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的牛奶账单

作者:于洋

导读:两兄弟的牛奶批发和零售商店开张不久就面临倒闭。因为全市爆发了毒牛奶事件,兄弟俩代理的是其中波及最大的...

第一场

内景 书房 夜

灯光昏暗的书房内,一位坐在椅子上的穿着灰色西装的中年男人正在给对面戴着黑超,穿着黑色风衣,口中嚼着口香糖的男杀手布置任务。

中年男人拿出两张照片:“问出账单所在然后解决掉。”

杀手吹了一个大泡泡,泡泡瞬间破了。

杀手:“放心,我绝对专业。”

杀手说完,转身走出房间,但他没有拿走照片。

10秒钟过去,房门再次被打开。杀手拿走照片。

杀手:“放心,绝对专业!”

第二场

外景 街边 日

大街上两个带着荧光绿毛线帽,穿着黑色和红色防风衣的人正在边走边聊。

张南翻着白眼打量着自己的帽子:“你确定没有别的颜色了?”

张北:“亲,就这个颜色包邮,亲哥哥,不是你说现在是非常时期,一分一毛都不能浪费吗。”

张南:“哎,我发现咱们快破产了,你小子倒是长记性了,反正也就戴这一次。呆会进去后捡值钱的拿,争取速战速决!”

张南说着说着发现张北不见了,他一回头看见——

张北拿出一块钱给了路边的乞丐。

张南走到张北身边,使劲在他脑袋上一拍,看了看乞丐,然后掏出五毛钱换走了之前的1块钱。

张南对着张北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快走,你说咱们对自己的老顾客下手会不会不仗义,不过人家也不差这点钱,你说那姑娘也就二十五六岁,咋那么有钱,她那身行头就够咱重开好几个牛奶店了。不过老二,一会别要有点素质,别翻太乱,我说你听见我说的话了么!”

张北突然指着手机:“哥,今天12点《柯南剧场版》电影在国内首映,要不咱们明天再干吧!”

张南生气地追打张北:“你再说一遍,你敢再说一遍吗?亏咱爸妈死的早,不然会被你活活气死!”

第三场

内景 小区超市——门口 日

一个长相正气的阳光小伙子正在货架前挑选面包和牛奶。

手机响了,里面传出一阵中年大妈的声音——

“小李,你快来呀,我儿子被人杀了,它才十七岁,我给它新买的链子,它还没来得及戴就……”

李勇:“大妈,您的狗换算成人的年龄都快90了,这属自然死亡,您节哀。”

李勇挂了电话后,发现面前的篮筐中有一些牛奶,他随手拿起一罐。

电话再次响起——

“小李,在哪呢?”

李勇:“您是……”

“我居委会的刘大妈呀,我知道今天你休息,赶紧捯饬捯饬,人家女方是个小学老师,我跟她说你是警察,小伙不错,下午2点到居委会啊,别迟到!”

电话挂了,李勇一脸无奈。

李勇掏出钱包付账,老板的眼睛一直在看ipad,里面正播放着电视剧《刑事侦缉档案》。

这时,李勇的手机又响了。

李勇:“我说我的好大妈,又怎么了?”

李勇一边打手机,一边走出商店。

电话里传来了哥们刘小伟的声音:“大勇,你抽什么疯呢?”

李勇:“你呀,我还以为又是,算了,你小子不是正跟案子呢吗,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刘小伟:“说话方便吗?”

李勇来到一处僻静角落。

李勇:“你说。”

刘小伟:“你们那个区有个叫李钰的女的,帮我多留意一下。”

李勇:“跟案子有关?”

刘小伟:“保密。”

李勇:“跟我说说,没准能帮到你,你要不说,我可就要跟小茹聊一下你丰富的恋爱史了。

刘小伟:“行了行了,怕你了,反正也要你帮忙留意,别传出去啊,最近我们在跟进毒牛奶的案子,里面牵扯到涉案的官员食品安全局局长郑江,但没证据,有线人传来消息说,他写了一份受贿账单,我们现在正在找这个呢,而这个女人是他的情妇。”

李勇吃着面包喝着牛奶,思考着如何大干一场。

第四场

内景 卧室 日

小个子男人从冰箱拿出一罐牛奶喝了起来,他看了看表——10点。他感觉时间还早,于是打开床头的收音机听新闻,然后去洗手间洗漱。

收音机里播放着新闻——

近日,本市爆发毒牛奶事件,11月3日,市民黄先生在食用三羊乳业的盒装纯牛奶4小时后住进医院,医院检测出,牛奶并非过期,而是汞含量严重超标。质检总局4日发出通知要求质检系统对该品牌牛奶进行进一步的检验。全市部分大型超市已下架“有毒牛奶”,一些不知情的该品牌的牛奶代理商和批发零售商受到冲击……

男人刚才喝的正是三羊的盒装牛奶。

第五场

外景 楼下 日

一位穿着时髦贵气的年轻女人走出楼梯口。

远处,张南、张北两兄弟看见女人走后,立即跑进楼。

李勇则跟踪女人而去。

第六场

内景 整个房间 日

两兄弟带着头套进入房间,开始楼上楼下的翻找。

张北看见楼上书架上的一排柯南小说,挪不动脚步,开始翻阅。

张南热火朝天地把各种看似值钱的东西装进麻袋。

张南:“老二,你在哪呢,赶紧拿,拿完走人!你说这些够咱们重开牛奶店了吗?”

没人应答。

张南上楼看见张北根本没在偷东西,而是在看书,非常生气。

张南用脚踹张北:“那玩意能变钱吗,怎么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差别就这么大呢!还看,还看!”

张北把没看完的那本装进口袋里,正要干正事。这时,门响了。

两兄弟赶紧躲起来。

他们听见楼下传来一男一女的声音——

男:“今天怎么想在家里吃了?”

女:“外面东西没营养,今天我亲自下厨。”

男:“你怎么说话越来越像我家里那个黄脸婆了。”

女:“对了,最近那个事跟你有关系吗?”

男:“放心,没人敢动我,我有秘密武器。”

女人走进厨房,男人上楼,来到兄弟两所在的房间好像在找什么东西,然后下楼。兄弟两松了一口气。

男人:“小钰,我有急事,先走了,你自己吃吧。”

男人说完,急忙走了。

女:“哎……”

第六场

内景 卧室 日

中午12点半,小个子男人终于穿戴好要出门了,可是这时肚子突然疼起来。他跑到厕所。

第七场

外景 楼下 日

李勇看见官员郑江从楼上下来,便跟踪而去。他刚离开,杀手便上楼了。

第八场

内景 楼下房间 日

李钰不高兴地坐在沙发上抱怨郑江。

这时门铃响了。她迫不及待去开门,以为是自己的情人去而复返。

李钰:“我就知道你——”

李钰刚打开门,一只手枪便顶在脑门。

杀手三下五除二将她绑了。

第九场

内景 楼上房间 日

楼上的两兄弟听到争执的声音,很奇怪。

张北决定学柯南去探查事情的真相,他悄悄走下楼梯,隔墙看见杀手拿着枪,李钰被捆绑。

张北吓得赶紧回来告诉张南:“我说明天,你非得今天,这不是赶着送死吗?”

张南:“你看见那人拿着枪了,哎,果然是报应。”

张南说着突然向张北跪了下来。

张北:“哥,没事,马失前蹄嘛,谁都会犯错的,改了就好,不过你以后也得把打我的毛病给改了。”

张南又在张北脑袋上狠狠一拳。

原来张北背后的墙上挂着一个十字架,张南在忏悔:

万能的主,请原谅我们的罪。这事我们兄弟俩第一次干,完全是生活所迫。我们辛辛苦苦开的商店,谁想到这么倒霉,这批货全是有毒牛奶。如果这次能死里逃生,我们兄弟俩一定不再走歪门邪道。阿门!

第十场

内景 门口 日

小个子原来是一个快递员,他拿着快递按下门铃。按了几次都没人开门,但是他继续按。

他看了看手表——1点:“就迟到了半个小时,还好。”

杀手听见不断响起的门铃,准备去开门。

他打开门,看见并不是官员郑江,而是一个矮个子的快递员。

快递员:“您好,李钰的快递。”

杀手没说话想要拿走快递。

快递员:“先生,必须本人签收。”

杀手:“她没在。”

快递员向屋里张望,杀手阻止。

这时,快递员的肚子又疼了起来,马上就憋不住了。

快递员:“我能借用一下洗手间吗?我真的憋不住了!”

杀手:“不行。”

快递员:“出门在外救个急,哥们!”

杀手:“不行。”

第十一场

外景 楼下——公共厕所 日

李勇在楼下站着有些冷,这时,肚子似乎不舒服,他望了望毫无动静的楼上,然后走进厕所。

第十二场

内景 门口 日

门口两人还在争执。

快递员几次要冲进去,都被杀手拦住。

快递员终于忍无可忍,他掏出手枪,对杀手开枪。

快递员:“我他妈只是想上个厕所而已!”

他踩过杀手,奔向洗手间。没想到,杀手没死,他又对快递员开了一枪。两人同归于尽。

李钰看见这景象惊呆了。

第十三场

内景 楼上房间 日

两兄弟听见两声枪响。过了一会,发现没有声响,便蹑手蹑脚下了楼。他们看见两具尸体和被捆绑的李钰。李钰看见他们俩,更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张南、张北解开了李钰:“我们什么也没干,打扰了,我们先走了。”

两人飞一样地下楼。

第十二场

外景 楼下——厕所 日

张南、张北一路小跑,来到公共厕所旁。

张南:“哎,不行了,我得上个厕所,吓死我了。”

张北:“哥,那个十字架真管事哈,刚祈祷完,就没事了。”

张南:“回家咱也买一个。唉,那本小说给我看看,不看东西我拉不出来。”

张北:“你咋看见我拿了。”

张南:“你一撅屁股我都知道你——”

张北将小说拿给他。

地十三场

内景 厕所 日

李勇和张南在厕所里一墙之隔。

李勇上完后,发现没带纸。

他敲了敲隔壁:“兄弟,有纸吗?”

张南:“哎呀,我也没带纸。”

李勇笑了:“咱们真是同病相怜。”

张南看了看手里的书:“没事,兄弟,我这有本书,我撕几页给你,凑合用吧。”

李勇:“也只能这样了,谢谢啊。”

张南:“没事,这算啥,不过我那兄弟特爱看这小说,只能给你撕封面后后页,有点硬啊。”

李勇接过纸。

李勇:“是柯南,我也喜欢看。”

张南说话间已经提上裤子:“是吗,兄弟,我先走了啊。”

李勇本来要完事,可是突然又来一波。

他摆弄着这封面,突然发现封面里是个夹层,有东西。

里面藏了是一张纸,打开后发现,这就是那个李勇梦寐以求的受贿账单。

第十四场

内景 楼下房间 日

李钰看着眼前的两具尸体,不知所措。这时,有手机铃声响起。

是快递员的手机。

她接通。

里面传来熟悉的男声:“完事了吗?杀一个女人这么半天,还说全市找不出比你更专业的杀手了。剩下的钱我会打到你卡里。”

李钰听出是郑江的声音。

(编辑:王雨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