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游经》

代将军

2019.03.27

导读:一次简单的穷游,各自暴露出了性格的毛病,但也取得了真经,一家人纷纷反思和纠正自己的问题,并最后实现了...

淡入

镜头随着风的脚步掀开碧绿的麦浪,撩翻平静的湖面,落在了飞鸟的翅膀上,飞鸟在空中翱翔了一圈,然后停留在一所学校的歪脖子树丫,歪着脑袋看着一间教室,教室里传来学生朗朗的读书声。

学生朗诵(隐隐约约):从未见过开得这样盛的藤萝,只见一片辉煌的淡紫色,像一条瀑布,从空中垂下,不见其发端,也不见其终极。。。。。。

镜头缓缓推进学校,摇进一间教室,全班同学都整齐地坐着,认真看着课本朗诵,讲台上的汪宁老师背对着学生,拿着粉笔在黑板上用力写着两个大字:旅行。

学生朗诵声:紫色的大条幅上,泛着点点银光,就像迸溅的水花。

汪宁转身看着全班学生,学生的朗诵声渐渐停了下来。

汪宁:同学们,你们都爱旅行,曾经去过旅行吗?旅行有收获吗?

一名男学生站了起来:汪老师,旅行那么好,可惜成绩那么差啊。

全班同学都哈哈笑了起来。

汪宁:行万里路,读万卷 书,知识和旅行都是需要的。

下课铃声响起,汪宁收拾书本,走出教室,穿过林荫道,来到自行车棚,麻利地将自行车锁打开,蹬着一辆破自行车出了校门(画外音起)。

自行车后座挂着一个红色塑料袋,随着自行车的前行,塑料袋也随风飘起来,活像一面小旗,一路发出“嗤嗤”的声响,公路上车流涌动,汪宁穿过大街,拐进小巷,哼着调子。

汪宁(画外音):花和人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不幸,但是生命的长河是无止境的。

出字幕:穷游经。

淡出

1、 卧室 日 内

狭小的卧室房间,简单的装修,一张床横在中间。

汪宁和丁悠梦横躺在床上,两个各自埋头玩着手机。

汪宁突然将手机凑近丁悠梦,用手指指着屏幕,一张一张地划开,屏幕上是一些风景图。

汪宁:老婆,漂亮吧?看着看着,就像心里有蚂蚁在爬一样,你看我们何时还是去旅行一转吧。

丁悠梦慢慢转头看着汪宁。

丁悠梦:旅游?(指着汪宁的脑门)汪宁,有小金库了?房贷还了吗?(转了一下眼珠)不行,明天必须对你进行资产清理。

汪宁遗憾地扭头,憋着嘴,继续看着手机。

汪宁(嘟哝):哦,会计老婆大人,我已做好了坏账准备。

汪宁电话响起,接起电话。

王主任(电话音):汪宁,在哪里呢?

汪宁:王主任,怎么了,我在家里呢。

王主任(笑声):我就知道你肯定在家没出门,快回来一起加会班,辛苦了,辛苦了。

汪宁(抱怨):王主任,为何每次都是我呢?其它同事呢?

王主任:哎,周末不都出去游玩去了。

汪宁打算发飙,幽梦给汪宁使眼色。

悠梦(轻声嘀咕):忍术,忍术。

汪宁拍了一下脑门,将火气压了下去。

汪宁:好吧,王主任,我马上过来。

悠梦(滔滔不绝):一直给你讲职场保命的必学武功,忍术, 忍得一时之气,方能解百日之忧,懂不?

汪宁瘫倒在床上,抱着头,烦躁地翻来覆去。

汪宁:我已忍无可忍了,我要旅游,我不要加班。(杀猪般歇斯底里的叫声)

镜头慢慢上摇,床头的风铃摇晃着,发出清脆的声音。

悠梦:要旅游,那得多赚点加班费,不然啊,只有梦游。

丁悠梦揪汪宁的胳膊。

丁悠梦:还不快去加班?

汪宁害怕地闪躲着,表情痛苦。

汪宁:老婆,别,别,疼,我马上就去(快速从床上爬起来)你看我不是马上就去了嘛。

2、 广场 外 日

广场的空地上站着一群老年锣鼓队,大家欢快地敲着腰鼓,简单地扭着腰。

段晓蓉站在人群中间,敲了一会,动作渐渐缓慢,表情痛苦,有气无力地捂住肝部。

站在段晓蓉身旁的王老太转头看着段晓蓉。

王老太(关切地):老段,怎么了?

段晓蓉(有气无力):不知怎的,感觉有些不舒服。

王老太:老段,你的脸色怎么不太好?没事吧?

段晓蓉摇了摇头,解开腰鼓,撑着腰,慢慢走出锣鼓队。

3、 小区门口 外 日

汪宁推着破旧自行车,低着头,疲倦地从小区门口经过。

小区保安拿着一个包裹跑到汪宁的身边。

小区保安:你有包裹,请签收一下。

汪宁(疑惑):我好像没网购啊。

小区保安又仔细看了一下包裹上的收件人。

小区保安:你就是汪宁吧?我们小区就你一个汪宁。

汪宁接过包裹,仔细看了看包裹上的收件人,快速将自行车锁在车棚,然后拿着包裹上楼。

4、 家 内 日

汪宁蹬蹬上楼,走到一居民门口,掏出钥匙,开门进屋。

汪宁将包裹放在茶几上,瘫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一会,慢慢睁开眼睛,看了看茶几上的包裹。

汪宁起身拿起包裹,小心翼翼地拆开,里面跳出一叠纸质的物品,汪宁将里面的物品掏出来,然后将纸质物品分开,原来是十张景区门票,上面赫然写着: 5A级景区门票。

汪宁思索了一会,兴奋地将票在手心拍了一下,心有所悟地笑了起来。

(闪回)5、 办公室 内 日

汪宁坐在办公室整理文件,手机突然响起来,汪宁接起电话。

汪宁:你好。

(电话音):你好,请问你是汪先生吗?

汪宁:是的。

(电话音):谢谢你给我们景区微电影剧本大赛投稿,你的作品获得了优秀奖,我们将给你邮寄一份意外的礼品。

汪宁:请问可以透露下礼品么?

(电话音):汪先生,暂时保密,请近日注意查收快递。

(闪回结束)6、 家/学校 内 日

6A汪宁举着景区门票,兴奋地跳起来。

汪宁急忙掏出电话拨打给丁悠梦。

6B丁悠梦推着购物车,走在超市里,在生活用品区域挑选着洗衣粉,铃声响起,丁悠梦接起电话。

汪宁:老婆,我获奖了,获奖了。

丁悠梦(笑容):什么奖?

汪宁:我上次写的剧本获奖了。

丁悠梦(暗笑):多少奖金?

汪宁:你也太俗了吧,没有奖金。

丁悠梦(转喜为怒):没有奖金,你高兴个屁啊。

汪宁:不过我们获得了景区门票,我们可以计划一下暑假旅行了。

丁悠梦(疑惑):哪里旅游?

汪宁:国家5A级景区。

丁悠梦:只有门票?那包车费和食宿吗?

汪宁:只有门票,十张哦。

7、 菜市场 外 日

菜市场内人头攒动,叫卖声此起彼伏。

王小华提着菜篮子走在人群中,不时向四周看着菜摊,突然在一个卖萝卜的菜摊前停了下来,蹲下身子,挑选着萝卜。

王小华(抬头看着老板):老板,你这个萝卜怎么卖的啊?

菜摊老板:8角一斤。

王小华憋着嘴,然后将一个大萝卜掰断。

王小华:便宜点了,你看心都空了。

菜摊老板:太太,你可别再掰啊,掰断了我可怎么卖啊。

王小华又拿起一个大萝卜。

菜摊老板上前握住王小华的手。

菜摊老板:太太,你可别再掰断了,这根掰断的卖你了,五毛一斤。

王小华(欣喜):再送一根小的呗。

菜摊老板(无奈):太太,你这是让我血本无归啊。

王小华付钱,将萝卜放进菜篮子里。

一个发传单的年轻小伙子将一张传单递给王小华。

年轻小伙子A:大娘,给你孙子买一套衣服吧,今天打折,全场三折,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王小华(眼睛亮了一下):真的?

年轻小伙子A:当然真的,进店里看看吧。

王小华(严肃):小伙子,难道你觉得我只买得起打折货?

年轻小伙子A(尴尬):哦,大娘,我不是这个意思了。

8、 童装店 内 日

王小华走进了店,一眼看到了店里挂着的童装,眼睛闪着光,一会用手摸摸这件,一会又用手摸摸另外一件。

王小华(感叹):这小衣小裤的还真是漂亮啊。

年轻小伙子A:大娘,买一套吧,保证你孙子穿了像王子,孙女穿了像公主。

王小华横了年轻人A一眼,气愤。

王小华:我到是想给我孙子买,但是谁来给我当孙子啊?

年轻小伙子A(抓着头):大娘,什么意思呢?

王小华:我目前还没有孙子。

年轻小伙子A:给孙女买也行啊。

王小华(感伤):我也还没有孙女。

年轻小伙子A尴尬地笑。

王小华提着篮子离开,满脸不悦。

王小华(自言自语):哎,我那儿子和儿媳都结婚三年了,不行,必须回去再催催。

9、 菜市场口 外 日

菜市场口围了一堆人,中间是一个地摊。

王小华从人群里经过,疑惑地看了看围着的人,也将头凑了进去。

一名中年男子A坐在地摊前,地摊上摆放着各种各样仿制的金银首饰,其中有一颗钻石戒指深深吸引着王小华,那颗假钻石戒指是红色的,跟真的差不多。

王小华目不转睛地看着那颗红色的仿制钻石,挤进了摊位,忍不住拿起看了一眼。

王小华:老板,这个怎么卖?

中年男子A:老太太,你眼光真好,一手就拿上了我这里做工最好的,今天特价,500元。

王小华(憋着嘴):老板,你这仿制的也这么贵。

中年男子A:老太太呢,若是真的,你五十万也买不到啊。

王小华将仿制戒指放下,有些依依不舍地提着篮子离开。

10、家 内 日

丁悠梦拎着一包货品进屋。

汪宁立马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到门口,接丁悠梦手上的货品。

丁悠梦换鞋,进屋。

丁悠梦:累死我了。

汪宁拉着丁悠梦坐到沙发上,给丁悠梦揉肩。

汪宁(调皮的腔调):老婆大人辛苦了,让老公为你按摩服务。

汪宁:老婆,我们去旅游么?

丁悠梦:你傻啊,人家给你门票,只是刺激你去消费,你还真以为获奖占了便宜。

汪宁:老婆,我们连蜜月都没外出过,这次不要门票,总比我们自己买门票节约吧,你看,门票价一张都180元,我们两人至少可以节省360。

丁悠梦:那车费,住宿费呢?(看着汪宁)还楞着干嘛,快捏啊。

汪宁继续捏丁悠梦的肩膀,并将脸凑到老婆面前。

丁悠梦(闭着眼睛):就那里,就那里。

汪宁:老婆,要不我先造一个预算表,你觉得心理能接受呢,我们再去旅行,如何?

丁悠梦摆手。

丁悠梦:反正从长计议,从长计议。

11、 办公室 内 日

丁悠梦坐在办公桌前,埋头造表格。

王老师怒气冲冲走了进来,将备课本狠狠地摔到办公桌,扬其一阵飓风,四周的纸张都飞了起来。

一阵凉风扑向丁幽梦,丁幽梦转头惊讶地看着王老师。

王老师的脸气得变了形。

丁悠梦:王老师,怎么了?

王老师(抱怨):丁会计,你不知道,今天上课把我气死了,真的把我气死了,(用手压气,嘴里吐气)简直没法控制体内的洪荒之力了。

丁幽梦:王老师,一定要镇住,镇住,淑女形象,我们女人一定要保持好淑女形象,再气不爆粗口,再气也不能动手。

王老师:现在的学生真是太难管了,(一屁股坐了下来)一个学生做错了一道地理题,我批评了他,他既然顶嘴。

丁悠梦:顶嘴什么呢?把你气成这样。

王老师(夸张地):他说,王老师,你地理这么厉害,你有去旅游过那些名胜古迹么,你还不是纸上谈兵。

王老师:你知道吗?当时把我呛得说不出话来。

丁悠梦:现在的学生真是会说的,王老师息怒,千万别气。

王老师:这个暑假我一定要出去旅游一转,丁会计,暑假打算去哪里旅游了?

丁悠梦:家里蹲。

王老师:牛啊,加里敦是在欧洲啊,我只去了趟泰国,下次也一定要去欧洲看看。

丁悠梦:牛什么啊,我说的是家里蹲,蹲家里。

王老师:确实该多出去走走,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啊,不然永远都只是井底之蛙了。

丁悠梦:节假日旅游根本就是去看人,(手上挥舞着,眼睛看着前方)那人山人海,堵满路上的车,那确实够壮观的。

王老师(笑了):那也是气氛啊,不过最好还是找个不是节假日的时间。

12、 家 内 日

丁洋捧着一束鲜花在门外徘徊着。

段晓蓉正在门内帮孙子一眸穿衣服。

丁洋鼓起勇气敲门,段晓蓉开门看到了丁洋。

段晓蓉:你怎么又来了?

丁洋将鲜花递给段晓蓉。

一眸咬着棒棒糖也走到了门口,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外面拿着花的陌生男人。

段晓蓉没有接鲜花,将丁洋往门外推。

段晓蓉:丁洋,我不会原谅你的,以前我和悠梦、悠军相依为命的时候你在哪里?你继续跟着你那个狐狸精去鬼混吧。

段晓蓉用力将门关上。

丁洋在外敲着门,哀求:晓蓉,我知道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段晓蓉背靠在门上,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段晓蓉情绪缓解过来时,看到一眸正呆呆地看着她,段晓蓉迅速擦干了眼泪。

段晓蓉:一眸,我们去吃饭。

一眸:奶奶,你哭了,奶奶为什么要哭?外面的爷爷是不是坏人?我打110抓他。

段晓蓉强装笑脸:奶奶没哭,一眸乖,那种坏人不用打110,跟奶奶吃饭去。

一眸:奶奶,哪种坏人才打110呢?门外拿花的人是谁啊?是大灰狼吗?

段晓蓉(破涕为笑):嗯,是大灰狼,我们坚决不能让他进来。

一眸(使劲点头):嗯。

段晓蓉轻轻刮了一下一眸的小鼻子。‘

段晓蓉:小调皮。

13、 婚礼化妆间 内 日

碧绿的草坪上面布置成了婚礼的现场,客人、鲜花、羽纱、红酒、乐手。

小瑶穿着洁白的婚纱,头戴花环,甜蜜地对着镜子。

丁悠梦附在小瑶的身后。

丁悠梦:美,真美。

小瑶:对了,悠梦,你们是在哪里渡蜜月的?

丁悠梦:蜜月啊,对于我们这种月光族来说,旅游就是一件奢侈品,我的蜜月是在新马太度过的。

小瑶:这么奢侈?

丁悠梦:我说的是新安镇、马角镇,和太平镇,简称“新马太”。

小瑶(假装难过的表情):哎,你的蜜月太没意思了吧,(兴奋)我打算和王汉去巴厘岛度假。

婚礼工作人员A举着鲜花走了进来。

婚礼工作人员:当、当、当,妆好了么?良辰吉日就要到,该我们美丽的新娘闪亮登场了。

小瑶:悠梦,我得出去了。

丁悠梦(若有所思):巴厘岛,巴厘岛,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去吧。

14、 家厨房 内 日

丁悠梦刷锅,汪宁系着围裙在一旁洗碗。

丁悠梦:汪宁,你说我们都结婚好几年了,一直都没出去旅游吧?

汪宁奇怪地看着丁悠梦。

汪宁:是啊。

丁悠梦:你的旅游预算造好了吗?

汪宁(惊喜):老婆,我就一直等你这句话呢。

汪宁平静下来,将手上的水在围裙上一抹,然后抬手摸丁悠梦的额头。

汪宁:你今天没发烧吧?

丁悠梦推开汪宁的手。

丁悠梦:去,我说正事呢。

汪宁快速从包里掏出一张纸,展开,放在丁悠梦眼前。

汪宁指着预算表。

汪宁:老婆,你看,住一般的旅馆,价格在两百左右,除了门票,总共也不会超过五千。

丁悠梦:做得挺细的嘛,只是勾稽关系还是不怎么明确,不过还是要赞一个。

汪宁将脸偏向丁悠梦的嘴。

汪宁:我要亲亲。

丁悠梦在汪宁的脸上吻了一下,汪宁笑得乐开了花。

汪宁:老婆,我们总共有十张票,要不把我妈也带上吧?不然票也浪费了。

丁悠梦(犹豫):带你妈啊?

汪宁:怎么?如果觉得不方便,也无所谓啦。

丁悠梦:可以一起,只是也把我妈也带上吧,还有预算必须控制在一万以内。

汪宁:你妈也去?

丁悠梦:怎么,不想孝顺丈母娘了?

汪宁:不是这个意思啦,好,带上,带上,一起热闹,对了,你妈不是在家带你侄儿吗?她有时间?

丁悠梦:我先问问她。

6B丁悠梦拿出手机给段晓蓉拨打。

丁悠梦:妈,我们打算去旅游,跟我们一起去吧。

段晓蓉:旅游,那样很破费吧,我还要照顾一眸。

丁悠梦:妈,走吧,反正门票不要钱。

段晓蓉:我跟你弟弟商量下。

丁悠梦挂了电话,心疼地看着天花板。

丁悠梦:只是你和我,我妈和你妈,四个人,路费和吃住可能得花一笔了,再加上季节性停工损失,我得资产负债了。

汪宁:要玩就玩痛快,心中别老惦记钱。

丁悠梦(豁然):哎,旅游去了,终于可以旅游去了。

丁悠梦激动地抱着汪宁,汪宁抱着丁悠梦旋转起来,两人置身的环境变成了薰衣草和海滩。

15、 家 内 日

汪宁、丁悠梦坐在饭桌前,桌上放了几个小菜。

王小华盛了一盘菜从厨房走出来,放下。

王小华:开饭吧。

丁悠梦举起筷子,夹菜。

汪宁:妈,我们打算去旅游,你想跟我们去么?

王小华:旅行,那得多浪费钱,你们还是先把娃生了吧。

汪宁:妈,是这样的,我获奖得了几张景区门票。

王小华:汪宁啊,你们都结婚三年了吧,何时给我抱孙子啊?

丁悠梦抬头看了王小华一眼,然后低头继续嚼饭,表情很是不悦。

王小华:干脆我们节约点旅费,不去了,以后养娃还要钱。

丁悠梦将筷子使劲往桌子上一扔,起身离开。

丁悠梦: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

王小华(生气,语塞):你,你看。。。这。。。。

丁悠梦坐在客厅沙发上,将电视打开,将声音调到最大。

丁悠梦:我就不想生,怎么了?

王小华:趁我身体还行能带孙子,难道你们以后还要去请保姆,你们放心?

汪宁站起身:好了,好了,都别争了,(看着王小华)妈,不是我们不想生,这个生孩子也得讲缘分的嘛?

王小华:三年了,你们有时间也可以去医院检查下嘛。

汪宁:好了,妈,这些我们都清楚吧,(笑着)言归正传吧,这次旅行门票可以节约了,不要钱,对了,悠梦的妈也去。

王小华(惊讶):怎么,她也去?

王小华(独白):既然丈母娘都要去,我干嘛不去。

王小华:去,去。

汪宁:那就说定了,你先准备一下,明天就出发。

16、 公园 外 日

一群老太坐在公园的长廊上,叽咕着聊天。

王小华摇着扇子。

丁老太走了过来,挨着王小华坐下。

王小华:老丁,明天我要跟儿子他们出去旅行,就不能陪你打麻将了。

丁老太:旅游,国内还是国外?那不是我们这些天得三缺一了。

王小华:国内,几天就回来。

丁老太:我上次跟女儿去国外玩了一转,真是大开眼界了。

王小华(昂着头):说不定我们也要去国外。

丁老太:出门旅游的话,肯定要穿得洋气一点,不然那些外地的人啊,肯定觉得你是土包子。

王小华(自白):去旅游,肯定不能像农村人那么土气,对了。。。。

王小华起身,将扇子递给丁老太。

王小华:老丁,先把我拿下扇子,我去去就回。

丁老太(惊奇):老王,你去哪里?

王小华匆匆向公园门口跑去。

17、 菜市场 外 日

王小华匆匆奔向菜市场,四周打量,然后一头扎向卖饰品的摊位。

王小华(气喘吁吁):老板。。。。。。开始那颗红色的钻戒,还在吗?

中年男人A打量了一下王小华,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中年男人A:在啊。

王小华从兜里掏出五百块递给中年男人A。

年轻男人A(不慌不忙):在是在,不过有人已经预定了,目前交了五十定金。

王小华:什么意思?

年轻男人A:如果你真心想买,可能得多加一百,不然到时我还要赔别人,你知道做生意都是要讲诚信的。

王小华咬了咬牙,从兜里不舍地又掏出一把十元的零钞。

王小华:我身上就带了这些,起码也有六十多。

中年男人A:老太,这真不行。

王小华:不卖算了(打算转身离开)

中年男人A:老太,看你如此喜欢,你拿去吧,就当我吃亏了。

王小华欣喜地转身,中年男人A将戒指递给了王小华,王小华立即套在手上,转动着手指。

王小华:好看吗?

中年男人(心不在焉):好看,好看,把钱给我吧,

王小华有些不舍地将钱递给中年男人,然后转身,一边看着戒指,一边兴奋地向前走。

18、 医院 内 日

段晓蓉焦急地在窗口来回走动了几个来回,然后忍不住凑近窗口。

段晓蓉:医生,请问我的检查单下来了么?

杨医生:抱歉,让你久等了。

杨医生递给段晓蓉一个检查单子。

段晓蓉接过单子,急迫地看着检查单,仅看了一会,段晓蓉手有些颤抖,身子站立不稳。

杨医生:大娘,你没事吧?

段晓蓉努力稳定自己的情绪,摇了摇头。

医生:大娘,你这个得尽快化疗,不能再拖。

段晓蓉魂不守舍地从医院出来,病历单紧紧握在手中。

丁洋站在医院门口,看着无精打采的段晓蓉。

丁洋:晓蓉,晓蓉。。。。。。

段晓蓉仍走神地想着,一脸茫然。

丁洋向段晓蓉走近,瞅着段晓蓉看。

丁洋:晓蓉。

段晓蓉反应过来,惊了一跳,然后转头看着丁洋。

段晓蓉:你怎么在这里?

丁洋:晓蓉,我刚路过,(关切地)你在医院干什么呢?哪里不舒服吗?

段晓蓉(紧张):没,没。。。。。。我也只是去咨询一点事情。

丁洋一眼瞟见了段晓蓉手中的单子。

丁洋:你手里拿的什么?

段晓蓉楞了一会,立即将单子揉成一团。

段晓蓉(支支吾吾):哦,开始在街上收到的广告单,(严厉)对了,我要回家了,你不要跟着我。

段晓蓉将揉成团的病历单扔进了垃圾桶。

丁洋继续跟在后面。

段晓蓉:你再跟着,我就报警。

丁洋(无奈):晓蓉。

段晓蓉快速向前走去。

丁洋沉思了一会,无奈地看着段晓蓉离开的身影,等段晓蓉走远后,丁洋转头看着垃圾桶,楞了一下,然后走到垃圾桶口,翻找纸团。

捡拾垃圾的太婆在一旁直直地盯着丁洋,并快速抓起垃圾桶旁的一个矿泉水瓶。

丁洋捡起纸团,喜悦地展开。

太婆奇怪地看着丁洋。

丁洋看了下病例单,脸一下变得煞白,回头看段晓蓉,段晓蓉已消失在人海,丁洋气得原地蹬脚,然后飞腿踢翻垃圾桶。

太婆看着丁洋,转身掏出手机拨打。

太婆(战战兢兢):医生,你的病人出来了。

19、 家 内 日

丁悠梦打开衣柜,取了两件衣服丢在行李箱上。

汪宁用力将衣服往行李箱里挤。

丁悠梦转头向卧室看了看,然后走向床头,拿着一个抱枕,看着汪宁。

丁悠梦:这个带上。

汪宁:悠梦,你是旅游,不是搬家。

丁悠梦(调皮地笑):谁叫我都没去旅游过呢?(文艺地跳着)人生必须拥有两次冲动,一次是奋不顾身的爱情,一次是说走就走的旅行,我完成了第一次冲动,但还没完成第二次。

丁悠梦的手机响起,来电显示是妈妈。

丁悠梦接起电话:妈。

段晓蓉:悠梦,我跟你们去旅游。

丁悠梦:那太好了,你快收拾准备一下。

丁悠梦挂了电话。

丁悠梦:汪宁,我妈可以去。

汪宁:那我们又得增加预算啊。

丁悠梦:怎么了?对丈母娘都吝啬了。

汪宁(走近丁悠梦):哪里敢啊。

丁悠梦一下抱住汪宁,在汪宁脸上亲了一口。

丁悠梦:我就知道老公好。

20、家 内 日

丁洋急匆匆地上楼,跑到段晓蓉的家门口,慌忙敲门。

段晓蓉(开门,生气):你怎么又来了,阴魂不散吗?

丁洋(气喘吁吁):晓蓉,我都知道了。

段晓蓉:你都知道什么了?

丁洋举起揉得很皱的病历单,展现在段晓蓉的面前。

段晓蓉(激动):你,你。。。。。。

丁洋(质问):你怎么要隐瞒我们?你怎么不去治疗?

段晓蓉用手去捂丁洋的嘴,然后紧张地向屋内看了一眼。

段晓蓉(压低声音):拜托,你说小声一点不行么?你千万不能不能给儿女们说这事。

丁洋:晓蓉,你得尽快去化疗啊。

段晓蓉:我咨询过了,手术了也没用,还浪费钱。

丁洋:晓蓉,别固执了,去化疗吧,让我来照顾你。

段晓蓉:丁洋,你若让儿女们知道这事,我可能还死得快一些,你若保密让我开心,也许我还能多活两年。

丁洋(无奈):你。。。。。。,好,依你,我不说,我不说。

邻居王老太突然开门,手里拿了一个旅行包和菜篮子,看到了段晓蓉和丁洋。

王老太:晓蓉,来客人了啊?(将旅行包递给段晓蓉)对了,我正说找你呢,你的旅行包还搁我这里。

段晓蓉接过旅行包。

丁洋惊讶地看着段晓蓉和旅行包。

王老太:祝你们旅途愉快。

段晓蓉:谢谢。

王老太:你们先聊,我去买菜了。

王老太提着菜篮子下楼。

丁洋:晓蓉,你要去旅游,你去哪里旅游?和谁去旅游?你不会是想一个人躲着自我了断吧?

段晓蓉:去你的,我才没那么悲观,我和女儿去,(向丁洋摆手)你走吧,我还得忙着去收拾行李。

21、 家 内 日

汪宁和丁悠梦各自提着行礼,带装而发,走到门口时,转头看着屋内。

汪宁:妈,你准备好了吗?

王小华(屋内传来声音):来了,来了。

王小华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汪宁和丁悠梦都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王小华专门穿了一件时尚的红色新衣服,面容化了浓妆,手上戴着那一枚仿制的钻石戒指,活脱脱一名贵妇人装扮。

丁悠梦:妈,你这是要去艳遇吗?

王小华:旅行嘛,总不能让别人笑话我们土气嘛。

丁悠梦:土气不土气,还得看内在。

王小华昂着头:反正不得给儿媳丢面子。

汪宁:好啦,好啦,出发吧。

大家纷纷走出门,汪宁将门关上。

22、 车站 内 日

出租车缓缓行驶在公路上,王小华坐副驾驶位,丁悠梦和汪宁坐后排,车窗开着,丁悠梦和王小华都看着窗外的城市风景。

丁悠梦转头看着汪宁:我怎么感觉心里突然那么紧张呢?七上八下的。

汪宁(笑着):一看就是井底之蛙,就要跳出井口了,难怪心里会砰砰跳呢。

丁悠梦:去你的。

出租车停在车站门口。

王小华,汪宁和丁悠梦各自拿着行李,相继下车。

汪宁:你给你妈打个电话啊,你妈到车站了吗?

丁悠梦掏出手机给母亲拨打。

丁悠梦:嗯。

23、 家 内 日

段晓蓉提着旅行包在家里焦急地来回走动着。

一眸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段晓蓉。

段晓蓉转头看着一眸。

段晓蓉:你爸爸怎么还不回来啊?

一眸:奶奶,我们要去哪里呢?

段晓蓉:奶奶要出去几天,等你长大了,奶奶也带你去。

一眸站在板凳上,装出一副大人的模样。

一眸:奶奶,我也要去,你看我都比你高了。

段晓蓉看着墙上的挂钟,掏出手机给丁俊拨打电话。

段晓蓉:我马上要走了,你好久回来?

丁俊(电话音):妈,我们单位临时加班,可能还得等等,先忙了。

段晓蓉(焦急):可是,我。。。。。。

丁俊挂了电话。

段晓蓉的手机又响起。

段晓蓉:悠梦。

丁悠梦:妈,我们都到车站了,你到哪里了?

段晓蓉:我还在等你弟弟回来,不然一眸谁照顾啊?

丁悠梦:那还要多久,就要到点了。

段晓蓉:我尽快。

段晓蓉挂了电话,呆呆看着一眸。

一眸:奶奶,你要去哪里啊?我想跟你一起去。

段晓蓉:一眸,如果你跟奶奶去的话,你要听话吗?

一眸(乖巧地点头):嗯。

24、 候车室 内 日

丁悠梦焦急地向车站外张望,不时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钟。

检票口已经开始检票,王小华和汪宁都排起了队,王小华无聊地欣赏着自己手上戴着的仿制钻戒。

一名年轻小伙子在王小华身边转悠了一下,眼睛紧紧盯着王小华手上戴的仿制钻戒,然后折身掏出电话鬼鬼祟祟地在一旁通话。

一女人(电话音):滑头,好好跟着。

段晓蓉从外面急冲冲地走进候车室,一手提着旅行包,一手拉着一眸。

一眸挣脱段晓蓉的手,直接奔向汪宁,抱住汪宁的腿。

一眸:姑父。

汪宁看到一眸的一瞬,惊讶。

汪宁:一眸,你怎么来了?你是来送你奶奶的吗?

汪宁抬头向段晓蓉方向看去,仅仅段晓蓉一个人提着包走过来。

丁悠梦(疑惑):妈,你怎么把一眸也带上了?

段晓蓉(无奈):你弟弟临时加班,我只有把一眸一起带上了,反正一眸也不用车票。

王小华的脸色突然变得不乐意。

王小华(阴阳怪气):车票倒是不用了,旅行爬山可没人背他啊。

一眸(做出俏皮的动作):王奶奶,我自己走,保证不要你们背,我走的可快了。(一眸在原地跳了一下)

丁悠梦看着汪宁:汪宁,一眸跟我们一起,行不行?

大家都齐刷刷地看着汪宁。

车站广播催促的声音再次响起。

汪宁(尴尬):现在不用顾及行不行了,快,检票了,来不及了,一起吧,一起吧。

大家急匆匆地涌进了检票站,上了火车。

25、 火车上 内 日

一家人一起走进卧铺间,各自拿着车票对号找座,四人的车票位置都在上铺,都在同一个车厢,相隔不远,王小华与段晓蓉在一个隔间,汪宁和丁悠梦两夫妻在一隔间。

卧铺里的乘客纷纷各自急着整理行李,汪宁将各自的行李都放在了行李架上。

随着鸣笛声响起,火车缓缓地向前行驶。

汪宁将大家的行李都放好在行李架上,满头大汗,然后坐在了靠窗的板凳上。

丁悠梦掏出餐巾纸给汪宁擦汗,少许纸巾粘在鼻子上。

丁悠梦看着汪宁的花脸,忍俊不禁。

汪宁用手擦着脸,将纸巾擦掉,笑起来,用手去摸丁悠梦的脸。

丁悠梦笑着埋头躲避,两人嬉戏打闹了一会。

汪宁停止了嬉闹,向人群中看过去,王小华和段晓蓉都站在床头,昂头看着自己的铺位。

汪宁:妈,你们都找到位置了么?

段晓蓉,王小华相继回答:找到了。

王小华向厕所方向走去。

段晓蓉将自己随身的手提包甩在了床单上,不经意看到了下铺的一名老外,老外是一名中年男性,蓝眼睛,高鼻梁。

一眸挨着段晓蓉,好奇地看着老外。

老外也对着一眸微笑。

老外(大方地):hello

一眸将嘴凑近段晓蓉的耳朵。

一眸:奶奶,这人怎么长得这么怪呢?

段晓蓉:要懂礼貌,别乱说,知道吗?

王小华走了过来,坐在靠窗的板凳上。

一眸跑到王小华的身边。

一眸:奶奶,为何那人长得那么怪呢?

王小华(粗着嗓子):那是洋人。

一眸:啥子是洋人?

王小华(思索了一会):就是和我们品种不一样。

老外:小朋友,过来看看我,我们只是长得有些不一样,但我们都有一样的耳朵,鼻子,不是吗?

王小华(尴尬):你,你会说中文?

老外:我还会唱川剧呢。

老外带着不太标准的川腔调哼起了调子:去年子嘛腊月才斟了酒哦,今年子嘛正月初一就回门罗。(川剧《拜新年》选段)

段晓蓉也跟着哼起来:人家回门是喜盈盈罗,我今回门嘛扣死人哪。。。。。。。人家的男人哪像男人啊,我的男人嘛像灶神哪。(川剧《拜新年》选段)

车厢里的人都突然安静了下来,转头看下老外和段晓蓉的方向。

汪宁:你妈又在唱了。

丁悠梦:都老戏骨了,一天不哼不自在的。

老外停了下来,对着段晓晓蓉竖起大拇指。

老外:大师,唱得好,我拜你为师吧。

段晓蓉(摆手):见笑了,见笑了,我只是乱哼哼。

老外:乱哼哼都这么好,认真起来肯定不得了。

王小华(不服地站起来):这有什么了不起,我还会跳舞呢。

王小华站起身来,扭着腰,哼着小苹果,跳起了广场舞。

老外和一眸也在一旁拍手鼓劲。

车厢里的人都嬉笑起来。

老外:都说中国的老妈无敌,名副其实啊,中国的民间文化也确实丰富,恐怕我学一辈子都学不完了。

王小华:我还会剪纸,可惜这里没有工具,不然给你剪个大福大寿,金玉满堂。

老外:两位大妈,佩服佩服,请问两位大妈会变脸吗?我想去参加《星光大道》节目。

王小华做了几个夸张的喜怒哀乐表情。

王小华:这算变脸不?

段晓蓉(称赞):亲家就是多才多艺,向亲家学习的东西多着呢。

老外(比较正宗的普通话): 我叫jake,中文名叫张杰西,到时都留个联系方式吧。

26、 火车靠窗处 内 日

汪宁看着窗外,狂喝了一口矿泉水。

丁悠梦也对着汪宁坐下来,两人看着窗外移动的风景。

汪宁将水递给悠梦:嗯,渴了没?

丁悠梦接过矿泉水,抿了一口。

汪宁:悠梦,临时多了一个小孩,我们的预算可能得增加啊。

丁悠梦:汪宁,你别那么小家子气好不好,一贯性原则要坚持,配比原则也要坚持嘛。

汪宁:小孩也要吃喝拉撒啊,最主要爬山也不方便。

丁悠梦:打住,不要再复式记账了。

一眸突然从中间探出一个头来,眨巴着眼睛,笑嘻嘻地看着汪宁和丁悠梦。

汪宁看到一眸,惊了一跳。

汪宁:一眸,你怎么在这里的?

一眸:姑父,我们是去迪尼斯乐园吗?

丁悠梦:一眸,我们去爬山,奶奶呢?

一眸(指着不远处的床铺):两个奶奶都在那边和洋人说话。

27、 火车床铺 内 日

Jake带上眼罩躺在床铺上休息。

王小华和段晓蓉挨着坐着,王小华的眼神突然在段晓蓉的衣服上停了下来。

王小华:亲家,你这衣服还挺好看,买成多少钱?

段晓蓉:998,,就昨年女儿给的过年钱买的。

王小华(吃惊):什么,1000?

段晓蓉:亲家,怎么了?贵了吗?

王小华气愤地将头扭向一边,恨恨地向丁悠梦和汪宁看过去。

王小华(画外音):好哇,你们过年给她1000,只给我500,真是一样人情两样看,亲妈不如丈母娘,还亏我给你们在家做饭洗衣。

段晓蓉看着脸色有异常的王小华。

段晓蓉:亲家,怎么了?

王小华强装笑脸:呵呵,没啥,还是觉得发算。

段晓蓉起身,朝厕所的方向看了看。

段晓蓉:亲家,我去下洗手间。

火车继续缓缓向前行驶,穿过深邃的隧道。

28、火车上的厕所 内 日

段晓蓉在厕所门口排着队,后背被人拍了一下肩膀,段晓蓉转头,惊讶。

丁洋带着帽子,带着墨镜,笑嘻嘻地看着段晓蓉。

段晓蓉:你怎么也跟来了?

丁洋:哦,我去出差办点事,顺路而已。

段晓蓉(疑惑):顺路?

丁洋:还是缘分。

段晓蓉(愤怒):少扯蛋,我和你的缘分在几十年前都没了。

厕所门打开,段晓蓉立即冲进了厕所,半掩着门,转身看着丁洋。

段晓蓉(恶狠狠地):你最好离我远一点。

段晓蓉快速用力将门关上。

丁洋愣在门口,然后不情愿地离开。

29、火车上的厕所旁 内 日

段晓蓉从厕所里走了出来,洗手,从兜里掏出一瓶止疼药,倒出一粒,昂头,一口服下,

一眸突然跑了过来,刚好看到段晓蓉服药的过程。

一眸:奶奶,你吃的什么啊?我也要吃。

一眸抓住段晓蓉的腿,撒娇。

段晓蓉:一眸乖,那是小孩子不能吃的。

一眸憋着嘴不高兴地看着段晓蓉。

一眸(撒娇):我是大孩子,我要吃,我要吃。

段晓蓉:一眸不听话了是不是?

一眸撅着嘴。

段晓蓉向餐桌方向走去,停在丁悠梦和汪宁所在的位置。

一眸从后面悄悄靠近段晓蓉,然后乘机从段晓蓉的兜里掏出了止疼药瓶,屁颠屁颠地跑到汪宁的面前。

汪宁看到了药瓶。

汪宁:一眸,你手里拿的什么呢?给姑父看看呢。

段晓蓉突然看到了药瓶,紧张地跑过去。

汪宁看到了药瓶上的字:止疼片。

段晓蓉一把夺了过来,气愤地看着一眸。

段晓蓉:一眸,你怎么偷奶奶的东西,真不乖了是不是?

段晓蓉用手拍一眸的屁股。

一眸憋着嘴,一下呜呜哭起来。

丁悠梦走了过来,拉住一眸坐自己腿上。

丁悠梦:妈,你打他干什么呀?小孩子需要耐心教导。

王小华慢悠悠地过来:你又没生过,怎么又有育儿经验了?

丁悠梦:我。。。。。。

汪宁:别争了,对了,妈,你带止疼片干什么啊?

段晓蓉(支支吾吾):我。。。。我害怕路上用得着。

王小华拿着零食走到餐桌前,分别递给汪宁和丁悠梦,但没递给段晓蓉。

王小华:来,吃点东西。

丁悠梦(看着段晓蓉):妈,吃点吗?

段晓蓉:刚吃了,休息会,等会饿了再吃。

一眸脸上挂着泪珠:奶奶,我要吃棒棒冰。

丁悠梦:好,姑姑给你拿。

段晓蓉疲惫地爬上床铺。

段晓蓉:一眸,要跟奶奶一起睡么?

一眸:不,我要玩。

王小华:汪宁,怎么没买下铺票,爬上趴下好不方便哦,我这老腿老胳膊的。

丁悠梦:下铺价格要贵一点,将就一下了,一晚上就到。

丁悠梦递给一眸一根棒棒冰。

一眸在一旁咬着棒棒冰,又嬉笑起来。

汪宁看着段晓蓉:妈,床铺有点窄,你和一眸能睡得下吗?

王小华(没好气):总不能还给小孩买一个铺位吧。

段晓蓉:到时挤一挤了,没啥的,不就一夜嘛。

王小华在包里翻找东西:杯子呢,杯子呢,我去打开水。

汪宁将水杯递给王小华。

王小华拿着水杯向取水处走去。

30、火车上的取水处 内 日

王小华拿着杯子走到取水处,接水,手上的仿制钻戒发着光。

一名老太慢慢走到王小华的身后,然后向四周张望,没有路人经过。

王小华转身,火车突然颠簸了一下,老太故意将身子撞向王小华,王小华手中的水杯没拿稳,开水泼在地上,少许洒在了手上和衣服上,顿时烫得惊跳起来。

老太立即上前,握住王小华的手,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

老太: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王小华(生气):你是怎么搞的啊,这是开水啊,若弄到脸上不就毁容了。

老太(一副难为情的样子):真不好意思啊,老乡,等会下火车后,我给你赔一件新衣服吧。王小华捡起地上的水杯。

王小华:算了,算了,每个人都有难处。

老太:你真是个好人啊,一定是一个好妈妈,好奶奶吧。

王小华:哎,我都还没当奶奶呢,怎么个好?

老太(眼珠子转了一下):大姐,看你这年龄,应该是儿孙满堂了吧,怎么会没当奶奶呢?

王小华:我有那么老吗?

老太(陪笑):不老,一点不老,现在不都流行早有孙子早享福嘛。

王小华:我没那个福气,总行不?

老太:一看你就是富贵相啊,怎么可能没福气呢,长相雍容华贵,气质优雅。

王小华脸上渐渐浮现出得意的笑容。

王小华:妹子,你还真会聊天的。

老太:他们都称我为华嫂子。

华嫂子夺过王小华手中的水杯。

华嫂子:我再帮你接上吧。

华嫂子拿着水杯接水。

王小华(伤情起来):哎,我儿子她们都结婚三年了,就是还没小孩,不知是怎么整的?

华嫂子:哦,原来如此,不过这种事情也急不来,(转动狡黠的眼珠)我儿子结婚五年了都没小孩,后来在我们老家开了一个方子,吃了不到半个月就怀上了,现在都是两个娃娃的父亲了。

王小华(突然来了兴趣):真的?

华嫂子(眼珠子转了一下):我们老家有个秘方,吃了一般不出一个月就会怀上。(神秘)我那媳妇就是吃了那秘方。

王小华:华嫂子,真有这种秘方?怎样能弄到那秘方?

华嫂子(难为情):这个。。。。。这个。。。。。。

王小华拉着华嫂子的胳膊:怎么了,华嫂子?不都是老乡嘛。

华嫂子:只是不知那人还愿不愿意给秘方?

王小华:你问下多少钱,只要管用。

华嫂子:哎呀,大姐,千万别说钱,谈钱多伤感情,你看我们这么有缘,我马上打电话帮你问问,你等一下,等一下哈(慢慢掏出手机)

华嫂子假装拨打了一下电话,假装谈事,表情凝重,然后挂了电话

王小华紧张地看着华嫂子。

王小华:怎么样?

华嫂子:同意了。

王小华喜悦地握住华嫂子的手。

王小华:谢谢华嫂子了。

华嫂子:我要在下一站下车,你如果真心想要,我就让他们送车站来,到时下车的时候你拿上。

王小华:嗯,我给我儿子说一声。

华嫂子:大姐,千万别给你儿子说,年轻人听不得这些,说了肯定和你吵嘴。

王小华:也是,特别是我那媳妇,到时我悄悄下车,拿了又上车。

华嫂子:嗯,下一站是大站,要停五分钟。

31、火车上的床铺 内 日

段晓蓉闭着眼睛躺在上铺休息,突然有人动她的胳膊,段晓蓉睁开眼睛,看到了丁洋的笑容。丁洋戴着帽子,站在段晓蓉的床铺前。

段晓蓉:怎么又是你?

丁洋(一脸真诚):晓蓉,老实说,我就是不放心你的病,你就让我悄悄跟着你吧。

丁洋掏出一盒猕猴桃,递给段晓蓉。

丁洋:多吃点这个,对你的病有好处。

段晓蓉(压低声音):不要提病好不好,我好得很,如果你那么不放心,以前就不会丢下我们孤儿寡母了。

段晓蓉的眼中闪着泪花。

丁洋(担忧):别,别伤心,好,好,我马上就消失在你面前,记住,记得多吃水果。

段晓蓉看着袋子里的猕猴桃,打开,剥了一个。

丁洋将帽子放低离开,刚好与王小华擦肩而过,王小华没看清丁洋的脸。

王小华(笑着):这人怎么弄得像个特务似的。

王小华回头看丁洋,丁洋已匆匆走到另一个车厢。

王小华(自言自语):怎么感觉这人好熟悉。

王小华思索着走到床铺前,笨重地爬上床,躺下,转头看到对面的段晓蓉正嚼着东西,段晓蓉的手中拿着猕猴桃,王小华不悦。

王小华气呼呼地下床,走到汪宁身边。

王小华:你那个妈一个人躲着吃猕猴桃,也舍不得给大家一起品尝分享一下,真是自私到家了。

汪宁:妈,别乱说,怎么可能呢?

王小华:不信你去看啊。

丁悠梦停下玩手机,站起身来,径直走到段晓蓉的床铺前。

丁悠梦:妈,你在哪里弄的猕猴桃。

段晓蓉(支支吾吾):哦,买的。

丁悠梦:买的就给大家一起吃啊,不然又有人打小报告了。

段晓蓉将全部猕猴桃递给丁悠梦:哦,你们拿去吃吧。

32、火车站台 内 夜

火车缓缓到了站台,停了下来。

华嫂子走到王小华床铺前,轻轻摇王小华的胳膊。

华嫂子:大姐,到站了,快跟我下车,我亲戚应该在站台等我们。

王小华:好,谢谢妹子了。

王小华麻利地翻爬起来,匆匆跟着华嫂子下车。

汪宁走到王小华的铺位前,看到床铺没人,四处寻找了一番。

汪宁:妈,妈。

下铺的老外取下眼罩,看着汪宁。

老外:上铺的大妈好像跟着别人出去了吧。

汪宁:谢谢。

汪宁心事忡忡地走到窗边的座位前。

丁悠梦提着方便面走过来。

丁悠梦:下一站我们终于也要到了。

汪宁:悠梦,我眼皮怎么一直跳呢,感觉要发生什么事似的。

丁悠梦:你别杞人忧天了,给我泡包方便面,肚子咕咕了。

汪宁起身,伸手拿行李架上的包,翻找方便面。

汪宁:你看到你妈和我妈了吗?让她们过来一起吃点东西吧。

丁悠梦:好的,我去叫,一眸可能睡着了。

丁悠梦向段晓蓉和王小华的床铺走去。

33、段晓蓉床铺前 内 夜

段晓蓉蜷缩着身子,闭着眼睛,一眸挤在段晓蓉的身旁,两人在狭窄的床铺上紧紧挤在一起。

丁悠梦走到段晓蓉的床铺前,静静看着段晓蓉,有些心疼地低下头。

段晓蓉突然睁开眼睛看着丁悠梦,面带倦色,轻轻动了下身子。

段晓蓉:悠梦。

丁悠梦:妈。

段晓蓉:你什么时候过来的?也不叫我。

丁悠梦:妈,一眸昨晚肯定把你挤着了吧?

段晓蓉:没有了,一眸昨晚睡得还算老实了。

段晓蓉下铺的乘客翻身了一下,用被子捂住头。

丁悠梦(有些伤感):妈,记得小的时候坐火车,我们都没坐票,你就在桌位下给我和丁俊垫上报纸,你坐我们旁边,我们就睡座位下。

丁悠梦说着说着,眼中闪起了泪花。

段晓蓉起身:悠梦,今天怎么了?

丁悠梦吸了一下鼻子:妈,下一站就到了,下来吃点东西吧。

段晓蓉看了一眼身边熟睡的一眸,又将一眸抱紧了一些。

段晓蓉:现在不饿,等会下车再说吧。

丁悠梦转身看着王小华的床铺,床铺上除了不整齐的被子,仍然空空。

丁悠梦(嘀咕):怎么还没回来?

丁悠梦向餐桌方向走去。

34、餐桌前 内 夜

汪宁将食品摆在餐桌上,焦急地向丁悠梦的方向看去。

丁悠梦忧郁地走了过来。

汪宁立即拿起一包泡好的方便面递给丁悠梦。

丁悠梦接过泡面,面无表情。

汪宁:妈她们呢?

丁悠梦(愁闷):你妈不在床铺,我妈要照顾一眸。

汪宁打量丁悠梦:悠梦,怎么了,不开心?

丁悠梦摇头,低头大口吃着方便面。

汪宁(紧张):大晚上的,我妈能跑哪里去了呢?

丁悠梦嚼着泡面:可能坐闷了,想转悠吧。

35、 火车站台 内 夜

华嫂子径直下车,匆匆向出站口走去,步伐矫健。

王小华紧跟着华嫂子,差点就快跟不上。

王小华(焦急地):华嫂子,人呢?

华嫂子:别急,我打电话问问。

华嫂子停了下来,假装掏出电话。

华嫂子:我们到了,你在哪里啊?(装腔作势)哦,在厕所啊,那我们过来找你。

滑头在人群中向华嫂子使眼色,然后继续向出站口走去。

王小华:华嫂子,哪里?

华嫂子指着地下过道的方向:他在厕所,就在那边。

王小华有些犹豫地回头看了一眼火车。

36、 站台地下过道 内 夜

下车的乘客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涌向地下过道。

王小华加快脚步跟在华嫂子的身后。

华嫂子往站台的地下室走去,滑头突然走了过来,手里提着一个小包,故意将小包丢在王小华的脚下,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走。

王小华看到了包,立即捡起来,看向滑头的背影。

王小华:喂,你的包掉了,你的包掉了。

滑头转过头来,跑向王小华,一把夺过手里的包,然后假装紧张地查看里面的东西。

王小华急迫地转身离开。

滑头突然抓住王小华的手臂。

王小华:年轻人,下次小心点,不用谢了。

滑头(变了脸色):我包里的五千现金怎么不见了?

王小华(紧张):我可没拿你包里的东西,放开我,我还有急事。

滑头紧紧攥住王小华不松手。

滑头:是不是你拿了,你不还给我我就不让你走。

王小华:我真没有拿你的东西。

火车开始鸣笛。

华嫂子走了过来,装作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华嫂子:大姐,怎么了?(催促)快点走啊,还在那边等着的呢。

滑头:她捡了包里的五千元。

王小华(无辜):我真的没拿他的钱,我只是帮他捡到了包。

滑头:我不信,我要收你的包,如果你不信我,(指着华嫂子)你让你妹妹摸出来也行。

华嫂子:大姐,时间不多了,给他看看也无妨。

滑头松开了手。

华嫂子伸手摸王小华的包,并将钱包摸了出来,然后递给滑头。

滑头接过钱包,打开,里面只有几百元现金。

王小华(激动):钱包里就只有几百,那都是我的。

滑头将钱包又递给了华嫂子。

华嫂子将钱包攥在手里,假装揣进了王小华的衣包中,但钱包仍在华嫂子手里。

37、 火车 内 夜

汪宁忧心忡忡地奔向王小华的床铺,仍然空无一人。

汪宁(自言自语):妈到底跑哪里去了?

38、 站台地下室过道 内 夜

滑头紧紧盯着王小华手上带着的仿制钻石戒指。

滑头:你手上戴的呢?

王小华紧张地将手缩回裤包里。

王小华:这可是我自己的。

华嫂子:取下来给他看看也无妨,(加重语气)时间,时间。

华嫂子抓过王小华的手,迅速将王小华的戒指取了下来,递给滑头。

滑头看了一会,又将戒指递给了华嫂子。

华嫂子接过戒指,往王小华的兜里揣了一下,然后又将戒指攥在手里。

王小华: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嘛?

滑头:你可以离开了,我还要搜查你妹妹。

滑头故意推搡着华嫂子往前面走。

王小华:你。。。。。。。我的秘方呢?

华嫂子:等下,我处理完了就过来。

火车鸣笛声再次响起。

王小华急得原地蹬脚,然后慌张地向火车奔去,王小华边跑边向兜里摸东西,从包里掏出一团纸。

王小华停止了跑动,将裤包和衣包都翻了个底朝天,包里除了纸,什么也没有,王小华呆呆看着地上的纸团,脸色煞白,转头看下华嫂子和滑头的方向,滑头和华嫂子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王小华惊慌地向华嫂子的方向跑去,然后又折身向火车方向奔去。

王小华刚跑到月台,火车已经启动,王小华发疯地冲过去,被工作人员A拦了下来。

王小华:放开我,放开我,我要上火车,我儿子他们还在车上。

工作人员A:大娘,请冷静,注意安全。

火车离开了站台,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王小华看着离去的火车尾巴,一屁股瘫坐在地。

39、 火车上 内 夜

汪宁望着王小华空空的铺位,坐立不安,骚动起来。

汪宁:悠梦,怎么妈还没回来,你去厕所看看呢。

丁悠梦(玩笑):她那么大个人,应该不会被人拐跑的。

汪宁:去看看吧,都好久了。

丁悠梦:好的,我的大孝子,那你也该给你丈母娘泡一包方便面吧。

丁悠梦朝厕所走去,厕所的门是开着的,没有人,丁悠梦在邻近的车厢里转悠寻找,慢慢紧张。

汪宁泡了一包方便面递给段晓蓉。

丁悠梦走了过来:汪宁,没有找到你妈呢。

汪宁:附近都找了吗?

丁悠梦:找了。

汪宁:奇怪,她去哪里了呢?

丁悠梦:你给她打下电话呢。

汪宁掏出手机给王小华拨打手机。

40、 火车站台值班室 内 夜

在朦胧的灯光下,站台前的铁轨冷冷地伸向远方。

站台工作人员A将王小华扶坐在值班室的椅子上。

王小华头发凌乱,低着头,欲哭无泪。

女性工作人员A:大娘,不要急,怎么了?你跟我们说说。

女性工作人员B用纸杯给王小华倒来一杯开水,递给王小华。

女性工作人员B:大娘,先喝一杯水,慢慢给我们说说。

王小华仍麻木地盯着前方,一副受惊的表情。

女性工作人员A:大娘,是不是没赶上火车?

王小华突然“汪”一声大哭起来。

两名工作人员顿时不知所措,面面相觑。

王小华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我被那杀千刀的骗了。

王小华的手机铃声响起,王小华没有察觉。

41、 火车上 内 夜

汪宁电话那头响起了自动应答: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汪宁焦急地抹额头,继续重拨电话。

42、 火车站台值班室 内 夜

女性工作人员A:大娘,我给你报警了。

王小华慌张地直挥手。

王小华:别,别报警了。

女性工作人员B(疑惑):大娘,为什么呢?

王小华低着头,满脸涨得通红。

王小华(独白):人要脸,树要皮,如果被王大妈,李大妈知道了,肯定要被笑死。

女性工作人员A:大娘,请问你需要我们怎样帮助你呢?

王小华:谢谢你们了,现在我的家人都在火车上,我怎么办?

女性工作人员A:别急,我们会给你想办法。

王小华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王小华慌忙地接起电话。

43、 火车 内 夜

汪宁(焦急):妈,你在哪里?

王小华(再次忍不住哭):汪宁,你妈傻啊。

汪宁:妈,你现在哪里啊?

王小华:我还在前面一个站台。

汪宁:妈,你怎么会在前面一个站台?你开始下错车了吗?

王小华(哽咽):汪宁,我。。。。。。

汪宁:妈,别急,你先在站台找个地方休息,等我们到了下一站,我再赶车过来接你。

44、 火车上 内 夜

汪宁挂了电话,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

丁悠梦和段晓蓉都齐刷刷地看着汪宁。

丁悠梦:怎么了?

汪宁用力拍了一下脑袋。

汪宁:我妈在上一站下了火车。

段晓蓉:她好好的下车干嘛啊?

丁悠梦(责备):她难道老糊涂了吗?

汪宁:我下车去接她,我们在终点站汇合。

丁悠梦气愤地将手中的方便面盒子揉成一团。

丁悠梦:真比一眸都还会找事。

丁悠梦气呼呼地奔向厕所。

45、 火车站台 内 夜

王小华在候车室坐着,双手抄在胸前,头发蓬乱,闭着眼睛,面容憔悴。

汪宁慢慢地走到母亲身边,看着孤独的母亲,还有鬓角的一缕白发,立即将愤怒咽了一半下去,汪宁轻轻挨着母亲坐下,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王小华的身上,然后轻轻捋了一下母亲额头上的乱发。

王小华疲倦地睁开眼睛,看到了汪宁。

王小华:汪宁,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叫醒我?

汪宁(有点埋怨):妈,你怎么有事都不给我说一声啊?

王小华情绪激动,抱着汪宁,嗷嚎大哭起来。

王小华(哭腔):我怕你们,你们骂我找生子秘方。

汪宁顿时被愣住,四周突然变得异常安静,语塞,紧紧抱住母亲。

王小华:是我笨,是妈笨啊。

汪宁(像拍小孩一样拍母亲的肩膀):妈,好了,一切都不说了,我们还要去旅游呢,开心一点。

46、 大街 外 夜

街上的霓虹灯闪烁着耀眼的光。

丁悠梦拿着行李,段晓蓉拖着一眸行走在大街上。

丁悠梦四处张望,看到一个起眼的宾馆,走了过去。

宾馆的女服务员正在玩手机微信,手指按得屏幕啪啪地响。

丁悠梦:请问还有特价房吗?

女服务员瞟了一眼丁悠梦。

女服务员(有些不耐烦):有啊,单间三百,标间三百五。

段晓蓉:还能便宜一点吗?

女服务员没有抬头,继续玩着手机。

女服务员:已经很便宜了。

女服务员的手机微信响起,女服务员打开语音微信,微信那边响起一名女人的讥笑声:你就是个土包子。

女服务员拿着手机回复微信语音:你才土包子呢,谁上次还问特价房来着?

丁悠梦的脸色突然变得煞白,打算张口发飙。

段晓蓉立即拉了一下丁悠梦的手,使眼色。

段晓蓉:幽梦,我们另外去看一家吧。

丁悠梦:我。。。。。。

段晓蓉拉着丁悠梦往宾馆外走。

丁悠梦:太过分了,这不是狗眼看人低吗?

段晓蓉:出门在外,忍一下,没被敲竹杠就算好的了,网上不是经常报道天价虾、天价鱼的么?

47、 汽车上/街道 外 夜

一辆汽车沿着蜿蜒的公路穿梭在黑夜中。

汪宁和王小华坐在汽车上,颠簸着。

王小华将头靠在车窗上,闭着眼睛。

汪宁掏出手机拨打给丁悠梦。

丁悠梦、段晓蓉和一眸又走出了宾馆,丁悠梦的手机响起。

丁悠梦(接起手机):你们好久到?

汪宁:我们可能还要两个多小时就能到达,你们找到住宿了么?

丁悠梦(牢骚满腹):这里的住宿贵死人,因为你妈,我们预算又超了,我可不想赤字回家,我们必须开源节流,目前我们只能住一百以下的旅店。

汪宁:还是稍微像样点的吧,大不了我明年不买衣服了。

丁悠梦:汪宁,你难道还有备抵账户?

汪宁:老婆,我们可都是联合账户。

丁悠梦:汪宁,这可是你说的,明年的私人消费一切取消。

48、 小旅馆 内 夜

丁悠梦、段晓蓉走进一间小旅馆的服务台,远远看进去,服务台上没有人,丁悠梦渐渐靠近服务台。

丁悠梦:请问有人吗?

杨太婆突然从服务台内探出头来,消瘦,但眼睛特别大,就像ET外星人,由于杨太婆太矮,整个身子几乎被服务台挡着,

杨太婆(幽幽地):住店吗?

段晓蓉打了一个冷颤。

丁悠梦(小声):我以为我走错星球了。

杨太婆:什么?

丁悠梦:哦,请问你们房价多少?

杨太婆(伸出一个手指):统一价,一间一晚一百。

丁悠梦:请问提供热水,有空调、可以洗澡这些吗?

杨太婆(突然变得不耐烦):一百要求还这么多,到底还住不住了?

丁悠梦弹动着手指,嘴里念念有词。

丁悠梦(画外音):一个房间可节约二百,三个房间可节约六百。

丁悠梦:住了。

杨太婆:身份证。

丁悠梦掏出身份证递给老者,杨太婆麻利地在电脑上刷了一下,然后拿着一串钥匙向楼梯走去。

丁悠梦、段晓蓉和一眸跟在杨太婆的后面。

小旅馆阴暗,过道安静,墙壁上全是黑色的污渍,门全是老式的、用锁开的木门,杨老太婆走在前面,钥匙抖动着,发出清晰的声响,宁静的过道上有了回音。

一眸:奶奶,我怕。

段晓蓉在墙壁上摸了一把。

段晓蓉:一眸不怕,我们马上到房间休息。

丁悠梦:妈,这里不会是黑店吧?

一眸:奶奶,今晚上我们住这里吗?

段晓蓉:今天有些晚了,要不我们就将就一晚了,明天再继续找?

杨太婆在前面带路,突然转过头来。

丁悠梦吓得后退了一步。

杨太婆:我们这里是最便宜的了,安全,你们放心,安全得很。

杨太婆用钥匙将一间房门打开,拉开灯,房间里只摆着两张床,没有任何其它多余家具。

丁悠梦:妈,我们就住这里吧?

段晓蓉:嗯。

杨太婆:你们要几间?

丁悠梦:三间吧。

段晓蓉:两间好了,到时我和你妈共住一间。

丁悠梦:方便吧?

段晓蓉:两个老太婆,有啥不方便。

丁悠梦:好吧。

丁悠梦从包里掏出两百元递给杨太婆。

杨太婆麻利地从一串钥匙里取出两把。

杨太婆:一百押金。

丁悠梦又抽出一百元递给杨太婆,杨太婆接过钱,转身离开。

49、 小旅馆房间 内 夜

段晓蓉和一眸走进房间,坐在床头,墙上挂着一个老式电视,遥控板横躺在床上。

一眸拿起遥控板:奶奶,我要看动画片。

段晓蓉:一眸,你要早点睡,不然明天可没有精神爬山。

一眸:奶奶,我就看一会嘛。

一眸扑在床被上,按遥控板的开关键,电视打开,电视屏幕上全是不清晰的雪花点点,还伴着呲呲的噪音。

段晓蓉接过遥控板,调台,画面仍然不清晰。

段晓蓉:一眸,看不了,睡了吧,以后回家看。

一眸:奶奶,这电视怎么这么差啊?

段晓蓉没有回答,向房间四周打量了一番,斑驳的墙壁,昏暗的光。

50、 小旅馆房间 内 夜

丁悠梦走进房间,立即将房门反锁。

丁悠梦将手提包扔在床上,伸懒腰,打哈欠。

丁悠梦:累死我了。

丁悠梦掏出手机,给汪宁发了一条短信:花火招待所,302和301房间。

丁悠梦走进厕所,打开热水开关,开关上诱迹斑斑,丁悠梦来回搬动开关,仍然没有热水,只听得哐当一声脆响,生锈的开关龙头掉在了地上。

丁悠梦惊吓一阵,捡起地上的锈龙头,愤怒地看着,楞了半响。

丁悠梦:晕。

丁悠梦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着,不时在身上烦躁地抓痒痒。

丁悠梦(自言自语):不行,冷水澡也得洗一个。

丁悠梦咬紧牙关,鼓足勇气。

水龙头的水哗啦啦地响着,丁悠梦冷得瑟瑟发抖。

丁悠梦裹着浴巾从厕所走了出来,平躺在床上。

一阵风起,窗户砰砰地响着。

丁悠梦惊起,起身关窗,发现窗户没有玻璃,只得把窗帘拉上,窗帘上扬起一阵灰尘,丁悠梦捂住鼻子,窗帘上突然爬下一只蟑螂,丁悠梦睁大眼睛,惊恐,然后慌张地开门,跑出走廊,使劲敲打着段晓蓉的房门。

51、 段晓蓉房间 内 夜

段晓蓉躺在床上,睁着眼睛,一眸在段晓蓉身旁安然睡去。

敲门声响起,一眸稍微翻滚了一下身子,段晓蓉奇怪地向门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起身向门的方向走去。

汪宁和王小华从楼下走了上来,看见穿着睡衣的丁悠梦在疯狂地敲门,立即奔了过去。

汪宁:悠梦,怎么了?

丁悠梦看到了汪宁,一下扑在汪宁的怀中,用手锤着汪宁的胸口。

丁悠梦(责备):汪宁,你怎么现在才来啊?

段晓蓉开了门,看到拥抱在一起的丁悠梦和汪宁,假装咳嗽了几声。

汪宁尴尬地轻轻推开丁悠梦,扶住丁悠梦的肩膀。

汪宁:妈,你还没睡啊?

段晓蓉:你们回来了啊,这么晚,肯定很疲惫吧。

王小华:哎,怪我,让你们休息不好了。

段晓蓉:亲家,别这么说,都是一家人,快早些休息吧。

汪宁:妈,都睡吧,都睡吧,明天还爬山呢。

52、 小旅馆 内 夜

汪宁扶着丁悠梦走进了房间,丁悠梦的肩膀还微微颤抖着。

汪宁:怎么了,穿着睡衣都跑出来了?

丁悠梦(仍胆怯地看着窗帘):房间有蟑螂,汪宁,我们换一个房间吧?

汪宁:亲爱的,都这么晚了,将就一晚吧,别怕,有老公在。

汪宁走到窗帘前,对着空地用力往地板上踏了一脚,转身看着丁悠梦。

汪宁:成标本了。

丁悠梦战战兢兢地走到床前,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然后跑得离床很远,打起精神看了一会床单,又走到床前。

汪宁笑着走到床前,将被子弄了个底朝天。

汪宁:看,没了,快来睡吧。

汪宁关灯,房间漆黑,灯很快又被悠梦打开。

丁悠梦爬下床,与汪宁并排睡着。

丁悠梦:没法睡了,始终感觉床底下有一只蟑螂在爬动。

汪宁:你这是强迫症啊,幽梦,怎么找条件这么差的旅馆啊?

丁悠梦:预算啊,不过终于收支平衡了,明天就可住两百以上的宾馆了。

汪宁看着丁悠梦的脸,嘟着嘴,慢慢靠近丁悠梦的嘴唇。

汪宁:老婆,蜜月时间到了。

丁悠梦推开汪宁,侧着耳朵听隔壁的动静。

丁悠梦(摒住呼吸):你听到隔壁在聊什么了吗?

汪宁倒在枕头上,烦躁失望地拉上被子,盖住脸。

53、房间 内 日

仿制钻戒放在茶几中央。

彪哥拿着放大镜,低着头,翘着屁股,一遍一遍看着仿制钻戒,表情变得越来越难看。

滑头和华嫂子紧张地看着彪哥。

彪哥拿起仿制钻戒,气愤地扔在地上。

彪哥(愤怒大吼):你们都是老江湖了,真假都分不清。

华嫂子(紧张):彪哥,滑头踩的点。

滑头胆怯地后退了一步。

滑头:彪哥,看那老太收拾得还气派,怎么会是假的。

彪哥指着滑头的鼻子:你个蠢货,你难道不知道现在有一种死爱面子的骗子?

54、 景区门口 外 日

青山间飘着几缕薄雾,景区门口游客如织。

丁悠梦无精打采地靠在汪宁的肩膀上。

汪宁指着前面。

汪宁(兴奋):景区到了,景区到了。

段晓蓉拉着一眸看向前方,一眸在后面蹦蹦跳跳。

丁悠梦:困死了,汪宁,我想睡。

王小华跟在后面。

张帆在前面拦住了他们,张帆大约四十岁左右,长得一脸猥琐。

张帆(嬉皮笑脸):帆哥欢迎远方的客人到此一游,(神秘地压低声音)你们要门票吗?可以比售票处少十元。

王小华:不用了,我们有票,

王小华、丁悠梦和汪宁、段晓蓉继续向景区门口走去。

张帆看着一家人的背影: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哦。

汪宁:妈,票在你那里嘛?

王小华从包里掏出一沓门票,小心翼翼地数着。

王小华:嗯,对了,汪宁,我们总共有多少张票啊?

汪宁:十张吧。

王小华:但我们只用得了四张啊,剩下的那不就浪费了。

汪宁:妈,剩下的留着做纪念吧。

王小华眼珠子转了一下,假装捂着肚子。

王小华:你们等我会,我去上趟厕所就回来。

王小华搂着门票向厕所方向跑去,王小华转身看了一眼,发现汪宁他们已经在视线之外,王小华停了下来,看着一路路往景区走的游客。

一路六口之家映入王小华的视野,王小华欣喜,鼓起勇气,向这家人奔了过去。

王小华:请问你们要门票吗?我们买多了,现半价卖,只要四十一张了。

年轻小伙子B(疑惑):你这票是真的吗?怎么便宜那么多?

王小华:绝对真的。

张帆转头瞟见了王小华,驻足狠狠地看着,然后转身去了景区售票处。

王小华递给年轻人一张门票。

年轻小伙子B打量着了一会,仍半信半疑地摸着门票。

王小华:我们一家也要到景区,你们若不信,可以跟我一起进景区。

年轻小伙子B:好嘛。

年轻小伙子B掏钱递给王小华。

王小华喜悦地接过钱,然后将票递给年轻小伙子B,小伙子B正要接票的一刹,景区两个彪悍的工作人员一把夺过了门票。

王小华(惊讶):你们干什么?

55、 景区门口 外 日

汪宁不耐烦地向厕所的方向张望。

汪宁:妈怎么上厕所还没回来啊?不会迷路了吧?

段晓蓉:景区的女厕一般都排着长队。

汪宁:哦。

56、 景区门口 外 日

景区工作人员A恶狠狠地抓住王小华的胳膊。

景区工作人员B:跟我们到值班室去。

一家六口犹豫了一会,也上前抓住王小华。

年轻小伙子B:把钱还我们。

一大群游客都慢慢围了过来。

王小华不情愿地将现金还给了年轻小伙子B。

王小华(抓狂):我的票,我的票,还我的票。

看热闹的人越围越多,议论纷纷。

57、 景区门口 外 日

丁悠梦睁开迷迷糊糊的双眼朝后看,看到后面的人都奔向厕所方向。

丁悠梦:汪宁,那边在看什么热闹呢?

汪宁:不知道,我们还是在这等妈吧,不然到时又散了。

一眸:奶奶,我过去看看呢。

段晓蓉:一眸,别乱跑,听奶奶的话,知道么?

58、 景区门口 外 日

一名年轻人C摇着头向景区门口走去,与汪宁他们擦肩而过。

汪宁:兄弟。请问那边发生什么事了?

年轻人C:据说一个老太婆在卖黄牛票,被工作人员发现了。

汪宁(沉思):老太婆,卖票。

丁悠梦:怎么了?

汪宁(紧张):不对。

汪宁径直朝人群中走过去,丁悠梦也跟在身后。

丁悠梦:汪宁,你去哪里?等下我。

汪宁推开人群,看到王小华正被工作人员抓住,王小华坐在地上,发疯地挣扎着。

旁边的路人都指着王小华:黄牛党啊,票贩子啊。

王小华(大声辩解):你们放开我,我不是黄牛,我没卖假票。

汪宁:妈。

王小华看到了汪宁,焦虑的眼神闪过一丝希望的光,立即从地上爬起来。

王小华(语无伦次):我儿子来了,我儿子来了,他给你们解释,他给你们解释。

未完待续

编辑:胡君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