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16248《再也情》

2016年10月31日 17:05 

导读:生活在澳洲墨尔本的白雪和杨春,十八年前发生情变,白雪负气远走美国德克萨斯州。在他俩相识二十周年纪念日的时候,白雪万里迢迢回到墨尔本。此时,杨春正在经营他俩当年初相逢的餐馆。于是,白雪在闺蜜夏丽的陪同下前去就餐。当年一起在此打工的小姐妹徐玲现正帮助杨春料理餐馆,她认出白雪,告知杨春,因此发生了意外的故事。最终,白雪和杨春在二十周年纪念日未能相见,并致使白雪陷入取舍的纠结之中。

《再也情》

故事梗概:

生活在澳洲墨尔本的白雪和杨春,十八年前发生情变,白雪负气远走美国德克萨斯州。在他俩相识二十周年纪念日的时候,白雪万里迢迢回到墨尔本。此时,杨春正在经营他俩当年初相逢的餐馆。于是,白雪在闺蜜夏丽的陪同下前去就餐。当年一起在此打工的小姐妹徐玲现正帮助杨春料理餐馆,她认出白雪,告知杨春,因此发生了意外的故事。最终,白雪和杨春在二十周年纪念日未能相见,并致使白雪陷入取舍的纠结之中。

主要人物简表:

白雪:女,四十五岁,从美国德克萨斯州来墨尔本,杨春的初恋情人,十八年前和杨春分手后去了美国。

杨春:男,四十五岁,再也餐馆老板。

夏丽:女,四十岁,白雪的闺蜜。

徐玲:女,四十三岁,再也餐馆经理。

张洋:女,二十五岁,再也餐馆女服务生。

《再也情》

原创:墨尔本一夫

1

星期一是餐馆生意清淡的日子。晚七点,墨尔本,再也餐馆。

老板杨春在厨房炒菜。

杨春的搭档徐玲站在柜台后面整理账务。

只有一个女服务生张洋在侍候顾客。

三十张餐桌,灯光柔和,三桌食客,显得冷清。

2

门外来了两名奇怪的女子,天很黑,两人却戴着墨镜。

卷发的叫白雪,刚从美国德克萨斯州来,她是杨春的初恋情人,十八年前两人分手后她便去了美国,从此音信全无。他俩过去在此打工时相识,今天正值相识二十周年,因此故地重游,却不想让杨春知道。

梳直短发的叫夏丽,她是白雪的闺蜜,家住墨尔本,和白雪一直保持着联系。杨春在此经营餐馆就是她得知后告诉白雪。

白雪看着门前的招牌。

白雪(感慨):一别十几年,沧海桑田,连招牌都变了!记得从前这里叫龙也餐馆。

夏丽(不屑):慢说招牌变了,就是你那朝思暮想的杨春,这十几年里也不知做了多少次负心人,还曾想搭讪我呢!现在,大概早已想不起你是谁了!

白雪透过玻璃门望着里面发愣。

夏丽:得啦!想见他就单刀直入,别这么犹犹豫豫!过去就是这样坐失良机、把到口的鸭子放飞了!

白雪:我才不想见他!

夏丽:那你万里迢迢从德克萨斯州跑这里来干什么?还非逼着我也和你一起戴上这墨镜,丑死了!玩欲盖弥彰把戏吧?口是心非!

白雪(叹气):见了他也是徒增烦恼!我只是想悄悄看一眼,看看他如今过得怎样而已!

夏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他如今小日子过得挺滋润!

白雪:你不是说马菲出事了吗?

夏丽一指餐馆里的柜台。

夏丽:瞧瞧那是谁?前仆后继自有接班人!再说,他过得怎样关你什么事?你又不欠他……

白雪正要摘下墨镜细看,这时,张洋见门外有客,忙迎上前开门。

张洋:欢迎二位贵客光临!本餐馆今日特价,由老板亲自掌勺。二位进来尝尝我们的特色菜吧!

夏丽:你们这里都有什么特色菜?

张洋:听您的口音是北京人吧?我们这儿可是纯北京风味餐馆!特色菜有炒肝儿、爆肚、肥肠、蒜香肘子、卤煮火烧、羊杂汤……

夏丽:得得得!怎么尽是风味小吃?我们是来吃正餐的!

张洋:正餐那更没得说!京酱肉丝,砂锅丸子,松蘑炒肉,樟茶鸭子,宫爆鸡丁,回锅肉,还有灌汤小笼包,十锦炒饭,炸酱面!

夏丽:听着还可以!唉我问你,这儿原先不是叫龙也吗?这再也是什么意思?

张洋支支吾吾。

张洋:我就是一个打工的,只知道以前的龙也是广东风味,现在的再也是北京风味,至于再也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清楚。

夏丽(故意):哦!我以为你态度这么积极是老板娘呢……

白雪忙捅了夏丽一下。

白雪:那咱就进去尝尝吧!

3

张洋安排她俩坐下,递上菜单。夏丽摘下墨镜丢在桌上,随便点了几个菜。白雪却一直戴着墨镜在悄悄打量徐玲。

夏丽指着白雪。

夏丽:她刚从德州来,要吃德州特色菜,你们有吗?

张洋:巧了,今晚我们老板正好做了德州扒鸡!要不要来一只?

夏丽和白雪面面相觑。

夏丽(脱口而出):你们老板现在长本事啦!连德州扒鸡都会做?那可是天下第一鸡!你别拿什么肯德基糊弄我们哦!

张洋:您认识我们老板?

白雪(抢说):不认识!只是觉得,在这里若能吃到色、香、味俱全的脱骨扒鸡,不失为一种享受!

夏丽(刁难):记住,我们点的是色、香、味俱全、而且是脱骨的扒鸡,可不是广东烧鸭哦!

点完菜后,张洋转身离去。

夏丽:杨春这小子真敢忽悠!从前可是饭来张口的大爷一个,天天等着你打工结束后带回的餐馆残羹冷炙,再晚也等!

白雪(掩口微笑):你啊,干嘛总跟杨春过不去?他又没惹你!

夏丽(义愤填膺):我就瞧不惯他那见异思迁的德行!

白雪:那你总跟小服务生较什么劲呢?

夏丽:我也做过餐馆,人都是无利不起早!瞧她那副主人翁的样子,不是被杨春收编了就是正积极准备被收编!你再看看柜台后那人,俨然就是一副老板娘的作派!

白雪:那人是谁啊?看着挺面熟。

夏丽:徐玲啊!想当年,你、我、徐玲、马菲号称龙也餐馆四小天鹅你都忘啦?

白雪:是她?当年可不是这模样的!

夏丽:当年谁是这模样了?一个赛一个水灵!若不是马菲最妖艳,能后来居上从你手中夺走杨春吗?你再瞧瞧现在的你自己!岁月啊,真就是一把杀猪刀!

白雪黯然神伤。

夏丽:听说,徐玲嫁错了汉,才弄得如此沧桑!

白雪:马菲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夏丽: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只是听说她炒股票赔本之后变成植物人了。

白雪:那可怎么弄啊?杨春不是还有三个孩子吗?

夏丽:这你不必操心,听说徐玲已经大义凛然地顶上去了!否则,就凭他杨春,早就家破人亡了!

白雪(质疑):真的?杨春当年不是和马菲爱得死去活来吗?这么容易就接纳了徐玲?

夏丽:此一时彼一时,现在是什么时候?燃眉之急!听说徐玲既照顾马菲,又操劳三个孩子,还得管理此店!至于他俩之间有没有瓜葛,我不知道。

4

后厨房里,张洋正在向杨春汇报。

张洋:那卷毛倒还和善,直毛的尽横挑鼻子竖挑眼,好像跟谁都有仇似的!

杨春(边炒菜):直毛多大岁数?

张洋:看上去四十多岁吧!

杨春:哦,那是更年期反应,正常!

张洋:不对!那卷毛也四十多岁,怎么就和和气气?玲子姐也四十多岁,也没像她那样阴阳怪气啊?

杨春:人和人不一样!马菲反应就大,徐玲贤妻良母型,没脾气……

正说着,徐玲来了。

徐玲:你又在编排我什么呢?张洋,二号桌的客人要求加菜。

张洋离去。

徐玲:杨春,那两只小天鹅飞来了!

杨春愣了愣,忙放下手中的炒勺,用围裙擦着手,显得有些激动。

杨春:白雪来了?她她她……现在什么样子?

徐玲(假意嗔怒):一提到她,瞧你激动的!旧情难忘?

杨春(恢复镇定):那倒不是!多年不见,只是想知道她现在啥模样?

徐玲:想知道,那你就自己看看去!

杨春:不不不!现在我这副德行怎么能出去见人?你快说说!

徐玲:她嘛,瘦了,也黑了,人显得憔悴……

杨春眼眶有些湿润。

杨春:我想起来了,今天是我和她认识……

徐玲:二十周年!不光她,我们四人都是二十年前的今天认识你的!

杨春:可她从万里之遥特意跑回来……难怪刚才张洋说那桌客人要吃德州扒鸡呢!当年,我曾对她说,在我小时候,父母经常出差去南方,每次回来时经过德州,一定要在火车站买几只德州扒鸡带回家,那时能吃到德州扒鸡,比过年还爽!久而之久,这德州扒鸡便成了我心目中最好吃的东西!谁想,那年白雪回北京探亲,特意去德州买了两只扒鸡带回来。十几年前的墨尔本,慢说正宗的德州扒鸡,就是现如今本地自制的冒牌货也没有!望着她兴冲冲拿出德州扒鸡的样子,我突然想起了我娘当年一进门就招呼我吃鸡的情景!那万里送扒鸡的样子,和那纯正的德州扒鸡味道,令我至今记忆犹新!后来,我和马菲相爱,虽说两情相悦,但白雪那母亲般关爱的眼神我始终挥之不去,时间越久越感觉愧对她……

杨春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5

餐厅里,夏丽和白雪的菜上齐了。两人吃着吃着,夏丽突然举手招呼张洋,白雪忙想制止她,可张洋已经走上前来。

夏丽:这是什么德州扒鸡?太柴了!色、香、味在哪儿?脱骨吗?啃得我都快抓狂了!

白雪:夏丽,挺好的!我吃出花椒味了……

夏丽:那成麻辣鸡了!

白雪:色泽金黄……

夏丽:你戴着墨镜还能看出色泽金黄?我不戴墨镜看它都是黑糊糊的!

白雪:有桂皮和丁香的气味……

夏丽:再起哄我跟你急!服务员,去,把你们老板找来!这叫什么玩意儿!

徐玲上前。

徐玲:夏丽,白雪,你们好!

夏丽:呦!这不是徐玲吗?几年没见都成老板……娘啦?你们老板是谁?他怎么不出来?

徐玲:老板不就是二十年前的今天一脸怯懦推门进来找工作的杨春吗?当时,不正是你夏丽见他可怜、领他去见餐馆老板娘的吗?你们今天来,不就是想见他吗?

说着,徐玲瞟了一眼白雪,只见她缓缓摘下墨镜,两眼已然泪汪汪了。

白雪:徐玲,十八年不见,没想到此时能在此地相见!

徐玲:是啊!这全托了杨春的福!他这人特念旧,一有了钱,便想方设法把这家餐馆买下……

夏丽:他那是为马菲买下的这家餐馆吧?

徐玲:那也为咱姐妹今天相聚提供了方便不是?你们瞧瞧,这桌椅摆设、餐厅样式,哪样不是按照当年布置的?来,我带你俩参观一下!

夏丽:那他为什么不将门口的招牌也改回原先的龙也餐馆?

徐玲:杨春买下这家餐馆的时候就叫龙也餐馆,后来马菲炒股赔了本,悔恨交加,便将餐馆改名为再也,配上本区地名叫Bulla,中西结合便是“再也不啦” !

6

她们边参观边聊。

白雪:啊,这是当年我负责的五张桌子!真是,连桌布的款式都和当年一模一样!

夏丽:形式主义!这桌布不定被辞旧迎新换过多少次了呢!二十年前的旧桌布早已不存在了!

她们转至后厨房,白雪见到一个黑胖的背影正在煎炒烹炸,十分惊异。

夏丽: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啊!唉白雪,我看他该进屠宰场了,现在正流行吃黑猪肉哦!

黑胖厨子一回头,夏丽和白雪都大吃一惊,只见他满脸横肉,左腮还有一道刀疤,冲她俩微笑示意,露出一嘴黄板牙。

夏丽:这这……就是你们老板?

徐玲:杨春外出办事去了,这是临时来顶班的刘师傅。

白雪(失望):他走了!

夏丽:你怎么还不明白?他那是躲你!

徐玲(解释):别误会!杨春听说你们要吃德州扒鸡,恐怕他的手艺不行,特意开车去德州扒鸡专卖店买,马上就回来。你俩先缅怀一下他工作和战斗过的地方吧!

一提起战斗,白雪眼前立时浮现出用餐高峰时节厨子们手忙脚乱、挥汗如雨的景象,不禁又有些黯然神伤。

夏丽见状,忙拉着白雪往回走。

夏丽:厨房重地,闲人免进!咱还是回去吧!

7

夏丽和白雪回到餐桌又吃了一会儿。

白雪:咱还是走吧!我也算来此看过了,没见到杨春,这种结局更好,省得见面后彼此都尴尬,还搅扰了他的平静生活。

夏丽:我看也是!他明明是躲着不想见你!

夏丽举手唤张洋,不想,来的却是徐玲。

夏丽:买单!我们不等了!

徐玲抬手看看表,显得有些着急。

徐玲:这杨春也真是!按说该回来了!打他手机也不接!

这时,一名印度裔出租车司机进门,张洋迎上前。

司机:得皱怕挤!呀咪呀咪(英文:香)!

见张洋发愣,司机晃晃手提的塑料袋。

司机(英文):杨先生在公路上出了交通事故,托我把 “得皱怕挤” 带到这里。

声音不大,却被白雪听见了,急忙走上前。

白雪(英文):他受伤了吗?

司机(英文):可能吧!我是路过,见人正往救护车上抬他。杨先生见了我,便托我火速将这呀咪呀咪带给你们,其它事情就不太清楚了!

徐玲付了车费和小费,司机转身离去。

白雪(惊叫):血!

只见塑料袋上,有几滴凝固的血。

徐玲再拨打杨春的手机,还是不通。

8

五星级宾馆十八层房间卧室窗前。白雪一夜无眠,将墨尔本夜景渐渐看得东方吐出红霞。她终于忍不住,拨了徐玲的手机。

徐玲:喂?

白雪:杨春联系上了吗?

徐玲:他没多大事!受点皮外伤!半夜医院就打电话让我把人领回家了!你跟他直接聊吧!

杨春:白雪,没事!墨尔本人一见血就大惊小怪立即叫来救护车绑架我!

白雪:那怎么会出血?伤哪儿了?

杨春:擦破点皮!可惜啊,咱没见着!这样吧,今晚我和徐玲请客!你可别叫夏丽哦!她那刀子嘴我受不了!

白雪:你行吗?休息两天再说吧!

杨春:轻伤不下火线……

放下电话,白雪思绪万千。

画外音:我打电话给徐玲,杨春就在旁边,这说明……他俩关系的确不一般!那还有必要赴宴搅扰人家吗?可我……为什么来墨尔本?怎么办……

白雪在矛盾重重中睡去,她梦见一只白天鹅展翅高飞。

卧室床头柜上,德州扒鸡仍原封未动地裹在塑料袋中,袋上的血迹已然发黑。

[完]

( 编辑: 朱丽俐 )
相关推荐

底层广告
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