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

作者:袁也

导读:失明少女在家中自杀,刀割下的前一秒,一位被追捕的嫌疑人闯入她的家中,被迫共处一室的两人开始互相搭话,...

1 凌晨一点 乔安家的客厅里

【没有开灯的房间里一片黑暗。

【收音机播放着深夜电台关于古典音乐的节目,信号并不好,嘈杂的电波里是肖邦的练习曲。

【乔安的呼吸声在钢琴声里起伏,她咳嗽一声。

【桌上放着两叠菜,用保鲜膜封着,没有动。旁边是一张银行卡和一张盲文的字条

【乔安的手吃力的推动轮椅轮子。

【茶几上摆着年幼的乔安与父亲的合照,她向前一步,撞到茶几,茶杯摔碎,发出刺耳声响。

【乔安的呼吸声变得有些急促。

【乔安在柜子前。

【乔安双眼一动不动——她是盲人。

【乔安的手在黑暗中摸索,终于摸到了收音机。“啪嗒”一声,她关掉了收音机,房内恢复一片寂静,只剩下她的呼吸声。

2 凌晨一点 乔安家附近的街道上

【一个急促的呼吸声伴着跑动的脚步声。

【路灯闪烁。

【一个衣着邋遢、蓬头垢面的男人猛地撞到墙,整个人都吃力的倚靠在墙上。他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往身后警惕的看了一眼,咬咬牙继续前行。

3 凌晨一点二十分 乔安家的客厅里

【窗前的乔安静静的坐在轮椅上,紧紧拉着的窗帘上来回闪过警车的灯光,车灯晃过屋内,掠过她手中的刀片。警笛声由近及远。

【乔安失明的双眼没有焦点,呼吸声平缓。

【拿着刀片的右手有些笨拙的放在了左手手腕上,她呼吸顿了一秒,旋即篡紧摔碎的茶杯的玻璃碎片。

画外音:砰咚!

【玄关传来响声。乔安惊,手一松,刀片掉在地上,“叮当”一声。她倒吸一口气,手指慌乱的拧着奇怪的姿势,像是鸡爪。一个急促的脚步声走近她。

男人(沙哑):咳、咳——小妹妹,你别动!

【不远处的警笛声传入房内。

【两人一高一低对峙着,乔安还保持着手如鸡爪的惊慌姿势。

【男人弓着背光着,在昏暗的光线中,他看见乔安坐在轮椅上。

【男人咽了咽口水,向茶几挪了一步,不料一脚踩到乔安摔碎的玻璃杯上,玻璃碰撞声让乔安一激灵。

男人(玻璃片刺入脚底,剧痛):嘶——

【乔安虽然对着男人的方向,却未看向男人。

【男人弯下腰摸了一把脚底的血,抬头,视线一晃而过,看见茶几上的父亲与乔安的合照。他看见乔安似乎在找声音的来源,眼睛却没看向自己——男人意识到她不仅双腿残疾,还是个盲人。他环顾四周,确认家中没有其他人。

男人:…爸妈不在家?(抠出刺入脚底的玻璃片,痛得五官狰狞)就、就你这样,你爸妈还敢把你一个人扔家里,心也是够——嘶——大!

【乔安没吭声,放在轮椅上的手慢慢抓住轮胎,试图转动。

男人(捡起一片玻璃):喂!

【乔安转动轮胎。只听见“咚咚”几声,下一秒,男人慌乱拽住乔安的手,冰凉的玻璃碎片比在她的脖子上,手有些发抖。

男人:说了不准动!咳、咳!

【咳嗽中,男人手中的玻璃不小心在乔安的脖子上划开一道红痕。

乔安:呜!

男人:咳…啊?(赶忙抬手,一阵难受)咳、咳!

【乔安在男人的咳嗽声中长舒了一口气。

乔安:……我要死了吗?

男人(惊讶):你能讲话啊?(俯下身子,凑近看乔安的脖子,松了口气)破了点皮,死不了。

【男人松开乔安的手。

男人(警告):你别动啊!

【男人拖着受伤的腿挪到窗边,小心翼翼的往外看了一眼,松了口气。回过头看着不吭声的乔安。

男人:创口贴在哪,给你贴。

乔安:…警察在抓你?

【男人摸出打火机,点烟,猛地咳了一声。

男人:…我杀了人,你信不?

【乔安愣住,摇摇头,迟疑了半会,又点点头,又摇头。是

【看着乔安,叼着烟的男人露出笑意。

男人:你放心,天亮我就走,我就躲一会…咳、咳咳!创口贴在哪?

【在男人的咳嗽声中,乔安慢慢张口。

乔安:…你能杀了我吗?

男人:杀你干嘛?

乔安:…我不想活了。

男人(完全不当回事,吐烟):活着多好?搞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

【乔安咬紧牙,篡紧拳头。

男人(拿着烟,张望了一会,发现家中没有烟灰缸):你爸不抽烟的?

【乔安不吭声,男人不再多问,把烟掐灭在带着血的玻璃片上。

【男人抓住轮椅的扶手,缓缓推着乔安来到柜子前,乔安有些惊慌失措。

男人(停下,急躁):哪个抽屉?

【乔安愣住,伸出两只手,轻轻沿着柜子抽屉摸下来,在第三个抽屉停下,打开。她刚要探出手去找创口贴,男人的手先了一步,翻出创口贴。

【男人离乔安很近,他在咳嗽,可以清晰听见“嘶嘶”的呼吸声。

4 凌晨两点半 乔安家的客厅

【没有开灯的客厅里,电视的光格外刺眼。

【脖子上贴着创口贴的乔安坐在轮椅上,男人坐在一旁,看着电视。

【新闻里播放着发生在几条街道外的超市的杀人事件,晃动的直播现场满是封条,警察们神色紧张来回走动,围栏外是还穿着睡衣的居民,各个拿着手机,神色浮夸。

男记者:昨夜十一点,位于A区的A超市发生了谋杀案件,嫌疑人将水果刀刺入受害人胸中,受害人当场死亡,嫌疑人正在逃跑中,目前,现场已被警方封锁,具体事件原因仍在调查之中。监控录像录下了全部行凶过程……

【男人咳嗽,拿着遥控器将电视调至静音。

【房间内只剩下无声的电视在发光,隔了半会,男人才开口。

男人:…这边真安静啊。

乔安(吸了口气):…你杀了他?

男人:他杀了我老爸。

【乔安愣住,男人起身,可以听见男人有些急促的呼吸声。

【男人蹒跚走到离乔安远一点的地方,摸出打火机,点了几次才冒出火苗。

【他长吐了口烟。

男人:你爸不抽烟是好事,我抽烟是我爸教的。(吸了口烟)他被这人放了高利贷,逼得跳楼了,我要替我爸报仇,本来只是想要去理论一下,没想到那人先捅了我一刀,我这不是没办法咳、咳——我这么说,你信吗?

乔安:你在编故事。

【男人瞥见桌上的饭菜。

男人:桌上的饭还要吗?

乔安:…吃吧。

【乔安听见保鲜膜被撕开的声音,她下意识的握紧左手手腕,若有所思。男人的咀嚼声传来,打断了她的思考。

男人(有些欣喜):这你爸做的还是你妈做的?咳、咳、咳——像我爸的味道,不错。

乔安(低沉):妈妈和我一起出了车祸,妈妈走了,我留下来了,(下意识碰自己的腿)留着现在这样子。

【男人没说话,狼吞虎咽。

男人(声音变得有些亢奋):那我俩差不多啊——没妈,我爸虽然也是混的,但做饭真是不错(咀嚼)我家隔壁,有个阿姨(咀嚼)我觉着她肯定暗恋我爸,没别的,就因为我爸做饭,那真叫一绝!

【乔安听着男人的话,不自觉露出笑容。

【男人点烟,咳嗽几声,烟灰掉下,他顺手拿起桌边的纸条,发现上面有奇怪的凹凸。

男人:这纸怎么有这么多点点呢?

【乔安听见纸条,吸了口气,神色变化。

乔安:是爸爸的留言。

男人:盲文?

【男人叼着烟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张纸。

男人:咳、咳!写的什么呢,这上面?

【乔安握着右手手腕的手捏紧,有些发抖。隔了半会,才开口。

乔安:没什么,大概就是说,要送我去疗养院。

男人(吸了口烟):…你这不还没去吗,他人怎么就不见了?

乔安(手有些发抖):有了新的女儿,得去照顾吧。

【听完乔安的话,男人抖了抖烟灰,打量着纸上的盲文,扯开一抹笑容。

男人:原来不抽烟的男的也没比抽烟的好到哪里去。

【男人的话把乔安逗笑了。

乔安(笑):你真的替你的爸爸报仇了吗?

男人(笑):谁知道呢?

乔安:怎么感觉你在骗我?

男人:那就是骗你吧——咳、咳!

【男人捂着嘴,掐灭烟,走到乔安身边,膝盖撞到茶几也没有吭声,坐下。

男人:小时候,我还挺想学钢琴的,你猜为什么?

【乔安不说话。

男人(坏笑):因为我音乐老师长得漂亮啊!

【乔安再次被逗笑。

乔安:小时候,我学了拉小提琴。

男人:那我们可以一起演出哈!

乔安:你不是没学吗?

男人(顿了顿):手伸出来!

【乔安不解的伸出手。男人的五指落在她的手臂上,男人吸了口气,手指如钢琴上演奏一般在她手臂上跳动起来。

【乔安笑出声来。

男人:这是那什么——莫扎乐?

乔安:莫扎特。

男人:《安魂曲》!

乔安:你还知道莫扎特的曲子?

男人:还真有啊?

【男人手指有节奏的在乔安手臂上“弹奏”着。乔安被逗得咯咯笑。

5 凌晨五点半 乔安家的客厅

【时钟五点半。

【男人靠在乔安轮椅上耷拉着头,乔安嘴角带笑。

【收音机在茶几中央,电台在播放着小提琴曲目,忽然,曲子被打断,插入新闻。

主持人:就在刚刚,我们收到最新消息 ,关于昨夜凌晨发生的——咔哒。(收音机被关掉)

【男人关掉收音机。

乔安:你怕吗?

男人:有什么好怕的?

乔安: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男人:有什么不知道的?

【男人闭着眼睛,呼吸有些虚弱。

男人:只要——活着就会有好事的。

【男人朝乔安伸出小拇指。

男人:来,拉钩,带点好事来。

【乔安愣了愣,绽开笑容,拉钩。

【男人笑。勉强睁开眼,从口袋中摸出最后一根烟和打火机。

【乔安听见他困难的站起来,点烟,咳嗽,呼吸声粗重。

【男人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帘。

男人(喃喃,有些遗憾):还不来啊,太阳。

【男人回到乔安身边,缓缓坐下。

【他呼吸声很是虚弱,渐渐消失。

【时针指向五点五十。

【朝阳升起,日光落入屋内。照亮了乔安,照亮了屋内——餐桌的椅子上还留着血迹,屋内的地板上也是血迹,乔安轮椅旁的男人像是睡着了一般,腹部满是血。朝阳洒在他身上。

乔安(小指动了动):唉,早饭想吃什么?

【男人没有回答,乔安有些困惑。

【窗外警笛声响起。

(编辑:王雨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