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16253《流动杀人车》

2016年10月31日 17:05 

导读:忽一日,某地谣言四起,据传,本市出现了一位江洋大盗,专挑落单者下手,吓得女孩们夜间不敢外出,但失踪者仍不断。常在路上走,难免不暴露。有关部门加强监察力度后,各种蛛丝马迹最终出卖了挂在某车行名下的一辆出租……

流动杀人车 

(根据费纶涛小说《流动杀人车》改编)

【导读】忽一日,某地谣言四起,据传,本市出现了一位江洋大盗,专挑落单者下手,吓得女孩们夜间不敢外出,但失踪者仍不断。常在路上走,难免不暴露。有关部门加强监察力度后,各种蛛丝马迹最终出卖了挂在某车行名下的一辆出租……

【正文部分】

1、外  街头  夜 

电影院散场,人潮如流。

路人甲:哥们,我先叫的车!

路人乙:兄弟,车停在我这边,明摆着她要拉我!

路人甲:我说哥哥,我今天想打的是车,你别逼我打“人”!

乙:谁怕你?别以为纹个螃蟹就可以横着走,老子在江中这片也不是白混的!

甲(笑):哥,我纹的明明是只蝎子,后来变胖了才变成了螃蟹。螃蟹只是钳人,蝎子呢,我劝你赶紧打听下黄蝎子的外号,就知道了!

乙:那我张蜈蚣的外号也不是白混的!(露出蜈蚣纹身)

俩人打做一团,郑盈盈冷冷看着。

音乐响——《香水有毒》:我曾经爱过这样一个男人,他说我是世上最美的女人,我为他保留着那一份天真,关上爱别人的门……

一条女人腿上车。

女人的画外音 OS:金帝国际!

车身猛一沉,郑盈盈一震,后车镜里隐露出一片肥白的胸。

随着郑盈盈目光上升,一个胖女人的脸露出来。

胖女人:瞅什么瞅?不就我长得胖点,你还要收两人的车费吗?

郑盈盈:姐,我,我是说……你项链真好看。

胖女人:好看你也买不起,快点开吧,别误了我正事!

郑盈盈画外音 OS:可惜这条项链了。

2、内  出租车内  夜

郑盈盈:姐,真羡慕你们有钱人的生活。

胖女人:妹子,有些事你羡慕不来的。嫁个好男人,比什么都强!

郑盈盈:是呀,姐,我就没你这样的福气了。

胖女人:福气这东西,可是上辈子修来的。你就说我吧,天生一副旺夫相,和你姐夫没结婚几年,哎呦——你姐夫呀,就官运亨通,想拦都拦不住!(电话响)

胖女人(接电话):达玲,又想我了吧?人家刚看完电影呢,说好你陪我,你又不来,真够讨厌的。

郑盈盈笑着摇头。

胖女人:达玲,你真是讨厌死了,这里有外人,不方便。好吧——bang bang (对着手机亲吻),这下满意了吧。放心,我爸说了,这次的处级干部后备人选,已经活动过了。我就等着当处长夫人咯。好了,小宝贝,一会儿我就到了。你洗干净等我。

郑盈盈:大姐,你真是命太好了,不像我。

胖女人:小妹妹,女人呀,还是天生长张好脸啊,知道不?从小到大,追我的男人能排到天安门!选对了男人,就是选对了人生,女人嘛,干得好不如嫁得好!

郑盈盈(点头,胖女人看不见的脸上却是冷笑):是是,大姐您说得太对了。

电话响。

胖女人:爸,我家鲁强已经正式提名?爸,太好了。我知道,你这次动了不少关系。您放心吧,鲁强哪有这个胆子!今天他不是有事,才没陪我看电影的嘛。放心吧,鲁强最爱的是我……

郑盈盈:姐,姐夫叫鲁强?

胖女人(警觉起来):怎么,你认识他?

郑盈盈:大姐,您别误会,我怎么能认识这种贵人呀。(顿了顿)我认识的鲁强,和我一样是开出租的,怎么能是处长呢。今天我还是第一次拉到贵人呢!

胖女人(顿了顿):可不是嘛。我家鲁强,从上学时就学业优异,名牌大学毕业,进了机关后,真是顺风顺水……

郑盈盈手机响,胖女人不悦。

郑盈盈(抱歉笑笑):姐,接个电话。

郑盈盈(接电话):接你?可我现在车上有人呀。她?她到金帝国际呀!……顺路啊?好吧,那我商量一下。没办法,谁让我们是朋友呢,大不了我这单生意不做了!

郑盈盈(转头,为难地):姐,要不,您就在这里下车吧。我急着接个朋友!

胖女人:姑娘,你什么意思呀?小心我投诉你!这里夜黑风高的,你让我哪里打车去?出了事你负责得起?我可是处长夫人!

郑盈盈:大姐,要不这么着吧,我不收你车费。

胖女人:那也不行。我在乎这点小钱?你必须,尽快,给我拉到金帝国际!

郑盈盈:大姐,那个人我得罪不起呀,要不我这饭碗就没了!要不这样,反正都是顺路,我不收你车费了,那人反正也到金帝国际附近,你俩就拼下车?那人是我老板的老板,除了有钱,还长得特帅,其实,我挺喜欢他的……您看?

胖女人:真是受不了你们这些俗人!好吧好吧,你别忘了免我车费!

郑盈盈:好嘞。姐真是爽快人。姐,反正无聊,我也给你讲个故事吧。 

3、外 街上  夜

车窗外的树枝摇曳,出租车远去。

4、内  出租车内  夜

郑盈盈:我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也叫鲁强。也就是我以前的男朋友,当然,这可不是你们家的鲁强,我这个鲁强是开出租车的。

胖女人警觉起来。

郑盈盈:我学车就是这个鲁强教的。他是个非常有上进心的男孩。后来他说,他不想开一辈子出租车了,也劝我,趁着年轻,一定要抓住机会。其实,鬼知道机会什么能落在我这种草根女身上。对了,鲁强告诉我,对顾客一定要温情相对。尤其是转弯时,动作一定要轻柔!(一打方向盘,转了一个弯)

胖女人:我要下车!

郑盈盈:姐,这里夜黑风高,人少车更少!你要是想下车,还是前面吧!

胖女人看看窗外,坐好。

郑盈盈:后来,这个鲁强和我分手了,他说遇到了今生的贵人,是千金之“蛆”,是转运之“猪”!哼,他说得不错,如果我和他结婚,我们的子子孙孙就还是开出租的。他想通了这个道理,抛弃我也就成了早晚的事!我只是奇怪,为什么我居然一点都不难过?

胖女人:妹子,你是好人,你会遇到贵人的。是姐姐我错了。你停下车,我下去好吧?

郑盈盈(摇头):姐,你没错,别急着走啊。你知道我的鲁强结婚时我送的什么礼物吗?我送了他一尊雕像,红色的。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那种血红的颜色,就像鸡血石一样……(像在回忆)

胖女人:妹子,我听不懂你在讲什么。

郑盈盈:那是用我的血染的。

胖女人:我要下车。(车门已锁)

胖女人想抓打郑盈盈。

郑盈盈:好,到站了。

车子停下,解锁。

路边站着赵翼,帽檐压得很低,背着个大包,吸着烟。

车门打开的一瞬间,胖女人想从另一侧逃出,赵翼拉开车门进入,同时抓住女人的包。

女人在和赵翼抢包时,车门又一次锁上。

5、内  出租车内  夜

金帝国际小区门头。

警察(举着喇叭):前面发生交通事故,请绕行。

郑盈盈:好的,谢谢。

胖女人挣扎,赵翼拿刀抵在她腰间。

车子远驶而去,金帝国际越来越远。

6、内/外  赵翼郊外小院房间内/外   夜

出租车停在院外。

胖女人(被捆绑着,眼睛紧盯着郑盈盈):看过《贞子》吗?《乡村老尸》?《鬼娃娃花子》?

郑盈盈(楞了下):我从不看电影。

胖女人:放了我,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我老爸有权有势。

郑盈盈(摇头):还骄傲呢?你以为追你的都是什么人?那些男人追的是你官爸爸!你现在这样,也是因为你老爸!

胖女人(朝向赵翼):你知道这个女人吗?她是我老公的前女友,就这个贱人,在我们结婚时,竟送了尊带血的雕像……

赵翼:她从前的事情,与我无关。

胖女人:告诉我,你们怎样才能放过我?我可以把鲁强还给你,求你放过我……(哭腔)

郑盈盈:我真的不是为了一个臭男人才绑你的,我没奢侈到把男人当珍宝。我只要钱。撞上所谓的情敌,无非意外!

胖女人:钱,钱我都给你,只求你们能放了我。

忽然,敲门声大作。

赵翼和郑盈盈都愣了。

敲门声  OS:开门,开门啊!

郑盈盈:谁呀?这大半夜的!

敲门声  OS:谁?我呀!开门,我警察!

赵翼皱眉,郑盈盈的脸色更难看。

胖女人受不了这最后的机会,欲叫,赵翼反手,匕首插进胖女人心口。

门被打开,一个醉汉摇摇晃晃就要往里冲。

赵翼(拼命拦着):喂喂,你干嘛?

醉汉:咦,这不是胡,胡桂花家?你谁呀?

赵翼:错了!这我家,你,你谁呀?你不是警察?

醉汉:警察?哈哈哈,我骗桂花给我开门的。(忽然,不笑了)你,你谁呀?

赵翼:我这家主人!你走错地方了!出去出去!(猛推醉汉一把)

醉汉(狐疑地往里张望):咦,您身上怎么有血?

郑盈盈(屋内喊):老公,快啊,我不行了,要生了,快送我去医院啊!啊啊,我不行啦!

醉汉(酒醒了大半):哦哦,不好意思,我还真走错了!你老婆要生孩子呀,还不赶紧送医院!

赵翼:唉,这还不是开车回家拿钱嘛,你也知道现在住院有多贵,少一毛钱都不让进!

醉汉(同情地):那你们抓紧吧,救人要紧。需要帮忙吗?

赵翼:谢谢,谢谢。家人已经赶到医院了。

醉汉:那好,祝你们早生贵子!(摇晃着离开)

赵翼吁口气,转身回小院。

7、内  屋内  夜

赵翼(搂着郑盈盈):你怎么那么会装?以前流过?

郑盈盈心情不好,想挣脱赵翼,又恐惧地看了眼地上女尸。

赵翼:你真认识这女人的老公?

郑盈盈:关你屁事!

赵翼:是不关我屁事。对不起,说好了不打听的。

郑盈盈(挣脱了赵翼一点):算了,告诉你也没什么。我的前任,叫鲁强,最穷的时候,我们分吃一碗泡面……后来,和我说分手了。那时我一听就急了,走得快了些,竟撞在桌子上小产了,流了一地血……

赵翼:盈盈……

郑盈盈(激愤):我恨呀,我就用那些血,把他送我的雕像染红了,当做新婚礼物送给他们。真没想到,世界这么小……其实,我不想杀这臭女人。

赵翼:对,是我杀的,与你无关。

郑盈盈:我不是这个意思。

赵翼:不想杀她,你为啥和我对暗号?

郑盈盈:唉。当时忽然就特别冲动,想好好收拾她一顿!但我真没想杀她!

赵翼:不杀她怎么办?放她回去我们可就完了!你忘了我们的车还在车行挂着呢!

郑盈盈无语。 

8、外  院中井边  夜

胖女人尸体被俩人抱着,艰难塞入井口,隐隐传来沉闷的坠落声。

赵翼:现在心情好点没?放心,井有30多米深,就算活着,她也爬不上来!

郑盈盈(面无表情):我其实真的不想杀他,为一个渣男,不值!

赵翼(表情有些抽搐):为了我呢?

郑盈盈:也许,有一天,我会爱上你。

【镜头闪回】

9、内  出租车内  夜

出租车司机赵翼:小姐好漂亮呀,聊点什么吧,现在流行面瘫呀?

郑盈盈不理他,望向窗外。

车内音乐响: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我鼻子惹的祸……

郑盈盈:师傅,音乐能关了吗?

赵翼:怎么了,挺好听呀。

郑盈盈眼前闪过几组镜头:郑盈盈脚步沉重走出妇科医院、滴血的雕像、婚礼上鲁强搂着胖女人笑。

郑盈盈:停!(将20块扔到车前排,匆忙逃离)

车内音乐——《香水有毒》:我曾经爱过这样一个男人,他说我是世上最美的女人,我为他保留着那一份天真,关上爱别人的门,也是这个被我深爱的男人,把我变成世上最笨的女人,他说的每句话我都会当真……

郑盈盈踉踉跄跄走着。

忽然,郑盈盈停住脚。

郑盈盈画外音 OS:完了完了,这下完了!公款忘出租车上了!都怪那司机,发什么《香水》!我该怎么办?那么多钱,我哪赔得起!这下老板非吃了我!

经理画外音 OS:郑盈盈,这笔货款非常重要,一定要打车!你听见我说话了吗?你最近到底怎么了,一直心神不定!我知道你节俭,但这次你必须打车,钱丢了你赔不起!

前男友 画外音 OS:我要结婚了,以后你就当从没认识过我。你知道,我的好日子全靠她了!对不起……

10、外  江边  白 

郑盈盈(揪着头发哭):我真是个没用的废物!念书不行,谈恋爱不行,公款还落在车上!我这辈子就不应该再碰出租车的……要不是当司机,我也不会考驾照,也不会认识鲁强……呜呜呜……

正欲跳下去,被人抱住,却是刚才的司机,赵翼。

11、内  小酒馆里  晚 

赵翼:你昨天是不是想死?

郑盈盈:那,你当时是不是也想过不还钱?

赵翼:嗯,想过。不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因为区区十万块就死了,有点不值。

郑盈盈:所以你就动了善心?其实,就算你救了我,我将来也未必会报答你。

赵翼(指着窗外):其实,你也不用多感激我。看没看到这条街?很繁华是吧?每个路口都有监控!如果你死掉,事情闹大了,所有的监控调出来,我的车牌号、出租车所属公司,一样能查出来!到时候我不但要还钱,弄不好还得做牢。

郑盈盈:那看来是我救了你。

赵翼:怎么讲?

郑盈盈:如果我真死了,接下来你可能不但要交出钱,还得坐牢。看来是我救了你。

赵翼:随你怎么讲。(起身要走)

郑盈盈(拉住赵翼的手):别走呀,谢谢你救了我。真的。我突然就不想死了。这里的饭菜味道真香,那么多坏人都还活着,为什么我要死?

赵翼:这就对了。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我待会还要拉活。不过我先送你回家吧。对了,我叫赵翼。你呢?

郑盈盈(笑):我,郑盈盈。谢谢你。

赵翼也笑。

夜色中,郑盈盈和赵翼走出咖啡馆。 

12、内  出租车内  白

赵翼:你真想好了,跟我一起开出租?女孩子干这行很辛苦也很危险的。

郑盈盈(越过赵翼,坐在驾驶员的位置上):说多少遍了,我以前也是开出租的。现在挣那点工资,还要朝九晚五,烦透了。

随手打开音乐,又是《香水有毒》: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我鼻子惹的祸……

郑盈盈(皱眉):你爱听这个?

赵翼:嘿嘿,本来随便听听,结果中毒了……

赵翼注意到郑盈盈眼里闪过一道阴鸷。

赵翼:对了,你想开白班还是晚班?

郑盈盈:随便,看你。

赵翼:女士优先。

郑盈盈:我无所谓。晚上月色撩人,我选晚班吧。

赵翼:不,还是我晚班,你白班。晚上坏人多,再说熬夜久了,对皮肤不好。就这么定了。

郑盈盈略有一丝错谔。

赵翼:怎么了?

郑盈盈:好久没听过这样的话了。不过,咱们还是换着开夜车吧,我喜欢晚上。

赵翼去抓郑盈盈的手,郑盈盈稍微挣扎了下,任由他。

赵翼:对了,晚上有个局,想不想一起参加?

郑盈盈:什么局?酒局?骗局?

赵翼:就算帮我个忙吧,老家有人进城办事,正好替我父母催婚,你能不能帮我客串下?

郑盈盈(犹豫了下):好吧,就当蹭饭了。

13、内  酒店内  晚 

长者A:小翼,看到你有媳妇,我们就放心了。

长者B:是呀,以后有人管你,我们就不担心你乱花钱了。

长者A:姑娘,有个事儿,原来我想开口,但现在看到你们这样,我开不了口了。

赵翼:叔,有话直说,我赵翼能办到的,一定在所不辞。

长者A:有这句话,不管成不成,叔都先谢你了。你堂弟,也想开出租车,也想像你一样,讨个城里的媳妇。就是钱差点,再说也不知道在哪儿办手续。

赵翼:叔,那你手头有多少?

长者A:一共也就五万吧。是不是太少了?

赵翼(咬牙):行,剩下的事交给我吧,我保证让堂弟两年内讨上媳妇。

长者A:都说小翼讲义气,叔不管事成不成,先谢过你了。早知道这样,当初真不该拦着你和阿花……(忽然,想起什么,看眼郑盈盈)唉,瞧我这嘴,一高兴就什么都说。

郑盈盈一脸疑惑。

赵翼:阿花是我以前的女朋友,都过去了。

郑盈盈(笑):大家喝酒,喝酒。

背景音——《香水有毒》: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我鼻子犯的罪,不该嗅到她的美……

14、内  郑盈盈出租屋内  早 

郑盈盈的出租屋内,简陋,简单几样陈设,干净整洁。

赵翼床上躺着,抽烟。

赵翼:媳妇儿。

郑盈盈(穿衣,梳头):滚一边去。便宜你了。

15、内  郑盈盈出租屋内  白 

俩人在屋子里烧火做饭,有说有笑。 

日历一天天翻着。桌上的花谢了开,开了谢。

16、内 出租车内  白

郑盈盈:赵哥,怎么了?你喊我去医院干嘛?好,我这就过去!(对身后顾客)对不起,家里出了急事,我要去趟医院。

客人:靠,搞什么鬼?哪有这样拉客的?

郑盈盈:对不起,车钱我不要了,大哥行行好,帮帮忙,反正您再有几十步就到了。

客人骂骂咧咧下车。

17、外  医院  白

赵翼在手术室外来回踱步。

郑盈盈:出什么事了?吓死我……你没事就好。

赵翼:是我堂弟,遇到劫匪,被刺了好几刀,人能不能活不一定呢。(低头哭)早知这样,真不该……

郑盈盈:赵哥,不怪你。这世道,坏人太多。

赵翼:唉,还让不让人活!早知道这样,我——

护士(塞来一卷账单):先交五千!现在,人暂时没危险了,但还得进重症监护室。先说好啊,伤得太重,人能不能留后遗症不好说。重症室一天一千块,不算药钱!

赵翼手里拿着帐单,眼神凌乱。

郑盈盈:赵哥,我们怎么办?要不,卖车吧?

赵翼:说的轻巧,那是我们吃饭的家伙。你身上有多少钱?

郑盈盈一张张掏出来,不舍。

赵翼:只能走这条路了,这是天在逼我,这是天逼我的!

郑盈盈不敢问,跟在赵翼后面交钱,两人走出医院,路边长椅上坐下。

赵翼(狠狠把烟头摁灭):我们现在连饭钱都没有了。我只剩下这一条路了。盈盈,你如果想走,现在来得及。

郑盈盈:赵哥,你去哪,我就去哪。(看赵翼)你把钱交还我那天,我就想跟着你了。

赵翼:傻丫头,我有什么好。

郑盈盈:我也说不清,但我知道我们很配。我们都会开出租,而且都这么穷,我也曾被逼得想死,这世上还有比死还可怕的吗?如果没有,那我还怕什么?(眼神凌厉)

18、内   出租车内  白

郑盈盈开车,警惕地望着窗外。

赵翼(OS):盈盈,夜晚女司机最不容易让人设防,你要专挑女性下手,尤其是戴首饰多的,这点你比我强。选中目标后就给我打电话,再告诉客人,要顺便带人。机灵点。如果感觉不好,你就把客人带到目的地。记住:瞅准再出手。

19、 外  电影院外  晚

胖女人拉开车门。 

【闪回结束】

20、内  小院屋内  夜

郑盈盈和赵翼打开女人的包,只有一点零钱和几张卡,赵翼有些恼怒。

赵翼:不是告诉你,看准了再下手,是不是看到前男友的老婆,动了私心?

郑盈盈:你胡说什么?我早就把那个人渣忘了。再说看她那么贵的包,还有首饰,我怎么知道她现金那么少?

赵翼:别激动,我又没说什么,刚才是我吃醋了,对不起!

郑盈盈(撇嘴):你生个什么气?吃个什么醋?你又不是我什么人?

赵翼:我现在想是你什么人了,否则,我还真不放心……来,先盖个章。

郑盈盈(疯狂地撕着赵翼的衣服):我现在好怕,真的好怕!其实我看过《贞子》,也看过《乡村老尸》……快,快替我压压惊!

两人疯狂抱在一起。

镜头投向屋外一口深井。

21、 内  出租车  晚

黄蝎子上车:妞,去XX路。

郑盈盈:好的哥。

黄蝎子(接电话):喂,新来的四川妞活不错。今晚叫几个朋友过来一起爽一下?什么?你那还有湖北的?都说湖北妹子吃辣椒劲爆,今晚就睡湖北的了。老子争取把全中国的妹子都睡遍。现在就差云贵高原的没玩过……

郑盈盈轻咳两声,黄蝎子这才注意到她。

黄蝎子:妞,长得不错,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郑盈盈:怎么可能?哥,你热不?我热。(解开上衣的纽扣)

黄蝎子:现在,还真热了,有解暑的?

郑盈盈:有啊,前面酒店去找!要不你先喝这个降降温?(递上饮料,嘴角微微一丝冷笑)

黄蝎子(接过郑盈盈递过的饮料):妹子,很眼熟啊,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郑盈盈:怎么可能?这句话对多少人说过呀,你们男人呀。

黄蝎子:只对你一个说过呀。哥的纹身可以做证。你看哥这纹身,原来吧,是蝎子,后来长胖了,成了螃蟹。

郑盈盈(似乎想起来,但故做平淡):是吗?一会我要尝尝螃蟹肉鲜不鲜。

黄蝎子(坏笑):谁尝谁不一定呢。

郑盈盈:对,不一定呢。

22、外 小院井边   夜

赵翼(往井口看一眼):不是告诉你别惹黑社会的吗?容易出事。

郑盈盈:容易出事?他们敢报警吗?最讨厌这样的人渣,纹个身就觉得自己多了不起!还要睡遍全中国女人!

赵翼:算了,只要你心情好,怎样都行。这里有两张银行卡,问出密码再宰!要我帮忙吗?

郑盈盈:我最喜欢做这活了,你在一旁看着就好。

23、内 小院屋内   夜

各种刑具。

黄蝎子被绑在一张椅子上。

郑盈盈:我的哥哥呀,你是想快快地死,还是慢慢地死?

黄蝎子:你放了我,我不杀你。

郑盈盈:哼,还嘴硬。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这只螃蟹变成蝎子。

郑盈盈拿着点着的蜡烛,让蜡烛的油滴到黄蝎子的皮肤纹身上。

郑盈盈:你看,油脂都烤出来了,是不是感觉到皮肤缩水了?我最喜欢这种外焦时嫩的肉肉了。闻起来香香的……

黄蝎子忍住不出声。

郑盈盈:我的哥哥呀,今晚不是要睡湖北的吗?你不是还要吃辣椒吗?现在辣不辣?爽不爽?咱们再玩个更刺激点的?

郑盈盈拽过一个装满废纸的盆子,放到黄蝎子身下,作势要点,满眼诡异,黄蝎子的身体抖动起来。

郑盈盈:有人说,男人的那种东西要是着起来,会有些骚味,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黄蝎子:我的奶奶呀,行行好,您老就别再吓我了!——我说,我说还不行嘛!我密码XXXXXX。

郑盈盈(微笑):你肯定知道,骗了我,会是什么下场。

24、外 银行提款机旁  夜 

郑盈盈戴着鸭舌帽,在机器上取出一叠钱,塞进背包。匆忙离开。

郑盈盈(拿出)电话:哥,成了。

25、内  小院屋内   夜

赵翼磨着刀尖,不远处是黄蝎子。

黄蝎子:你们不是说,交出钱就放了我吗?

赵翼(拎刀走近他):是呀,这就放了你。

手起刀落,黄蝎子脚筋尽断,黄蝎子惨叫。

赵翼:我已经放了你,你走不了,就是你的事了。

黄蝎子(向外爬去):救命啊,救命。

赵翼露出得意的笑,追上去,将匕首插入黄蝎子心脏。

镜头转向院外,郑盈盈在停车。

26、外  街边   夜

任盈盈的车缓缓移动。

张蜈蚣出现。欢快地走在街边。

出租车缓缓靠近。

27、外 小院井边   夜

两个人在井边,郑盈盈冷笑。

郑盈盈(拍拍手):张蜈蚣?去陪黄蝎子好了!

俩人望着天,幻想中无数的钱,从天而降。

郑盈盈:哥,你开心吗?

赵翼:开心。看到你就开心。

郑盈盈:我也是。钱真是个好东西。

电视里闪过一款钻戒广告,赵冀看了半天,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28、 外  街边早点摊   白 

郑盈盈买过早餐,坐在车里吃。

卖早餐大妈:姑娘,最近不太平,你可要小心点呀。我姑爷是刑警,接到好几起报案了。咱们这儿有杀人大盗,专挑落单的人下手。晚上出门可得小心点呀,瞧你长得如花似玉的……

郑盈盈(顿了顿,故作感激):知道了,大妈。谢谢你。要不是你这么一说,我还不知道呢。想想真害怕呀。

29、外 银行提款机旁  夜

郑盈盈取完钱,下台阶看时到一个年轻母亲正抱着个半大孩子乞讨,犹豫了下,还是拿出一叠人民币放到他们的食盆里。

母亲(双后合十):谢谢恩人呀,谢谢恩人。

郑盈盈:不客气。

母亲(扔下孩子快步追郑盈盈):恩人,留个电话地址吧,我们不是乞丐,是丢了钱包不得已才要饭,改天我一定把钱还你。

郑盈盈(不耐烦起来):不用了,我还有事。(加快脚步)

母亲:你救了我们一家子呢,还是留个吧。

忽然,郑盈盈帽子被一把打掉,郑盈盈吓了一跳,惊恐跑开。

30、内  小院屋内   夜

赵翼:盈盈,最近风声太紧了,我们要不要收手?你不是也感觉被条子盯上了?

郑盈盈(头也不回):你弟的医药费够了吗?好,就算够了,医生说他这辈子也站不起来了,会有姑娘嫁给他伺候他吗?所以,我们差得还太远了!何况,咱俩要想摆脱现在这处境也需要很多钱!

赵翼:但是——

郑盈盈:我理解。如果有事,我一个人担着。我挑的人,都是这个社会的渣子,他们每一个人,都该死!活在这个世上多一分钟,都会多害一个人!

赵翼:但是——

郑盈盈: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希望我平安,这我知道,但是赵哥,从踏上这条路那天起,你就该知道,我这辈子,已经与平安无缘了。

赵翼:对不起,都怪我。

郑盈盈(扭头看赵翼一眼):不关你事,我已经死过一次,现在的命还是你给的!!(一脸决绝)

31、外 银行提款机旁  夜

郑盈盈正要从柜员机上取钱,却被一只大手抓住,随即戴上了手拷。

郑盈盈(表情复杂):看来,我还是太乐观了。

画外音 OS: 常在路上走,难免不暴露。由于警方加大了监察力度,最终,所有疑点开始聚焦到挂在某车行名下的一辆出租车上……赵翼和郑盈盈也因此暴露。

32、内  审讯室  白 

警员甲:你知道会有今天吗?

郑盈盈:我知道。所以我才要多杀几个。

警员甲:你想过你杀的那些人吗?

郑盈盈:想过。法律无法制裁他们,只能靠我。我用他们的钱,使自己生存。我的生存,让他们消失。

警员甲(严肃,厉声):你凭什么判断他们该死?

郑盈盈:很简单,如果他们不炫耀,或不是见色起意,我根本就没有机会。这个世上好人太少,所以——

警员甲:郑盈盈,你这什么态度!(转头)我先冷静下,你们继续。(站起,出外)

33、内  审讯室  白 

赵翼: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做的。是我,带坏了郑盈盈。

警员乙: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赵翼(顿了顿):希望盈盈,能够活下去。

警员乙(摇头):太迟了,她都招了,还说都是她一个人做的,和其他人无关。你们这一点倒是很像。

34、内  审讯室  白 

郑盈盈:我知道我犯了死罪,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做的。总共杀了七个人,都在那座郊区小院的废井里。那井足有30深,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你们去捞吧。我希望你们审得快些,让我早点离开这里。

警员丙:这不用你教!

【镜头闪回】

小院废井边,围着一群警察和消防队战士。

一个警察(举着长焦镜头往井下望):报告队长,我好像看到了一条人腿……

画外音 OS:消防支队几名战士下到井底后,陆续打捞出了八具已高度腐化的尸体,四男四女。

【闪回结束】

警员丙:你确定,真的只是你一个人做的?

郑盈盈:是的。我一个人,与他人无关。我一共杀了七个!四男三女!

警员丙:可是,我们在井下,捞出了八具尸体,四男四女!这你怎么解释?还有一个女人是谁!

郑盈盈:三女?怎么会?我只知道两女……(眼前闪过赵翼温柔的脸)

《香水有毒》的背景音隐隐响起。

赵翼的画外音 OS:那多出的一具女尸,其实是我的前女友,长辈们为了拿点好处费,劝她和南方一个离异的残疾老板订了婚,她离开前我们最后一次约会,却大吵一架,我冲动之下杀了她,把她扔到井里。

35、一组蒙太奇。 

小院井边,郑盈盈和赵翼分别在指认现场。

36、内  警车上 白

赵翼(手里捏着一朵刚折的小花,弄成了戒指形状):警官,能帮我个忙吗?

警官乙迟疑了下,接过花。

赵翼:当初抢了那么多钱,我也给盈盈买个戒指,现在我明白了,我是嫌那些钱脏。这是我刚刚路边顺手揪的,你能帮我……交给她吗?

警员乙接过花,苦笑。

【剧  终】

( 编辑: 朱丽俐 )
相关推荐

底层广告
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