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导演》

池清波

2019.03.27

导读:李一航从小父母因为一场意外的车祸而失去了生命,长大后他怀揣着演员的梦想……

一,人物小传:

李一航:男,26岁草根导演,身高175左右,为人正直,富有激情,做事果断。从小父母因一场车祸而不幸去世。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到剧组拍摄,便一发不可收拾。他怀揣着演员梦想,本有一个小公司,因对电影事业的执着热爱,不顾家人反对和女朋友雪儿的反对卖掉公司,只身一人来到各大剧组跑龙套。

王灿:男,27岁草根制片人,身高175左右,做事圆滑,比较势利,有很多小心思和小心机。22岁那年因和李一航拍了一部电影亏损后,两人分道扬镳。依然坚持自己的梦想,在剧组里忙前忙后,接了几部小片子后,事业越来越好,王灿拥有了自己的公司。

妍妍:女,26岁公司职员,身高164左右,长相甜美,温柔体贴,21岁时阴差阳错进了李导剧组,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因此和李导结下了姻缘,李一航和王灿散伙后,李一航和妍妍远走他乡,生了一个女儿,叫做李星星。

诗诗:女,26岁王灿老婆,身高165左右,美丽可人,性格豪爽,典型的重庆女人,做事强势,大女子主义,和王灿一起打理公司并育有一子。

网红露露:20岁左右,身高160以上,某直播平台的主播,在李一航新戏《极度恐惧之山庄惊魂》饰演女二号,拥有几十万的粉丝,拜金思想,思想单纯,比较萌傻,有些娇柔造作。

丽丽:20岁左右,身高165左右,女汉子,自由职业者,性格刚直富有tanxi,在李导新戏《极度恐惧之山庄惊魂》饰演女三号,喜欢探险。

雪儿:25岁,身高168左右,李一航的前女友,拜金主义,势利多变富有心机,拥有一张网红脸。因为李一航的坚持,卖掉了公司,两人因此分手,之后生活得比较落魄,并因为李一航的电影事业失败,给她带来了巨大的麻烦和痛苦。

刘导:35岁,身高168左右,讲不标准的普通话,比较浮夸,喜欢装腔作势,富有喜感,拍短视频微电影的“山寨导演”,喜欢潜规则但没有一次成功。

安泰:男,27岁,导演助理,身高160左右,骨瘦如柴,思想守旧,有些封建迷信,话痨,刘导的助理,和李导拥有多年的兄弟情。

邱凌峰:男,25岁,王灿的助理,身高170左右,现职王灿的助理,善于拍马钻营的小人物。

王警官:26岁左右,身高175,破案神探,心思细腻,擅于观察,在镇上方圆10公里没有他破不了的案子。

化妆师:26岁左右,男,身高,175左右。李一航新戏里的化妆师,因为好色而被雪儿利用。

流浪人:本是一名没有固定工作的人,后通过兼职群的通告结识了化妆师,在雪儿的金钱诱使下,乔装打扮成流浪汉潜入李一航的剧组。

李星星:4岁,李一航的女儿,古灵精怪,喜欢跟妈妈在一起。

王小奥:8岁,王灿和诗诗的儿子,外号小少爷。

老鬼女儿:8岁左右,流浪人妹妹,被哥哥利用来实现任务。

三, 剧本正文

片头;

一块场记板填满了镜头,上面写着:《疯狂的导演》

画外音:一个男人高喊:所有的部门都有啊!导演说,电影开机了!

场记板被啪的一下扣上了。镜头里一片黑暗。

淡入(音乐渐起):

重庆富有特色的地标建筑的航拍,比如长江大桥、朝天门、解放碑、滨江路、高楼大厦等(或者延时摄影素材),同时配上具有重庆特色的说唱嘻哈音乐。

一架飞机从远处平稳着陆;穿着朴素的李导,头戴着鸭舌帽提着行李箱向出口走,李导的家人(妍妍、李星星)陪同李导从机场大厅走向出口,在上述画面出现的同时,出现出品人制片人导演编剧主演等字幕。

正文;

第一场 多媒体办公室(或者圆桌办公室) 日 内

人物:王灿、各位导演

【王灿正在前面给台下的导演们讲话;

王灿:今天很荣幸能够请到诸位大咖导演,想必大家都是相互认识。那我就不用再介绍咯,先给大家放个片吧。

【投影仪播放视频里面显示着,电影《山庄惊魂》开场40秒;大家全神贯注地盯着荧幕。有的人随着画面的内容变化而导致表情发生着千奇百怪的变化,镜头给到投影仪特写和观众的反应特写镜头。

【王灿(播放停止):我请大家来的目的,就是希望请你们一起来导一部叫做《红衣男孩之夜幕降临》的电影,也就是这部《山庄惊魂》的续集。本来是一个好好的IP,当年却被李一航这烂片王导成了文艺片,一点看点和卖点都没有。不知道各位导演看了片子之后有何高见?

曹导(愤怒地):艺术就是被某些资方给糟蹋的!我对电影已经死了心了!你们自己玩吧!(转身离去)

段导:主任,这个真来不了,最近上面审得严,虽然我之前导的戏的IP我是蹭到了,但是现在晚上经常做噩梦,搞得我心神不宁的!您啊,还是另谋高就吧!

张导(惬意地):主任啊,我是有心想和你一起合作,但是我缺少拍恐怖片的经验啊。我拍的都是动作武打片!

【王灿(脸上带着笑容):张导的意思我明白,你是觉得光是恐怖剧情还不够,对吧?这个好办啊,剧情不够拿空镜来凑嘛!

张导(站起身):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总之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我先撤了,这几天我导演的《熊熊烈火》就要上了,我还得赶回公司开会,好确定怎么宣传和发行,失陪了!(张导转身离开)。

陈导(看着表上的时间):哎呀,真不好意思,我也要走了,我导演的《站在山上唱歌》刚上线,剧组打算组建一个集体观摩会,我还得赶紧过去看看,祝你好运,我先走了!

王灿(望着导演们转身离去的背影,自言自语地):今天的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你们不拍,总有人拍,我有钱,我还不信找不到导演,只要不是李一航那个烂片王,找谁都行!

王灿转头不经意间看到桌上画框里的一张照片,上面是李一航、安泰、邱吉源和王灿的合影。(他们几个人笑容都非常地灿烂)。镜头慢慢地推进那张照片,焦点聚焦在李一航的脸上。然后镜头穿过照片,转场到下一场中李一航的脸上。

第2场 机场 日 外

人物:李一航、妍妍、李星星、安泰、邱凌峰。

【李一航等人走向机场出口;安泰立马上前迎接,两个人拥抱在一起。

一架飞机从机场起飞。越飞越高。

李一航(对着安泰):安泰,我的好兄弟!好久不见!

安泰:士别三日 刮目相看,李导,别来无恙啊!

李一航:你给吉源去个电话,说我们到了,看他在哪里等我们?

安泰:好的,李导!

李导(安抚了一下妍妍和孩子,瞟了一眼远处):不用了,你看吉源都已经过来了。

邱凌峰:喲,孩子都这么大了,真可爱!来叔叔抱,叫叔叔;

孩子:叔叔好!

邱凌峰把孩子抱起来,大家其乐融融。

李导:这么久了,一点都没变。

【邱凌峰:哪有,生活就像一把杀猪刀啊,我啊,越来越沧桑了!你看,你和嫂子都有孩子了,你们都还不是一样容貌焕发嘛!

妍妍:现在越来越会说话了。

安泰:哎呀,演员就是演员,还是那么漂亮,那么有气质!对了,王总没有来啊?

【邱凌峰:没有,他还在公司开会呢,安导,你还是这么瘦啊。

安泰:我也想胖啊。关键是我是一个狂吃不胖的人哈哈。

邱凌峰:好了,先上车吧!

安泰帮着提行李,邱凌峰抱着孩子,几个人出画,准备上车。

第3场 车内 日 外/内

人物:李一航、妍妍、李星星、安泰、邱凌峰。

【汽车在道路上疾驰的行驶着;李一航看着车窗外的景色。窗外是城市的高楼大厦。(可结合航拍)

【妍妍和孩子在后排坐着睡觉;邱凌峰点开音乐播放。音乐渐起。

【李一航:这么久了,王灿那个习惯还是没改,这个金杯车都还在用啊,其实我还挺喜欢他念旧的样子。

邱凌峰:那可不,节约光荣。

安泰:还是坐这个车好啊,好怀恋。记得当初我们哥几个闯天下的时候,那可真是一段惊心动魄的岁月啊!

李一航看着窗外,窗外的景色慢慢变得模糊,进入了回忆。

第4场 (回忆) 公司办公室 日 内

人物:李一航、雪儿、黄总、保安、众公司职员

【李一航正在办公室和员工们开会;大家围坐成一个圈,齐刷刷地看着站着的李一航,大家都露出惊异的表情。

李一航(感慨地):大家在一起工作也有段时间了吧?

工人甲:是啊,李总今天有心事啊?

(画外音)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从外隐约传来;

李一航:感谢各位兄弟一路陪伴我成长,以后啊,我可能再也陪不了大家了。

【工人乙(女):李总,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您不会是得什么重病了吧?您可别吓我!

雪儿(带着笑意):他当然是得病了,而且病得不轻啊。

李一航:你怎么来了?

雪儿:和你分手来了!

【李一航:我只是去追逐我的电影梦想,犯得上跑到公司和我闹吗?

雪儿:这个位置已经不属于你的了,亲爱的,快进来吧。

李一航(疑惑地):这是?

雪儿(看着池总):以后,黄总就是我们公司新任老板了。

池总(拿着一叠钱放在桌上):这些钱买你公司够吗?

李一航(站起来,愤怒地):在一起多久了?

雪儿:没多久,也就几个小时。

【李一航(假笑地):“这样也好,你满脑子的拜金主义,简直是有病。好啊,我祝福你们!快拿着你们的钱,请你们离开这里,我把公司送人也不会便宜你们”,阿财(保安),送客!

雪儿(看着态度坚决的李一航):亲爱的,我们走...

池总:谁跟你是亲爱的,你不是告诉过我,10万块钱就可以把公司盘过来吗?

雪儿(焦急地):我哪里知道他不会卖啊,没事亲爱的,我们有钱,还怕买不到公司吗?

【池总(激动地):是我有钱,不是我们有钱,请把们字去掉,OK?你这样的女人谁敢要,你对前任都这样,以后对我也会这样,拜拜!

雪儿(望了一眼李一航):姓李的,算你狠,哎,亲爱的,别走啊!

第5场(回忆),李一航家,夜,内

李一航正坐在家里看电影,外面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李一航立马出去开门,雪儿冲了进来。

李一航:你不是今天找了一个新男朋友吗?怎么又回来了?

雪儿:那个,只是我找人演戏给你看的。李一航!我最后问你一遍,你是不是真的要卖掉公司,去搞你所谓的电影!?

李一航看了看又急又气的雪儿,默默地点点头。

雪儿(眼里泛着泪光):好,我明白了,我和你谈恋爱这么几年,经历的风风雨雨还少吗?我从来没有考虑过你的身世,你的家庭,我和你一起打拼,而你,为了所谓的遥不可及的梦想要抛弃公司抛弃我!李一航,算我看错你了!

李一航:我没有抛弃你!我只是不想让你跟着一个生活不稳定的人去流浪,我无法给你想要的安定的生活,也无法给你保障!我……

雪儿伸手想要打他,但是没有下手,右手举在空中。

雪儿:好!那我们就彻彻底底地分手!你是真的疯了!

说完,雪儿拿起屋里的东西一阵乱砸,李一航连忙去拉。两人一边咆哮一边砸。看着屋里被砸得乱七八糟,雪儿哭着瘫坐在地上。

李一航:对不起,我是个疯子!祝你幸福。

说完,李一航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出了房间。雪儿看着远去的背影,继续哭。

第6场 (回忆) 刘导剧组片场 日 (清早) 外

人物:李一航、王灿、刘导、安泰、邱凌峰等众多群演。

旁白(轻喜感的音乐渐起):我是李一航,现在是一名90后的草根导演,一个不折不扣的烂片导演。5年前,我不顾家里人的反对,卖掉了所有值钱的东西,和女朋友争吵分手后,就开始追逐我的伟大人生梦想,那就是——跑龙套!

【片场前面挂着横幅《姐夫和小姨子那点事》剧组;

【众多的群众演员在片场外等候;

【李导嘴里嚼着口香糖,坐在监视器旁指挥演员走戏;

刘导(拿着喇叭讲出不标准普通话):这是一场重场戏,讲的是姐姐不在家,姐夫在下班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小姨子.(察觉到什么不对劲,看了看四周)...哎,演员副导演在吗?

安泰:来了,来了,刘导!

刘导:替身找到了吗?

安泰:嘴角发出哼哼的声音(示意让旁边的人回避一下);

刘导:哦,这个...你们都休息下,我和副导商量点事。

安泰:刘导,你要我找的是不要钱的演员,怎么可能找到啊,现在群演都没人来。

【刘导:小点声,拍摄前一个小时,资方突然撤资,一个网络剧现在活活地拍成了网络小段子。我这不是没办法嘛!无论如何,副导你要帮我啊...

安泰:这个嘛!

刘导(拍了拍安泰地肩膀):想想你的剧本,只要你帮我度过这次难关,你以后的戏我全部给你投资,到时候你就是国际著名编剧了,拍不完的戏,写不完的剧本,想想那时候,你可就名扬四海了!

(安泰想入非非,口里留着口水,刘导用力拍了一下他的后背,安泰回过神来)

刘导(继续):现在你先去给我找人来凑数,晚上会有另外的资方要过来探班,说不定他一高兴啊,就投钱给我们了呢。

【安泰(眉开眼笑地):好吧好吧,还是刘导好!那我只有去刷下脸卡了,这附近所有大的群头我都认识,我把脸卡刷爆了也要把人给你找到。

刘导(装腔作势地):就你懂事,1、2、3、5、6、7、8,记住,没有演过的也叫过来演,我要的是排面。

安泰:好勒。我办事,你放心!

第7场 (回忆) 刘导剧组片场 日(上午) 外

人物:李一航、王灿、李导、安泰、邱凌峰等众多群演。

【邱凌峰拿着群演报名单四处找新成员签字;

邱凌峰:各位新来的朋友,想演戏的,都来我这里签到啊;

【旁边来了两三个群演找邱凌峰签字;

李一航(来到了片场):嘿,兄弟,这里是拍摄片场吗?

邱凌峰:是的,你新来的吧?

李一航:是啊,今天戏多吗?

邱凌峰:前几天没戏,不过今天来了一个外地的剧组,是一个姓李的导演,来,快把这个填了吧(李一航从邱凌峰手里接过报名单)。我是这里的群头,我叫邱凌峰,以后有戏啊,第一时间通知你。

李一航:好啊。谢谢啊。

【邱凌峰包里的手机突然响起;

邱凌峰(微笑着):喂,安导,要人吗?啊,(一脸犹豫)好吧,我尽力吧。

李一航(激动地):怎么了?是不是要拍戏啊?

邱凌峰:是,不过很多人都不会去,每次接到这种戏我都是自己带几个哥们去凑数;

王灿(走到跟前):你们是拍戏的吧?

【邱凌峰:是啊,我是这里的群头,我叫邱凌峰。旁边这位也是才来的。

王灿:幸会,幸会,终于找到组织了;

李一航:兄弟,你也喜欢演戏啊!以后多多合作!

王灿:好啊!

邱凌峰:两位兄弟,可否一起组队帮个忙?没有片酬,你们拍吗?

李一航(看了看王灿):没问题,新人一枚,需要学习!

王灿:是的,我们需要的是机会!

邱凌峰:好,爽快!那两位跟我来吧……

第8场 (回忆) 刘导剧组片场 日 (下午) 外

人物:刘导、安泰、邱凌峰、李一航、王灿、等片场群演。

【安泰(走到邱凌峰面前):就你们三个啊?

邱凌峰:安导,你是知道的,没钱谁来?

安泰(不耐烦地):好吧好吧,你们先过去站好位置。

刘导:副导,准备好了吗?

【安泰:好了,这段剧情讲的是,姐夫下班回家巧遇小姨子出门被三名歹徒抢劫,小姨子感动后暗恋姐夫。

李一航:我们有台词吗?小姨子怎么能暗恋姐夫呢?这不是乱套了吗?

安泰(狐假虎威地):没有台词,导演说怎么演就怎么演,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王灿:开始吧,我们准备好了。

安泰:吉源演老大,你们两个是小弟,我是姐夫,导演开始吧!

刘导:来,准备,现场保持安静,3、2、1 、Action

插入小姨子演戏搞笑的镜头(小姨子始终笑场)。

李一航:这也叫演戏,这演的我确实看不下去了;

王灿:这样演的话,我都可以当主演了;

刘导:咔,那边群演怎么回事?

安泰:源啊,上哪里找的人?

邱凌峰:刚来的。

安泰:让他们规矩点,还演不演,不演让他们滚蛋。

【邱凌峰:两位兄弟,确实不好意思,这就是剧组规矩,你们看还演吗?不演的话我们可以撤。

王灿:演!

李一航(有点勉强):演 吧

插入邱凌峰等人演得很好的镜头(演戏内容与刚才重复)。

刘导:好,相当好!过!收工。

安泰:刘导,他们可以撤了吗?

【刘导:其他人都可以去休息了,记住晚上有大戏。对了,演小姨子的那个演员留下,刚刚资方说路上堵车,今天晚上就能赶过来,

安泰:其他演员可以撤了,晚上拍戏的地点等会我会发短信通知,演小姨子的那个妹妹也过来一下。

小姨子:怎么了,导演?

【刘导(摸着小姨子的手猥琐的笑):等会来我房间,我给你讲一下晚上的戏。

小姨子(疑虑一下,突然猛地打了刘导一耳光):你有病吧!对不起,我不是你想找的人,我不演了(讲完生气的离开)

刘导(一边捂住脸摇头,一边自言自语):这...

第9场 (回忆) 街道 傍晚 外

人物:李一航、王灿、邱凌峰。

【邱凌峰:今天不好意思哈,等会请你们俩吃饭;

李一航:客气了。

【王灿:刚刚这个剧组感觉好差啊,那个副导演是你朋友啊?

邱凌峰:是啊,这附近所有的群头都是我的朋友。

【李一航:还是我请你们吃饭吧,顺便大家认识一下,以后互相有个照应。还得多看您多多推荐呢!

邱凌峰:也行,等会晚上还要拍呢。咱们赶紧去吃吧!

王灿:那今天你请,明天我请。

李一航:走吧!

三人笑着离开。

第10场 (回忆) 片场外 傍晚 外

人物:刘导、安泰、小姨子和朋友。

【小姨子从片场往外赶;

【群众女(可以参照长得有特色的女汉子或者比较丑的形象):出来了,今天演了主演感觉怎么样?

小姨子:别提了,这导演太色了。

群众女:他怎么了?

小姨子:他告诉我,等会去他房间给我讲戏,我拒绝了。

群众女:你怎么拒绝了呢?这么好的事,你应该答应啊。

小姨子:关键是他,边说边摸我的手。

【群众女:老色鬼,你先回去,我去帮你教训他,欺人太甚了。

小姨子:算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群众女:和你开玩笑呢,我突然想到还有点事,我得先走了!你先回去吧。

小姨子:那好吧,记得早点回来啊。

第11场 (回忆)刘导剧组片场 夜 外

人物:刘导、安泰、小姨子朋友。

【片场里面的人都在收拾东西,李导在一旁坐着玩手机;

群众女(大吼道):导演在哪里?

刘导:好像是谁在喊我,副导你去看看什么情况?

安泰(来到群众女身边):请问你找我们刘导有事吗?

群众女:他在哪里?

【安泰: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我转达给他,(自语道)一般戴帽子的不都是导演吗?

群众女:哦,谢谢你。

安泰(捂着嘴):啊,好像我说错话了。

群众女:你就是刘导吧?

刘导(喃喃地):你是?

群众女:你刚刚占了我朋友的便宜,这么大的剧组,没想到导演是这样的人?

【刘导:几个意思?像我生活作风很正派的人,能做这事吗?再说,谁看到了我占了你朋友便宜,我告诉你啊,不要血口喷人啊。

群众女(矫情地):刘导,您误会我的意思的啦,人家是想等会去你房间,让您给我讲戏呢。

刘导(做出呕吐的表情):啊,什么?讲戏?

【群众女:是啊,我承认我心里面是有点嫉妒她,凭什么?她能讲戏,我就不能讲戏?

刘导:哦,你等下,副导,过来。晚上的戏女主角找到了吗?(小声道)

安泰:还没。

刘导:这样吧,姑娘,你晚上直接过来演,我等会让副导给你发地址。

群众女(把衣服一撩):导演,你就不用给我讲讲戏?

刘导(不耐烦地):你是大腕,不用讲戏,拿着剧本直接演就行了。

群众女:导演,我是主角对吧?

刘导(更加不耐烦地):是。

群众女(抱起安泰转圈):我终于可以做女主角了,哈哈哈..

大家都看着他们,刘导口里忙喊着: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第12场 (回忆)刘导剧组片场(一室一厅) 夜 内

人物:刘导、安泰、邱凌峰、王灿、李一航、群众女。

【空镜;美丽山城的夜景。

【邱凌峰等人陆续来到了拍摄现场,

刘导悠闲地嚼着口香糖入画。

安泰(踹着气跑到刘导跟前):不好了,出事了。

刘导:什么事大惊小怪的?

安泰:租贸费用没有结算,摄像组、灯光组的人都走光了,就连场工也没有了。

刘导:什么?跑完了?等会老总就到了。

邱凌峰:导演,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就我们几个人?

安泰:你们去那边坐着等会。

刘导:唉,拍个照发个朋友圈,缓解我现在我的心情。

安泰:拍照,咦,刘导,要不我们用手机拍吧。

刘导(惊诧的表情):手机能拍什么?好歹也是个网络剧。

【此时刘导手机突然响起;

刘导:喂,蒋总啊?哦,好的,你等下,我让我的助理过来接你;

安泰:资方来了吗?

刘导:你快下去接蒋总。

群众女:可算找到这个位置了,导演我来了!

邱凌峰:导演,还拍吗?

群众女:导演,什么情况?你们拍完了吗?导演怎么说话不算话?

刘导:“真是来得晚,不如来得巧,天助我也,拍!怎么不拍”?

群众女:太好了,导演,这场戏是什么内容?

李导:小姨子向姐夫表白,姐夫宛然拒绝,然后小姨子就伤心流泪

第13场 (回忆)刘导剧组片场(一室一厅) 夜 内

人物:刘导、蒋总、安泰、邱凌峰、王灿、李一航、群众女。

【安泰带着蒋总来到了片场;

蒋总:你们剧组怎么这么点人啊?

安泰:对,前期是有点简陋,等后期资金大了,队伍就扩大。

【插入刘导坐在监视器看画面,群众女演小姨子,邱凌峰演姐夫,李一航用手机摄像,王灿用手机打灯光的镜头。

刘导:停,原地休息!蒋总,你来了。

蒋总:你们这部戏现在什么情况啊?

刘导:这不,正拍着呢。

蒋总:好,拍吧,看下你是怎么拍的?

【刘导:好的,副导你去顶替姐夫这个角色,各部门,注意了,预备,开机!

蒋总:你用手机拍电影?拍出来质量能行吗?

【刘导(带着笑意):行啊,你看画面和摄像机拍出来都一样啊,咔,小姨子再激情一点,记住剧情中暗恋姐夫。来,预备,开机!

蒋总:这样吧,投资的事情我再考虑一下,回头我们再联系。

【刘导:蒋总,你一定要考虑清楚,你知道吗?想投钱给我们的老板多着去了!如果资金不够的话,我们可以把预算再降点。

蒋总:你是嫌我没钱?看不起我?老子有钱也不投给你,拿着手机拍,拍的什么玩意!这种下三滥的东西也想来忽悠老子钱(气冲冲走了)。

刘导(狐假虎威地):没钱,也好意思来探班!

安泰:刘导,还拍吗?

刘导:现在,暂时不拍了。

安泰:源,你让那两个兄弟都休息一下,小姨子你也休息一下,大家辛苦了!这边来喝点水。

邱凌峰:好的。

李一航:安导还多体贴人的,看来心眼还是不坏啊!

王灿:就是,那我们就去休息一下吧。

他们两个人谈笑着出画。

第14场 (回忆)刘导剧组片场(一室一厅) 半夜 内

人物:刘导、安泰、邱凌峰、王灿、李一航、群众女、医生、两名护士,两名病人。

【片场的人都已经累得不行了;每个人都心不在焉的。

(画外音)敲门声咚咚咚地响起;

安泰:谁呀?

李导:副导,去开下门,我就知道,蒋总肯定会回来的;

安泰(拉开了门):你找谁啊?

主治医生:请问刘小鹏在这里吗?

安泰:这里没有什么刘小鹏,你找错了。

【主治医生(拿出手机):照片上的人见过吗?(手机上特写刘小鹏穿病人衣服的照片)。

安泰:哦,这不是刘导吗?请进,请进,您应该是投资方吧?

主治医生:刘小鹏、刘小鹏!

刘导(听到名字后惊慌失措,一下子变了个人):副导,快把这个人轰出去。

安泰:轰出去干嘛?刘导,他是投资方,我们马上就有钱了。

刘导:他不是。快!把他轰走!快!

【主治医生:刘小鹏,哦,不对,刘导,找了你好久(看着安泰手上的表)原来表在你这里。

安泰:对啊,这表是刘导几天前送我的。

主治医生:刘小鹏,你的朋友来了,都进来吧。

【随着手机音乐,兔子舞的歌声响起;

两名病友跳着兔子舞从画面中出现;

病友甲(口齿不清):刘小鹏 来跳舞

刘小鹏愣住了;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主治医生:好了,把音乐给他关了,想知道表的来历吗?

安泰:什么来头?

主治医生:这表是我们医院给乱跑的病人专门定制的,刘小鹏是妄想症病人。

现场的人都目瞪口呆,他们先是看看刘小鹏,然后又集体转头看看安泰,特写安泰犹豫的哭笑不得的表情。(接下一场安泰与刘小鹏相识时的回忆)

第15场 (回忆中的回忆) 剧组片场 日 外

人物:刘小鹏(刘导)、安泰、众多群演和一些工作人员。

空镜:太阳从东方升起,照耀在重庆的高楼大厦之间,一艘货船在江面上鸣笛着缓慢行驶,一架轻轨驶过长江大桥。

【剧组现场各司其职忙碌着,安泰喝完酒脸红耳赤地坐在在剧组片场小角落里发呆;

刘小鹏走到安泰跟前;

刘小鹏:哥们,一个人在想什么呢?

安泰:我在憧憬未来。真不知道,我以后会混成什么样子!

【刘小鹏:是福是祸谁能说得清楚啊,反正你永远也无法掌控未来,与其这样,还不如好好地把握现在。哎,我看你刚刚在剧组片场,跟很多演员在接触,你是干什么职务的啊?

安泰(抱怨地):说得好听点我是一个演员副导演,说得难听点,我就是一个打杂的。

刘小鹏(嫣然一笑地):谁不是一样的,我们时时刻刻都在为生活打杂,这样吧,我觉得你和我挺投缘的,这块表送给你。

刘小鹏取下手表递给安泰,安泰好奇地接过来。

安泰(拿着表看了一下):这块表好精致,我可不敢要,我们又不认识,我怎么好意思收呢,你自己留着吧。

刘小鹏:你就收下吧,我是一个导演,今天在这里取景,你看这是我和几位明星的合影(拿出手机)。

安泰(看了照片,受宠若惊地):好荣幸啊,大导演!我能帮你做什么吗?

【刘小鹏(拍了拍安泰的肩膀):你还是继续做你的职位,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你要帮我个忙,整合你的资源,帮我找演员和摄像师。

安泰:这个好办啊,包在我身上。

两个人一拍即合!

第16场 (回忆)刘导剧组片场(一室一厅)(接第13场) 半夜 内

人物:刘导、安泰、邱凌峰、王灿、李一航、小姨子朋友、医生、两名护士,两名病人。

【安泰:我就说,他为什么会送我表?我都贴了好多钱了,我请了摄像师、灯光师……唉,算了,既然他是病人,那我也不追究了。

【刘小鹏(苦笑着):哈哈哈..谁说我是病人!就算是病人!那我也是一个有梦想的病人;我刘小鹏36岁了(含着眼泪给自己两个耳光)为了追求电影梦想,16岁就开始走南闯北,到处跑龙套,为了养活自己,做过建筑工人、洗车工、洗碗工、20年了,我终于完成了我的电影梦想,虽然拍的全是烂片,妻离子散,对我的打击伤害很大,但是我也无怨无悔!我只是希望能够明明白白地活出个样子给自己看!

在场的所有人感动地都为刘小鹏鼓掌、惋惜!

主治医生:难道,他已经恢复好了?

安泰:好励志啊,把我感动哭了。

李一航:这种励志还是不要提倡的好。

王灿:我觉得,年轻就是要为自己的梦想而奋斗。

邱凌峰:对。

小姨子朋友:没看出来啊,刘导!我要嫁给你。

【刘小鹏抢过病人甲的手机放着音乐,三人又跳起了兔子舞;

小姨子朋友:啊,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啊?

主治医生:谢谢你们,之前是我们的失职,走吧!

大家静静地看着刘导和主治医生。然后彼此看了看。

第17场 (回忆) 街道 夜 外

人物:安泰、王灿、李一航、邱凌峰。

空镜;街道夜色迷离的夜景;车水马龙,感伤风格的音乐响起。

【四人走在马路上,边走边感慨;

安泰:今天确实对不起各位兄弟了;

邱凌峰:没事,我们都看到了,你也是受害者。

李一航:把今天所见到的真相都记录下来,说不定以后还可以拍一部电影;

王灿:拍什么电影啊,在这个世界上,这样的故事多得去了。

【邱凌峰:我在想,他到底是疯了还是没疯?

【安泰:如果是疯了,还算正常,如果没有疯的话,他就是影帝了。算了,不提这事了,回去洗洗睡吧。

插入远景几人离开的背影。

第18场,(回到现实)车内(接第3场),日,内/外

人物:李一航、妍妍、李星星、安泰、邱凌峰。

邱凌峰(关掉音乐):李导,这次回来后,是不准备走了吧?

李一航(没有反应过来,安泰拍了拍李导,随即反应回来):呃……是啊,你嫂子好不容易才同意让我留下来,我又可以做喜欢的事情了。

邱凌峰:拍电影啊?

安泰:他除了喜欢拍电影,已经没有别的追求了。

邱凌峰:那好啊,最近王总准备重拍《山庄惊魂》的续集,好像叫什么来着,哦,对,叫做《红衣男孩之夜幕降临》。

安泰故意对着邱凌峰咳嗽了几声,邱凌峰突然明白了什么。

邱凌峰:呃,没事,其实李导也可以自己写个剧本来拍,不一定非要和王制片合作嘛!

安泰(迎合地):就是,李导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李一航(仿佛明白了什么):又是恐怖题材啊?这不是搞事情吗?

安泰:这个名字听上去好给力,很有网感的。

邱凌峰:一会到了再说。到时候我们慢慢地聊。

第19场 酒店包间 日(中午午餐时间) 内

人物:王灿、诗诗、小奥、李一航、妍妍、李星星、安泰、邱凌峰。

【王灿在酒店包房准备了一桌丰富的午餐;

【李一航等人在餐桌上坐着等候,几个人正在谈笑着。

【王灿和诗诗一家三口进门入画;

李导背对着王灿,王灿走上前拍了一下李导的背;

王灿:好久不见。

李一航(站起身两人拥抱):好久不见,旁边的是小奥吧,长这么高了;

小奥:叔叔好!

李一航:真有礼貌。

【李星星和小奥在一旁玩耍;插入两个小孩玩耍镜头,众人看着他们笑谈。

诗诗:不要乱跑,马上吃饭了。

李一航:妍,你带孩子们去洗下手。

【妍妍和诗诗带着小孩去了洗手间

王灿:今天一定要喝好啊。

安泰:行,王总,今天我要和你血拼啊。

邱凌峰:还是少喝点,点到为止,喝多了身体吃不消。

李一航:酒,我今天倒不怎么想喝,但是我倒是对你的项目感兴趣。

王灿(笑着道):可别啊,现在你在重庆可是出了名的烂片王啊。

(大家都看着王灿和李一航,现场气氛尴尬!)

李一航:对,我是烂片王,我也不否定啊,那时候年轻嘛。想把电影拍好,可是没那个能力和经验,全凭满腔热血去瞎搞。但是,当初拍那些烂片,不都是咱们几个合作的吗?按这么说,能得到这个烂片王的称号也少不了你的功劳!

未完待续

编辑:胡君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