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充满不公,我们为什么还要做个好人

第一V视频 2018-05-29 10:31

微信图片_20180529092956

《幸福的拉扎罗》是由爱丽丝•洛瓦赫执导的魔幻剧情片,由安德里阿诺•塔迪奥罗、尼可莱塔•布拉斯基等主演,于2018年5月13日在法国上映。

该片获得了第71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最佳剧本奖。

微信图片_20180529093348

拉扎罗和几十个村民生活在与世隔绝的Inviolata村庄,而这个村庄和所有村民属于侯爵夫人Alfonsina de Luna。

被侯爵夫人剥削的同时,村民们又在剥削着善良的拉扎罗。然而拉扎罗从来没有任何怨言,甚至每次都满怀开心。 

夏季的一天,侯爵夫人和儿子Tancredi——一个叛逆病弱的年轻贵族来到Inviolata避暑,Tancredi和拉扎罗这两个背景、性格完全不同的年轻人,意外成为好朋友。

微信图片_20180529093352

顽劣又叛逆的Tancredi自导自演了一出绑架案,然后自己躲在拉扎罗的山洞里享清闲,希望拿拉扎罗血签名的手书能打动母亲,拿到一笔赎金后独自生活。

然而自私傲慢的侯爵夫人根本不在意,情急下Tancredi给对他有爱慕之心的富家小姐打电话求助,富家小姐报警引来警察。

这个仍实行奴隶制的不正常的小村庄终于曝光。村民们被警察接引走出村庄,去往新的生活。

拉扎罗却在之前就失足掉下极高的山崖,没人以为他能活着,甚至没有人想去收回他的尸体。然后摔下悬崖的拉扎罗在一头独狼经过后,毫发无伤地爬起来。

当发现村庄空无一人的时候,他前往城市,寻找他的“兄弟”Tancredi。

当拉扎罗终于来到城市,时间其实已经过去很多年,当年的村民已经长大老去,村民们见到没有丝毫变化的拉扎罗,大多像见到鬼一样,将其视为怪物。

微信图片_20180529093356

当拉扎罗与Tancredi终于再次相见,Tancredi已经是一个白发微胖的中老年人。他们一眼认出了彼此,拉扎罗激动不已,Tancredi依旧吊儿郎当,并且顽劣的性格一点都没变。

这是一部魔幻现实主义电影,电影在魔幻和现实之间进退自如,既有意大利乡村的恬静写意,又有主流社会边缘人士的现实无奈,创作兼具大气、灵动和细腻。

影片从头到尾,拉扎罗都像一个山间走出的精灵,或者是神之子,是善的化身。只是人类的劣根性,让这种至纯的善常常被利用。

那么,既然这个世界充满不公,我们为什么还要做个好人?

微信图片_20180529093403

导演将答案隐藏在了拉扎罗那双纯净的让人心悸的眼睛里,那双面对再多的恶意都真诚无比、接收到一点点善意就盈满雀跃的眼睛告诉我们——在面对恶意和不公的时候,唯有善良才能感知到生活的美好。

外媒评论:

凭借《幸福的拉扎罗》,爱丽丝•洛尔瓦彻为戛纳献上了一个将魔幻主义和写实主义融汇一体的寓言故事。影片在超16厘米底片上拍摄,像是给影片抹上了深褐色的微染,而这曾微染初看起来,显得格外怀旧而温暖,但慢慢的,你会发现,它其实更像是衰败的颜色。

——Gwilym Mumford《卫报》

魔法,一直是影视作品中比较难以被准确描摹的对象,很多时候,有的观众会惊叹不已,但也有的观众会认为不值一提。意大利导演洛尔瓦彻在这部节奏悠闲的影片中,在真实的社会和魔幻世界间来来回回地穿梭,而这,注定会让一半观众爱不释手,而另一半不爱魔法的观众抓耳挠腮。

—— Steve Pond 《The Wrap》

现代主义、民间传说,再加上寓言,《幸福的拉扎罗》像一幅杂糅了数种风格和色彩的疯狂油画。它其中像是《木偶奇遇记》般天马行空的逻辑和叙事起初让人费解,然而随着故事的推进,则越来越引人入胜。

——Jonathan Romney 《国际银幕》

爱丽丝•洛尔瓦彻的《幸福的拉扎罗》,充满了智慧、野心,再加上其中超越时空的寓言和时下社会的辩证批评,让它成为了这样一部慢热、但渐入佳境的作品。

——Guy Lodge《综艺》

魔幻现实主义似乎是今年戛纳电影节格外受欢迎的题材。而这也一直是洛尔瓦彻最偏爱的主题。但是在《幸福的拉扎罗》中,她将自己的天才再升了一级。这是她迄今为止最好的作品,也是本届戛纳最好的作品之一。

—— ErikAnderson《Awards Watch》

编辑:胡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