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16257《渣男逃跑后》

2016年10月31日 17:05 

导读:一夜间,郭真的生活发生巨变,其夫的生意因盲目扩张而全面瘫痪,还欠下债主上百万。在老公和小姑子忽悠下,郭真同意假离婚,却一不小心就帮“前夫”背上巨债。不忍亏欠债主,郭真准备卖房还债,家庭矛盾也全面爆发。

渣男逃跑后

【导读】一夜间,郭真的生活发生巨变,其夫的生意因盲目扩张而全面瘫痪,还欠下债主上百万。在老公和小姑子忽悠下,郭真同意假离婚,却一不小心就帮“前夫”背上巨债。不忍亏欠债主,郭真准备卖房还债,家庭矛盾也全面爆发。

【人物介绍】

郭真:年近三十。武强妻子。有熟女风韵,善良,干练,能吃苦,能担当。爱憎分明,受人滴水之恩也会涌泉相报那种人,但遇到讨厌的人也势不两立。

武强:三十出头。郭真老公。小商人。和郭真白手起家做起一家小公司。自大,爱显,爱面子,冒进,有点大男子主义。敢惹事不敢担责。有野心,也有着小地方人挥之不去的敏感自卑,以及小商人的自私精明算计冷血。

梁峰:27岁,正直,善良,仗义,勇敢。从小跟着寡母长大,独立自强,很有奋斗精神和经营头脑,也欣赏有同样属性的人。在和离异女郭真打交道的过程中对郭真产生了真情,俩人克服阻力幸福结合。

武玉:23岁,武强妹妹,女版武强。小地方来的打工妹,在哥哥公司颐指气使,混一份工资,自以为是白美富,有种穷人乍富的讨厌劲儿,牙尖嘴利,喜欢和好强能干的嫂子总是针锋相对,被嫂子视作“我的奇葩小姑子”。

债主甲:凶悍,强势。和梁峰一起去郭真家讨债。

梁母:梁峰寡母,60岁左右,善良。明事理的退休老太太。身体虚弱。 

正文部分:

1、内  郭真家   日(郭真,武玉)

郭真和武玉惊慌站在客厅,门外传来阵阵吵闹和砸门声。

债主甲 OS:开门开门!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武强你个缩头乌龟,再不开门我们就砸门啦!

武玉:(扯着嗓子)武强不在!我们离了!

债主乙 OS:一句武强不在就把我们打发了?想得美!武强说了债务全由你处理!再不开门我们就堵门了!

武玉:(生气的要冲过去开门)奶奶的,今天非叫他们见识下姑奶奶的厉害!(被郭真一把拉住)

郭真(压低声音,喝斥):武玉,你这么冲动干什么?你是能打架还是能还钱?人家来要债也没错呀……谁叫你哥那个缩头乌龟跑了!

【镜头闪回】

2、内  郭真家   日(郭真,武玉,武强)

武强一脸焦灼地踱步。

郭真:(瘫坐沙发上)什么?公司要倒闭了?你外债已经欠了一百多万?(悲愤)我离开公司时账面上的流动资金还有近百万,这才多半年,你,你到底咋经营的?我早就说不要太贪,稳扎稳打地来,你老是不听!非要盲目扩张!

武强:(烦恼地)提这些屁用啊!我当初也只是想多赚点,谁想这大形势转眼就不行了呢,公司已经两个月磨不开了!

郭真:(悲怆)你可真行啊你!我们白手起家好不容易做起来的公司,你总嫌我管你,非说自己能打理好,和你这妹子变着法把我赶走,要不是你们信誓旦旦,我能跑去给别家打工?

武强:(打断她)你就别唠叨了行不?现在还说这些有啥用啊?

令人压抑的死寂。

郭真:(揪着自己头发,焦灼烦恼)唉,我怎么就从来没想着藏些私房钱啊?现在好歹赔人家点!

武强:(小心翼翼)你也别急了,要不,咱俩来个假离婚?我想了下,这是解决眼前危机的最好办法!

郭真:(惊,气)离婚?你有病啊?

武强:(成竹在胸地)我没病,只是假离婚而已!咱俩写个离婚协议,就说我作风有问题,咱俩感情已破裂,我已经被净身出户了……

郭真:(气结)你真是啥烂招都敢想啊!摆明要当老赖啦!别人当初借你钱也是出于好心和信任!

武强:(满脸委屈)谁说我要当老赖呀,现在这群疯子的气焰你是不知道啊!我整天被包围着咋去筹钱?本来我还可以到外地找新认识的几个大老板想想办法……

郭真:(眼睛一亮)你真能去外面想到办法?(瞬间又失望地)唉,你要是真能想到办法事情还变成这样?

武强:就是因为成天被围着,我才不方便和人家大老板谈事啊!再说,这么重要的事,光打电话哪能行啊!(偷瞟了郭真一眼)放心,你一个女人,他们不敢把你怎样!只要你能扛过这阵子,等我拿着钱回来一切就迎刃而解了!(顿了顿)放心,那些人我了解,他们不会对你一个妇道人家怎样的。

郭真沉默。

武强:(从怀里掏出几张纸)离婚协议我都拟好了,你赶紧签字吧,今天去民政局还来得及,相关事宜我都咨询好了!(手机响。武强压掉)烦,催命一样!

郭真:不行,这事太荒唐了,我得好好想想!

忽然,武玉从自己房间出来,(可怜巴巴):嫂子,我哥说得对。要是不离,咱们全家都得睡马路,没准更惨!

郭真:(眼睛一亮)房子?要不咱们就把房子卖了还债吧?这样一来欠债不就都解决了嘛!

武强:(急)什么白手起家?我们千辛万苦挣出这套房子容易吗?当初不是你家也还往里面垫了钱?你就别再拖拖拉拉的了,武玉一个小孩子都能明白的道理你还不明白吗?房子都给你了我能是跟你真离婚吗?就是摆脱那些人的控制出去找钱啊

忽然,武强手机又响,他烦躁压掉,一只药品滚落在地。

武玉:(拾起药品,看看)呀,哥,你咋弄了一整瓶安眠药啊!你还真想死啊!

武强:(苦恼地砸着脑袋)实在没办法了,我也只能一死了之了!

郭真看着武玉手里的药瓶,脸色苍白,一时无语。

武玉:(悲伤地)嫂子,求你就别磨磨唧唧的了,我哥都惨到这个份上了,你就不能给他个回旋余地?还真要逼他去死吗?民政局眼看下班了,等回头那群人找到家里,谁知道他们能干出啥狠事!

武强:东西给我,我一人做事一人当,绝不连累你们!

武玉:(高举药品)嫂子,你签个字就这么难吗,我哥也是不想害你!都说了是假离婚啊!难道你还真忍心逼他死?

郭真迟疑着接过武强递过来的笔,红着眼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

武强兄妹俩的表情如释重负。

【闪回结束】

3、内  郭真家   日(郭真,武玉,梁丰,债主甲)

门外的人还在嚷嚷。

武玉抓起只大烟灰缸,就要去开门。

郭真(赶紧拉住她,低声喝斥):这些人个个急红了眼,你不要命了?

武玉:不教训下他们天天上门骚扰!

郭真:不管怎样,有问题必须面对,等下你别吭声,我跟他们好好说。

武玉:(不服气地白郭真一眼)就你能,真当自己是观音菩萨了!

郭真去开门,梁丰和债主甲猛得冲进来差点栽倒,武玉听到外面还有人,冲过去重重关上房门。

债主甲:(站定,环视房屋内部)哎呦我去,这武老板家蛮气派嘛,住着这么大的房子还稀罕我们那几个子啊?(一边快步推开几个房间的门)武强,武强,你出来!别当缩头乌龟了!

武玉忍住气。

郭真赔笑刚要解释,债主甲一挥手:得,啥也别说了,赶紧还钱!

梁丰看到家里只有两个女人倒是有点不好意思,尴尬搓着手。

郭真:这位兄弟,欠你们的钱实在是不好意思,但现在我们也确实没有这个偿还能力,能不能宽限一些时间,就算武强跑了,钱我一定替他还!

债主甲:(顿了下)你就是武强老婆?(带点讥讽)没想到你还挺会说话嘛,但武强说,你可凶悍着呢,揪着他一点小辫子就把他扫地出门了,我们能信你替他还钱?

郭真欲言又止,只郑重点点头。

债主甲:(语气缓和了点)法律上的事情你该懂吧?武强说他净身出户了,家里不管是财产还是债务现在都归你!

郭真:(惊讶,为难)可是,我家的钱已经全赔光了啊,其实,我俩当初是协议离婚的,他根本没提债务……

债主甲:(急)看来你们两口子还真是一路货啊,一个一推六二五,一个死不认账,武强把你们的离婚协议都贴到公司门口了,我们也用手机全拍下来了,你自己看,白纸黑字——财产全归你,债务也由你全部承担!

梁丰点点头。

郭真:(惊讶、气愤地看着债主甲的手机)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也许我当初没看清协议。

债主甲:(恍然大悟)果然,你们两口子压根就没打算还账!离婚这么重要的事你都不看协议,摆明是弄个假离婚糊弄我们吧?现在这人啊,真是不要脸到家了!借钱的时候脸是脸,还钱的时候脸就成屁股了!

梁峰尴尬地从郭真脸上移开目光。

武玉:(冲上前)你嘴巴干净点!你的脸才是屁股呢!

债主甲气得要向武玉挥拳,被旁边梁丰拽开。

郭真:(一边护住武玉,一边互斥她)你怎么说话呢?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梁丰:胡哥,咱主要是来要钱的,有话好好说。

4、外  小旅馆外   日(武强)

戴着墨镜的武强鬼鬼祟祟四下望望,溜着墙根向一家小旅馆走去。

5、内  郭真家   日(郭真,武玉,梁丰,债主甲)

门外(又传来砸门和吼叫声 OS):还钱!还钱!

债主甲:你是不是被武强那孙子骗着签了字我们也不清楚,但法律不会管你这么多,既然武强已经把债务推到了你身上,我们也只能来找你要!喏,你先看看欠条!(把几张压了膜的欠条拿给郭真)

郭真:(看那些欠条,顿了顿)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既然法律有规定,那我们就按照法律来,他欠你们的我一定替他还!(顿了顿)只是,我家这几年挣的钱真的已经赔光了,你们就算天天在我家蹲点,我也不能立即变出钱呀,求你们再宽限几天,我再想想办法。

债主甲:光说这些屁用,明摆着耍我们啊!下次我们来你肯定还说没钱!我们的时间贵着的,武强那孙子已经把我们坑得够苦了!要不是现在赚钱这么难,又个个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我们也懒得纠缠你啊!

郭真:你们放心,我郭真从不说瞎话,只要你们肯宽限点时间,再难我也会把账还上!

债主甲:那行,你今天就把话说明白喽,什么时候还,怎么还?

郭真:我——我去借钱。

债主甲:借钱?说的好听,谁借给你啊?你要是说借钱我今天还真不走了!

武玉:信不信我把你砍出去!

债主甲瞪着眼睛就要冲过来,郭真赶紧拦住。

郭真:(想了想)要不,我现在先给你们把欠条换了,重新各写一张欠条,给我一两月时间,欠你们的钱,我无论如何会还!

债主甲还想说话,被梁丰拉住: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

郭真拿出纸笔,趴在桌上写欠条。

6、外   大街上   黄昏(郭真,武玉  梁丰)

郭真和武玉在路上走着。

武玉:嫂子,我就没见过你这么,(顿了下)傻的人!编些瞎话先把他们打发走就得了,看谁耗得过谁!你不但承诺最迟俩月内给他们还钱,还跟他们专门去办了公证,这要是筹不到钱,我们只能卖房子睡马路了!

郭真:跑?我从来都没想过要跑!这种不负责任的事儿,也就你哥和你干得出来!

武玉:你!你真是我见过的——智商情商都最高的人,怪不得我哥和你老合不来!我有事,先走了!

武玉生气地快步离开,郭真一个人面色沉重的继续走着。不远处,正打出租的梁丰看到郭真的背影,发了下呆,目光中有点同情。

7、外 马路上  日  (武玉 )

武玉边打电话边走,声音温柔甜蜜。

武玉:阿强,忙啥呢?出来玩会儿呗,最近我哥生意太好,我都忙死了!想买衣服?好啊,我给你买!

8、外  房产中介门口  日(郭真)

郭真从中介出来,一脸哀伤。

【郭真的画外音 OS】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千辛万苦挣来的房子,就这样要贱卖给别人了。那房间里曾装满了多少对幸福的憧憬啊,可转眼间,全变味了。

眼泪在郭真眼眶里打滚。

9、内  郭真家   日(郭真,武玉)

郭真从外面回来,看到武玉鬼鬼祟祟的从自己房间里出来。

郭真:武玉,你干嘛呢?

武玉:(贱笑)没干嘛呀,就借你的口红用用。

郭真快步回到自己房间,拉开梳妆台抽屉看看。生气地回到客厅。

郭真:拿来!

武玉丢过去一只口红。

武玉,我要你把我的三千块拿来!

武玉:(无赖地)你哪只眼睛看见是我拿了?

郭真:(生气地)就是你!给我!

武玉:好吧,就算我拿了又怎样?这个家是我哥挣的,你上班才能挣几个钱啊,我拿点我哥的钱花花怎么了?

郭真:别提你哥了,你一提他我就反胃!我怎样我自己清楚!你拿的是我刚取的工资,咱俩这月的生活费各种要交的费用都在里面,你赶紧给我拿来!

武玉:(无赖地)反正我哥以前也没少给你钱吧?等于我还是花的他的!

郭真:你啥意思?咱家情况你不知道啊?你哥今天拿回点钱明天就要走,我容易吗我?跟他这几年,我连私房钱都没存下一分!

武玉:(翻白眼)我没看见,我只看见他往你抽屉里塞钱啦!

郭真:你,太不讲理了!告诉你,你哥能在公司白养着你,我可没义务把我的血汗钱给你!我现在养着你已经仁至义尽!你还想花零花钱,自己出去打工去!

武玉:不行!我还说好给阿强买礼物呢,眼见着他就要被我追到手了,你别碍事!(目光凶狠)

郭真:行,行,现在家里都这样了,你哥是死是活我就没见你问一声!倒是还有心花钱去养小白脸,你就等着被人骗死吧!

武玉:(瞪她)以为谁都你这么蠢!(看看手机)老女人就是烦,害我约会时间都过了!(摔门离开)

郭真一脸郁闷。

10、内  郭真家   日(郭真)

郭真一遍遍拨打武强电话,始终打不通。满脸失望、悲伤。

11、外  大街上   日(郭真)

郭真(接电话):房子已经找到买家了?好,我这就过去,不过下班高峰期车堵,请稍等啊。

12、内  郭真家   日(郭真,武玉)

郭真正收拾东西,武玉开门进来。

武玉:郭真你疯了?你还真敢卖我哥的房子!我都答应带阿强来家玩,这下全被你搅黄了,不管咋样这房子不能卖,我死也死在这房子里!

郭真:已经卖了,我喊你回来就是赶紧收拾东西的。

武玉:啥?不行!我得给我哥打个电话,让我哥来收拾你!

郭真不屑一笑,继续收拾东西。

武玉拿出手机拨打了一番,无果,生气地摔下手机。

武玉(横在郭真跟前):你把房子卖了我住哪儿?你想赶我走也得给我留个找房的余地啊,太过分了!你是我们武家的媳妇,却背着我哥就把房子卖了,等我哥回来,看不收拾死你!

郭真:(生气)武玉,你说话摸摸良心,我跟你哥已经离了!这房子是我和你哥一起奋斗赚来的,你一直蹭吃蹭住我没收过你一分钱,你现在你倒倒打一耙!你哥扔给我一屁股债,我不卖房子怎么还?我已在市郊租了套小房子,念着姑嫂一场,你想一起住就赶紧收拾东西跟我过去,否则自便!说白了咱俩已没任何关系!

武玉:我不搬!我还要在这里等我哥回来!

郭真:行,随你!搬家公司马上就来了,你不搬你东西就请新的房主来了帮你扔掉好了!

武玉:我就是不搬,我还不信那群王八蛋能把我扔出去!

郭真没理她,擦把头上的汗继续收拾东西。

武玉生气地跺脚,又拨打武强电话,还是未果,只好气嘟嘟收拾起自己东西。

13、外  郭真郭真出租屋  日(郭真  梁丰)

梁丰:(环顾郭真出租屋,惊讶,感慨)您这儿还真不好找,出租车都不愿过来。这里的条件,(顿了顿)也太差了。

郭真:(苦笑,把一个牛皮纸袋递给梁丰)这是中午刚从银行取的八万块。您数数。

梁丰:好的,等下我给您打条。(数钱)

梁丰:(收起钱,有点歉意)没想到您还真把房子卖了!(低头打收条)

郭真:唉,不卖房子我打哪儿还钱啊,该借的人,武强还没走时就借遍了。

忽然梁丰电话响,梁丰接电话。

梁丰女友(声音很刺耳OS):钱拿到了没?那女人没忽悠你吧!给你说你可千万别心软啊!我回头还要给我爸妈报个欧洲游呢!

梁丰:(尴尬地看郭真一眼)我正打收条呢,回头再说!(压掉电话)

梁丰:(把欠条和收条都交给郭真)您看看收条。对了,你老公还真丢下你不管了?

郭真:(看着收条,苦笑)算了,不说他了,我们已经离了。钱还上咱们之间也清爽了,您赶紧忙去吧。

梁丰:那行,我最近正要去外地一阵子,还得先回公司好好准备下资料。

郭真:好,保重,对了,谢谢您没要利息。

梁丰:您也保重。(忧心忡忡地看了眼房子)

14、内  郭真出租屋  夜(郭真)

郭真走进出租屋,发现武玉还没回来。

郭真:(嘀咕)越来越不像话!(焦急地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15、外  酒吧外   夜(郭真,武玉)

郭真扶着醉醺醺的武玉走出酒吧。

武玉:(醉醺醺)阿强我真的好爱你啊,你怎么就只收我礼物不收我感情啊?现在还跟那个菲菲打得火热,她家有点钱怎么了?我哥也大老板呢!

郭真:(气愤数落)都沦落到这地步了还装呢!瞧你找的都啥人!

武玉:我不要你管!不是你我现在能住贫民窟吗?我哥本来想叫你保住房子,谁想到你这么蠢!连几个债主都糊弄不住!

郭真:(惊)保住房子?你哥没说过啊,你联系上你哥了?

武玉:(不屑)蠢!怪不得我哥有啥宁可找我拿主意都不找你!一瓶安眠药就把你骗得离了婚,你说你蠢不蠢?郭真:(恍然大悟,又惊又气)原来你哥的自杀是你俩联手给我演的戏!太卑鄙了!

武玉:不那样你能签字吗!我哥真是太了解你了!呜呜,好难受,啥破酒……(弯腰欲呕吐)

郭真气得发抖,但看看正呕吐的武玉,还是忍住火,掏出几张纸巾递给她。

16、内  郭真出租屋里  日(郭真,武玉)

郭真:(把一碗稀饭端到桌上,高声)姑奶奶,你也别一天到晚睡着了,快起来吃点饭吧,我一个上班的人整天忙着伺候你!

武玉蓬头垢面出来。

武玉:(打着哈欠)对了嫂子,我记得你有个小姐妹张什么好像是卖手机的?

郭真:(想了想)你说的张燕吧?咋了?

武玉:她在哪个卖场啊?我有个朋友想买个苹果6,我想着看你那朋友能不能给打个折。

郭真:行,我过会儿把她号码给你。对了,你这朋友不是阿强吗,我最见不得软饭男,你可别傻乎乎老往里搭钱。

武玉:切,我现在就是想垫,也得有钱垫啊!(谄笑)对了嫂子,你要不再帮我给你朋友打个电话?就说我是你小姑子,免得人家不给我便宜!

郭真:好吧,不过你也别太为难人家。

武玉:(笑)这我知道。

17、外  大街上    白(出场人物  武玉)

武玉失魂落魄路边走着,掏出兜里一个东西看了看,是以前武强拿过的那个安眠药药瓶。

18、内  郭真出租屋里   晚(郭真,武玉)

郭真拎着菜进门,看到武玉纹丝不动躺在沙发上,旁边还扔着个空药瓶。

郭真:(大惊)武玉,武玉,你可别吓我啊——

19、内  病房里   夜(郭真,武玉,梁母)

武玉闭眼打吊瓶,她的病床和梁母的病床挨着,梁母坐在病床上。

郭真拿着条毛巾轻轻擦去武玉额上的汗。

梁母:闺女,这是你妹妹吧?看你对她照顾多细!

郭真:(强笑)她是我小姑子。

梁母:她咋了?这大半夜的送到医院来。

郭真:(看了武玉一眼)阿姨,这事说来话长,有时间我再告诉您。(她看了眼梁母桌上的水果),要不,我帮您削个苹果?

梁母:那敢情好,不瞒你说,我这手抖得拿不住东西呢。

郭真:(同情地)哦,那我还是用勺子喂您吧。

梁母:那太谢谢你了姑娘!

郭真:不客气阿姨,照顾老人应该的,再说你孩子也不在身边。有啥需要您尽管喊我。

梁母:那太谢谢了。

20、外,医院住院部外   日(郭真)

郭真拿着一沓子票据准备去缴费。

郭真:(自言自语)洗胃,输液费,床位费,这都三千多块钱?刚交了租房的押金,我到哪儿去弄钱啊?

21、内  病房里   日(郭真,武玉,梁母)

武玉已经醒了,在病床上坐着。

郭真:武玉,你咋回事啊?要是遇到点事就寻死我都死几十回了!你要有个好歹我怎么给你家人交代!你哥坑我还不够吗?

武玉:(赌气)你就不该救我,让我死了算了!

郭真:咱们现在的生活条件是差点,但只要努力一把肯定会好起来的!

武玉:(突然大哭)阿强被菲菲那个狐狸精抢走了,我只给他送了个手机,菲菲却送了他一只几万块的手表!

郭真:(惊讶,气愤)啥?你连吃饭都靠我,还有钱给他送手机?什么手机,是不是就你前两天说的苹果6?

武玉没吭声。

梁母:小姑娘,不是我说你啊,这样的男孩你为他去寻死,真是不值得,幸亏你嫂子把你救了。你还是好好谢谢你嫂子吧。等你以后你再看这事儿,就知道自己有多傻了。

郭真:阿姨说得对!那个小白脸根本就不爱你,你就说这两天他来看过你一次吗?你自己吃毒药指望人家痛苦,蠢不蠢啊!

武玉:你们懂啥?(继续哭)

郭真:好,我们都不懂,你的伟大爱情高尚得很!你除了给我增加了几千块的医药费外,还能干点啥好事儿!

梁母小心地看郭真一眼。

武玉:(烦躁地)都怪你,自从你把房子卖掉,一切才变得越来越糟!

郭真:你胡扯!要不是你和你哥——(忽然,她手机响)

郭真(接电话):张燕?喂喂,这里信号怎么这么不好,我出去接啊。(武玉满脸紧张)

22、内  医院走廊   日(郭真)

郭真站在走廊里接电话。

郭真:啥?前两天我小姑子在你那儿拿走了一部苹果6,还说我过去付钱?

23、内  病房里   日(郭真,梁母)

郭真冲进病房,看到武玉的病床已经空了。

郭真:(声音颤抖,问旁边梁母)阿姨,我小姑子呢?

梁母:她不是去找你了吗?刚才你出去接电话,她也赶紧跟着跑出去了……

郭真惊得坐在病床上。过了会儿才想起拨打武玉电话,电话关机。

梁母:姑娘,你咋了?

郭真未语泪先流,悲伤地摇摇头。

梁母心疼地看着郭真,递给她几张纸巾。

24、外  金银首饰回收店门口   日(郭真)

郭真站在金银首饰回收店门口,徘徊了一阵,看看手上钻戒,小心褪下,又摘下脖子上金链子,一咬牙进了店。

25、内  病房里   日(郭真,梁母)

郭真闷闷不乐收拾着病房里的东西。

梁母:闺女,看你这么不高兴,有啥事儿跟我说说,看我能不能帮帮你。对了,你小姑子找到了?

郭真:(要哭出来)她刚才给我发短信说,没脸见我,已经拿着身上最后一点钱买票回老家了。唉,阿姨,我都不知道怎么说我的事儿。

梁母:不要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想说就给阿姨说说,心里也好受点。

26、外  长途汽车站外   日(武玉)

武玉背着个包一步三回头地走向汽车站。

27、内  病房里   日(郭真,梁母)

郭真:(把一张银行卡硬塞给梁母)阿姨,这怎么可以,我们素昧平生的,我咋能借您的钱啊!您也这么大年纪了,随时需要用钱,这是您的养老钱吧。

梁母:放心,我儿子挺孝顺我的,经常给我塞钱,您有急事就应个急,要不这医院的费用该咋办啊?

郭真:没事,我已经把我的结婚戒指和项链都卖了,刚好凑够医药费。

梁母:(感慨地)咱们虽然认识没几天,但你的好阿姨都看在眼里,你对你这么刁蛮的小姑子都精心照看着,还老帮阿姨打饭提水倒痰盂,阿姨相信你肯定是个好人!今天听你的故事这么悲惨,实在不知道该咋帮你!

郭真:阿姨您对我这么信任,我已经非常感激。还完债之前我被很多人当成骗子、老赖,您不知道我有多锥心!

梁母:(点点头)阿姨懂。现在的生意不好做,起起落落少不了,你一定要坚强!(顿了顿)我有个建议,既然你这么需要钱,不如兼职给阿姨当个护工吧,钱我可以先支给你,你也知道我儿子过阵才能回来,我现在这个护工又很不得力!

郭真:(一愣,感动)谢谢阿姨。那我每天一下班就过来。

梁母笑得很灿烂。

28、一组蒙太奇镜头

郭真拎着保温桶进医院。郭真给梁母梳头。郭真扶梁母在花园里散步。

29、内  病房里   日(郭真,梁母,梁丰)

梁丰拎着一兜营养品走进病房,正好看到郭真背对自己在给母亲喂饭。

梁母:(笑)我说自己来,我的身体已经好多了呢。

郭真:阿姨没事,我闲着也是闲着。

梁丰:(高声)妈,我回来了,您咋样了?

梁母:(高兴地)呀,丰子回来了!小郭我给你介绍,这我儿子!

郭真转过身,一抬头,愣住了。梁丰也愣住了。

梁丰:妈,郭姐就是您新换的护工?

梁母:是呀!对了,你俩认识?

梁丰和郭真都点点头。

梁丰:妈,这事说来话长,她就是我跟您说过的,靠卖房子还了我钱的那个老板娘。

梁母(满脸感慨):果然是个好人!

30、外  医院院内  日(郭真,梁丰)

郭真梁丰两个人在医院的休息长椅上坐下。

梁丰:真没想到我妈请的护工是你,这段时间太谢谢你了!

郭真:别客气,阿姨高薪请我其实是故意帮我。

梁丰:对了,你那位小姑子的事我也听说了,那你现在还欠朋友多少手机钱啊?要不,我先帮你还了吧,别让人家老催你,搞得你心情不好。

郭真:谢谢,但真不用了,阿姨给我开的工资已经不错了。其实,和这几个月发生的天翻地覆变化相比,别人的白眼都不再算啥。等过几天发工资,我的手机钱就还完了。

梁丰:不过,我听我妈说你的工资也不高啊。

郭真:嗯,不高。以前我家生意还可以的时候,也没想着要靠这份工资养家,谁知现在会落到这步田地……

梁丰:(沉默了会儿)也怪我们,(歉疚)当时把你逼得紧了些。

郭真:真不怪你们,谁挣点钱都不容易,你们当初也是好心帮武强。

梁丰:对了,你以前大学是学啥专业的?我有几个朋友生意做得不错,我看你挺能干,人也踏实,有机会我看能不能推荐你去他们那儿工作,薪水福利没准都会好点。

郭真:哈,那可就太好了。我学金融的,这两年还考了个会计师的证,其实我对会计工作还是蛮熟悉的,最早我家公司的账都是我管,要不是我和他经营理念不一样,老发生各种摩擦,我也不会离开公司,让他把生意做成后来那样!

梁丰:(有点痛苦)其实我也是从我的前女友身上才知道世界上还有很多和我们完全不一样的人。从小,我妈又当爹又当妈把我拉扯大,我这女友却嫌我老妈是负担,死活不愿叫我养活老妈,一直怂恿我把老人家送到养老院去!我一气之下,和她分了!

郭真震惊、怜惜地看着他。

梁丰:算了,我们都不提那些不愉快了。总之你工作的事,我会留心的!

郭真(感激地望着梁丰):谢谢。

梁丰:你就别客气了,我还要感谢你帮我精心照顾老妈呢。

31、内   梁丰家   日(郭真,梁母,梁丰)

桌上一个保温饭。

郭真:阿姨,这两天咋样了?我给您熬了点山药粥,这个喝了对脾胃好,我煮了好几个时间呢,要不早就来了。

梁母:(笑)好好,我这就喝。小郭呀,太辛苦你了,我听丰子说你在新单位表现不错啊,还当了主管,比以前可忙多了,现在我也不给你开工资了,你还老来照顾我,让阿姨多不好意思啊?

郭真:阿姨,您又见外了。您可是我最困难时帮过我的人,我永远感谢您呢,照顾您也是应该的,何况小梁这么忙!

正说话,梁丰开门进来。

梁丰:什么好吃的?有我的吗?

郭真:不好意思,以为你在公司加班,只做了阿姨的药膳粥。

梁母:小郭忙得连自己的饭都没吃呢。

梁丰:没事,待会儿我们一起外面吃点。

32、外  饭店外  傍晚(郭真,梁丰)

郭真(手里拎着几个快餐盒):小梁你太客气了,点这么多好吃的。

梁丰:你瘦了,需要好好补补。新公司很忙吧?

郭真:(点点头,感动地)你也很忙,多注意身体啊。

梁丰:对了,武强现在还是没消息吗?听说你俩从打工时就在一起了,也好多年感情了吧?怎么又说离就离了,刚开始我们还以为你是嫌他落魄踢了他呢。

郭真:(摇摇头)唉,我哪是这种嫌贫爱富的人啊!我是他最穷的日子跟他谈上的,结婚也是裸婚。

梁丰:(感慨地)这样的女人现在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了。

郭真:(苦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当初和他离婚这事我真是被忽悠了,他说离了婚有我帮他先顶着债主,他才能去外地筹钱,我本来不同意离,见他要喝药寻死,他妹妹又在旁边一个劲求我,我这才稀里糊涂签了字,慌慌张张中,连协议都没细看,结果被钻了空子。

梁丰:你这样的人哪能识破那种无赖的用心!

郭真:当初我确实没多怀疑他,想着多年夫妻了,他还不至于害我,谁料关键时刻他竟然那样阴险丑恶,这一走就真丢下我不闻不问!(拼命忍住眼泪)

梁丰皱眉,拍了下郭真的肩。

郭真:不过,就算他那样害我,我也还是不放心他,不知给他打了多少电话,发了多少邮件,(悲伤地摇摇头)却全都没回复!这么长时间过去,他竟然就是能做到对我不闻不问,真是彻底把我的心伤透了!

梁丰:他不会真遇见啥事了吧?

郭真:(摇摇头)我前阵听他一个亲戚说,他和他父母还是暗中有联系的!可见,这个人心中根本没有我,我就是他的一只替罪羊!

梁丰:太过分了!

郭真:前几天我给他父母寄了点钱,还留言让武玉在那边好好找个工作,(顿了顿,惆怅看向远处)从此之后,我和他们武家是一点关系都没了。

梁丰:(沉默了会儿)那你现在有啥打算?

郭真:我现在就想着把眼下工作干好,别让人家说你介绍的人不行,何况这边给我的待遇不错,我再节俭点,等攒够一笔钱,先贷款买个小户型。从城中村的破房子里搬出去。

梁丰:我相信你肯定行!从我去你家要账那时候我就感觉你不是一般人,很有担当!比很多男人都强!

郭真:(微笑)做人就讲究个“信”字,没诚信怎么行啊?

梁丰:其实,也是因为你,我才感觉我找的女朋友根本不是那个“对”的人。

郭真:(眼神有些异样)我没听懂。

梁丰:比如说,为了追债,我们都逼得你卖房了,她却一拿到钱就赶紧带着她父母去欧洲游,了,就这,平时还总因为什么东西没买和我怄气。

郭真:听阿姨说,你谈这场恋爱也花了不少钱,你就这样和她分手了?

梁丰:(摇摇头)实在处不下去,我也只好给这段感情止损割肉了,钱没了毕竟还可以再挣。

郭真:的确,三观不一致的人真心不能在一起,我也因为看不惯武强兄妹的贪心,老和他们吵来吵去,特别耗费心力!还好,你还年轻,也奋斗得不错,大丈夫何患无妻,你将来肯定能找到好姑娘!

梁丰:(迟疑了下)其实,我对大家说的那种美艳小萝莉并不太感兴趣,总觉得和这些只会吃喝玩乐耍性子的生物合不来。(自嘲一笑)当然,我在人家眼里肯定也是怪物。

郭真:(安慰地)以你的条件,啥样的女孩找不到啊!慢慢等缘分吧。

梁丰:(不好意思地,笑)其实,我心里已经——(欲言又止)

郭真:(拿出看手机)呀,时间不早了,我还得回去赶报表呢。

梁丰(有点小失望,强笑):好,我送你。

33、一组蒙太奇镜头

梁丰和郭真一起陪梁母散步。

梁丰在郭真公司门口等她下班。

梁丰和郭真一起逛菜场。

梁丰家,一家三口有说有笑看电视、聊天,忽然,郭真的目光碰上梁丰炽热的目光,不好意思低下头。梁母看在眼里,呆了下。

34、内   梁丰家   夜(梁母,梁丰)

梁丰给梁母剥香蕉。

梁丰:(笑,试探地)妈,您觉得我找个年纪比我大点的女友怎样?

梁母:(顿了顿)其实,只要姑娘好,大几岁有啥啊,女大三,抱金砖啊。

梁丰一脸欢喜。

梁母:(严肃)儿子,其实妈知道你想说啥。那妈也说下态度啊,郭真不行。

梁丰:(惊愕,急)您不也挺喜欢她?再说,我也接触过不少人,就郭真对您最好。

梁母:(避开梁丰眼神)单说人,小郭确实很不错。只是,你爸去得早,我好不容易把你拉扯大,你忘记当初妈带着你找亲戚们借钱时的难堪了?要不是被逼着早早奋斗,你也不会有今天啊!你说你这一上来就找个二婚的,那些小瞧过我们的人还不知道咋笑话咱家呢!再说,她那个前夫不是假离婚吗,要是哪天找来,你不又搅到烂泥里了?

梁丰一脸失落。

梁母:再说,你可是讨债才和她认识的,这不到一年时间你就和她走到一块,传出去还不知道圈子里的人咋说你……

梁丰:(顿了下)妈,我想静静,先出去走走。(起身出门)

梁母(迟疑了会儿,拿起手机):小郭吗,忙啥呢?是这样,小丰他二姨又给他介绍了个对象,我咋感觉那姑娘条件不行呀,关键岁数有些大,你看你和小丰挺聊得来的,要不,你帮阿姨瞅瞅你们新单位有没啥适合小丰的好姑娘?这眼看他也快三十了……嗯嗯好的,你忙吧。

挂断电话,梁母重重叹气。

35、内   郭真出租屋   夜(郭真)

郭真拿着手机,发呆,眼圈红了,重重叹气。

36、外  大街上  日(郭真  武强)

郭真街上走着,武强鬼鬼祟祟尾随着她。

忽然,郭真手机响,接电话:啊,阿姨晕病犯了?别急,我这就过去照顾她。

37、内  梁母家   日(郭真  武强  梁丰  梁母)

郭真(系上围裙,对梁丰):你再忙也要多照顾下阿姨呀,我看她最近精神不好啊。

梁丰:(点点头)你最近很忙吗,也没再过来。

郭真:(笑笑)是有些忙。我先去给阿姨熬药,顺便把乌鸡也炖了。你去忙会儿工作吧。

话音刚落,门铃响,梁丰去开门,武强冲了进来。

郭真:(惊,黑脸)你咋来了?

武强:(瞪着郭真,看看她身上围裙)我说你神出鬼没的,结果在这儿当上女主人了!说好了我们是假离婚啊!你还真假戏真做,傍上有钱人了!行行,我服了你了,这么多年潜伏得很深啊!嫌贫爱富的臭娘们!

梁丰:(怒)你不准说她!你才是缩头乌龟!

【镜头切换到梁母卧室】

梁母悄悄靠着卧室门听着门外动静。

【镜头切换到客厅】

郭真:(对武强)我已经跟你没任何关系,你再跟踪我我就报警。

武强:切!说好的假戏真做,你为了攀这个小鲜肉还真跟我演上了!

郭真:你少造谣!先撒泡尿照照自己再教训别人!你和你那奇葩妹子当初联手骗我说你要去外地筹款还钱,结果却是把债务全推给我,让自己解脱出来!当时那么多债主围攻我的时候,(梁丰歉疚地看着郭真)你在哪?现在风头过去了,你还有脸回来教训我,恶心!

武强:你个蠢货!我起码给你留了套大房子,谁你贱卖了给人还债的?我一想起这事就火冒三丈!真是蠢到家了!当初我如果愿意拿房子抵债,还用得着和你离婚吗?我不就是想着离了婚,他们也不会真把你一个女人怎样,你再耍耍赖,好歹可以把那套房子骗下来!(梁丰愤怒地瞪着武强)

郭真:(气得发抖)你!你怪我卖房子?我宁可跟你再吃一茬苦都不想昧着良心坑别人!当初你不顾我死活已经伤透我的心,现在你赶紧走,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武强:(看看梁丰,对郭真)果然,有了野男人就是硬气啊!

郭真:(气愤,挡到梁丰面前)不许你侮辱他,他比你强一百倍!

武强:(怒)臭娘们,不教训下你你都忘了自己是谁了!

郭真:(指着门外)出去出去!你这套我早受够了!家里还有病人,别在这儿吵!

武强挥拳想打郭真,梁丰一把把郭真护住。

武强:姓梁的!平时看你小子老实,没想到手段这么高,竟趁我不在搞上我老婆了!

梁丰:你嘴巴放干净点!郭真已经和你离了!

武强:呦,抢了我老婆还这么理直气壮!当初我欠你多少钱来着?8万是吧?行,你今天给我8万块钱,我就把郭真让给你,要不,我跟你没完!叫大家都知道你的无耻嘴脸!

郭真气得发抖。

梁丰:(瞪着武强)行呀,那就让大家都评评咱俩谁更无耻!我和郭真是真心的!(郭真愣住)

武强恼羞成怒抄起桌上一把水果刀就向梁丰挥去,郭真一把挡下,手顿时流血。武强傻眼。

梁丰(抓住郭真的手):没事吧!我带你去看!我饶不了这混蛋!(回头时,武强已溜走。)

郭真:(百感交集,捂住手,疼得皱眉)就伤点皮,包扎下就好。

梁母(已抱着个小箱子走近):这里有纱布和白药,赶紧给小郭包下。

郭真:(不好意思地)阿姨,对不起,吓着您了吧?您赶紧躺下,我等下就指导小丰给您炖汤。

梁母:(坐下,感慨地)小郭,要是你不嫌弃我这个老太婆,以后就和小丰一起叫我妈吧!

梁丰:(惊喜地)妈!你——

梁母:(点点头)这些天,看着小丰整天闷闷不乐,我也没法开心。我看得出你们心里都有对方,(对着小郭)今天你为小丰挡的这一刀,我也确实被震撼到了!现在真没几个女人肯这样无条件呵护自己爱人了!

正帮郭真包扎的梁丰感慨地看着郭真。

郭真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38、外  民政局附近的大街上  日(郭真  梁丰)

郭真挽着梁丰,俩人一脸幸福街上走着。

郭真:看不出你年纪比我小,还挺顶天立地的,武强现在还真被你吓跑了。

梁丰:不提他!(笑,看天)今天的天气真不错!

郭真:是呀,等下去买几条鱼,回头给阿姨炖鱼汤。

梁丰:哈哈,该叫妈了吧。对了,证件这些都没忘吧?

郭真:(嗔怪)这还能忘?这么重大的日子!

梁丰:(憨笑)我不放心嘛,再确定下,看幸福是不是真离我这么近!

郭真:那我们快去吧,没准到了民政局还得排长队。

梁丰:(笑)嗯,赶紧滴,领完结婚证还不耽误咱回家给妈炖鱼。

郭真笑了。

( 编辑: 朱丽俐 )
相关推荐

底层广告
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