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杂货铺

作者:代将军

导读:王桂香一直没有等到约定的人,只得盘出店面跟儿子回城,出乎意料的一幕让王桂香喜极而泣……

【故事梗概】

快70岁的王桂香一直在家乡的小镇上经营杂货铺,近年生意越来越差,王桂香在省城的儿子一直催着母亲将杂货铺盘出去,跟着他们到城里享福,可王桂香一直在等一个人,而且一等就是五年,那人是五年前预购大米的杨菊华,杨菊华当时付了200元订金,可是一直没来取货。

又是一个黄昏,王桂香正接到了儿子的催促电话,张大春此时拿着百元假钞来买盐,王桂香没有留意,后来发现时,张大春死活不认账,王桂香只有吃了哑巴亏,第二天,儿子专门开车回到老家,势必一定要接走王桂香,儿子为了让王桂香安心,专门还查到了杨菊华的下落,在五年前的那个雨夜,杨菊华出车祸已经走了,王桂香听后非常伤心,执意要把两百元订金亲自还给杨菊华的家人。

当王桂香找到杨菊华的家人时,非常惊讶,杨菊华的儿子就是张大春,张大春还以为王桂香又来找假钞的麻烦,板着一张脸,王桂香将收条和200元订金递给张大春后离开。

王桂香盘出了杂货铺,坐上儿子的轿车就要离开,但她还一直留念地向公路的尽头看去,她还在等待什么呢?轿车缓缓向前行驶,王桂香还在向后张望,此时,张大春从公路的尽头出现,一直追赶轿车往前跑,手里还举着一张百元钞票,好像嘴里喊着什么,但听不清楚,王桂香没有叫车停下来,只任幸福的眼泪淌过了脸庞。

【主要人物小传】

王桂香:女,69岁,一直在小镇上开杂货铺快30年,儿子多次催促她到省城享福。

张大春:男,28岁,小镇上的农民,杨菊华的儿子,平时有些无赖。

【剧本正文】

片头

一条冷清的老街,几只皮毛粗糙的小狗在街道上悠闲穿梭。

老街的一角落里有一个杂货铺,招牌已有些年陈,斑驳的字迹写着“桂香杂货铺”,杂货铺的展架上摆着一些小生活用品,柜台上放着一部破旧的座机电话,座机电话突然响起,接着脚步声越来越近,一双布满皱纹的手接起电话。

王桂香儿子(电话音):妈,你把杂货铺盘出去了吗?我和小芸都等你到城里带孙子呢。

镜头慢慢摇到王桂香的脸,头发已全白,脸上全是沧桑的皱纹。

出片名:消失的杂货铺

1、 杂货铺外的街道 外 日

张大春骑着电瓶车从远处慢慢靠近杂货铺,街上的小狗夹着尾巴躲闪在一边。

王桂香:儿子啊,妈不是跟你说了吗,再过一段时间,再过一段时间就过来,小芸不是还没生嘛。

魏大民(电话音,责备):妈,你都说了好多次了,难道你等的那个人还没来吗?你看你现在年纪也大了,一个人在乡下,有个啥事的,谁来照顾你啊?再说你那杂货铺也没啥生意啊。

张大春停在了杂货铺门口,下车,径直走到窗口:给我来一包盐。

王桂香:儿子,我知道了,(向外看了一眼张大春)对了,有客人来了,先挂了。

王桂香挂了电话,麻利地递给张大春一包食用盐。

张大春掏出一百元现金给王桂香。

王桂香(满面笑容):小伙子,有零钱吗?

张大春(故作焦急):没有,老太婆,请快一点吧,我还忙着回家做饭。

王桂香拉开抽屉,给张大春找了零钱。

王桂香戴上老花眼镜,仔细摸了一下百元钞票,发觉不对,立即举着百元钞票冲到了外面。

2、街道 外 日

张大春匆忙地骑上了电瓶车。

王桂香一把拉住张大春的胳膊。

王桂香:小伙子,你这一百元是假钱。

张大春(正气凛然):我发誓,开始给你的是真钱。

王桂香:小伙子,你开始就是给我这一张了。

张大春昂着头:谁可以证明啊?老太婆,年纪大也不能随便诬陷人啊。

街坊们围过来议论纷纷:这钱一过手就难辨清了,只有自认倒霉。

王桂香想发怒,但努力压制了下去。

张大春(不耐烦):老太婆,没事我可要走了。

王桂香沉默了一会,无奈地松开了张大春的胳膊:算了吧,你走吧。

张大春骑着电瓶车一溜烟离开,王桂香呆呆地看着电瓶车在公路尽头消失。

3、杂货铺 傍晚 内

夕阳西下,一抹金色留在空中,风起,“桂香杂货铺”的招牌被吹动得有些颤抖。

王桂香进屋,步伐有些踉跄,开灯,王桂香垂头丧气地瘫坐在椅子上,过了一会,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一支笔,戴上老花眼镜,掏出百元假钞,放在柜台上,认真写着:“假币,请勿使用。”写完后,再次打开抽屉,摸出一个匣子,轻轻打开,匣子里有一些票据,王桂香将假币夹在一叠票据中。

王桂香的手一抖动,一张票据飞在了地上,王桂香躬身,小心翼翼地拣起来,轻轻擦拭,票据已有些破损,上面的字迹清晰可见,“收条:今收到杨菊花买米订金200元,落款时间是2012年6月7日。”

王桂香小心翼翼地将票据收好,取下老花镜,踌躇地看着窗外,外面已一片漆黑。

字幕:五年前

(闪回)4、杂货铺 傍晚 内

外面雷雨交加。

王桂香正要关杂货铺的门。

门外的雨中突然冒出一个人,穿着雨衣,急冲冲地走到杂货铺门口,到了门口就立即脱下雨衣,头发和脸上都是雨水。

杨菊花:阿姨,你要打烊了吗?

王桂香笑呵呵:正要呢,雨太大,也没啥生意。

杨菊花:阿姨,我订300斤大米,明早来取,我先给你200元订金,好吗?

王桂香:当然可以啊,我开一张收条吧,我们一人留一份。

杨菊花:好啊。

王桂香掏出本子,拿出笔,开始写起来。

王桂香:请问你叫啥名呢?

杨菊花:我叫杨菊花。

王桂香写好收条,扯下一张递给杨菊花,杨菊花接过收条,揣入怀中,然后又冲进雨中。

5、杂货铺 日 内/外

魏大民开着轿车停在了杂货铺门口,下车,然后走进杂货铺。

魏大民:妈......

王桂香走出来,惊喜:大民,你怎么回来了?

魏大民一屁股坐在杂货铺的藤椅上。

魏大民:妈,我来接你去城里。

王桂香愣了一下:大民,只要那杨菊花来了,我就跟你去。

魏大民:妈,你已经等了她五年多了,(冲动)万一她一辈子都不来了呢?

王桂香:肯定会来的,不是都有收条嘛。

魏大民(激动):妈,老实跟你说吧,她不会再来取大米了,我已经托人查到杨菊花的消息了,快把铺子盘出去,跟我们去城里住吧。

王桂香(疑惑):真的吗?为什么?她人呢?

魏大民低下头,停顿了一会,语气低缓:妈,她就是在那个雨夜出车祸去了,你还等了她五年,唉。

王桂香伤心。

王桂香(镇定):那她家人呢?你带我去。

6、农房 日 外

几只鸡在农房前跳来跳去。

张大春抓着谷粒在喂鸡。

王桂香走到农房前。

张大春看到了王桂香,很是惊讶。

张大春(生气):大娘,你来做什么?你不会因为那100元跑我家里来了吧,我说了,那张假钱真不是我给的。

王桂香:杨菊花是你母亲吗?

张大春:怎么了?你找我妈也没有用,她五年前都车祸去世了。

王桂香从包里掏出那张收条和两百元现金递给张大春,现金裹在收条里。

张大春迟疑地接下来,看了会。

王桂香转身离开。

张大春反映过来,打算叫王桂香,但王桂香已经上车。

7、杂货铺/公路 外 日

桂香杂货铺的牌子被一名肥胖的中年男子(刘军)拆了下来,换上了彩票店的招牌。

王桂香站在杂货铺门口,仍有些依依不舍地看着桂香杂货铺的牌子。

刘军:王大娘,你就安心去享福吧,我肯定会好好经营你的门面。

王桂香又摸了摸杂货铺的旧招牌,向空荡荡的街头看了一眼,一脸失落。

魏大民焦急地坐在轿车上,看着王桂香。

魏大民:妈,上车了。

王桂香心事重重地坐上了轿车,但她还一直留念地向公路的尽头看去。

轿车缓缓向前行驶,王桂香还在向后看。

张大春突然从公路的尽头一直往前跑,追赶轿车,手里举着一张百元钞票,嘴里喊着什么,但听不清楚。

王桂香看到了张大春,哑然失笑,但没有叫车停下来,转头看着前方,只任幸福的眼泪淌过脸庞。

(完)

(编辑:胡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