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筋》

作者:安宁

2017-12-28 14:11

导读:深夜的街头,看不见星光,只有微弱的月光透过云层照了下来。他抱着头蹲在阴暗的角落,还有泪痕的眼角瞥见了...

深夜的街头,看不见星光,只有微弱的月光透过云层照了下来。他抱着头蹲在阴暗的角落,还有泪痕的眼角瞥见了手表上的时间。

21:34 一个小时前,他亲手杀死了一个人,从这一刻开始,他手上沾满了血。 他仿佛还能听见那刺耳的尖叫,那双死后牢牢瞪着他的眼睛。他杀死了自己的妻子。

他不知道怎么办,他不想去自首,他还不能自首,他还想再看女儿最后一眼。 自己的女儿,还那么小,才四岁,那么可爱。都是因为他,她就要没了爸爸妈妈。

他们夫妻两没有什么存款,与邻居没什么交流,常常不在家。也将孩子寄养在了乡下父母家里。

“萌萌,萌萌。爸爸来找你,爸爸现在就来找你。

爸爸对不起妈妈,爸爸现在就来找你。爸爸就想看你最后一眼。

”他喃喃着,扶着墙慢慢站起了身。 白天的时候才下了雨,他们这个街区是老街区,地也是坑坑洼洼的,积了水。

他把手伸进水洼里淘着,他一遍又一遍地搓洗着自己的手,想把妻子的血洗掉,想把血的味道去掉。

可是怎么都洗不掉、洗不掉,即使手上已经干干净净,他仍是觉得还有血的味道缠绕着自己的鼻尖,他想要呕吐。

水洼里的雨水变成了淡红色,他想到警察还在找他,就从其他的水洼里,用手舀起了水,一次次地冲入淡红色的水洼里,直到他认为看不见红色了为止,直到,这血色与夜色混在一起。

今天他穿的是黑色连帽衫,他把帽子扣上,盖得严严实实的。全身上下除了晚上的手表与婚戒,只有裤兜里还有些钱。他逃出的时候太慌张什么也没带。但是这些钱,足够他坐巴士去乡下父母家了。

现在还好的是,他没有听见警车的声音。但他得抓紧时间,还得将自己隐藏好。 老街区的路他很熟悉,他借着月光一路跑着去了最近的,有到乡下的巴士站。刚好赶上了最后一班。 他找了个最后的位置坐,把头靠在了车窗上。他从车窗上看见了自己的倒影,他看见“自己”在狞笑。

他吓了一跳,摇摇头,眨眼睁开后,狞笑消失了。 “眼花了,一定是眼花了。”他像在向自己求证似的。 他一直睁着眼睛看着窗外,但却又什么都没看。

他的眼睛充血,一米七几的男人,缩在了椅子上成了一团。 他就这样看着黑暗里自己的影子,与快速向后移动的路灯。 两个多小时后,他到了。他瞥了一眼时间。

23:55 快十二点了,他从小便会走这条土路,很轻易地便顺着路摸黑走到了自家门口。

父母都是农民,房子也不大,就是一个土房子。 他想,父母和孩子应该睡得正熟。 他不想吵醒父母,于是找到了孩子房间的那侧,想从窗口翻进去,看看孩子。 可是当他翻进去后,看见的只有整整齐齐的床铺。

“萌萌呢?萌萌呢?是不是和爸妈一起睡了啊,这孩子,呵呵,一定是的。她怕黑。不过没事的,没事的,爸爸来了。”

他走到父母的房间,却只看见了熟睡的父母,依然没有孩子。

“孩子呢?!!萌萌,我的萌萌去哪儿了?!!萌萌!!萌萌!!爸爸来了,爸爸来找你了,爸爸来找你了!!”他情绪突然崩溃了,开始大声的喊叫着,一间一间房地找着。 “诶,这孩子怎么了啊?回来都不说声。

”他的父母被吵醒,循声找到了他。 “爸妈,爸妈。萌萌呢?萌萌呢?”他瞪着一双充血的眼睛,双手牢牢地扣住了了他母亲的肩膀,又紧紧地盯着他父亲。

“儿子啊,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啊?前两天的晚上,你不是把萌萌接走了吗?”头发花白的父母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

“你们在说什么,什么意思,什么我接走了萌萌?! 我接走了萌萌,我接走了萌萌,我接走了萌萌。”

他不停的重复着这句话。 他的反应太大,吓住了年过半百的父母。

突然,他像想到了什么一样,向外冲去。 “他爹,儿子这是怎么了啊?我们报警吧?”老母亲很担心自己的小儿子。 “等等,等等。你在家等着,我跟上去先看看。”老父亲,盯着自己小儿子狂奔而去的背影,对妻子说着,追着出去了。

……

编辑:胡军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