乐出来) 谁呀,杏儿?叫他进屋里来坐,喝喝茶嘛。

牛春生 山菊儿,是我呀,是我牛春生呀?

山菊儿 牛春生?当年的牛书记?现在的县太爷?

牛春生 山菊儿,日子还过得好吧?

山菊儿不理牛春生,对女儿说 杏儿,你还愣着干啥子,还不快下山去买点菜回来。今天的客人多。

苦杏儿噘着嘴 妈,牛伯伯专门来看你……时间还早呢。

牛春生感到很尴尬 是呀,是呀。

山菊儿 杏儿,你不是说,有个大官要来拆我们的农家乐嘛?等他还没把我们整死,趁机多找几个钱,好给你安家,死丫头,真不懂事!

牛春生 山菊儿,我没这么坏吧?

山菊儿 你不坏,你最革命!现在我们有找钱的机会了,你又要来耍权了!

牛春生 我这次阻止儿子不要搞旅游娱乐项目,从长远看,是为了乡亲们好……

山菊儿 你能为乡亲干什么好事?当年,你要是听杏儿爸爸的话,整好水库的质量,水库会垮?水库不垮,杏儿她爸爸会死?你害得我们杏儿,生下来就没有见到她爸爸!

牛春生 山菊儿,我对不起你,对不起苦杏儿。但是,这次和当年不一样……

山菊儿一脸恐惧 这么说,你真的要把我们才刚刚修的农家乐砸了?真的又要我们的命啦?牛书记,我给你跪下了,求求你,放过我们吧,我们穷怕了,我们再也经不住折腾了……

牛春生 山菊儿,别这样,别这样。

苦杏儿 牛伯伯,你为什么要反对我们发家致富啊?党的政策不是说,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嘛;党的政策说,允许农民经商办企业嘛。怎么在我们陵江县就变了呢?

牛春生 不,不,党的富民政策没有变,不会变,永远不会变……只是,只是……

20、临时住地 日

工棚外地坝上,站着五六十个乡亲。

牛春生给乡亲们发香烟 乡亲们啦,我没有地方给大家坐,也来不及烧点水,大家抽支烟吧……

村民甲 你别猫哭耗子,假装善人!

村民乙 牛书记,我们听说你反对在仙姑山修娱乐中心?

牛春生 爷们哥子嫂子们,你们的处境我清楚,困难我更了解……

村民丙 你官当大了,发财了,哪里还记得我们哟!

牛春生 我接受你们的批评,我确实开始脱离群众了……但是,乡亲们,仙姑山是你们安生立命之地,是你们的衣食父母!我们不仅要建设好它,更重要的是要保护好它!现在,宏达公司没有按照上级批准的规划,在山上乱砍滥伐,修建娱乐设施,破坏仙姑山优美的生态环境,会给大家带来十分严重的后果。乡亲们啦,我们不能只顾眼前利益,找几个现钱,害了我们的后人!

村民甲 牛书记,你从来没有给家乡人做件好事,现在我们求你了,做件好事吧!你就别阻拦我们修农家乐了吧?

村民们齐声吼叫:

你今天不给个肯定答复,我们就不走了!

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干哪件事都害得我们吃苦挨饿!今天又来干伤天害理的事!

牛勇带着几名员工走过来。

牛勇 大家放心,我们这个项目是经县里批准的富民项目,扶贫项目,民心工程!谁也不能阻止大家发财。

一名员工 在公司打工的,赶快回去上班,否则就要解聘你们了!

牛勇 乡亲们,你们也忙,快回去做自己的生意吧。

农民们高兴地吼叫 好,听牛老板的,我们走。

21、临时住地 夜

牛春生和牛勇吃晚饭。

牛春生 乡亲们是你花钱请来向我示威的吧?

牛勇 村民们有向领导谈要求的权力吧?

牛春生 牛勇,你给我玩这套?你打错了算盘!你不要以为只要有钱,就能买到党的政策!我只要一个电话,就叫政府撤销与你们签订的合同!或者制定一个关于保护仙姑山生态环境、禁止进行掠夺性开发的规定!

牛勇 爸爸,你知不知道公司的真实情况?公司濒于倒闭境地了……

牛春生 什么,你们公司要垮了?不是有近亿元资产么?

牛勇 那是前几年的事了。现在,公司已经资不抵债了,才在仙姑山搞开发,赚点钱来还债。你真要这样做,只有破产了!爸爸,你退下来了,还管什么呢?

牛春生 勇勇,给我安排车,我要回县里!

牛勇 爸爸,你还是多住几天吧?这里村民,他们表面上很烦你,但心底善良,他们会喜欢你的,会接纳你的……

牛春生 我必须马上回去。

牛勇 真要把我们公司整垮吗?

牛春生 你就这样看你的老子?告诉你,我回去,马上建议县委制定一个关于保护仙姑山生态环境、禁止进行掠夺性开发的规定!

22、盘山公路上 日

苦杏儿驾着“皮卡”车,行驶在公路上。

牛春山坐在苦杏儿旁边。

牛春山 苦杏儿,你,还有你妈,还认为伯伯做错了吗?

苦杏儿 我不懂。伯伯,你心情不好吧?我唱首山歌给你解解闷:

太阳出来照山岗

照见妹妹洗衣裳

清水洗来白水浆

打扮妹妹去赶场

(编辑:胡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