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16254《假肢》

2016年10月31日 17:05 

导读:伍小琦回忆过去刚工作时采访的一个事件,事件发生得虽离奇不可解释,但却很温馨也体现出了父母与子女之间的牵绊与爱。

律政奇谈之 假肢

主要人物:

伍小琦:女,记者,多年前接手一个采访,见证了整件故事的发展。

陈征:男,律师,与伍小琦是高中同学,关系要好,时常聚在一起插科打诨,聊聊近况,发发牢骚。

我:男,二三十岁的文艺青年作家,在一次采访的时候认识了伍小琦,闲扯之中聊到一个颇感兴趣的案子,刚好经办这个案子的律师是陈征,就这样三个人互相认识,成了朋友,经常出来聚聚。

张晓丽:家住农村,今年刚进城打工,在餐厅当服务员。一场交通事故的女主人公,致使左腿被截肢。

张晓丽父亲/卖花老大爷:六七十几岁,癌症晚期,却心系女儿。

次要人物:

张晓丽母亲

张晓丽大伯

小冷:摄影记者

假肢捐赠公司的经理

伍小琦师傅老李、同事、电视台老胡、医生、警察

故事简介:伍小琦回忆过去刚工作时采访的一个事件,事件发生得虽离奇不可解释,但却很温馨也体现出了父母与子女之间的牵绊与爱。

场景一:

时间:晚上八、九点

地点:路边的烧烤摊

人物:伍小琦、陈征、卖花老大爷

(入画)

特写<一个女孩的背影,给一个(特写),然后镜头慢慢往后拉(慢拉),一个空荡的医院走廊,最后拍摄到女孩的左腿是假肢,她缓慢的移动着...> 伴随沉重阴冷的音乐,逐个推出演职员名单。

幕启:伍小琦一边放下自己的包一边入座在烧烤摊,正好第二盘扇贝也上了桌,而陈征和我已经喝完了一瓶啤酒

伍小琦:不好意思,明天交稿子,今晚不赶出来不行,没迟到多久吧?(边说陈征边给她满了一杯酒)

陈征:早习惯了,咱就不整这些虚的行不,喝了吧。(将酒推到伍小琦面前)

伍小琦:刚好渴了(仰头喝完那杯酒)

陈征:嘿哟,酒量见长啊。

【旁白(我):陈征和伍小琦是高中同学,一直关系要好,大学毕业一个当了律师,一个成了记者,工作繁忙并没拉远这两个朋友的距离,倒是时常聚在一起插科打诨,聊聊近况,发发牢骚。我是在一次采访的时候认识了伍小琦,本是聊一些我创作小说的事情,闲扯之中聊到一个我颇感兴趣的案子,刚好经办这个案子的律师是陈征,就这样我与陈征也认识了,成了朋友,经常出来聚聚。】

三人在路边的烧烤摊吃着东西,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中景)切到(近景)伍小琦说话

伍小琦:怎么着,陈大状,聊聊你那案子呗,到底现在什么情况啊?(此时,陈征放下手中吃了一半的肉串,想了几秒,叹了口气,又把肉串拿了起来)

伍小琦:什么情况这是?(我和伍小琦疑惑的看着陈征,神色凝重不解)

陈征:没,我怕肉串待会儿凉了不好吃,我还是得先吃完再说。

伍小琦:(正欲拿筷子敲陈征的头)你丫能有点正经吗?

话音刚落,一个卖花的老大爷站到了桌边<由伍小琦停留在空中拿着筷子的手切换(推移)到拿着花的老大爷>

老大爷:帅哥,美女,要花吗?

陈征:(吃着肉串的陈征也没抬眼去看,摆手拒绝)谢谢,不用

老大爷没有纠缠,转身正准备默默离开,此刻镜头一转(摇摄)到伍小琦

伍小琦:等一下(从包里掏出十块钱,递给了老大爷)

老大爷:姑娘,两块钱一朵,你要几朵?(佝偻的身躯,微颤的声音)

伍小琦:一朵吧,不用找零了,大爷。

老大爷:谢谢你。(留了两朵花在桌上,将钱收好,转身去了别桌。此刻我和陈征疑惑脸)

陈征:这不是你失散多年的……(陈征打趣到,话还没说完伍小琦的筷子就真的落在了陈征的脑袋上)

伍小琦:就是觉得大半夜出来挺可怜的,而且长得特别像我曾经见过的一位老大爷,所以就不自觉掏钱了。

陈征:见过的老大爷,不会是……(贱贱的表情,依旧打趣的说着)

伍小琦:陈征你能有点正经吗,也不能说是见过,其实我没见过,我只在梦里和视频里见过。

陈征:我说中了吧,没想到你喜欢这一款的。(话音刚落,伍小琦的脚也踹了过去)

伍小琦:其实这是好几年前我刚工作不久的事情,现在想起来还背脊发凉呢。(若有所思状)

我:感觉有故事,讲讲呗。(作家的职业病..有点好奇有点期待)

伍小琦:其实之前这事儿我跟陈征提过,但没细讲,说来又是一故事了,不耽误聊正事儿吧。

陈征:夜还未央,不耽误。(说完,被我和伍小琦瞪了一眼)

伍小琦:陈征你记不记得我上高中那会儿脚踝受过运动伤,之后经常疼,就是在这件事之后,我的脚踝就再也不疼了,我记得跟你讲过。

陈征:(想了想)是有这么个印象。

伍小琦:这件事还得从我报一个车祸的新闻说起....(陷入回忆,场面转化,可由伍小琦望着老大爷背影的眼神转化到下个场景——几年前的报社<蒙太奇镜头段落转化>)

场景二:

时间:秋季,九月初,热

地点:报社(新闻部)

人物:伍小琦、师傅

(定点拍摄电梯门)报社电梯门打开,伍小琦和师傅走出电梯(跟踪拍摄),伍小琦放下手上的东西准备喝口水歇一歇,就接到了同事打来的电话...

【旁白(伍小琦):那是X年前的一天下午,我刚跟着师傅跑了一个采访回到社里,就接到了同事的电话,说是城西刚出了个车祸,一个骑自行车的女孩儿被一辆运货的卡车撞上,连人带车卷进了车轮下面,一条腿被碾得粉碎,正送医院抢救】

挂了电话以后,伍小琦马上去找师傅。

师傅:那这单新闻你就自己跑跑,我在这边把下午那稿子写了,有什么特殊情况给我打电话。

伍小琦得到指令后兴奋异常,这是她第一次单独出采访,顾不得歇息一下,背上包就往医院赶<镜头拍摄这一系列动作,中景,(镜头摇摄)跟着人物拍摄直到她走出报社>

场景三:

时间:下午

地点:医院急诊室外

人物:伍小琦、同事、电视台老胡

伍小琦跑到急诊室外,与同事、警察和电视台的记者简单的打了招呼,大致了解了一下情况,出车祸的姑娘已经推进急诊室抢救了。

【旁白(伍小琦):根据警方提供的初步信息,被撞的姑娘叫张晓丽,家住农村,今年刚刚进城务工,在一家餐馆里做服务员,母亲在深圳打工,而父亲则是癌症晚期,在另一家医院接受治疗,警方已经联系了晓丽的母亲,让她尽快从深圳赶回来。而晓丽自己现在左腿三分之二被碾碎,必须进行截肢,而大动脉破裂,失血非常多,能不能挺过去还不得而知】

同事:(揉了揉太阳穴)另外一组同事去了张晓丽父亲那边,能不能把这飞来横祸告诉晓丽的父亲还得看老人到底病情如何,而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钱,因为晓丽的父亲查出癌症已经一年多,家里所有的钱都给她父亲治病了,现在晓丽这边医院肯定是尽最大的努力抢救,救得下来,后续有一大笔医疗费。

伍小琦认真的听着...

同事:老李不过来了?

伍小琦:师傅得赶另外一个稿子,叫我跑这一单。

同事:嗯,这新闻挺适合你来做的,医疗费估计得靠社会募捐了,待会儿和电视台的老胡商量下,咱们联合多家报纸,再加上电视台,应该可以解燃眉之急,老胡你刚才认识了,你们商量下,今天辛苦你,估计得加班咯,我还得回趟社里,这边就交给你了。(说完拍了拍伍小琦肩膀,离开了)

伍小琦答应下来,转身走向电视台的老胡,和他商量报道和募捐的细节...

场景四:

时间:晚上九点多

地点:医院手术室外

人物:伍小琦、医生、晓丽母亲、晓丽大伯、摄影记者小冷

晚上九点过,手术才结束,医生从手术室走出来。

医生:晓丽截肢成功,也止住了血,但因为之前失血过多,还没有完全度过危险期,已被转移去了加护病房。(边摘口罩边说)

小冷:(摇了摇脑袋,叹了口气)小丽父亲肝癌晚期,家里只联系得上在深圳打工的母亲,目前已经从深圳赶过来了。还有一个照顾她父亲的大伯,家里也拿不出称得上数目的钱,加之晓丽父亲病情反复,一时之间都束手无策,负责照顾晓丽父亲的大伯也是个老实人,一听晓丽出了这么大的事都懵了,跪在地上给我们磕头,求我们救救晓丽。

伍小琦站在加护病房外,透过玻璃门看着病床上的晓丽,不觉眼睛湿润了...(定点侧面拍摄伍小琦透过门看着晓丽的一幕)【旁白(伍小琦):那天折腾到半夜,虽是精疲力尽,但那时的我还很年轻,出世不深也没经过这些风浪,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事情,心里也是翻江倒海。得到医生许可之后,在加护病房外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晓丽,不觉得眼睛也湿润了,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尽最大努力救回晓丽。】

场景五:

时间:凌晨十二点

地点:伍小琦的宿舍

人物:伍小琦

凌晨,伍小琦边吃泡面边写稿...(可定点拍摄窗外的景物,天色由暗到亮,日出太阳缓缓升起,预示第二天的到来,过渡)

场景六:

时间:清早

地点:报社

人物:伍小琦、师傅老李

老李笑着对伍小琦夸耀不绝(赞赏的看着伍小琦)

老李:小琦啊,最主流的五家报纸都刊登了这个新闻,这次你的新闻稿写得动人之极,加之电视新闻的跟进,闻讯之后拨打热线电话募捐的人也越来越多,你功不可没啊!

伍小琦也高兴的笑了笑(内心OS:募捐的人越来越多,晓丽有救了!)

场景七:

时间:下午

地点:火车站

人物:伍小琦、小冷、晓丽母亲

【旁白(伍小琦):下午,电视台的人给报社去了电话,说晓丽的母亲回来了,在火车站,看报社能不能派个人去接下,一起去医院,顺便做个跟进报道,为晓丽和她的父亲更好的募捐,我记了晓丽母亲的联系方式,挂了电话,赶忙请示师傅,然后打车赶往车站。】

伍小琦边下车边与已经等在火车站的摄影记者小冷打招呼,两人站在火车站广场,张晓丽母亲的电话打了过来,约定好了见面地点,两人便往那里赶。

远远地,伍小琦看见一位中年妇女,汗湿的体恤,黄白黑参差不齐的头发,熬得通红的双眼(远景慢推到近景)随后(切换镜头)到三人同框近景

伍小琦:大姐您好,你是张晓丽的母亲吗?

晓丽母亲:我是我是,小妹妹,对不起,真的给你添麻烦了。(边说着,膝盖一弯就往前倾差点跪在他们面前,伍小琦和小冷赶忙扶住)

伍小琦:大姐,你吃饭了吗,先带你去吃点东西吧。(非常关切的语气与深情)

晓丽母亲:不用,我们还是先去医院吧。(嘴唇开裂,面无血色)

伍小琦:大姐,你一定得吃点东西,现在无论是晓丽还是他爸爸都指望着你,要是你再累到了,那就更麻烦了,能帮的忙我们一定尽我们的全力去帮。(耐心的开导道)

晓丽母亲听后,也只能沉默点头,伍小琦和小冷带她去了车站旁的小饭馆,点了两个小饭菜,陪着晓丽母亲吃。

场景八:

时间:下午

地点:小饭馆

人物:伍小琦、小冷、晓丽母亲

在饭馆吃着饭,伍小琦接到晓丽父亲那边医院打来的电话,挂了电话后无奈的对着晓丽母亲说...

伍小琦:(无奈,担忧的神色)说是晓丽大伯看晓丽父亲精神状态比较好,嘴巴没忍住,就告诉了晓丽出车祸的事。老爷子听了后,病情直转急下,刚经过抢救,还在昏迷中。

晓丽母亲听了一边抹泪一边点头,也没有主意

伍小琦:别的到了医院再说吧。

小冷:(尴尬的看着伍小琦和晓丽母亲)先去哪个医院?

场景九:

时间:晚上

地点:烧烤摊

人物:伍小琦、陈征、我

镜头切回到现在,坐在烧烤摊的三人

陈征:(点了支烟,摇摇头)哎,祸不单行到这个地步,也太折磨人了。

我:(放下了筷子)然后呢,这个事情怎么解决的,不是募捐了嘛,救一个应该没问题吧?

伍小琦:我做社会新闻怎么久,虽然那一次募捐金额不是最大,但还真是快,一个多星期就募得十万多,晓丽的医药费的缺算是填上了。

陈征:救下一个?

伍小琦:恩,晓丽被就下来了。

场景十:

时间:晓丽治疗一周后

地点:急诊中心楼下、烧烤摊、医院楼道

人物:伍小琦、晓丽父亲、小冷

伍小琦再一次陷入回忆里,拍摄手法蒙太奇镜头转换,由烧烤摊的中景镜头转换到晓丽父亲【旁白(伍小琦):经过一周的治疗,晓丽已经完全度过了危险期,但就在那短短的一个星期,晓丽的父亲去世了。在晓丽还在危险期的时候,晓丽父亲在一个阶段十分清醒,他要求一定要去看晓丽,他自知自己大限将至,也不愿再为自己苟活几日砸钱,一定要把所有的钱用去救女儿,但无论如何,就是想再看一眼女儿。无论家人如何劝他,说晓丽还没有完全度过危险期,伤口还没愈合,低烧也迟迟未退,现在若看到暴瘦得也几乎不成人形的父亲,只会更难过,而影响病情的稳定,最后两边都救不活。】

晓丽父亲:(微弱的声音)我只看她一眼,我不见她。

大家没办法,只好答应。

第二天一早,大家用床板抬着无比虚弱的晓丽父亲从面包车上下来(摇摄/定点拍摄面包车入景)

场景切换到现在的烧烤摊

伍小琦:那时他因为停用大部分治疗,腹积水十分严重,几乎人已发不出声音,颠簸一路,总算到了晓丽所在的急救中心楼下,他却只睁开眼睛说了一句...

场景切换到急诊室楼下,晓丽父亲的脸

晓丽父亲:(缓缓睁开眼睛)还是不见了。

场景切换到楼道,小冷当时在场,一个人躲到楼道里默默流泪,打了电话和伍小琦商量办法,伍小琦便建议怕有什么意外,让老爷子录一段视频,要是在晓丽度过危险期之前老爷子不幸走了,还算有个遗言。

场景十一:

时间:第二天,下午

地点:晓丽父亲病房

人物:伍小琦、晓丽父亲、小冷

伍小琦接到晓丽母亲的电话说晓丽父亲精神格外好,还喝了半碗稀饭,问能不能录那个视频(这里拍摄出晓丽母亲的电话)伍小琦一口答应,但由于自己走不开,只好马上联系小冷,小冷刚好在那附近做完一个采访,扛着摄像机就过去了。

小冷来到晓丽父亲的病房,但晓丽父亲状况急转直下,对着镜头半天没憋出一个字(这里给晓丽父亲一个近景/特写,以摄影机的拍摄角度,拍出晓丽父亲的焦灼与担忧,欲言又止)

【旁白(伍小琦):半个小时之后老爷子因为腹积水又晕了过去,抢救无效去世了,而小冷录下的那段无声的影像,则默默的封存在胶卷里,晓丽的母亲来不及去悲伤就得去照顾晓丽,丧事也一切从简,对刚刚跨出鬼门关的晓丽,晓丽母亲更是缄口不提老爷子去世的消息,再大的悲痛,也得一个人扛下去。】

场景十二:

时间:几天后,白天

地点:报社、烧烤摊

人物:伍小琦、假肢捐献经理、陈征、我

场景到烧烤摊

伍小琦:之后,社会募捐解决了所有医疗费用,甚至有商家找到了报社,说要为晓丽捐献一副假肢,而我作为这个新闻的记者接待了那个有些滑稽的卖假肢的老板。

场景切换到报社,伍小琦接待卖假肢的经理

假肢捐献经理:(广东口音的普通话,经理语气滑稽自大)等晓丽出院的时候,我们会为晓丽量身定做一副价值两万元的高档价值,这是我的联系方式。(边说边给伍小琦递去了名片,这里镜头推近给名片一个特写)

接待完经理后,伍小琦联系了晓丽母亲,把经理的联系方式给了晓丽母亲。

场景切换到烧烤摊

陈征:(转头叫住老板,多加了几个菜)就这么搞定了,不也挺好的嘛,总算救活了一个人,一两个星期捐十几万,咱们这社会还是好人多啊。

我:事儿就结束了,你是说晓丽父亲长得像刚才那位老爷子,就这样?

伍小琦:当然不是就这样,蹊跷的事情发生在半年后,对了,我之前也说了,虽然我跑了接近一个月晓丽这事儿,但我一次也没见过晓丽的父亲。

再陷入回忆,场景进行切换...

场景十三:

时间:三月末的一天深夜

地点:伍小琦的宿舍、报社

人物:伍小琦、晓丽父亲、晓丽母亲

伍小琦进入报社(跟踪拍摄),和同事们笑着打招呼【旁白(伍小琦):半年来每天我都跟打了鸡血似得拼命工作,日久天长,晓丽的事情也早忘了,也没有再去联系。直到有一天...】

蒙太奇镜头场景切到伍小琦家卧室

伍小琦从睡梦中惊醒,睡衣、被子都被冷汗浸湿了,心里一阵阵发慌,瞄一眼窗外,蒙蒙亮的天似乎乌云密布,梅雨将至,一下就是十几天,看了一眼手表,六点半刚过。(由中景切换到特写手表)

伍小琦坐在床上,手按了按脑袋,想回想起刚刚的梦,却想不起来(甩甩头),咽了几口口水,口干舌燥,换了干爽的衣服,去客厅倒水喝。镜头切到客厅,她走到餐桌旁,倒了水喝下半杯,此时也全然没了睡意,走去窗边的书桌旁准备下今天需要采访的资料。

这时,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手机陌生号码特写),吓了伍小琦一跳,嘴里嘟哝了一句,心想谁会这么早打电话来,走过去拿起手机,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

晓丽母亲:喂,请问是报社的伍小琦妹妹吗?

伍小琦:我是,请问您是哪位?

晓丽母亲:伍小琦妹妹你好,对不起啊,怎么早吵醒你,我是张晓丽的母亲,我们之前见过。

伍小琦:(疑惑的问)张晓丽?

晓丽母亲:就是出车祸截肢的那个晓丽啊,全靠你帮了很多忙的,晓丽现在已经痊愈了。

伍小琦:(回忆了一下记起来)哦,是阿姨啊,阿姨你好,晓丽好了吗,真是太好了,阿姨有别的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吗?

晓丽母亲:对,真是不好意思,是这样的,今天晓丽出院,之前不是你给了我一个捐献假肢的好心人的联系方式吗,我联系了他,但是他不愿意捐赠了,我就想你能不能帮我们说说,现在好点的假肢很贵,我实在拿不出钱了。

伍小琦觉得这段话好熟悉,她的视线刚好落在了书桌旁(跟随视线移摄),她的心咯噔一落,一阵寒意袭过背脊,鸡皮疙瘩起了一手,她终于发现刚进客厅的时候哪里不对了,是书桌前椅子的朝向(镜头猛拉向椅子),她记得昨晚明明将椅子放进了书桌下,而现在椅子却背对着书桌,面对着书桌背后的沙发!

之前的梦境一下子清晰的印在了伍小琦的脑海里,一阵阵寒意不由得从脚跟滑上了脑门

场景切换到梦境

场景十四:

时间:梦境白天

地点:伍小琦的宿舍

人物:张晓丽、晓丽父亲、晓丽母亲、伍小琦

张晓丽康复出院,一家三口来到伍小琦宿舍,伍小琦给他们倒了一杯水,张晓丽一家坐在客厅沙发上,晓丽咧着嘴笑得天真烂漫,唯一格格不入的,只是毫无修饰的,暴露在外的残缺的腿部(由晓丽天真的笑容移摄到她残缺的左腿上,特写),晓丽的父亲和母亲搀扶着她,在伍小琦的沙发上坐下,晓丽的母亲也拉着伍小琦与晓丽并排坐下,伍小琦的眼神不得不去注意到晓丽的残腿。

晓丽母亲:(拉着伍小琦的手笑着)感谢你哦妹妹,不是你帮我们,晓丽的脚也不会好哦。

伍小琦:(也笑笑)阿姨,这是我们该做的,现在晓丽康复了,我们就没白辛苦。

晓丽母亲:(有点不好意思)是啊,晓丽就是今天就要出院了,已经完全康复,但还是有个事情要麻烦你,本来真是不好意思开口哦,但是晓丽她爸爸看不得女儿吃苦哦,所以非要我们来找你,我们拗不过他,对不起哦。

伍小琦:叔叔,阿姨,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说完看向坐在书桌旁的晓丽父亲,因为屋里没有开灯,光线昏暗,也看不清晓丽父亲的表情)

晓丽母亲:是这样的,晓丽不是今天出院嘛,之前你给了我一个联系方式,说那位好心人愿意给我女儿提供一副假肢,但是昨天打了电话去,那人说在电视里看到晓丽已经有假肢了,而且大家捐了很多钱,他就不想捐献了,你看我们钱都花在了医疗费上,真是没什么钱了,晓丽才二十出头,还是希望她能有一副好的假肢,能去找个力所能及的活儿来干,我就想攒点钱,回去给这老头子盖个房子,好妹子,你看能帮忙不?(说完后看向晓丽的父亲)

晓丽母亲:(看着晓丽父亲)老头子,你还有什么话你就给妹子说哦。

晓丽父亲从椅子上站起来(近景),走到伍小琦面前(跟踪拍摄),消瘦的身躯有些佝偻。

晓丽父亲:(弯下腰,扶起伍小琦的脚踝,用力按摩着)妹子,一直听说你帮晓丽,觉得很感谢,但我们家里穷哦,也没什么可以报答对的,我听说你脚上受过伤,天气一潮就疼,叔帮你按按,一按就好了哦。

伍小琦:(看着晓丽父亲的手<摇移到特写手部>)叔叔,你手指甲好长呀。

晓丽母亲:(笑笑说到)妹子,不是说指甲长的人长寿吗?(这时晓丽父亲抬起了头,深陷在眼眶里的一双眼睛,却满是慈祥……<由晓丽母亲的笑容切换到晓丽父亲>)

场景十五:

时间:早上

地点:假肢公司

人物:伍小琦、假肢公司经理、小冷

场景由梦境切换到宿舍,天已经快亮了,挂了晓丽母亲的电话,伍小琦仍然惊魂未定(拿着手机发呆,中景)【旁白:逝者托梦的事情还从未发生在她身上过,家里亲人去世也没有发生类似的事情,做新闻半年来也经手一些啼笑皆非的事情,可这样的怪事她也是第一次碰上。】

伍小琦不敢再想,简单收拾一下便立马去了报社,查到了那家经营轮椅与假肢的公司地址立马赶了过去。(跟踪拍摄她急匆匆的收拾东西,打车,到公司)

经理:(依旧操着一口广东普通话,虚伪的脸嘴)哎哟,小妹妹,不是不捐啦,是在报纸上有看到晓丽已经有安装假肢啦,而且新闻也说捐款很多的嘛,介个假肢呢,很贵的嘛,如果晓丽有了,就没有必要再捐赠一副多余的嘛,有其他朋友会用到的吗?

伍小琦瞄了一眼办公室里供奉的一尊貔貅和窗户边的富贵竹(由伍小琦的视觉摇移拍摄到貔貅和富贵竹,再切换回伍小琦的脸部特写),便将今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知了那位经理,只看那位经理脸色由红变绿。

经理:(惊恐、虚伪脸)小妹妹,我跟你讲啦,不开玩笑的,这个事情呢,是我欠求证,欠考虑哦,如果晓丽是真的还没有假肢的话,作为社会的一个份子,献出爱心是义不容辞的,我也要兑现自己的承诺的,这个假肢一定保证做好的,现在有更好材料的新款产品哦,我是很愿意捐献的。

伍小琦:(冷面看着经理)出个书面的东西吧,到时候我让晓丽母亲过来取。

经理:没问题的,我们公司都是和医院有合作的,很正规的,这个你放心。

事情办妥,伍小琦也总算松了口气,一直没能恢复红润脸色的经理将伍小琦送至门口(跟踪拍摄)。

经理:(担忧状)小妹妹,有些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啦,还是烧个香妥当哦。

伍小琦:(笑笑)谢谢。

场景十六:

时间:上午

地点:公交车站

人物:伍小琦、小冷

伍小琦走出公司,到了公交车站准备赶回报社,这时手机响了,一看,是电视台的小冷。(伍小琦疑惑状,觉得奇怪小冷竟会联系自己)

小冷(电话音):伍小琦吗,我是小冷,能请你帮个忙吗?

伍小琦:小冷,有什么事儿你说。

小冷(电话音):说来怕你不信,但的确是真发生了,你还记得张晓丽吗,就是之前出车祸断了腿那姑娘?(伍小琦一听很惊讶,感到寒意阵阵)是这样的,昨晚晓丽的父亲给我托梦,说晓丽马上要出院,但是之前说要捐假肢的那个商家悔捐了,叫我能不能帮忙,现在我人在外地出差呢,想想可能就你信我一把,帮我联系下那家商家,把这事儿办妥了,也好让老爷子走得安心。

伍小琦:(声音打着颤)小冷,这事情已经解决了。

小冷:解决了?什么意思?

伍小琦:因为昨晚老爷子也给我托梦了,也是假肢的事情。

小冷:(沉默了很久)解决了……解决了就好,我那儿还有老爷子的录像的拷贝,回头把它烧掉,然后再烧些纸钱,祭拜一下。

伍小琦:小冷,你那拷贝烧掉之前我能看看吗?

【旁白:伍小琦虽说是刚出社会的小女生,胆子也小,但什么事情都爱较真儿,她没见过晓丽父亲,梦里的印象却在此时深刻无比,她想求证一下,小冷也就答应下来,约好看完之后,一起去给晓丽父亲上个香,然后再烧掉拷贝。】

场景切换到录像屏幕,在屏幕里一直定点推近拍摄,直到场景显示晓丽父亲的病房,录像中瘦骨嶙峋的病人和自己梦中的晓丽父亲五官神情一模一样,录像里他发不出声音,手一直颤抖,他是多么渴望对女儿说出最后祝福的话语。

伍小琦看着录像,先前的恐惧与震惊,转换为了心酸与感慨。

【旁白:四月的梅雨,往年每到这个时候,伍小琦的脚踝就会隐隐作痛,可在这件事之后,脚踝再也没有痛过。】

场景十七:

时间:晚上十点过

地点:烧烤摊

人物:伍小琦、陈征、我

我:后来和晓丽还有联系吗?(陈征只是阵阵叹气,唏嘘不已,我的内心OS:是否父母与子女的羁绊,真能超越生死。)

伍小琦:(摇摇头)没有了,那次去给晓丽父亲烧过香之后,就再没联系,总之事情是解决了。

我:这故事厉害。

伍小琦:(苦笑着,喝下半杯啤酒)故事是厉害,亲生经历下,还是慎得慌。

陈征:(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看着吐出的烟圈)慎得慌的事情你还遇得少了。

伍小琦:(一改沉重的语气,轻松的说到)那倒也是,干我们这一行,哪能儿不遇到点怪事呢。

陈征:那咱们就言归正传,谈谈这次的案子吧。

陈征将刚才伍小琦买下的那朵玫瑰花,插进了桌边的一个空酒瓶里。(最后定格拍摄玫瑰花)

end.

( 编辑: 朱丽俐 )
相关推荐

底层广告
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