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泳衣》

作者:陈源源

2019-03-28 11:49

导读:一件红色泳衣从天而降,一场金牌之争引发连环血案。来自马来西亚渔村少女的命运被彻底改写.......

人物小传

迟蔚蓝,女,17岁。

⾝身份:马来西亚某市跳⽔水队队员。

形象:身材纤瘦,相貌普通;利用红色泳衣开始作案后,眉目清秀不少。

性格:内向敏感、胆小自卑、少言寡语、逆来顺受,因为想要改变命运而极具韧性,因为

儿时被母亲忽视,形成渴望被爱的索取型人格。

迟蔚蓝出生在⼀一个渔村⼩小镇单亲家庭,有一个哥哥不学无术,因是家中独子而受到母亲溺 爱。升高三那年,母亲令迟蔚蓝辍学捕鱼,供哥哥上学,年少的迟蔚蓝变得自卑而孤僻。

进入跳水队后,母亲反复要求迟蔚蓝用优异成绩换来国家补助,减轻家用负担,可惜迟蔚蓝的成绩总差一些。家庭压力和渴望被认同的心使迟蔚蓝显得越发孤傲清高,难以亲近。

当她发现成功的捷径后,迟蔚蓝开始自我膨胀。为了掩盖泳衣的秘密,她比以往更为疏远 他人,而王指导是迟蔚蓝唯一的依靠。她将父女一般的亲情关系投射在这种特殊的师生情谊上。当她发现自己其实只是王指导复仇的一枚棋子时,她的世界轰然崩塌。

王指导,男,40岁。

职业:马来西亚某市跳水队教练。形象:身材紧致、左腿患腿疾。性格:荣誉感强、性格隐忍。

20岁,王指导是体校当年最有潜力夺冠且最被看好的选手。然而总决赛当天,被队友(后来的李指导)下药。等他醒来,发现自己被锁在杂物间,透过小窗却看见队友已经拿到金牌,正沐浴鲜花掌声。这一幕是王指导内心永久的创伤。

多年后,他只能在体校忍辱负重,给李指导打下手,他一直在寻觅出头之日、报复之时。 那天,王指导在小镇一眼看中迟蔚蓝后,便把她作为完成当年自己冠军梦的重要工具。

李鲸,女、17岁。

身份:马来西亚某市跳水队队员。形象:高挑漂亮,体校校花。

性格:八面玲珑、虚荣心强。

李鲸成长在大城市,早熟的她刻苦努力,随着在政府⼯工作的父母见过许多世面。李鲸顺利加入跳水队,由“冠军教练”李指导带队, 冲击金牌的潜力很被看好。

李鲸在跳水队凭借较高的起点、靓丽的容貌和外向的性格很受欢迎,因不明原因休学一年 后重新复出。有嫉妒者传言她因意外怀孕流产而休养,也有⼈人猜测她可能因怕竞争对手加害自己而淡出一年。

李鲸在跳水队初见迟蔚蓝时,因其曾经救过自己,于是对其示好。但当迟蔚蓝的成绩突飞猛进后,李鲸感受到竞争威胁,开始暗中对其打压,但明面上依然对她友善。李鲸通过勾引迟蔚蓝的哥哥与西蒙医生而试图间接破坏迟蔚蓝的备赛情绪与专注度。她也暗中施技, 让同学们排挤冷落迟蔚蓝。

剧本正文

淡⼊入:

1. 海边,夜,外。

黑夜里,雨下得很大。

迟蔚蓝(17)在雨夜中狂奔。

她身形消瘦,穿一件红色泳衣,在微弱的路灯下依旧醒目。她赤着脚,打湿的长发贴在颈背;脸色惨白,脸庞沾着血迹。

远处飞驰过几辆车,她的步伐变得沉重、缓慢下来。她往海边走去。 迟蔚蓝倒在地上昏厥过去,一个大浪拍打在她身上。

一年前——

2. 渔村海边,日,外。夏,马来西亚小渔村。

沙滩上,一群泳装少女,在王指导的哨声下伸展着青春的四肢。少女们看上去〸十六七 岁,充满朝气。

另一头,来回的捕鱼工人们在近处穿梭,手里提着装满鲜鱼的铁桶和渔⽹网。

捕鱼工人们挡住了迟蔚蓝的视线,她看不清楚那些少⼥女们的身姿了,她们在完成热身运动后跃入海中游泳。

迟蔚蓝看向远处的跳水队,手里一边机械地重复着装鱼的工序。

工头叼着烟来巡视。工人甲对他卑躬屈膝,转⾝身一回头开始呵斥迟蔚蓝。

工人甲:鱼装完了没有?! 迟蔚蓝:马上好。

鱼从她手里瞬间滑了出去,活蹦乱跳地溅了她一脸的泥泞。

她的母亲(40)⾛走来,熟练地把鱼倒进大桶里,一边埋怨她动作太慢。

沙滩那边,几个泳装女生刚刚上岸稍作休息,王指导和其中几人密切地交谈着。金色的薄雾笼罩着她们。

突然,其中一个女孩跳进了海⾥里。

跳⽔水队震惊,眼看远处有一个海浪即将打来。迟蔚蓝向海里飞奔。

迟蔚蓝母亲听见响声,回头却只看到迟蔚蓝赶在了王指导的前头,跳入海中,在海下 搜索女孩的踪影。

工人甲:我说啊,你女儿她就不是做这行的料,连鱼腥味也闻不得呢! 母亲:不干这能干什么,这就是她的命。

工人甲:早点给她物色个好人家嫁了吧。

海边聚集起围观的人群。女孩被救上岸裸露着身体。

迟蔚蓝脱下外套给女孩披上,见女孩苏醒,便转身要离开。 围观的人群也带着唏嘘慢慢向四处散去。

王指导(对迟蔚蓝):请留步。迟蔚蓝站住,慢慢回过头去。

王指导伸出手示意,迟蔚蓝和她握了握手。

此时,迟蔚蓝母亲正在捕鱼的人群里慢慢走向自己的女儿。 王指导:我姓王,是市里跳水队的教练。

迟蔚蓝:我得回去工作了。王指导:你满十八岁了吗? 迟蔚蓝:我十六岁。

王指导:你应该去学校上课。

迟蔚蓝:老师说我能考上一个不错的大学,但是上个月我辍学了,没有办法,家里还有个哥哥。我妈说,总有人要做出牺牲。

王指导:你父亲呢?

迟蔚蓝:我只见过他的照片。

王指导:你水性极好,不能在这个小渔村被埋没了。迟蔚蓝:我从小与海为伴,救个人不算什么。

王指导:你真的很有天赋,你应该去大城市看看。你的生活还没有开始。 迟蔚蓝的母亲走过来,拽着迟蔚蓝往回走。

迟蔚蓝母亲:你哭什么啊?

迟蔚蓝控制不在泪水,抽泣着放开母亲的手,独自往树林里跑去。 王指导:您不应该让她辍学。

迟蔚蓝母亲:你是谁?

3. 树林,夜,外。

天色暗了下去,远处动物踪影一闪而过。迟蔚蓝在一颗大树前徘徊踱步。

4. 迟蔚蓝母亲家,夜,内。

迟蔚蓝母亲正在煮鱼汤,哥哥已经坐在餐桌前吃喝了起来。

迟蔚蓝轻轻推门进屋,正想不被母亲发现,悄悄溜进自己房间,却被哥哥叫住。 哥哥:妈,她回来了。

迟蔚蓝停下脚步,战战兢兢地走向饭桌。

哥哥:听我妈说你要进城了,去当城里人了。迟蔚蓝:明天不是要一早出海吗?

母亲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王指导的名片,递给迟蔚蓝。

迟蔚蓝看着名片,上面印着“某市某体校”的名称,王指导是副教练。

母亲;你哥哥的学费有着落了。下午你走了以后,王指导说给你全额奖学金。 迟蔚蓝:周日就走吗?

大门突然发出了响声。

5. 迟蔚蓝母亲家门外,夜,外。

迟蔚蓝走出大门,看见门边躲着一个男孩。

未完待续

编辑:胡军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