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池清波,唐念子

2019.03.27

导读:短片剧本《我们》讲述了在十九大的号召下,富康新城社区书记兼主任的何庆带领着身边得力干事们不求回报

第一场

黄昏 空空家里

人物:空空 空空爷爷 空空妈妈

爷爷坐在昏暗的偏屋内看着老电视机,可惜爷爷眼睛看不清楚,眼角流着一丝丝的泪痕,电视机里面播放着有关十九大的改革,四周破烂不堪,而屋外的空空就这么坐在妈妈被锁的屋门外,呆呆的看着前方。妈妈站在窗口,傻傻的笑着,留着哈喇子,院子里的公鸡咯咯的叫着,小奶狗打着哈欠,享受着阳光。

第二场

日外 会议大厅

人物:上级领导 十一人 其余同事

空境

会议厅外脚步匆忙,各层人员纷纷进入会议大厅,前一二排的十一人也纷纷落座,相互寒暄几句。

讲台横条:有关十九大横幅(自拟)

台下掌声响起,高层领导走上台,双手放在胸前,示意大家安静。

上级领导:大家辛苦了,我时常在想一个问题,"坏人"他在做坏事之前是不是也做过好人,好人做好事之前,是不是也做过坏人,那一念之差,成就一个人。我们,对老百姓来说,又是一个怎样的群体存在着?有人时常给我反应投诉。贪污,暴力,这些带刺的词,就像一把刀子插在我们徽章上!我知道,大家都是秉公执法,执法行为简单粗暴。同志们!我希望大家齐心协力,不徇私舞弊,凡事亲力亲为,善良与邪恶之间,大家都选择善良对待,既然你用暴力去做一件事还惹了一身麻烦,为何不愿意用一个微笑赢一个掌声?我希望在党的十九大号召下,我们不仅要端正自身问题,还要引领身边人,带领老百姓共同进退!让有需要的人享受到应有的政策!不要怕伸出手迈出腿!只要你做了!就一定会有一个属于你的掌声!

下面掌声响起!十一人也相互认同着点点头。

上级领导:下面,是针对重庆几个重点整治地区应立即执行的政策以及解决方案…………

大家认真做着笔记,讨论着,听着。

淡出

第三场

字幕:平凡的我们

内景 家中

人物:邹杜鹃 五岁小男孩 小金毛一只

特写

一双清澈又干净的眼睛(狗狗的眼睛)里面呈现着另一个世界。

杜鹃在厨房炒菜,不一会端着饭菜走了出来。小金毛流着哈喇子坐在厨房门口,张着嘴呆呆的望着主人。

杜鹃越过小金毛,将饭菜放在桌上,它摇着尾巴跟随其后。

两岁的小主人穿着纸尿裤,手里拿着玩具,坐在毛毯上咿咿呀呀。

柜子上摆放着丈夫和自己的军装照。

杜鹃抱起孩子,放在摇篮里,它叫了两声,希望引起注意,看着主人离去的背影,歪了歪脑袋,嗯了两声,皱了皱眉头。

杜鹃背着手走了出来,站在它面前,一脸严肃。

小金毛依然摇着尾巴,杜鹃突然龇牙咧嘴笑了笑,拿出狗粮,到在它的专属碗里,小金毛欢快的跟了过去。

男声画外音:也是你们。

杜鹃蹲下身抚摸着它的脑袋。

第四场

画面组镜(慢镜头)

几名交警在风雨中坚守岗位,刚巧路过的大爷吃力的拉着推车,几名交警上前帮忙助力,大爷并没有发觉,扬长而去。

陈茆(字幕人物介绍)身穿特警制服,同几名同事抓获多名犯罪份子,老百姓在警戒线外鼓掌,有的老百姓十分愤怒的朝着犯罪分子身上扔蔬菜,却被刘茆等人用身体挡住。

杜欢(字幕人物介绍)在小区耐心的为大家化解矛盾。

车站特警们控制着站内的混乱,满脸汗水,厚厚的警服早已被湿透,一名妇女推搡着特警,愤怒的捶打他的着胸口,依依不饶。

几名特勤走过来,拉开妇女,将其拉至一边,却遭受人群的不理解,白眼,恐惧,厌恶……

镜头透过厌恶的眼睛

弹出字幕:即使,你们从来不认可我们。

淡出

第五场

日外 空旷草地

人物:空空 何庆 刘斌 夏仁容 杜鹃 其余几名领导干事

何庆:字幕人物介绍)通过这次上级的会议,重点整治几个区域,就辛苦大家了。千万不可松懈

杜鹃(字幕人物介绍):嗯,不过最近私自摆放摊位的现象特别严重,一直以来都是头疼的问题了。

刘斌(字幕人物介绍):这些小商贩啊,私自霸占公共领域,造成了很多人行通道堵塞,市民常常投诉,唉!

何庆:虽说都是为了生活,但无规矩不成方圆,趁还能控制,一定要严打,切记不可暴力伤人……

这时空空正面跑来,一个紧急刹车,扑在何庆怀里。

何庆:哎哟~(低头看)这……

夏仁容(字幕人物介绍):哦,这孩子叫空空,十来岁吧,经常在这附近晃悠,只知道他妈妈患有精神疾病。

何庆:空空?

夏仁容:她是个哑巴。

何庆回过头看着夏仁容,再看着怀里瞪着大眼睛的孩子,摸了摸他的脑袋。

空空一嘴油腻,嘴边残留着一些饭菜,一身脏兮兮的。

何庆弯腰准备说话的时候,空空后腿两步,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何庆,转身逃跑,留下一脸茫然的何庆。

特写

何庆被空空弄脏的衣服

第六场

日内 公司走道

人物: 何庆 刘斌 夏仁容 杜鹃 其余几名领导干事 城管阿成 阿林两人

何庆等人在走廊,越过意见箱时,何庆突然后退两步,打开,一叠信封滑落,何庆捡起来跟着等待他的同事一起走了进去,刚到门口,就碰见城管三人吃完饭回来。

何庆:你们两一起吧。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的,推搡了一会,只好跟着走了进去,嘴里小声嘀咕着"这事叫我们干嘛……唉,进去看看吧。

第七场

日内 办公室小型会议

人物:十一人 阿成 阿林

何庆坐在位置上,一封一封的仔细阅览,渐渐陷入沉思中……

其余的干事交头接耳的议论着。

阿成阿林两人坐在最边上,无所事事,十分尴尬。

何庆慢慢放下信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摘下眼镜干咳了两声。

何庆:大家听我说,我知道,大家每天都有各自的工作,时常也有人抱怨,工作嘛,(拿出一封信封,不时看着阿城阿林两人)没个抱怨是不可能的,毕竟我们也是人,但是别忘了,我们是为国家为人民服务的,选择了这份工作,我们就得对得起老百姓,我们也算是吃百家饭的。刚才我看了这些信封,是,里面有个别说话特别不好听的,也很容易消极大家工作力度,都说一部好的电影,不需要每个人都去认可,做到问心无愧,只要有一个观众鼓掌!那它就是成功的!你们要找到属于你们的掌声!

大家纷纷赞同的点点头。

阿林阿成两人看着何庆手里的信封,有些脸红的低下了头。

瞿灿认真的做着笔记(字幕人物介绍)

何庆:对了,刘露还有王琳,你们两个对药品的把控力度加强,一定要严格谨慎!防止市场老黄牛贩卖假药品,这食物链蔓延的枝丫太多了,得砍!你们相关负责人一定要落实自己的工作,哪怕再苦再累!咱们咬咬牙齿!

刘露(字幕人物介绍):放心吧领导,我们一定会做好自己的工作。

王琳认真 做着笔记(字幕人物介绍)

何庆:嗯,你们俩叫什么名字?

阿成:报告何书记,我叫阿成。

阿林:我叫阿林。

何庆:嗯,你们两人还年轻,现在年轻人,要多做事,不要浮躁。

阿成:是。

何庆端起桌边的水杯,喝了一口。

第八场

日外(清晨) 路边占道

人物:空空 空空爷爷 买早餐的男子 城管三名 阿成 阿林 杨三 商贩夫妻

清晨人来人往,空空一身脏兮兮与大城市格格不入,蹲在智能垃圾桶边上,抱着自己的双脚,看着眼前走过的大小脚。

爷爷推着推车,在商业楼下卖着稀饭,偶尔一两个人走过来。

男子:大爷,我要绿豆稀饭。

爷爷双手微微颤抖,为男子盛着满满一碗绿豆稀饭。

阿成阿林杨三,三人慢悠悠的开着车过来,其余卖早餐的商贩推着车急忙逃跑。被阿成阿林两人拦住。

城管杨三吹着口哨,爷爷一动不动。

阿成阿林两人控制住商贩夫妻二人,慢慢争吵了起来,并扣住夫妻两人的推车,用绳索拴在自己巡逻车上。

而另一旁的杨三同志,正在给空空爷爷谈论着。

爷爷推着车就想离开,被城管同志摁住。

杨三:大爷,我说了半天,您有听见吗?这里不能乱摆摊位!

爷爷一脸笑呵呵的点着头,空空看见跑了过去,以为有人欺负爷爷,一口咬在杨三腿上。杨三吃痛的叫着,一把拎起空空。

空空挥动着手,就是不开口,小脸蛋憋得通红,气鼓鼓的。

杨三把空空放下,空空立即钻进推车里面,躲避着外面的一切。

爷爷:对不起警察同志,我们下次不敢了。

杨三:不敢了?你们这是第几次了?你说,我都逮住你几次了,你再这样,赚的钱还不够交罚款!

爷爷可怜兮兮的点着头却不得不微笑着面对,空空蹲在里面沉默不语。

杨三看着空空的眼睛和爷爷的可怜样子,有些躲避,咽了咽喉咙。

阿成:杨三,走了!(两人扬长而去,夫妻两人伤心不已)

杨三:行了行了,这次我也不和你废话了!

杨三推着爷爷的推车,爷爷可怜的跟在身后,以为自己的推车被扣留了,将空空拉出来,两人紧紧的在杨三屁股后面跟随着。

路过的人拿出手机不停的录像拍摄,纷纷议论着。

路人:太过分了……城管就是暴徒……对,和恐怖分子有什么区别……简直不是人……老年人也欺负!

甚至有人发朋友圈

杨三也不管不问,看着周围人议论自己,依旧推着小车往马路边走着。

第九场

日内 车内

人物:何庆 夏仁容 曾婷婷 司机

三人在车内看着此情此景,一语不发。

司机看了一眼何庆,继续开车。

夏仁容:虽然他们做事的方式可能是有些不让大家理解,但是他们一直有尽心尽力的守好自己的岗位,我是相信他们的

曾婷婷(字幕人物介绍):我也相信我的同事。

何庆:以暴制暴,只会得到相同的结果。

第十场

日外 红绿灯区

人物:杨三 空空爷爷 空空 交警女 路人若干

杨三推着车走到红绿灯口,刚巧碰见红灯,身后的一些紧追不舍的键盘手,还在录像,刚巧挡住杨三视线,空空突然松开爷爷的手,朝着十字路口冲了进去,一辆小车刚巧过来,交警美女紧急的吹了一声口哨,空空却没反应,交警女子见后面大车要过来了,大步冲了出去,一把抓住空空后衣领,抱在怀里,却被路过的小车撞伤腿,空空紧紧依偎在怀里,看着交警阿姨,眨着眼睛。

周围人热烈的鼓掌

交警女子慢慢站起来勉强露出微笑

女子旁白:哪怕只有一个掌声

杨三冲了过去,爷爷驼着背着急的跑着,绿灯行,路人们边走边好奇的看着,议论着,有的立刻掏出手机原地录像,突然造成了交通堵塞。

杨三:没事吧?

交警女子:没事(艰难的站了起来)

杨三:你腿流血了,先去医院吧。

司机们鸣笛,有些不耐烦。

交警女子将空空轻轻推到爷爷身边,自己咬着牙,一瘸一拐的吹着口哨,指挥着车辆,疏散着好奇的围观群众,渐渐的,交通恢复正常。

杨三:你脑子瓦特了!这么多血,不去医院。

交警女子:总得先解决眼前工作吧,何况我没事,同事马上过来替换我了。

交警女子:小朋友,以后不可以乱跑知道吗?你看,姐姐也跟着你乱跑所以受伤了,所以……(未说完)

空空看着姐姐腿上的伤口,躲进推车,紧张害怕的抓着车内的东西。

爷爷:谢谢小姑娘。

交警女子:没事,大爷,小伤。

爷爷点点头,推着车慢慢往前走。

第十一场

日内 小巷

人物:何庆 司机 夏仁容 曾婷婷

山路颠簸,小车摇摇摆摆进入村口,司机发现外面情况

司机:领导。

何庆:嗯?

司机看向车窗外!

三人也看着车窗外。

第十二场

日外 小巷

人物:杨三 空空 空空爷爷

杨三:下次记住,不要再乱停放了,要是你这车再被扣住,你拿什么还给别人!

特写

推车旁边的电话号码以及一个租字

爷爷微笑的点着头,从兜里掏出零钱,递给城管小伙子,城管看着钱,一脸懵。

城管三:干嘛?给我钱呐?好继续摆摊位吗?

城管三接过爷爷手中的零钱

爷爷咳嗽着,推着车就准备离开。

城管三:唉唉唉,干嘛……回来

车内的何庆挥手,示意司机开车离去,司机也十分尴尬。夏仁容和曾婷婷一言不语。

第十三场

夜内 空空家

人物:空空 空空爷爷

黄灯下,空空爷爷坐在木桌前,手握笔,歪歪扭扭的写着申请书三个字。

空镜

昏暗的灯光照亮了整个小屋,院落的小狗打着哈欠。

第十四场

日外

日内 办公

人物: 何庆 杜欢 周杜娟 空空 司机

空空一个人光着脚丫子在自家门前玩耍,公鸡不知疲倦的叫着,小土狗在空空身边跟随着。

一辆黑色小轿车驶入,停靠在空空家门前。司机为其开门。

第十五场

日外 院外

人物:何庆 杜欢 周杜娟 空空 空空妈 村民 两名女阿姨

周围的邻居们都好奇的看着,议论纷纷。

何庆走到空空身边,小奶狗汪汪的叫着~

杜欢(字幕人物介绍):嘘~一边玩去(掏出一根火腿肠,微笑)

何庆:空空?

空空一脸呆滞的看着何庆,转身逃离开。

周杜鹃:他的世界是没有声音的(同情)

村民(女阿姨):这鬼娃子呀,都是因为他四岁那年,生了场大病,他老爸买到假药嘞,病也没治好,他老爸病死了,老妈也疯了。

何庆看着空空背影,沉默着,突然另一间破屋内传来一个女人的尖叫声。

三人惊魂未定,主屋内的爷爷一瘸一拐跑了出来。

村民(另一名女阿姨)哎哟喂!啧啧啧~天天叫,吵都吵死了!

杜欢:阿姨,那里面?

村民们:还能是谁啊,这鬼娃的妈妈关里面的,脑子不太正常。

伴着女子的嚎叫声,爷爷走了出来,走向主屋内。

何庆朝着空空妈妈的破屋内走了过去,杜欢和周杜鹃两人相视后也跟着走了过去。

第十六场

日内 破屋内

人物:何庆 杜欢 周杜鹃 空空妈妈

何庆进屋,看着屋内震惊一幕。

铁链陷进伤痕累累的脚环里,女子一身脏兮兮的坐在垃圾堆旁。

女子穿着破裙子,已经分不出颜色,头发已经全部粘在了一起,双眼呆滞的看着地上,屋内传来阵阵恶臭,遍地全是垃圾!

几人捂着鼻子,轻轻的踢开脚边的垃圾。

女子见陌生人来临,呀呀的叫着,双手向前挥舞着,铁链声声做响。

第十七场

日内 破屋内

人物:何庆 杜欢 周杜鹃 空空妈妈 空空爷爷

爷爷端着饭菜走了进来,看着多了几人,也很是淡定。

女子瞪大眼睛叫唤着。

爷爷将饭菜递在女子身旁。

女子端着碗就伸手抓,大口的吃着青菜和白米饭。

爷爷慢慢走了出去。

女子突然哇哇大叫~大家都看着手足无措,只有跟着爷爷走出去。

第十八场

日外 院坝

人物:空空 爷爷 何庆 杜欢 邹杜鹃

爷爷慢慢走进主屋内

何庆走到空空身边,掏出一颗糖,递给空空

空空没有接,而是跑进屋内。

这时爷爷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张白纸。

第十九场

日外 院坝

人物:空空 爷爷 何庆 杜欢 邹杜鹃

爷爷双手颤抖的握着白纸,上面只有申请书三个字。

爷爷:我眼睛不好,想给国家政府申请低保,你们是大官,可不可以帮我交给上级领导!

何庆看着爷爷手中的白纸,接了过去。

爷爷:孩子她妈有精神病,不敢放出来(抹着眼泪)

何庆:老同志,你的困境我看到了,相信我们,相信党,不会抛弃你的,今天来,就是专程解决您的事的。(握着对方手)

爷爷点点头,何庆刚巧抬头看到了屋门缝隙间的空空,大大的眼睛。

何庆点了点头。

第二十场

日内 公司内大厅

人物:队长 王琳 刘露 阿城 阿林 杨三 其余同事

会议上,队长严厉批评下属,手里拿着厚厚一叠信封。

队长:有关街道治安的投诉件,越来越多!你们相关部门怎么工作的?最近网上传的有关城管暴力事件,谁能给我一个真相!

阿城阿林依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杨三也无动于衷。

队长:阿城!!你给我说说!

阿城:我……们也没他们说的那么暴力,就只是扣住他们车而已,再说,这些老油条了都。

队长:那车呢?你们扣的车哪里去了!行了,你别说了!最近上级何书记给大家安排了一个任务!我想大家也都有听说了,安和村的刘大爷家的情况,属于国家政府扶持对象,我希望,我们能做到像上级领导说的一样,赢得属于自己的掌声。阿城阿林,你们两个也有任务!

阿城阿林:啊?

王琳和刘露走了过来

王琳:我们这边的药厂以及富士康的领导们在得知这件事情后,也和我联系到,会给予刘大爷家一部分支持。

刘露:我更希望的是,我们能带头做好这件事情,不让领导失望,我们一起!共同进退!

杨三眼神有些躲避

第二十一场

日外 空空家

人物:杜鹃 瞿灿 医生几名 心理医生一名 爷爷

空镜头

院坝的小奶狗汪汪的叫着

杜鹃和瞿灿带着几名医生来到空空家门口。

杜鹃:大爷,您在家吗?

爷爷闻声走了出来,几人上前搀扶着。

瞿灿:大爷,我们这次来看空空的,请问空空呢?

爷爷:空空啊,空空在里面。

第二十二场

日内 空空家

人物:杜鹃 瞿灿 医生几名 心理医生一名 空空

几人来到屋内,四处破烂不堪,并没有空空的影子,几人叫着空空的名字,也不见回应。

空空趴在床底下,卷缩着,瞪大眼睛看着几双大脚来回穿梭,就像恶魔的爪子要来带走自己,瑟瑟发抖,空空往里面缩了缩。

心理医生听见床下有声音,示意其余人安静,大家都看着床底下,杜鹃想要一探究竟,被心理医生拦住了,心理医生让大家都出去。

空空以为人都走了,突然听见了声音,小奶狗跑了进来,一颗小球在地上跳动着,小奶狗玩得挺欢,空空见是自己家的小奶狗,慢慢的,爬了出去,露出半个脑袋。

突然一朵鲜花映入眼前,看着美丽的花朵,空空愣了几秒,想要躲回去的时候,被心理医生轻轻拉住手。

心理医生:送给你。

空空抬头看着心理医生是生人,爬出床,立刻躲在桌子下面。

心理医生:空空,你看,小狗狗很喜欢姐姐给它买的球球,这朵花的颜色是不是很像你衣服的颜色,红红的,很漂亮,如果这朵花戴在空空头上,一定很漂亮的。

空空看着自己衣服,再看着鲜红的花儿,摇着头。

心理医生:不怕,姐姐只是想把这朵花儿送给你。

空空见心理医生想要上前,往后退了退。

心理医生:空空,你看,姐姐戴上好看吗?

空空轻轻点了点头

心理医生见空空终于有了反应,变着法子,从身后又变出一朵玫瑰花。

心理医生:当当当当,是不是觉得姐姐很厉害,姐姐变给你好不好?你和姐姐玩好吗?

空空伸出手,碰了碰花,又立刻收了回去。

心理医生也跟着空空一样,坐在桌子底下,不小心碰到了头,吃痛的叫了一声,摸着脑袋,看着空空,笑了笑。

空空往外边挪了挪身体。

心理医生从兜里掏出一颗薄荷糖。

心理医生:空空,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姐姐特别喜欢吃这个。(把花递给空空,吃了一颗)

空空呆呆的看着手中花,又看着医生。

心理医生:你知道这糖怎么来的吗?呐,在外面(指着窗户外,阳光照射进来)

心理医生:这外面有一种植物,叫薄荷,姐姐带你出去找薄荷好不好,然后姐姐教你做薄荷糖,就是姐姐嘴里吃的这个,要不要尝一颗。(打开一颗糖)

未完待续

编辑:胡君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