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16251《暴戾的花朵》

2016年10月31日 17:05 

导读:一个黑车司机被杀,现场留下指向性证据。遭受家暴的妈妈,为拯救儿子担下一切罪责。然而,一根长发却让此案再次扑朔迷离。本剧聚焦目前最受全社会关注的女性防狼话题和家暴话题,通过一桩由变态色狼引发的血腥案件,透视家暴现象和畸形教育方式对青少年身心健康的摧残,向全社会敲响了警钟。

暴戾的花朵

【导读】一个黑车司机被杀,现场留下指向性证据。遭受家暴的妈妈,为拯救儿子担下一切罪责。然而,一根长发却让此案再次扑朔迷离。本剧聚焦目前最受全社会关注的女性防狼话题和家暴话题,通过一桩由变态色狼引发的血腥案件,透视家暴现象和畸形教育方式对青少年身心健康的摧残,向全社会敲响了警钟。 

【人物设计】

魏小烈:20岁,高瘦,清秀,白净,高考落榜生,社会闲散人员,性格阴郁,受父亲和母亲的双重影响,性格有缺陷。

白晓丽:19岁,魏小烈女友,花季少女,漂亮,善良,隐忍,敏感。

阿花:魏小烈母亲,中年女性,懦弱,隐忍,深爱自己的儿子。

严诚朴:刑警队队长,中年男性,正直,善良,讲原则。

魏喜才:魏小烈父亲,中老年男性,水果摊摊主,倔强,面目凶恶,说一不二,嗜酒,喜欢家暴除了爱打骂妻子,对魏小烈也实施棍棒教育。

丁甜甜:刑警队实习生,欢脱,萌,单纯,热情,善良,涉世未深。

赵晓阳:刑警队年轻队员,不苟言笑,学霸呆,正直,善良。

陈雷:被杀黑车司机,中年男性,loser气质,嗜酒,好色,颓废,混混。

其他龙套若干。

剧本正文

1 日,外,案发现场

几辆警车鸣笛入镜,停车后,严诚朴在赵晓阳和丁甜甜等一众警察的簇拥下走向案发现场。

严诚朴(边走边问):什么情况?

赵晓阳:死者陈雷,四十五岁,单身,附近居民。现在可知的情况是,死者的脖子上有勒痕,身中七刀,死亡时间为昨晚凌晨12点左右。

赵晓阳拨开围观群众:让一下,让一下!

严诚朴一行人钻进警戒线内。

2 日,外,车内

严诚朴戴上专用手套,查看车内。车内很乱,有大滩血迹。严诚朴从中捡起一个印字的塑料袋和两根头发递给丁甜甜,钻出车外。

严诚朴:交鉴定科。

丁甜甜:好。那……头儿,我们下一步……

严诚朴:谁报的案?

赵晓阳:附近拉面馆老板。

3 日,外,街上

警车入镜,在拉面馆门口停下,墙上喷的“拆”字入镜。

严诚朴一行人进入拉面馆,拉面馆摆设陈旧。

老板迎出来:几位警官,吃面吗?

严诚朴:不吃面,今天早上是你报的案?

4 日,内,拉面馆内

拉面馆老板(摇着扇子):我这都老习惯了,天天早上出去溜达,然后就看见陈雷的车停在那儿,门儿都开着,就觉着有点不对劲儿,凑近一看,没把我吓死,哎呀,那血……我都缓了好一阵儿才报案。

严诚朴:你平时和陈雷熟吗?

拉面馆老板:谈不上熟不熟的,这附近要拆迁了,人都搬得差不多了,我这平时也没几个客人,就他老来,还能说上几句话。他还欠了我好几碗面钱没给呢。

严诚朴:你对他有多少了解?

拉面馆老板(思索下,笑了笑,摇了摇头):哎呀,他这个人嘛……

店内吃面的老大爷插话:那小子可不怎么地!要我说,当初他爹就是活活被他气死的。年轻时候也不正经上班,好不容易娶上个老婆,见天儿地打,这不,把人给打跑了。这没了老婆,更没人管着他,到处打架调戏姑娘,去年还有姑娘找上门的呢。

严诚朴:这样啊。

老大爷(继续):他住的那房子是他爹的,平时也没什么正经营生,又懒又馋又色,也不知道他那里弄的钱,估计啊,不是什么正道。后来弄个黑出租开,这也不着消停,看见个女的就走不动道,他呀,死了活该!指不定又得罪什么人了呢。

严诚朴:现在还能联系上他老婆吗?他老婆是哪里人?

拉面馆老板:哎呀,那可好几年没见着了,跟人间蒸发了似的,按说本地人,怎么着也能撞见,估计可能是被陈雷打怕了,逃到外地去了吧。说到底这都是人家家务事,谁好意思问呐。

丁甜甜:家务事?大爷,现在家暴可是犯法的,以后遇上这样的,您得报警知道吗?您说大街上遇上一个男的揍一女的,那男的要是说他打老婆呢,您就不管了啊?您得管,知道吗?

5 日,内,车里

丁甜甜:这都什么觉悟啊?结婚证是免死金牌啊?

赵晓阳:行了小公主,你没见识过的民间疾苦多着呢。

严诚朴:你俩别贫了,回头把他们提供的信息整理下,咱们先去陈雷家。

赵晓阳:好。

6 日, 内, 陈雷家中

(一片狼藉,各种脏衣服、臭袜子、烂水果等等。)

丁甜甜(捏着鼻子):这单身老男人的家,真是不忍直视,恶心死了。

赵晓阳(扶了扶眼镜框,斜了丁甜甜一眼):你怎么这么事儿,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严诚朴(捡起几个塑料袋):看来,陈雷没少去老魏水果店啊。

丁甜甜:是啊,真看不出来,他一个糙男人还挺懂得保养的。

赵晓阳:咱在车上发现的那个塑料袋也是老魏水果店的。我之前问了下,那水果店离这不远,就在这条街的街口。现在要过去吗?

严诚朴:咱们先回警局。

7 日,内,警局会议室

局长:老严,这个案子上面非常重视。毕竟,西区连续三年没有发生过如此惨烈的凶杀案,最近市里正在大力招商,这个案子发生得太不是时候了,你一定要尽快破案!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在资源方面我尽力支持你!

严诚朴:局长您放心,我尽力尽快破案。暂时让小赵和小丁跟着我就行,如果有需要,我再向您请示。

8 日,内,走廊内

严诚朴(疾步走):法医那边怎么说?

丁甜甜:致命伤是刀伤,其中一刀直击心脏,一刀插入肺部,这凶手可真够狠的,这得多大的仇啊?

严诚朴:你去叫上赵晓阳,咱们去老魏水果店。

(迎面走过来一个警员)

严诚朴:小春儿,你这是去哪儿呢?

警员春儿:刚接到报案,那个公交色狼又出现了。这次他算是碰上个茬子了,被那个姑娘和她的小伙伴儿给逮住了。这夏天一到,色狼就特别多。

丁甜甜:师兄,您这话我可不爱听,这关夏天什么事儿?我们女生穿得少,可不是为了招色狼的,他就是一人渣,你裹成粽子他也照样不安分。

警员春儿:你快听听,严队,咱们小甜甜这伶牙俐齿。

严诚朴:她平时没个实习警员的样儿,不过今天这话,说得在点上。

9 日,内,水果店

(警车入镜,在老魏水果店门口停下,严诚朴一行人进入。)

(店内无客,魏喜才歪在躺椅上,一边摇扇子一边喝酒,听见声音看了一眼,又把眼睛闭上了。)

严诚朴(亮出证件):你好,我是警员严诚朴,来跟你了解点情况。

(魏喜才一下子从躺椅上弹起来。)

魏喜才:哦,警察同志,来来,赶紧坐,赶紧坐!这大热的天儿,吃点水果吧,我这水果您随便吃。来来。小姑娘别客气(拿水果往丁甜甜手里塞)。阿花!阿花!你聋了吗!没听见来客人了吗?赶紧出来倒水啊!

严诚朴:您不用客气,我们就是来了解点情况。

(门帘掀开一角,阿花瘸腿入镜。)

阿花:警察同志,你们坐吧,喝点凉茶消消暑。

(严诚朴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阿花。)

严诚朴:您不用客气。我们只是来了解点情况,附近有个司机被杀想必你们都知道了。我们在他的车里和家里都发现了很多个老魏水果店的塑料袋,你们对他有印象吗?

阿花:我们……

魏喜才:你给我闭嘴!倒完水赶紧进屋去,你个臭女人懂什么!去去去!

(丁甜甜瞪了魏喜才一眼。)

魏喜才:嘿嘿,警察同志,自打拆迁令下来后,大家都搬得差不多了,这附近就我们一家水果店,大家都来我这买水果,那个陈雷啊也经常来,您别看他就是个开黑车的,出手大方着呢,每次来,净挑着进口水果买,有一次花了好几百块,我当时还琢磨呢,也没见他拉几个客人,怎么这么有钱啊?所以我对他印象挺深,不过,他家里有几个我们水果店的塑料袋也不稀奇吧?

严诚朴(点点头,把目光转向阿花):家里几口人?

阿花:我们还有个儿子,叫魏小烈,他……

魏喜才:不是让你进屋呆着吗?你在这干啥啊,你懂个屁啊?嘿嘿,警察同志,您可别提我们那个儿子了,不好好学习,连个最差的大学都没考上,整天游手好闲,他最近被一个小狐狸精勾走了!(转向阿花)都是被你惯的!(转向严诚朴)这女人啊,就没几个好东西,我估计那个陈雷,就是栽在女人手里头了!

(丁甜甜又瞪了魏喜才一眼。)

魏喜才(转向丁甜甜):嘿嘿,像您这样的巾帼英雄另当别论、另当别论,嘿嘿。

魏喜才(转向阿花):行了行了,你赶紧滚回屋去,别在这给我添乱!臭女人!

严诚朴一行人看着魏喜才。

阿花低头离开。

10 日,外,街道

丁甜甜:那个魏喜才说话也太难听了!一口一个臭女人、臭女人的,他不是女人生的吗?看阿花现在的轮廓就知道年轻时长得不差,性格也挺好,怎么能嫁给他这种人啊!

赵晓阳:丁甜甜,你太不专业了,办案时别带个人情绪,警校没教你吗?

丁甜甜:哼!赵晓阳,你不觉得我的这腔热血很宝贵吗?我当然懂你说的,但我只是没有你那么麻木而已。

严诚朴:行了行了,你俩别吵了。魏喜才家的情况确实有些奇怪,这样,明天我们再来一趟。

11 日,外,便利店

严诚朴(亮证件):请问你和老魏水果店的人熟吗?他们家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

便利店老板娘:熟啊,他们家天天来我这换零钱。

严诚朴:那你觉得他们家的人,怎么样?

便利店老板娘(表情怪异):哎呀,呵呵,其实……其实也没那么熟啦,就是换零钱的时候打打交道,能了解多少啊?再说人家的私事,咱也不好说什么。

(丁甜甜和赵晓阳出现在便利店门口。)

严诚朴:你们了解得怎么样?

赵晓阳:这附近我们问了几个人,基本都是这态度。

丁甜甜:被问的人一听说魏喜才,全都支支吾吾的,再想想魏喜才对待阿花的态度,这家人肯定有问题。最起码,我爸对我妈说话可从来不用那种口气。                     

12 日,内,魏喜才家门口

(不远处有建筑工地入镜,正在施工中)

(严诚朴伸手要敲门,忽然听到里面传来砸东西、女人哭喊、男人咒骂的声音。)

男声:你个丧门星、臭婊子,我这辈子就被你克了!

女声:啊……啊……求求你不要再打了,啊,救命啊!

(严诚朴敲门,声音消失。)

魏喜才(开门):哟,严警官,这怎么又来了?

严诚朴:有些情况没有落实,我们想进一步了解下。

魏喜才:我说严警官,昨天不是都说明白了吗?几个塑料袋能说明什么问题啊?你们有这闲工夫去抓杀人犯啊,老盯着我等小屁民有意思吗?

丁甜甜(气哼哼):警察办案,你有义务配合!

魏喜才:小姑娘,你这什么态度?你别瞧不起我们这些小屁民,要不是我们上税养着你们,你们都得去喝西北风!

严诚朴:我们确实有情况没有了解清楚,请你配合。

魏喜才想了想,让路。

13 日,内,魏喜才水果店

(屋内地上有倒的酒瓶子,阿花低着头,见有人来站了起来。)

阿花:严警官来了啊?快请进。

(严诚朴瞄了一眼阿花露在外面的手臂和脖子,有伤痕。)

丁甜甜:阿花姐,你脸怎么了?

阿花(躲开):哦,没事,没事,我刚才,不小心摔了一跤,没事没事,我去给你们倒茶去。

(严诚朴向丁甜甜递了个眼神。)

丁甜甜:哎呀,我这肚子有点难受,阿花姐,能借你家卫生间用用吗?

阿花:行啊,就在那边,我家厕所小,你别嫌弃就行。

14 日,内,卫生间

丁甜甜进了卫生间,把门锁好,把水龙头打开,开始翻找东西,最后在梳子上扯下来几根长头发,装进自封袋。

15 日,内,老魏水果店

丁甜甜(从卫生间出,揉着肚子):哎呀,以后再也不乱吃东西了,疼死我了。

(魏喜才警觉地看着丁甜甜。)

严诚朴:好了,那今天就先这样,我们先回去,如果有问题,我们再来打扰。

魏喜才:不是我说啊,严警官,我们可都是本本分分的小生意人,我们家的情况您也看到了,臭女人没用,儿子不着家,就指着我这个小摊过日子,这警察三天两头来一趟,影响太不好了,影响我做生意啊,不知道的,还以为那陈雷是我们家弄死的呢?

(阿花不安地看了眼严诚朴,被严诚朴捕捉到。)

严诚朴:这个我很抱歉。对了,我们来了两次,也没见到你儿子魏小烈,他什么时候能回家?

阿花(特别不安,抢话):哎呀,他……他交了个女朋友,也不怎么回来的,他就是一个小孩子,什么都不知道的。

魏喜才:你还有没有规矩了!给我滚回去!哪都有你说话的份儿!(转头对严诚朴)别提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了,自从处个对象,人影都抓不到了,没出息的东西,让你们见笑了啊。

16 日,内,车里

严诚朴:拿到了吗?

丁甜甜(掏出自封袋):当然!我这么机智!

赵晓阳翻了个白眼。

丁甜甜:不过,头儿,你注意到没有,阿花的手臂上,有好几处伤疤,有的特别像是烟头烫的,那得多疼啊!

严诚朴:小赵,让你去调查被陈雷打跑的老婆,有消息吗?

赵晓阳:严队,一说这事我就觉得蹊跷,陈雷的老婆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一点消息都没有,老家人也说从来没有回去过。

丁甜甜:那她家人也是的,自家女儿就这么凭空消失了,也不出去找找。

赵晓阳:丁甜甜你太不了解现实的残酷了,你知道这世上有一种习俗叫“重男轻女”吗?有些地区,这种现象特别严重。陈雷的老婆上面有两个哥哥,当年,听说陈雷给了他老婆娘家不少彩礼,那家人一看这些钱,根本就没管陈雷是不是个靠得住的人,直接就同意了。婚后也不让自己女儿回去,就算知道自己女儿被打,也一直说忍着忍着……

丁甜甜不可思议摇头。

赵晓阳:我们派去调查的人说,那家人,根本就不在乎自家女儿的死活,就怕离婚了回去成为拖累。所以啊,他们才不会去找自己的女儿呢。

丁甜甜:我真想骂人。我现在就担心,那个女人该不会被陈雷打死了吧?

(严诚朴和赵晓阳对视一眼。)

(全镜头,警车从老旧城区驶入市区,以护城河为界限,对比明显)

17 日,内,办公室

丁甜甜(气喘吁吁):头儿,有大事!

严诚朴: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丁甜甜晃了晃手里的鉴定报告单。

赵晓阳:对上了?

丁甜甜“点头”:嗯,其中一根。

严诚朴:走,去老魏水果店。

18 日,外,老魏水果店外

(一群人围观。)

(阿花戴着手铐,被带上警车。)

魏喜才大骂:你个臭婊子,我魏喜才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摊上你这么个丧门的女人!臭婊子,死三八!这日子啊,真是没法过了啊!

19  日,内,车里

阿花面无表情,看着那副手铐,留下眼泪,泪水滴到手臂上的伤疤处。

20 日,内,审讯室

严诚朴一行人刚坐下。

阿花:人是我杀的。

众人愣住。

阿花:陈雷是我杀的。

严诚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阿花:因为我恨他!我们是中学同学,前年同学聚会,他灌我酒,把我灌醉了就把我拖到他的车里,强奸了我。我当时不敢声张,怕老魏打我,小烈还那么小,如果这事闹大了,他以后可怎么做人啊?(顿了顿)结果他就拿这个来威胁我,三番五次找我要钱,我们家的钱都是老魏管的,我哪有那么多钱给他啊,他就是个无底洞,我早晚会被家里人发现的!

严诚朴:陈雷160多斤重,你目测只有90斤,以你的身体状况,怎么制住陈雷?

阿花:那天店里进了批香蕉,老魏让我去买绳子把香蕉挂起来,这样能放得久一点。我买完绳子,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他的车停在路边,车门都是打开的,这几天天特别热,他可能是想图个凉快。我见他睡得很死,就动了杀心了,看看四周也没什么人,所以就用绳子他勒死了。

严诚朴:凶器呢?绳子呢?

阿花:早就扔护城河里了。

严诚朴:你确定你是用绳子勒死陈雷的?

阿花:我……我确定!

严诚朴:但是,根据法医鉴定结果,他死于刀伤。

阿花呆住。

严诚朴:另外,我们在现场找到了一根头发,不是你的。

阿花(惊慌):那……那肯定是哪个小姐的,陈雷经常嫖娼,街坊们都知道的!长头发……短头发的直头发的卷头发的,什么样都有!肯定是哪个小姐的!人是我杀的!真的是我杀的!你们不用再继续调查了,就是我杀的,我给那个畜生偿命!

21 日,内,小会议室

严诚朴: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有两点需要突破,第一,案发现场的另一根头发是谁的;第二,陈雷身上的刀伤是怎么产生的。目前基本可以确定,阿花不是杀人凶手,关于她的杀人动机也有待考证。

丁甜甜:对,我总是感觉,阿花好像特别希望自己被定罪,她一直强调陈雷就是她杀的,一般人很少这么做的,除非……

赵晓阳:她想要保护谁!或者想帮谁顶罪!

严诚朴:谁能值得她这么保护?

丁甜甜:凭直觉,不会是魏喜才,我觉得他对阿花一点都不好。

赵晓阳:丁甜甜,办案不能凭直觉!

丁甜甜:女人的第六感很强,哼!

严诚朴:还有一个人,我们一直都没见到。

赵晓阳和丁甜甜:魏小烈!

22 日,内,网吧内

(魏小烈正在打游戏,目光凶狠,狠狠敲击键盘)

魏小烈:赶紧杀啊,你他妈的等什么呢?

旁边网友:整天就知道杀杀杀,魏小烈,我发现你有暴力倾向啊!

魏小烈:你他妈的才暴力呢!今天网速怎么这么卡,不他妈玩了(把鼠标狠狠拍在桌上)!

旁边网友:别啊,咱们刚玩没多久啊!今天可是你说要请客的。要不是我盯着,你能揍到那个李小四吗?话说,你跟他多大仇啊,见人一回打一回的。别怪我没提醒你啊,你可别做得太过了!

魏小烈:那孙子打死他也不为过!他老偷我们家水果,我爸看不住,就去找我妈撒气,他偷一次,我妈就被我爸打一顿。他害我妈被我爸打,他就该打!要是我妈被我爸打死了,我就把他打死!

旁边网友:你可真够狠的!赶紧的,还玩不玩?

魏小烈:不玩了!你自己玩吧,我去前台再给你充十个小时的。

23 日,外,网吧门口

魏小烈茫然地站了一会儿,电话铃响。

魏小烈:什么?我妈被抓走了!(撒腿就跑)

24 日,内,老魏水果店

邻居:老魏,今天不开张了啊?

老魏(收拾水果摊):开个屁!摊上个丧门星!我这辈子都被这个女人给坑了!也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警察入镜)

25日,内,老魏水果店

严诚朴:魏喜才,我们来了解点情况,魏小烈在家吗?

魏喜才:哎呀严警官,我求求你们,别再来了行吗?那个臭女人她不都承认了吗?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你们把她处决了吧,你放我们一条生路吧,我现在头顶绿帽子,还背着个杀人犯家属的罪名,水果也卖不出去了,以后可怎么活啊?

严诚朴:现在案子还有很多疑点,我们还需要证实,阿花未必就是杀人犯,请你配合我们。

26 日,内,老魏水果店

(门忽然被撞开,魏小烈入镜,气喘吁吁)

魏小烈:我妈不会杀人!警察,我妈绝对不会杀人!她是冤枉的!

严诚朴:你是魏小烈?

魏小烈:对,我是。

严诚朴:那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27 日,内,审讯室

严诚朴: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妈不是凶手?

魏小烈:我……我没有,但我妈妈绝对不会杀人,她平时连杀只鸡都不敢。

严诚朴:我们暂不说这事,我叫你来,是想问问你,你妈妈手臂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魏小烈强力忍着情绪,忽然哭了。

魏小烈:都是我爸……我爸打的,我爸一直打我妈,打了很多年了!

丁甜甜:魏小烈,你爸打你妈的时候,你不拦着吗?

魏小烈:我拦不住!我爸有时候连我一起打。

(赵晓阳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28 日,外,警车局门口

严诚朴:这样,你先回去,有需要我再找你,如果你想起什么,也可以随时联系我。

魏小烈:严警官,你们确定我妈是杀人犯吗?

严诚朴:按照她的供述,她确实有杀人动机和嫌疑。最重要的是,她自己承认了。

魏小烈:那……那她会被判……死刑吗?

严诚朴:这个不好说,但本案情节很严重。现在一切都没有定论,我们要需要进一步查证。

魏小烈哭。

严诚朴拍了拍魏小烈的肩膀。

29 日,内,食堂

赵晓阳:哟,丁甜甜,今天有你最爱吃的红烧肉,怎么不吃了啊?

丁甜甜:没胃口,我告诉你,我现在满脑子都是阿花身上的伤疤。

赵晓阳:家暴其实是个很普遍的社会现象,像你这种有时间就看时尚新闻很少看社会新闻的小公主,没见过的阴暗面多了去了。否则,咱们国家也不会出台《反家庭暴力法》。

丁甜甜:哼,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赵晓阳:哎,你怎么一打击就一大片啊!

严诚朴:别听赵晓阳胡邹八扯,不排除有极个别现象,但大多数是好的。

丁甜甜:头儿,下一步该怎么办?阿花现在就一口咬定自己是杀人犯。

严诚朴:静观其变。

30 日,内,办公室

严诚朴(接电话):对,我是,什么?

(严诚朴来到丁甜甜和赵晓阳办公的地方。)

严诚朴:走!魏小烈自首了!

丁甜甜:什么,他自首?难道陈雷是他杀的?

31日,内,审讯室

魏小烈:严警官,陈雷是我杀的。

严诚朴:那你妈妈是怎么回事?

魏小烈:我妈妈是为了给我顶罪,陈雷就是经常去我家买水果而已,我妈妈跟他根本不认识,我妈说的那些事,都是她自己瞎编的。我不想让我妈为我死,我也不想她的名声被毁掉。

严诚朴:说说你的作案动机,作案过程?

魏小烈:陈雷他该死!他该死!我杀他,是为了给白晓丽报仇!

严诚朴:谁是白晓丽?

魏小烈:她是我女朋友,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孩。

【镜头闪回】

32 日,外,地铁车厢内

(地铁内很拥挤,魏小烈注意到漂亮的白晓丽,被他吸引,他的目光和白晓丽的目光撞到一起,白晓丽对他笑了笑。这时有个男人靠近白晓丽。

白晓丽往旁边移动了一下。一个男人继续贴在白晓丽身上。

白晓丽继续躲,另一个男人过来,两个男人把她夹在中间。)

白晓丽:请你们让开,我要下车了。

色狼一:地铁就这样,嫌挤打车去啊。

色狼二:就是,这是公共交通工具,你当私家车啊,谁给你让啊,要下车,自己凭本事往外挤啊。

白晓丽试图从两人中间挤出去,结果被两人夹住,那两人的手开始不规矩。

白晓丽:你们干什么啊?再这样我就报警了!

色狼一:人太多,没办法呀。

白晓丽(哭):这有两个色狼,请大家帮我报警!

(车厢内乘客指指点点,但无人帮忙。)

白晓丽:求求你们了,帮我报警!

色狼二:都别管闲事啊,我们认识,这是我对象!家务事!

白晓丽:我不认识他们!我不认识他们!快报警啊!

(乘客很麻木,无人帮忙)

魏小烈上前制止:你们想干什么?

色狼一:我们什么也没干,我们坐地铁啊。你聋啊,没听见是家务事啊!

魏小烈:我告诉你们,老子最看不惯欺负女人的男人,都是混蛋!算什么能耐!

色狼二:臭小子找揍是吧,她穿那么少来挤地铁,不就是愿意被摸吗?车厢里那么多女的,我们怎么不去摸别人啊!

魏小烈一拳打过去:我告诉你,她今天就算是光着,你们去摸也是混蛋!

三人扭打到一起。

33日,内,地铁站内

(地铁到站,警察赶到,把两个色狼带走。)

白晓丽帮魏小烈擦嘴角:谢谢你,今天幸亏有你,疼不疼?我带你去医院吧。

魏小烈:多大点事儿,我就看不惯男人欺负女人,一点都不疼,你别在意。

白晓丽:真的谢谢你,那,我一会儿下班了,请你吃饭吧。

魏小烈:那可以。

(魏小烈一边擦嘴角,一边看着白晓丽,有点腼腆)

白晓丽(不好意思):我……我平时都不穿成这样的,我一会儿要去商业城做橱窗模特,我时间来不及了,就提前把服装穿上了。

魏小烈:嘿嘿,其实我觉得挺好看的,你爱穿什么就穿什么的,色狼又不是因为你穿得少才变成色狼的,要是都像你这么想,那女孩出门还不得把自己裹成粽子啊。

白晓丽被逗乐。

34 日, 外, 商业城外

(两人一起慢慢走着,白晓丽忽然勾住了魏小烈的小手指,两人相视而笑。)

35 日,外,公园

(两人手拉手闲逛,遇上一个清洁工吃力往上坡推垃圾车,白晓丽跑过去帮忙。)

白晓丽:魏小烈,别愣着,过来帮忙啊!

(魏小烈跑过去)

两人一起帮着清洁工把垃圾车推走。

36 日,外,水边

魏小烈:爱心泛滥了吧,好好的裙子弄脏了。

白晓丽:她们很不容易,以后看见了,能帮就要帮一把。

魏小烈:小白白,我发现你真的好善良啊。

白晓丽:小烈,我妈妈就是一个清洁工。

37 日,外,公园凉亭

白晓丽:我是个弃儿,刚生下来就被亲生父母扔在了路边花池里,是我妈妈在扫大街的时候发现了我,要不然我都活不到现在。我妈妈当时还没结婚,但却养了个孩子,闲言碎语特别多,她舍不得我受委屈,不肯把我送走,就把自己的终身大事给耽误了。后来我长大了,我妈妈本来也可以成家,但她总觉得那些老男人对我都没安好心,所以,一直都是我们两个相依为命。

魏小烈:你妈妈真好,以后我们要好好孝顺她。过两天,你带我去看看她。

白晓丽:我也是那么想的,但是,没机会了。她去世了。

魏小烈:去世了?

白晓丽:她就像今天那个清洁工那样,推着车在街上打扫卫生,结果被过路的车撞了,至今为止,我都没找到凶手。

(魏小烈握紧了白晓丽的手。)

白晓丽:我妈妈去世后,我在这个世界上就没了依靠,只能辍学,出去打工,自己养活自己。

魏小烈:小白白,你放心,以后我来照顾你,我就是你的依靠,我不会让任何人再欺负你。

(两人抱在一起。)

38 日,内,老魏水果店

魏小烈:妈,这是白晓丽。白白,这是我妈。

白晓丽:阿姨好。

阿花:哦,你好你好,来来,快进屋。

魏小烈:妈,他呢?

阿花:他出去进水果了,得下午才能回来。你快带着小丽进屋坐着,爱吃什么水果随便拿哈我去给你们做点饭吃。

白晓丽:阿姨,用不用我帮忙?

阿花:不用不用,多好的姑娘。

39 日,内,客厅

(阿花做了一桌子菜)

白晓丽:阿姨辛苦了,您做的菜真好吃。

阿花:晓丽,你爱吃就多吃点。以后,等他爸出去进水果了,你就让小烈带你来,阿姨给你做。来,多吃点,看你瘦的。

白晓丽:嗯,阿姨,你对我真好,你和小烈对我都好,都好久没有人对我这么好了。

40 日,外,水果店门口

阿花:小烈,你来你来。

魏小烈:干嘛啊妈?我要送白白回家去。

(阿花偷偷塞给魏小烈钱)

阿花:你对白白好点,总要用钱的,你还没找到稳定工作,这些钱拿着,别委屈了人家。

魏小烈:妈,我不要,让我爸知道又该打你了。

阿花:没事,这是妈攒的私房钱,你快拿去吧,好好对人家,知道吗?

魏小烈:妈,我知道,那我走了啊。

(阿花望着魏小烈远去的背影,留下眼泪)

41背景音乐起,多组镜头

魏小烈和白晓丽在游乐场玩,坐旋转木马、海盗船等

魏小烈和白晓丽一起吃一桶冰激凌。

魏小烈和白晓丽买白裙子。

魏小烈和白晓丽骑单车。

白晓丽给阿花买礼物,三口人快乐地在一起吃午饭。

魏小烈积极面试找工作,白晓丽发传单、做橱窗模特。

(突出两人的青春、活力、美好、单纯。)

【闪回结束】

42日,内,审讯室

魏小烈:我很爱白白,我想和她永远在一起,想要保护她。如果没有陈雷,我们现在还幸福地在一起。

【镜头闪回】

43夜,内,白晓丽家中

白晓丽(打电话):小烈,咱还是别去了,那家太贵了……好吧好吧,我听你的……好,那我穿……你上次给我买的白裙子怎么样……还要化妆啊……好吧好吧,我都听你的,放心吧,没事的,到了给你打电话。

(白晓丽欢快地打扮自己。)

44 夜,外,街边

白晓丽(焦急,看表):怎么一辆车都没有啊,完了完了,要迟到了。

一辆出租车经过。

白晓丽:哎!师傅,停车,停车!

(白晓丽踩着高跟鞋跑过去。)

45 夜,内,车内

白晓丽:师傅,去商业街。

司机陈雷:这么晚了,去商业街,你得加钱。

白晓丽:打计价器啊!

司机陈雷:小姑娘,我可没计价器,去商业街五十,你爱坐就坐,不坐滚蛋!

白晓丽:那……好吧。五十就五十吧。

(行驶中,陈雷不时偷瞄白晓丽,白晓丽察觉到,有些不安)

白晓丽(瞥见酒瓶子):那个,师傅,我还是下车吧,你这车费也太贵了,我没带那么多钱。

陈雷(一脚刹车,转头打量白晓丽):没钱,嘿嘿嘿嘿,没钱哥给你省了怎么样?

白晓丽:你想干嘛?

陈雷:你说呢,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就咱们两个人,你说我想干啥?

白晓丽:你别乱来,否则我就喊了。

陈雷(一把搂住白晓丽):你喊啊!小婊子,你穿这么少,故意勾引哥吧……

白晓丽:啊……

46 夜,外,商业街

白晓丽踉踉跄跄进了约定的饭店。

魏小烈:小白白,在这儿呢。

白晓丽(深色慌张):对不起,小烈,我……我迟到了。

魏小烈:没事,我都担心你了,话说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啊。哎?你的手怎么受伤了?怎么回事?

白晓丽:唉,别提了,我……我拦了一辆车,结果那个……司机对我……对我动手动脚的。

魏小烈(猛地站起来):他对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伤到你?

白晓丽:没……没有,哎呀,你坐下,别人看着呢。幸亏当时有人路过,我大声喊救命,然后他害怕了,就把我放走了。

魏小烈(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那就好,下次咱们这么晚就不出来了。你记得那个混蛋有什么特征吗?下次被我撞见,我打死他!

白晓丽:我当时特别害怕,没记住他的脸。

魏小烈:没事,那我们报警吧,路边都有监控,一下就查出来了,估计这混蛋是个惯犯,肯定有很多案底,一查准能查出来一堆别的事儿,兴许咱还帮市民清除一个淫贼呢?

白晓丽:啊……不用不用不用不用,小烈,我突然想起来他的车牌号了,你千万别去报警,小烈,我只是受了点轻伤,不想把事情搞大,万一他以后报复咱们怎么办啊?

魏小烈:那好吧,我听你的,以后你要是看到他的车,一定要告诉我。我发誓,一周之内,我要是没替你出这口气,我一定去报警。

47 日,外,小饭馆

(魏小烈正在等餐,电视上正在播新闻。

“据悉,今日上午,嫌疑人蒋某落网。蒋某职业为出租车司机,他利用职业隐藏身份,自去年三月份起连续作案六起,作案对象均为深夜独行女性,除抢走被害人的钱财之外,还涉嫌强暴被害人,致其中一人死亡……”)

白晓丽不安地看着魏小烈,魏小烈露出凶狠的目光。

魏小烈:这样的人渣,就该让他死!

白晓丽:小烈,你别冲动。

魏小烈:他们凭什么活在这世上?他们都死了,这个社会才会变好,你才不会受欺负!最好别让我遇上这样的人,否则,我一定弄死他!

白晓丽眼里含泪,不安地低下头。

【闪回结束】

48 日,内,审讯室

严诚朴:所以,你后来偶遇了陈雷?就打算杀了他?

魏小烈:机缘巧合吧。只能说,他活该,坏事做得太多,老天都要收他。

【镜头闪回】

49 夜, 内,老魏水果店

魏喜才:都是你教的好儿子!养到这么大花了我多少钱!你还清了吗?啊?你还清我养你的钱了吗?自己不能赚钱还拿老子的钱去养女人!

阿花:老魏我求求你别骂了啊,小烈好不容易才回来一次,他要钱你就给他嘛,他一直在找工作赚钱啊,那个姑娘很好的,他过得好就行了啊……

魏喜才(打了阿花一拳):你给老子闭嘴!老子教训儿子轮得到你来管?他变成今天这样,还不都是你惯的!你们两个都是我上辈子造的孽!

魏小烈:你凭什么打我妈?你凭什么打我妈?你信不信我报警?

魏喜才:小兔崽子你翅膀硬了哈!你报警去啊,你去报啊!你把你老子送进监狱里啊!看谁给你赚钱花?我告诉你,你就是个窝囊废,啃老的蛀虫!有能耐你自己赚钱去养女人!别花老子钱!你以为老子不敢打你是不是?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个孬种!

(魏喜才抄起一根棍子走过来。)

阿花(往外推魏小烈):小烈你听妈妈话,赶紧走吧,快走啊,千万别跟你爸吵了,快走吧,妈求求你了!你要是有个好歹,妈就不用活了。

50夜,外,街道

魏小烈蹲在路边哭。

魏小烈(打电话):白白,你在哪儿呢,我心情不好,你能出来陪陪我吗?

51 夜,内,KTV包房

魏小烈一边喝啤酒一边大声唱歌。

白晓丽:小烈,你别喝了,咱们回家吧。

魏小烈(哭着抱住白晓丽):我没用……我真的没用,我谁都保护不了,我保护不了你,也保护我妈,我没用……我没用……我不能替你报仇,也不能让我妈逃离他的魔掌……

白晓丽:好了小烈,别难受了,咱们慢慢来,以后等咱们强大了,一起保护你妈,咱回家吧,好不好?

52 夜,外,KTV门口

白晓丽扶着魏小烈,在门口拦车,一眼看到陈雷的车。

白晓丽:小烈,小烈,你醒醒,我好像看到那辆车了。

魏小烈:哪辆车?

白晓丽:就那个……那个骚扰我的司机的车,就对面那辆蓝车。

魏小烈:好,你在这等着,我去揍他一顿,出出气!

白晓丽:哎呀算了吧小烈,别去了,事情都过去了,何必再生事呢?我只想和你好好在一起,那个司机很壮的,你根本打不过他的。你要是去打架,我就再也不理你了,你忘了你在你妈妈面前是怎么承诺的?

魏小烈:那……好吧,白白,我先送你回家。

53 夜,外,街道

魏小烈:白白,你回去吧,我看你上楼开灯我再走。

白晓丽:那行,然后你就赶紧回家,千万别去找那个司机了知道吗?我现在只想和你好好在一起,不要再出什么变故了,你别让我担心好吗?

魏小烈:嗯,我听你的,你快回家。

魏小烈见灯亮后离开。

54 夜,内,超市

(魏小烈挑了一根晾衣绳。)

魏小烈:我要这根绳子,多少钱?

售货员:十五块。

魏小烈:这结实吗?

售货员:这可是我们店里最结实的绳子了,你要买他干什么啊?

魏小烈:挂猪头,可以吗?

55 夜,外, KTV门口

魏小烈轻手轻脚靠近陈雷的车,车门四开,陈雷在睡觉,打着鼾,车里有几个酒瓶子。

魏小烈狠狠地盯着陈雷看,然后钻进车里直接把绳子套在陈雷脖子上,狠狠勒住。

【闪回结束】

56日,内,审讯室

严诚朴:你明明有很多种选择,为什么选了这么极端的手段?你想过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想过你女朋友吗?想过你妈妈吗?

魏小烈(虚脱,脸上冒汗)趴在桌上哭。

魏小烈(平复下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怎么解决,我当时真的太愤怒了,我当时就是要打死他,杀死他!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看到他,我就会想起我爸,我有今天,都是他教我的。

严诚朴:你爸?他教你什么了?杀人?

魏小烈:严警官,你知道我妈为什么和我爸结婚吗?当年,我爸看上了我妈,他半夜拿着猎枪指着我姥爷的脑门,威胁我姥爷如果不把我妈嫁给他,他就让全家人没有安生日子过。我妈后来嫁过去了,可是,她过的是什么日子呢?

【镜头闪回】

57日,内,魏喜才家中

魏喜才(把一碗饭全部扣到阿花的头上):臭娘们,你做的这是什么饭?啊?猪食吗?你想毒死我是不是?是不是?你个臭婊子!

阿花:我没有啊,我没有啊,每顿不都是这样吗?你怎么这么不讲理啊?

魏喜才(扇了阿花两巴掌):还说!还说!敢跟你丈夫顶嘴!看我不打死你!

魏小烈(儿时):哇……

阿花(惨叫):啊,我求求你别打了啊,我下次改还不行吗?你吓到小烈了啊,啊,别打了……

58日, 内,家中

魏喜才(一边喝酒一边叹气):臭娘们,你这个丧门星,都是你,如果不是你,我这次就不会赔得这么多!

阿花沉默不语。

魏喜才(一拉扯过阿花的头发):我让你装聋作哑,我让你装聋作哑,我打死你……

魏小烈(上前护住阿花):不要打妈妈,不要打妈妈,不要打妈妈……

魏喜才:你个小白眼狼,小混蛋,吃里扒外的东西,没良心的,我连你一块打!

阿花护住魏小烈,默默承受着魏喜才的暴力。

59日,外,水果摊

阿花:张大哥,一共是十五块五毛。

张大哥:好,给你钱。最近桔子上市了啊?好吃吗?

阿花:好吃,可甜了,我给你一个拿回家尝尝,你要觉得好吃,再过来买!

张大哥:阿花,你可真会做生意,行,好吃了我下次一定来买。

60 日,内,魏喜才家中

阿花正在厨房搅鸡蛋。

魏喜才忽然出现,一掌打翻装蛋的碗,扯住阿花的头发,把阿花拖到屋里。

魏喜才(暴打阿花):你个臭婊子,吃里扒外的,开始想着跟野男人了是不是?我让你想,我让你想,要不是我今天亲眼看到,我都不知道我头上这么绿了啊?

阿花:老魏你听我解释,我就是给他个桔子啊,拉个回头客……啊……不要打了啊……救命啊……

61 日,内,魏喜才家中

阿花血肉模糊地躺在地上,魏喜才打累了,坐在沙发上抽烟。

魏小烈(放学回家):妈妈!你怎么了妈妈!妈妈……

阿花(虚弱的):妈妈……没事……别哭……别害怕……

魏小烈(上前打魏喜才):都是你!是你打了我妈妈,是你……我恨你……我要跟你拼了

魏喜才(一巴掌甩到魏小烈脸上):你个小王八犊子,滚!

(魏小烈被这一巴掌打得晕头转向,模糊中他看着魏喜才不断变换的丑恶嘴脸)

62 夜,内,魏喜才家中

阿花(小声的):小烈,小烈,快醒醒。

魏小烈:妈妈……干什么啊?

阿花:嘘……别出声,妈妈带你走,离开你爸爸,好不好?

魏小烈:好!

两人悄悄打开门,结果一出门撞上拎着酒瓶子的魏喜才,正恶狠狠地盯着他们。

魏喜才:大晚上的,不睡觉想干嘛啊?你他妈的想跑啊?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魏喜才扯住阿花的头发一路拖进屋里,响起惨叫。

魏小烈站在门口默默流泪。

63日,内,魏喜才家中

阿花伤痕累累地躺在床上,一条腿打着厚厚的石膏。

阿花:妈,我要去告他!我一定要离婚!

阿花妈:告他能怎样?警察能关他多久?他出来了能放过你吗?能放过我们吗?小烈怎么办?你得为孩子想想啊!忍忍吧,都这么多年了啊!等小烈长大了,他就不敢打你了。

(阿花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闪回结束】

64 日, 内,审讯室

魏小烈:如果不是为了我,我妈妈早就死了一百次了!严警官,你知道我有多恨我爸吗?我更恨我自己,不能保护我妈!我很小的时候就发誓,我长大了一定不要做他那样的人。后来,上天让我认识了白白,她是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可是她命不好,还要被那个流氓司机欺负,我已经长大了,我怎么可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存在!

严诚朴:那你妈是怎么知道的?

魏小烈:是我,是我告诉我妈的。

【镜头闪回】

65 夜,内,魏喜才家中

魏小烈冲进门,拿起一瓶水一口气喝光。

阿花:小烈,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你可别吓妈妈啊!

魏小烈:他呢?去哪了?

阿花:谁知道呢,可能又去喝酒打牌了吧。告诉妈,你这是怎么了啊?和小丽吵架了吗?

魏小烈怔怔看着阿花不说话。

阿花:小烈,你可别吓唬妈,到底怎么了啊?

魏小烈:妈,我,我,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阿花差点昏厥。

魏小烈:妈!妈!我该怎么办啊?我该怎么办啊?我去自首好不好?可是我去自首了你怎么办?

阿花:你为啥杀人啊,你哪有那个胆量啊,到底为了什么啊?告诉妈,在哪儿,尸体在哪儿呢?

魏小烈:妈,妈,我一时半会说不清楚,总之,那个人他该死!在……在夜色KTV对面的马路上,人还在车里,是一辆蓝色黑出租。妈,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阿花(呆呆想了一会儿):小烈,你去洗澡,洗干净点,洗完就去睡觉,睡一觉就什么都解决了,有妈在,你不会有事。

【闪回结束】

66 日 ,内, 审讯室

魏小烈:我真不知道我妈会把这件事自己扛下来,但我不能让我妈承担这件事,可是,以后我死了,我妈妈该怎么办?把她留在那个人身边继续受苦吗?

魏小烈痛哭。

严诚朴:你的作案工具是绳子。但是,法医的鉴定结果是,陈雷死于刀伤。

魏小烈:我……我当时喝了酒,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我记不清了……反正,弄死陈雷的人,是我,是我!绝不是我妈!你们赶紧放了我妈!她身体不好,身上都是伤,不能再受苦了!

严诚朴:凶手到底是谁,我们会查明。一切都按照办案程序走,你放心,你妈在这里不会受苦。也请你再想想,有没有遗漏什么细节,如果想起来了,尽快告诉我们。

67日,内,审讯室

丁甜甜:案发当天晚上,你和魏小烈几点钟分手?

白晓丽:我记不太清了,他八点多找我出去,我们在KTV里呆了两个小时,那差不多十点钟吧。

丁甜甜:之后你们有联系吗?他是否有什么异常?

白晓丽:我们几乎天天见面,他当天只是心情不好,并没有什么异常。

丁甜甜:行,那先这样吧,你想到什么,要尽快跟我们说。

白晓丽:好。警官,小烈会有事吗?

丁甜甜:现在一切都是未知。

白晓丽(哭):都怪我,都怪我,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件事,自己忍一忍就算了啊……

68 日,内,办公室

丁甜甜:根据白晓丽的陈述,时间基本吻合,魏小烈确实有作案动机。

赵晓阳:但我们查了一圈,那根头发和刀伤,还是没有任何突破。如果按照魏小烈所说,他酒醉后,可能不知道从哪捡了把刀,捅了陈雷,但以他当时的醉酒状态,和他的社会经验,也不可能处理得一点痕迹都没有。

严诚朴思索。

严诚朴(忽然站起):再去一趟陈雷家!

69 日,内,车里

丁甜甜:喂,老爸啊,什么事啊,我忙着呢……什么……什么?那我怎么办啊?叫外卖……你们怎么这么狠心啊……

(气呼呼地挂了电话)

严诚朴:你这是怎么了啊?

丁甜甜:我爸带着我妈去度假去了,把我一人撇下了,我问他我吃饭怎么办,你猜我爸说啥,我爸说让我叫外卖!这还是亲爹吗?哎呀,一提这事我就上火,从小到大,我爸对我妈那个粘啊,把我放哪里都是个电灯泡!气死了气死了!老夫老妻的了,天天起腻!忍不了!

赵晓阳:要是每个家庭都像你们家这样,就好了。

丁甜甜:好什么啊,我这个当女儿的,好没有存在感的!

赵晓阳:如果魏小烈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中,现在会是怎样呢?丁甜甜,说实话,我觉得你不适合干这个职业,你太阳光!

丁甜甜:阳光还有错了,哼,嫉妒!

严诚朴(笑):记得,永远保持这份天真!

70 日,内 陈雷家

丁甜甜:哎呀,这屋子这味儿啊!

赵晓阳:哎呀,小公举啊,以后啊,比这恶心的现场多了去了,转行要趁早,这实习期你就当体验民情了。

丁甜甜:小瞧我?哼,本小姐可是警校优秀学员。

严诚朴:别贫嘴,仔细点儿找。

三人到处翻找。

丁甜甜:哎呦,这破电脑,这键盘上的灰都粘手了!到处都透着股猥琐的气息。

丁甜甜操作电脑,打开各盘查找。

丁甜甜:头儿,有一个隐藏的文件夹!

赵晓阳和严诚朴一起聚过来。

严诚朴:打开!

丁甜甜打开文件夹,发现很多视频。

赵晓阳:可能要少儿不宜了啊!

丁甜甜一个个打开。迅速打开,看了一眼,迅速关掉。

丁甜甜:好恶心!好恶心!这都什么啊?这个陈雷简直太龌龊了啊!恶心死了!

严诚朴:等下!你把刚才那个重新打开下。

丁甜甜:这个不清楚,好像自己拍的。

赵晓阳:这个女孩……怎么……那么眼熟?

丁甜甜和严诚朴:白晓丽!

视频中,白晓丽裸身,哭泣。

赵晓阳:头儿,右下角有日期,好像正是白晓丽被陈雷骚扰的时间段!

严诚朴:拷贝一份!继续找找,看还不能翻出点别的来。

(丁甜甜翻抽屉)

丁甜甜:有好几张银行卡……还有一本日记……还有女士内裤!啊,这个死变态!

严诚朴:我们今天收获可大了去了,搞不好另外几个案子也能一块儿破了!小赵,你核对这些银行卡主人的信息,能找到的都给我找出来!丁甜甜,你负责把这两条女士内裤交到鉴定科,跟踪鉴定结果!

赵晓阳和丁甜甜:是!

71 日,内,审讯室

严诚朴(把照片递给魏小烈):这是我们在陈雷电脑的视频中截下的图,你确认下,是不是白晓丽?

魏小烈(看着看着,表情愤怒):是,是白白,你们在那里发现的?

严诚朴:被黑车司机骚扰这件事,白晓丽是怎么和你说的?

魏小烈:她就说,她遇上个黑车司机,那个司机要骚扰她,然后……然后,她喊救命,刚好有人路过,那司机就放手了,她就跑了

严诚朴:现在可以明确的是,她跟你撒了谎,陈雷用手机录下全部过程,很遗憾,她被陈雷侵犯了。

(魏小烈痛哭地砸着桌面。)

魏小烈:畜生!混蛋!畜生!我杀了他!我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72 日,内,会议室

严诚朴(举起一本日记):根据陈雷这本日记的记录,他已经利用黑车司机的便利,连续作案多起。我们在其住处发现的五张银行卡,均来自不同的女性,至今为止,有两个承认自己被陈雷侵犯,考虑到所谓的名声、工作和家庭原因,当时没有报案;另外三个没有被侵犯,但身体不同程度受伤,没有报案是因为惧怕陈雷的威胁。而那两条内裤,属于另外两名女性。

三个月前,有人报案在郊外一处枯井内发现女尸,至今未有人认领,我们推测极有可能是陈雷的妻子,她不是被打跑了,而是被自己的丈夫打死了。另外一条,根据陈雷的日记,来自他的一个相亲对象,那个女人不同意与他结婚,他一气之下,就把这个女人杀了,抛尸护城河内,明日我们准备捞尸。陈雷非常狡猾,两位被害女性都是外地人,在这座城市无亲无故,他知道她们出事了,也没有人报案。当然,这只我们得出的初步结论,具体案情,还须进一步调查。

丁甜甜(小声的):人渣!

严诚朴:好了,各个部门,行动起来!

73 日,内,审讯室

丁甜甜:当日,陈雷只是对你性骚扰吗?

白晓丽:是……是……后来,有路人经过,我……我就得救了。

丁甜甜(眼含热泪,极力忍着):可,可我们在他的电脑里,发现了一个手机拍的视频。

(白晓丽怔怔地看乐丁甜甜一会儿,痛苦地闭上眼睛。)

【镜头闪回】

74 夜,内,车里

陈雷(撕扯白晓丽的裙子):小荡妇,大半夜地出来勾引哥!

白晓丽:救命啊!救命啊!

(有路人经过,但嬉笑着走开):我去,荒郊野岭的,搞车震啊!

白晓丽:混蛋,你放开我!混蛋,我男朋友不会放过你的!

陈雷:我他妈的可管不了那么多!你谁啊,你男朋友谁啊?

白晓丽:啊……救命!我求求……放过我吧,我求求你……

【闪回结束】

75 日,内,审讯室

(白晓丽哭泣)

丁甜甜:你为什么对魏小烈说谎?

白晓丽:我怕他知道了,就不要我了。那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人,对我好了。

(丁甜甜忍不住大哭)

76 日,外,警察局门口

丁甜甜:别难过,白晓丽,以后的路还很长,真的。

(丁甜甜忍不住抱了抱白晓丽,犹豫片刻,但还是顺手捋了根白晓丽的头发。)

白晓丽:丁警官,我先走了。

丁甜甜:好,再见。

77 日,内,办公室

严诚朴:拿到了?

丁甜甜:嗯!

严诚朴:你怎么了?

丁甜甜:严队,可能我,真的不适合做这个职业。

严诚朴(拍了拍丁甜甜的肩膀,笑了笑):送鉴定科!赵晓阳,带两个人密切监视白晓丽!

赵晓阳:是!

外面响起雷声。

78 夜,外,街道

白晓丽一个人落魄地走在街上,被雨淋湿。

白晓丽大喊痛哭: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你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平!为什么!

79 日,外

全镜头,晴空万里,老城区部分楼房被推倒。

80 日,内,办公室

丁甜甜(疾步走来):头儿,结果出来了,那根头发,确认是白晓丽的!

严诚朴(沉默片刻):通知赵晓阳,抓捕白晓丽!

81 日,外,商业街

白晓丽穿着漂亮的婚纱,在一家影楼做模特。

赵晓阳一行人进入。

赵晓阳:白晓丽,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白晓丽微笑着留下眼泪,晕湿了眼线,脸上淌出两道黑沟。)

82 日,内,审讯室

白晓丽(淡定,从容):陈雷是我杀的,不是小烈妈妈,也不是小烈,是我杀的,那天晚上……

【镜头闪回】

83 夜,外,白晓丽家楼下

白晓丽:小烈,你喝多了,赶紧回家,千万别去找那个司机啊,他很强壮的,你真的打不过他的,别让我担心啊!

魏小烈:小白白,你放心吧,我一会儿就回家!乖,你快回去睡觉吧。

白晓丽恋恋不舍地上了楼。

84 夜,内,白晓丽家里

(白晓丽进屋后,开灯,坐在沙发上想了一会儿,打魏小烈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白晓丽(焦急的):怎么不接电话呢,小烈,赶紧接电话啊。

白晓丽想了想,决定出去找魏小烈。

走到门口,又回头拿了把水果刀。

85 夜,外,KTV拐角处

白晓丽远远看见那辆车,摸着包里的刀,正想上前,看见一个女人进了车里,车子轻微晃动。

白晓丽想起自己被强暴的那晚。

白晓丽面部痛苦,用力握紧了刀柄

【镜头闪回 1】

86 夜,内,车内

陈雷(举着手机淫笑着):小妞身材不错啊,来给爷笑一个。不好好笑啊,那我就把你照片贴得满城都是。你不是还有个男朋友吗?到时候看你男朋友还要你吗?

白晓丽(哭):畜生,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闪回1结束】

87 夜,外,KTV拐角处

白晓丽面部表情发生变化,由悲痛到恨意

白晓丽摸出了包里的水果刀。

88 夜,外,KTV拐角处

进入车里的女人离开。

白晓丽一步一步走向陈雷的车。

89 夜,外,陈雷车外

白晓丽看见车内的陈雷似乎在睡觉,面无表情。

【镜头闪回2】

白晓丽被陈雷打,被强暴。

陈雷:臭婊子,我让你喊,我让你喊……

白晓丽惨叫。

【镜头闪回2结束】

90 夜,外,陈雷车外

白晓丽哆嗦着手,面目狰狞,举起水果刀。

91 夜,内 陈雷车中

白晓丽刺向陈雷,血溅在白晓丽的脸、白裙子上,白晓丽一刀比一刀坚定

92 夜,外,街道

白晓丽失魂落魄地走着,满脸满身的血,狰狞地哭笑。

【闪回结束】

93 日,内,审讯室

白晓丽(哭笑):你知道吗?那个流氓的血溅了我满身满脸,可我从来没有这么痛快过!

丁甜甜眼中含泪。

94 日,内,审讯室

魏小烈:什么?你说什么?我不信!我不信!

赵晓阳:白晓丽已经承认,现在证据确凿……

魏小烈:都怪我!都怪我,是我没有保护好她,是我没有保护好她,我可不可以替她顶罪啊,让我来替她去死!

95 日,内,审讯室

丁甜甜:现在凶手已经归案了,不是魏小烈。

丁甜甜(转身出去,又折了回来):阿姨,以后出去了,带着小烈好好生活。

阿花叹了一口气,看了看丁甜甜,双目空洞,忽然笑了下,用布满伤疤的手抱着自己。

丁甜甜看到阿花手上的伤,泪如雨下。

【剧  终】

( 编辑: 朱丽俐 )
相关推荐

底层广告
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