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心桥

作者:何全国

导读:陈和初同志退休后空闲在家,无其它特殊爱好,一直希望能继续为群众、社会、祖国奉献余热。

主要人物:

陈和初:六十五岁左右,党员,法学本科毕业,原来巫溪县人民法院党组成员,政治处主任,审判委员会委员,工会主席,现退休居住于渝北区龙山街道渝安龙都小区,“和为贵调解工作室”调解员。

梁 兰:陈和初的老伴儿。

陈小美:陈和初的孙女儿。

其他人物:

杨 梅:小区居民。

高丽芳:小区居民。

【序幕

【XX社区 外 暮

△风吹过窗户,窗户左右轻轻晃动着,

△夕阳爬进窗户,

△这是一间厨房。

△一只手伸过去,胡乱地拔掉煤气灶上的软管。

△另一只颤抖的手,伸向天然气阀门。

OS:女人凄凉的冷笑。

△那只手果断地打开天然气阀门,

△天然气呲呲地向外喷射着。

△女生顺着墙,坐在了地上,没有看清是谁。

黑屏。

推出剧名《连心桥》

【第一场

【陈和初家 内 暮

△陈和初一边听着新闻,一边整理着材料。

△孙女陈小美拿着作业本跑过来。

陈小美:爷爷,如果选择一件事物来代表自己,你选什么?我选的皮球,因为我很调皮。

△陈和初一时语塞,没能说出话来。

陈小美:爷爷,你快说你快说。

△陈和初思考的表情。

△手机铃声响起。

陈和初:喂。

男 声:(焦急)老陈,杨梅自杀了。

陈和初:什么?自杀了?

男 声:现在还在抢救。

陈和初:好,我马上就过去。

△陈和初急匆匆地要走,眼神与孙女接触到。

△孙女生气的眼神,嘟囔着嘴。

陈和初:小美,别生气,爷爷回来再告诉你,我选择什么,好吗?

△陈小美没有作声。

△陈和初管不了太多,匆忙换着鞋子,准备出门。

△厨房里,正在做晚餐的梁兰探出头来。

梁 兰:这都快吃饭啦,怎么还要出去?

陈和初:你们先吃,不用等我。

△门哐啷一声关上。

△梁兰摇了摇头,缩回到厨房里。

【第二场

【医院 内 暮

△心电图检测仪发出单调的声响,

△一女子(杨梅)躺在床上,流着泪水。

△陈和初坐在床边,递过去一个削好的苹果。

△杨梅没有接。

陈和初:(叹气)你这是不相信我啊。

△杨梅抽泣着。

【第三场(闪回)

【XXX超市 内 日

△一个女人(高丽芳)追打着杨梅。

高丽芳:别想躲着老娘,今天还不赔钱,我就和你拼命。

△一场追打戏。

淡出

【第四场

【杨梅家 外 日

△丈夫瘫痪在床,

△自闭症的儿子,坐在窗户边,望着窗台上的花。

△杨梅开门进来。

丈 夫: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

杨 梅:(无精打采)我请假,人不舒服。

老 板:(OS)杨梅,那个女人说,只要你在这里,她就天天来闹,我们这还得做生意,你看……

△杨梅泪水盈眶,忙藏到厕所,关上门,泪水如断线的珠子落下。

(闪回完)

【第五场

【医院 内 暮

△杨梅哭泣着,

陈和初:别再做傻事了,闺女,你想一想你的家。

△杨梅哭出声来,用被子蒙着头。

陈和初:相信我,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情调解好的。

【第六场

【陈和初家 内 暮

△梁兰陪着陈小美写作业。

△陈小美抬起头来。

陈小美:奶奶,你觉得爷爷会选什么?

△梁兰仔细想着,

△陈小美期盼的眼神。

梁 兰:我觉得爷爷会选桥。

陈小美:桥?

梁 兰:一座从一个人心里架往另一个人心里的桥。

△陈小美懵懂的眼神。

【第七场

【高丽芳家 外 暮

△高丽芳和陈和初在门口对峙着。

△陈和初被挡在门外。

△高丽芳一如既往地强势。

高丽芳:陈叔,我那可是宝马车,好家伙,一花盆就给我砸个稀巴烂,你说我冤不冤,不赔钱,我还得继续去她单位闹,去他们家里闹。

陈和初:你这是在违法。

高丽芳:怎么我还违法了呢?啊,我是受害者啊,这还有理吗?

陈和初:杨梅自杀啦。

△高丽芳害怕起来,说话吞吞吐吐。

高丽芳:这怎么还自杀了呢?

△陈和初说话中透着些许威严。

陈和初:杨梅如果有事,你绝脱不了干系。

高丽芳:陈叔,她死不死,与我有什么关系,我这又没触犯什么法律。

陈和初:根据《刑法》第293条规定,你大闹别人工作单位,还打伤了人,这已经构成寻衅滋事罪。

△高丽芳害怕的表情。

陈和初:瞎胡闹是解决不了任何事情的,要相信我们社区,相信我们调解工作室。

高丽芳:我相信我相信,我什么都听你的。

△陈和初转身离开。

高丽芳:你慢一点,陈叔。

△陈和初下楼时,步履蹒跚的背影。

【第八场

【某超市门口 外 暮

△超市老板送着陈和初出来,

老 板:陈老,你慢走。

陈和初:杨梅的事,就这么说定了。

老 板:只要没人来闹,随时欢迎她回来。

陈和初:那就这样,我先回去和她说声,

老 板:行,路上慢点。

△陈和初走远的背影,步履蹒跚。

△老板看着背影,佩服地点了点头。

【第九场

【医院 内 夜

△杨梅躺在床上,双目六神无主地望着天花板。

△一旁坐着陈和初,

△陈和初不管杨梅在听没有听,只顾自己说着。

陈和初:高丽芳答应不再找你闹事了,你们超市的老板,也答应让你回去上班。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你得坚强起来。那一笔赔偿款,我再给你想办法的,天底下的事情,天下了,别往绝路上想。天色不早了,早点歇着。

△陈和初起身,走出的背影,步履蹒跚。

△杨梅转过头来,看着陈和初的背影,留下了感激的泪水。

【第十场

【陈和初家 内 夜

△陈小美和奶奶梁兰躺在床上,

△夜已经很深了,

△陈小美的问题还一个接着一个。

陈小美:那爷爷什么时候变成桥的呢?

△梁兰搂着陈小美,意味深长地。

梁 兰:这还得从你爷爷退休的那一年说起。

【第十一场

【街道社区网格员招聘现场 外 日(闪回)

△社区专职网格员招聘现场,

△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陈和初正在应聘。

招聘员:陈老,你都辛苦了大半辈子了,还要参加工作,你不觉得累吗?

(闪回完)

【第十二场

【街道上 外 夜

△陈和初一个人走在大街上,

△脚步有些凌乱。

△陈和初手扶在电线杆上,稍稍休息了片刻。

△陈和初继续向前走,没走出几步,就晕倒在地上。

陈和初:(OS)不累,我还嫌在家闷得慌,出来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只要能继续为群众、社会、国家做点事,累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陈和初双眼慢慢闭上。

【第十三场

【陈和初家 内 夜

△陈和初躺在床上,

△梁兰在盆里将毛巾拧干,

△然后将毛巾敷在陈和初的头上。

陈小美:爷爷怎么啦?

梁 兰:爷爷感冒,发烧了,没事儿。

陈小美:桥生病啦。

△梁兰抚摸着陈小美的头,

△两人看着躺在床上疲惫不堪的陈和初。

淡出

【第十四场

【陈和初家 内 晨

△天还没有亮,

△屋内看不太清楚,

△陈和初起床,摸着黑换鞋。

OS:滴答一声,

△灯光照亮房间。

△梁兰在身后看着陈和初。

陈和初:你快去再睡一会儿,我睡不着。

△梁兰没有作声。

△陈和初换好些,打开门。

梁 兰:别太拼了,注意身体。

陈和初:知道了。

△门哐啷一声关上。

△梁兰的表情。

△灯关上,黑屏。

【第十五场

【和为贵调解室 内 日

△一叠三万块钱放在了桌子上,

△镜头拉开,

△杨梅和高丽芳面对面坐着,高丽芳的丈夫也来了。

陈和初:这是陪你们家宝马车的三万块钱,你们收好了。

△高丽芳站起身来,正准备去拿钱。

△高丽芳丈夫狠狠一拍桌子。

丈 夫:放下。

高丽芳:怎么着,给吃枪药似的,这是我的钱,我为什么不拿。

丈 夫:你知道,这钱是怎么来的吗?

高丽芳:是偷啦的?还是抢来的?我就不能要了。

丈 夫:你还有一点人性没有?这钱是陈老他们几个老党员一分一分筹起来的。

陈和初:拿着吧,该赔的还得赔。

丈 夫:杨梅家情况,大家伙都知道,如果我要了这钱,你说我还有脸见街坊邻居吗?

△高丽芳丈夫拿起钱,交到杨梅手里。

丈 夫:你们家龙龙看病需要钱,要赔车钱,等龙龙长大了,挣钱了再赔也不迟。

△杨梅看着高丽芳,

△丈夫恶狠狠地看了一眼高丽芳。

高丽芳:他同意,我也就同意呗。

陈和初:这就对了嘛,咱们都是一个社区的,以和为贵,和谐最美嘛。

丈 夫:陈老说的对啊,大家能住在一个社区,那是缘分啊,何必弄得如此生分呢,谁家有难,大家都应该互相帮助。

△说话的声音渐渐小去,

△陈小美朗读作文的声音大了起来。

陈小美:(OS)世界上有很多的桥……

【第十六场

【课堂上 内 日

△课堂上,

△陈小美有感情地朗读着作文。

陈小美:滚滚长江上有气势宏伟的跨江大桥;崔嵬险峰上有“去天不盈尺”的栈道天桥;江南水乡有古朴典雅的流水小桥。无论什么桥,都是增进来往的重要通道,它缩短了从此岸到彼岸的距离。我奶奶说,我爷爷也是一座桥,他是一座架在人们心与心之间的桥,我叫他连心桥。有了连心桥,我们这里少了纷争,多了包容;少了冷漠,多了关怀;少了忧愁,多了欢乐。我们这里就好像一个大家庭一样,和睦相处。长大后,我也要像爷爷一样,成为一座桥,一座架在心与心之间的桥。

【第十七场

【各个场景

作文朗读声延续……

△陈和初调解各种矛盾的场景,

△人们和好如初的的场景。

△陈和初在小区了进行法制宣传,

△小区和美和谐的场景。

△美丽的夕阳。

画面定格。

——完——

(编辑:王雨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