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净土》

杨天丰

2019.03.27

导读:主要讲了一位企业家为故乡捐款时发生的一些荒诞的故事;意在讽刺社会中金钱(或者地位)至上的不健康思想。

正文:

1、小山村全貌 黄昏 外

村里的建筑以平房为主,路都是没硬化过的土路,路边的一根电线杆上有一个用来广播的大喇叭。(角度对准大喇叭)

画外音(钱伯,方言):村民们注意啦,村民们注意啦,有一个大老板要给咱村捐款啦。

大喇叭下聚集了几个村民,村民们纷纷抬头看着大喇叭 。

画外音(钱伯,方言):为了表现咱们的热情,明天早上大家都到村东头去迎接,都到村东头去迎接。

大喇叭还在响,村民们纷纷低下头。

村民一(方言):好几回了,有甚好迎接的了,哪回不是做做样子就都走了。

村民二(方言):万一是真的了?再说,你能惹得起••••••

村民三(方言):(朝村民二摆摆手)哎哎哎,说那些没用的干甚了?走哇。

村民们纷纷离开。

出片名《最后的净土》

2、办公室 日 内

办公室一边是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个日历。另一边是两个小沙发并排放着,沙发前有一个茶几。耿诚坐在左边那个上,一个穿西装的年轻人坐在右边那个上。

年轻人:(脸上带着微笑)那耿总,咱们说定了,就四六分,我们占大头。

耿诚:成交。(停顿几秒,看着年轻人)时代变了,后生可畏啊。

年轻人站起身,向耿诚伸出手,耿诚握住。

年轻人:(脸上带着笑)谢谢耿总厚爱,那我先回去了,我会尽快拟订一份合同出来,咱们合作愉快。

耿诚:合作愉快。

两人同时松开手,年轻人走出会客室,耿诚送年轻人到门外,然后返回来坐到桌子后面的椅子上,伸手揉了揉太阳穴,看了一眼日历。

耿诚(声音稍大):小张。

小张从门外进入。

耿诚:明天的行程准备好了吧?

小张:耿总,您放心吧,都准备好了。

耿诚:嗯,好,你去忙吧。

小张:哎。

小张走出会客室,耿诚两手放在脑袋后面靠在椅子背上。

3、公路上 日 外

一辆并不是太名贵的车从远处驶来。

4、车内 日 内

小张开着车,主要表现耿诚坐在后面打着电话。

画外音(年轻人):耿总,实在不好意思,我们经过讨论后决定利润三七分,我们占大头。

耿诚:怎么回事?昨天不是说好了吗?

画外音(年轻人):耿总,您也知道干咱们这行的就重一个利字,您不同意减少成本,但是有人同意啊,实在不好意思了。

耿诚:(沉默几秒)能让我考虑考虑吗?

画外音(年轻人):那您三天后给我答案好吗?我们还是很倾向于和您合作的。退一步说,我们只是减少了产品的使用寿命,是没有安全隐患的。

耿诚:好,我知道了,再见。

耿诚说完挂断电话,然后拨出另一个号码,把手机放到耳朵边。

小张:(向后扭了一下头)耿总,您就是商界的一股清流,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出淤泥而不染。

耿诚:别说那些没用的了,好好开车。(换成方言)妈,你最近咋样?我马上就回去了。

画外音(耿母,方言):我挺好的,你道上慢点啊。

耿诚(方言):好嘞,妈,那先就这啊,回去再说。

耿诚挂断电话,把手机装到兜里,然后扭头看向车窗外,小张向后扭了一下头。

小张:耿总,您的故乡究竟是什么样子,能和我说说吗?

耿诚:(仍然看着窗外)那可是个好地方啊,淳朴自然,与世无争,就和那世外桃源差不多。

小张(疑惑的):耿总,现在这个社会大环境下还能有那种地方?

耿诚:(收回目光)以前是那样,这几年我也很少回去,具体情况也不太清楚了,真想在家里好好的住上几天。

小张没有说话,专心开车,主要表现耿诚继续看向窗外。

5、公路上 日 外

那辆车快速驶过。

6、村东头 日 外

一条土路通向远处,路边有一棵大树,树下有一个石磨,路两边站着许多村民,钱伯穿戴整齐,拿着一个小喇叭站在石磨上。

钱伯(方言):村民们,村民们听我说,那个大老板给我打过电话了,就是今天来。人家说要给咱们捐一百万。

村民们开始小声议论。

钱伯(方言):(停了几秒钟)大家安静,都听我说。为了表示对人家的欢迎,咱们今天就在这里等着,人家甚时候来,咱们甚时候解散。

村民们继续小声议论,钱伯从石磨上下来,把小喇叭放在磨盘上,然后坐到磨盘上向远处看。

7、土路上 日 外

那辆车缓慢的行驶着。

画外音(耿诚):小张,就在这停下吧。

车停下,小张快速从驾驶室出来,帮耿诚打开车门。

小张:耿总,我看这还没到吧?

耿诚:就快到了,我自己走过去吧。好久没走这条路了,而且前面开车也不好走,说不定还没有我走路快呢。

耿诚说完露出笑容,小张陪着笑。

小张(小心翼翼的):那耿总我先回去,您有事给我打电话?

耿诚:行,你路上小心。

小张:哎。

小张打开车门进入驾驶室,开着车原路返回,耿诚沿着路向前走,边走边看路两边。

8、村东头 日 外

从钱伯的视点看耿诚从远处走来,另一个角度表现耿诚脸上带着一丝微笑。突然他停了一下,表情有些疑惑,然后快步向前走去。村东头村民们都挤到了树荫下,三三两两的说着话,角度对准钱伯,钱伯在磨盘上坐着向远处看,小喇叭在身边放着,脸上挂着汗珠,耿诚从旁边走到他身边。

耿诚(方言):(拍了拍钱伯)钱老伯?

钱伯(方言):(扭头)呀。(露出惊讶的表情然后转思索状)你是?你是老耿家小子?

耿诚(方言):是了是了,钱老伯还记得我?

钱伯(方言):你不是去城里发展了?咋样?

耿诚(方言):还行哇,就是个那样。对了,咱这是干甚了?

钱伯(方言):(态度明显冷淡)哦,有个大老板要给村里捐一百万,我作为村长组织上大伙过来欢迎人家,表示咱们的感谢。

耿诚(方言):(不好意思的笑)没事没事,大伙不用这么干,咱找个安静地••••••

钱伯猛的站起来盯着耿诚,脸上带着生气的表情,打断耿诚的话。

钱伯(方言):咋能不这么干了?不这么干咋表现咱们的欢迎了?要是大老板一不高兴不捐钱了咋办?

耿诚(方言):(有些错愕)老伯放心,就算不欢迎我我也要捐了,一分也少不了。

钱伯(方言):(生气的)你捐有甚的用了?得人家大老板捐才行了。前几回来的那些大老板哪个不是小汽车接送,穿的西服皮鞋,你看看你哪像老板?(坐回磨盘上,扭过头)你妈也是这,每回欢迎都不来,快回去找你妈去哇,不要挡在这儿。

耿诚还想开口,但钱伯一直看着相反方向,最终耿诚无奈的摇了摇头,向村里走去,经过旁边的村民们时村民们就像没看见他一样。钱伯见耿诚走后,又看向那条土路的尽头。

9、耿诚老家的院子 日 外

耿诚推开门进入院子,突然手机响了,他拿出来接听。

画外音(年轻人):耿总,实在不好意思,咱们明天能见一面吗?把合作的有关事宜再最终确定一下。我知道冒昧打扰您很不礼貌,但是我们老板催的很紧,我也没办法啊。

耿诚:(有点烦躁)不是说三天后给你答案吗?怎么又变了?

画外音(年轻人):(无奈)我知道这样很不礼貌,但是我们老板催的很紧,我也没办法啊。看在咱们交情深的份上,我给您透露点消息,另一个公司也想和我们合作。

耿诚:(不耐烦)行了,我知道了。

耿诚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走进屋子里。

10、屋子里 日 内

耿诚走进来,四下看了看,从耿诚的视点看屋里没人。

耿诚(方言):妈,妈,哪了?

耿母从里屋走出,手上拿着一个筐。

耿母(方言):回来了,先歇歇,妈去弄饭。

耿诚(方言):哎。

耿母走出屋子,耿诚坐到床上。

11、小山村 日 外

太阳在天上从东移动到西。(从早晨到黄昏)

12、村东头 黄昏 外

钱伯坐在磨盘上仰着头看了看太阳,然后再次看向土路的尽头,伸手擦了擦汗,小喇叭在旁边放着。

钱伯(方言,自言自语):哎?奇了怪了,说好的今来,咋这会儿了还不来?

村民们大多都坐在了地上,听到钱伯的话也开始抱怨。

村民一(方言):是不是人家逗咱们开心了?其实根本就没想来?

村民二(方言):要不就是找不着路了?

村民三(方言):胡说!找不着路他不会打电话?

村民四(方言):你们说那个老板是不是就是耿小子?要不来人家百年也不回来一回,咋么正好今回来了?

村民们开始讨论,村民四站起来走到钱伯旁边,拍了拍钱伯。

村民四(方言):哎,我说村长,咱这么等着也不是办法哇?你就不知道那个老板叫啥?要不你去问问耿小子,反正都是城里的,万一知道了。

钱伯扭头看了村民四一眼,突然拍了一下脑袋。

钱伯(方言):哎呀,我那天好像听那人说了一句,是他们耿总给咱们捐款了,你说是不是就是耿小子?(疑惑的表情)可是耿小子咋没有小汽车送过来,也没有穿西服皮鞋?

村民四(方言):你去问一下不就知道了?万一真的是人家给咱捐了?

钱伯站起来,拿起小喇叭站到石磨上。

钱伯(方言):村民们,大家听我说。现在我去老耿家打听一下情况,大家听大喇叭通知,听大喇叭通知。

钱伯说完从石磨上下来,随手把小喇叭放在磨盘上,向村子里走去,村民们纷纷发出抱怨。

13、耿诚老家屋内 黄昏 内

耿诚和耿母在床上并排坐着。

耿诚(方言):妈,咱村甚会成了这样的,我感觉和以前差的可多了。

耿母(方言):(叹了一口气)唉,自从现在这个村长上了台就是这了。你这才回来多长时间,我这每天在村里,看着他瞎弄,更不好受。

耿诚(方言):唉,城里是这,村里也是这,这天底下就没有一块安生的地方了?到处都是乌烟瘴气的。

耿母(方言):那你没办法,咱做好自己就行了,别人咱管不着。

画外音(钱伯,方言):有人没?老耿家那口子,在不在?

耿母(方言):是老钱。(大声的)咋了,进来哇。

钱伯推门进入屋内,坐到床边的椅子上。

钱伯(方言):耿小子,你在城里听说过哪个出名的老板姓耿,人家说给咱村捐一百万了,就是今过来,到现在了还没来。

耿母起身走出屋子,没有和其他人说话。钱伯看了耿母一眼,没在意。

耿诚(方言):钱老伯,那人是不是昨天和你说的?

钱伯(高兴的,方言):是了是了,昨天下午和我说的,说他们耿总今天亲自过来。

耿诚(方言):(露出一个笑容)那就错不了了,应该就是我的人给你打的电话。我在城里也算有点资产。再说,其他人为甚平白无故的给你捐款了?

钱伯楞了一下,然后露出惊讶的表情,紧接着开始懊悔。几秒后,钱伯突然站起来,冲到耿诚身边拉住耿诚的手。

钱伯(激动的,方言):哎呀,那你咋不早说了?大家都等着欢迎你了。

耿诚(方言):让大家散了哇,就算不欢迎我我也要捐了,放心哇。

钱伯(激动的,方言):好,好,我这就通知大家,让大家回去。

钱伯松开耿诚的手,快步走出屋子,耿诚跟在后面。

14、耿诚老家院子 黄昏 外

耿母在打扫院子,钱伯和耿诚先后从屋里走出来,从耿诚的视点看钱伯。

钱伯(方言):(看着耿母)哎呀,你孩有出息了。看这打扮,(看了耿诚一眼)多低调,多有内涵了,哈哈。

耿母没有搭话,继续打扫。钱伯也没在意,高兴的走出院子。耿母和耿诚对视一眼,一起走回屋里。

15、小山村 黄昏 外

土路边的电线杆上有一个大喇叭。

画外音(钱伯,方言):村东头的村名们注意啦,村东头的村名们注意啦,大老板已经来了,就是老耿家的小子——耿诚。

16、村东头 黄昏 外

村民们纷纷听着大喇叭的通知。

画外音(钱伯,方言):老耿家的小子——耿诚。现在大家都散了哇,现在大家都散了哇。

村民们开始大声抱怨,坐着的起身,然后三三两两的离开。

17、耿诚老家屋内 夜 内

耿诚坐在桌子边,桌子上放着几盘简单的菜。耿母拿着两个碗走到耿诚身边坐下。

耿母(方言):多长时间没有家里吃饭了?

耿诚(方言):忘了,咋也有好几个月了。在外面吃个饭都不安生,还是家里好。

耿母刚要说话,屋外响起敲门声。

画外音(女声,方言):大嫂,给我开开门。

耿母起身开门,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拿着一个塑料袋子走进来。

女人(方言):诚诚,记不记得我啦?

耿诚急忙起身。

耿诚(方言):咋记不得,李姨。

耿母走到女人旁边,指指椅子。

耿母(方言):有事?先坐下。

女人(方言):不用了不用了,我就是过来看看诚诚,诚诚还记得我就行了。(高兴的)这是咱自己养的鸡下的蛋,让诚诚尝尝。

女人说完把袋子放在桌子上。

女人(方言):那今就先这啊,大嫂,我改天再来看你。

女人说完径直走出门,耿母将女人送到门外,然后返回来坐在椅子上。

耿母(方言,无奈的):吃饭哇,你李姨有个五六年没来过了。

耿诚无奈的摇摇头,然后低头吃饭。这时门外传来钱伯的声音。

画外音(钱伯,方言):老耿家那口子,在不在?开开门。

耿诚抬起头,和耿母无奈的对视一眼,耿母起身开门。钱伯穿戴整齐,走进屋里直接坐在桌子边的椅子上。

钱伯(方言):哎呀,你们吃饭了?没有打扰着你们哇?

耿母没说话,关上门后径直走到里屋。

耿诚(方言):没有没有,咋这么晚了过来,有事了?

钱伯搓着手,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

钱伯(方言):今上午是老伯不对,没有一眼认出你来,你不要放到心上。

耿诚(方言):(急忙摆手)没事没事,也怪我手下的人没说清楚。

钱伯(方言):(搓着手)那你看,咱那捐的款甚会儿给我,要不明早上我让大家再欢迎一下?

耿诚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不自然的表情,然后从裤兜里拿出一张支票,塞到钱伯手里。

耿诚(方言):钱老伯,这是一百万的支票,你拿着去银行就能兑出来,至于欢迎什么的就算了。

未完待续

编辑:胡君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