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

张澈

2019.03.28

导读:赛车手云祎因为父母在一场特殊比赛中出事而变得消沉,在好友丰瑾的帮助下重拾信心,父母的案子最终真相大白...

一、人物小传

云祎:性格开朗,大大咧咧。因为崇拜父亲,走上了赛车的道路,成为唯一有可能进入世锦赛的中国女赛车手。后来,因父母在一次特殊的比赛中丧生,云祎内心受到冲击,无法继续比赛,退出赛车界,成为一名电影车手替身,变得自闭冷漠。一直喜欢丰瑾,但只是“最好的朋友”。后来几经波折,因受到丰瑾女朋友和父母丧生事的冲击太大,云祎彻底崩溃,最终因爱生恨。当云祎发现自己被利用,使丰瑾身陷绝境,选择以自己为代价,救下丰瑾。

丰瑾:云祎最好的朋友,车技了得,感情上朝三暮四。在云祎退出赛车界后,成为了云祎唯一的依靠。和 Maggie 相识后坠入爱河,通过观察得知了 Maggie 表叔的计划,但仍决定在国家赛取得名次后向她求婚。

Maggie:车模,与云祎完全不同的小女人性格,丰瑾的女朋友。但实际上命运悲惨,被表叔利用。

云飞:云祎的父亲,曾经全国第一的赛车手,后因在国家赛中意外碰撞了 Maggie

父亲的车,致使 Maggie 的父亲发生意外,而退出赛车界。

丰绍华:丰瑾的父亲,因为孩子的关系与云飞成为铁哥们,特级警官,精明强干。后接受云飞的委托,保护云祎。

刀疤:Maggie 的表叔,国家赛大赛组委会的成员,背地里利用 Maggie 赚了不少黑心钱,策划实施了云祎父母和丰瑾的事件。

苟含笑:云祎的经纪人,人称狗哥。想尽一切办法捞钱,但从不做违法的勾当。为人胆小,有些娘,但对云祎有一种特殊的疼爱,愿意帮她搞定一切事情。

方小北:当红女明星,后成为云祎最好的朋友,救了云祎。金叔:丰绍华的手下,和丰瑾关系很好。

姜警官:缉赌分队的队长。

小玉:方小北的实习助理,出卖了云澄。冯淑瑜:云祎的母亲。

李潇潇:丰瑾的母亲。

辛悦茹:丰瑾的朋友,影视导演。三水:编剧。

二、剧本大纲

云祎与丰瑾在后山的野生赛道上飙车,飙车结束后回到云祎家,云祎的父母为两人准备了饭菜。云祎放了父亲在越野赛道比赛的录像,父亲从厨房走了出来, 关掉录像,让二人吃饭。

晚上,二人坐在草地上谈心,云祎决定赛车,放弃学业,成为一名职业赛车手。

随着云祎在赛车界的名气越来越大,一路过关斩将,终于获得了进入了全国赛的资格,丰瑾自然而然成了记者们心心念念惦记的独家爆料,不久,丰瑾不输于云祎的车技便被公诸于世。

云祎带丰瑾回家吃饭,说起国家赛的事,云祎希望丰瑾和自己一起参赛,丰瑾并没有答应。

云祎的父亲一反常态,阻止云祎参加国家赛,父女俩争吵起来,云祎的车钥匙被父亲抢走。

云祎驱车行驶在赛道上,比赛场面十分热闹,大家都期望云祎能获得冠军。与此同时,在后山的野生赛道上,云祎的父母也坐上了赛车,开始了一场生死追逐。

云祎如众人所期盼的一样,第一个冲过了终点线,所有人都为她欢呼雀跃。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后山的野生赛道上,突然爆炸,着起了熊熊大火。

云祎得知自己父母出事的消息,飞奔到后山,却得知父亲去世,晕倒在地。云祎做噩梦,梦到父母葬生在火灾之中。梦中听到有人呼唤她,睁开眼发现

是丰瑾。丰瑾担心云祎,特意来到她家为她做了清粥,然而云祎什么也吃不下。云祎浑浑噩噩地打开家门,一群记者蜂拥而至,云祎无力应付,宣布了自己退出赛车界的消息。

丰瑾将云祎介绍到自己的朋友辛悦茹那里做车手替身,一是希望她可以转移注意力,二是不希望她因此放弃自己的赛车人生,云祎答应了。然而在拍摄现场, 云祎只是木讷地开车,不与人沟通。

在剧本中,导演和编剧意见不统一的一个片段,突然让云祎意识到,自己父

母的死并不是一个意外。她努力回想警察的话,回想比赛前一天晚上父母异样的举动。云祎拜托丰瑾,帮她拿到了父母案子的档案以及现场采样,又拿到了父亲当晚最后一个通话记录。所有的线索联系在一起,都指向她父母的死并不是一个意外。作为一个优秀的赛车手,云祎很快就知道了致使父母丧生的手法。然而与父亲通话的人购买号码的个人信息是假的,通话中用采用了变声器,也不能通过声纹查出是谁,而通过交通队的录像中也无法查到开车的人的身份。

云祎陷入了崩溃的边缘,这种状态的云祎让丰瑾十分担心。果然,云祎像疯了一样逢人便问是谁杀了她的父母。丰瑾得到消息后,到处去找云祎,最后在云祎的家中找到云祎,家里已经被云祎翻了个底朝天。丰瑾及时发现了在浴缸里想要自杀的云祎,答应云祎,会成为云祎的依靠,永远不离开她,并将自己一直挂在脖子上的护身符送给了她,告诉云祎这枚护身符一定也会保护她的。

云祎开始重新面对生活,因为丰瑾的话,她不再有轻生的念头,开始每天买菜回家为照顾自己的丰瑾一家人做饭。

这天丰瑾带回了自己的女朋友Maggie。云祎有些惊讶,做饭的手有些颤抖, 餐具碰撞发出声音。丰瑾的妈妈示意丰瑾不要再说。晚饭因为 Maggie 的存在变得十分尴尬。

晚上,云祎路过丰瑾父母的卧室,听到丰瑾妈妈议论丰瑾的婚事,本是希望丰瑾和云祎在一起,但还是要尊重丰瑾的决定。云祎十分难过,到咖啡馆和方小北谈心,碰到和朋友喝多的丰瑾,云祎扶着走一走就吐的丰瑾,回想着自己与丰瑾的点点滴滴。丰瑾酒劲没过,错把云祎当作 Maggie,承诺自己以后不再花心只爱她一人,并吻了云祎。本来感到惊喜的云祎突然听到吻着自己的丰瑾口中呢喃的是 Maggie 的名字,泪水决堤,给了丰瑾一巴掌离开。

云祎把车停在路边,车上的定时电台打开,云祎刚想关闭,却听到国家赛的报道,从不参加比赛的丰瑾为了自己的女朋友 Maggie,打算参加国家赛,并决定如果赢得了比赛的冠军,便与 Maggie 订婚。

云祎震惊于新闻,满脸泪水,在后山上疯狂地跑着,父母的去世,丰瑾的“离开”,让云祎彻底崩溃。就在这时,一个匿名变声的电话打了进来。

未完待续

编辑:胡君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