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16260《不努力你就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

2016年10月31日 17:05 

导读:校车缓缓驶进校区,透过窗子,看着往往来来的人群,看着郁郁葱葱的树木,苏小北幻想着大学的美好生活。可是这幻想不一会就被炙热的太阳和拥挤的人群所散发出的热量蒸得所剩无几了。拖着大大的行李箱,穿梭在人群中,排队、办理、缴费、等待、等待、再等待、教室、寝室、服务中心、寻找、寻找、再寻找。诺大的校园,她像只无头的的苍蝇。

不努力你就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

校车缓缓驶进校区,透过窗子,看着往往来来的人群,看着郁郁葱葱的树木,苏小北幻想着大学的美好生活。可是这幻想不一会就被炙热的太阳和拥挤的人群所散发出的热量蒸得所剩无几了。拖着大大的行李箱,穿梭在人群中,排队、办理、缴费、等待、等待、再等待、教室、寝室、服务中心、寻找、寻找、再寻找。诺大的校园,她像只无头的的苍蝇。

王萍的宿舍在5楼,在路过的家长、同学惊异的目光中,弱小的她轻松地将行李拎上楼。对于背惯了重物的她来说,这些并不算什么。她家在贵州,那是一个贫富差距很大的地方,当然,贫困占据大多数。所以随处可见的是空地上等待活儿干的人们,随处可见的是结伴捡破烂的小孩儿,他们背着竹篓,竹篓是他们的生活基础,他早已习惯了那样的生活,生活也在她的肩上留下厚厚的痕迹。

夏诗瑶完全没有注意到宿舍有人进来,在不停地向电话那头的好友抱怨着着宿舍有多小,报名的人有多多,学校离市区有多远……一切的一切都她夸大地几乎不能忍受,但她的另一只手还在不停地将化妆品一一摆放在柜子上。

一位在整理床铺的中年妇女对着阳台上抽着烟的男士说:“待会儿先去吃个饭,再带瑶瑶去市区逛逛,把该买的都给买了。”

王萍拿出抹布,开始擦拭床板。

“这孩子真是能干!”邻床在为孙女整理的老者对她笑了笑,“怎么就你一个人,父母呢?”

“这里离家远,来去不方便,他们就没来。”其实爸妈可想来看看她的大学啊,而且这是她第一次出远门,多少也总有些不放心。可这来回要花不少钱,还得耽误几天工,想想也只好作罢。

“可可呀,你可得好好学学人家,要学着独立啦!”老伴对着旁边正在用二次元海报装饰着自己的小世界的孙女说,手里的抹布一遍又一遍地经过书桌的边边角角。

“放这就行了,谢谢学长。”苏小北是和爸妈吵架直接拎着行李就跑出门了,被子什么的都没带,只好在楼下买了一套。“呀,这么好看的海报呢,这都是非卖品呀!!”

邓可可对她笑了笑:“这么快就回来了,东西都买好了吗?”

“嗯,差不多了,晚上可以住了。”苏小北边整理被子边带着小哀怨的语气,羡慕地说到:“你可好,家在本地,晚上还可以回家去。”

报名的第三天,军训生活便开始了,夏诗瑶凭着家里关系开了张病例条免去了军训,可以舒服地呆在阴凉处玩玩手机,不必像大多数人一样暴晒在骄阳下。

每天晚上,邓可可总会给家里打个电话,和爷爷奶奶说说这天练了哪些姿势,晚餐吃了什么。重复的事也能聊上好久。

其实,苏小北也想给爸妈打电话,可是毕竟和爸妈吵了架跑出来的,总拉不下脸。

在军训还未结束的某一天,苏爸苏妈还是忍不住跑来了学校,买了不少日用品,看着黑了不少的苏小北,又说了一些好好照顾自己的话,嘱咐着有事往家里打电话……苏小北心里很感动,却没有表现出来。在父母离开的那一刻,她不禁有些伤感。

王萍不知道在哪儿找了份兼职,拿了几幅手工画回来,闲暇时弄上一番,想赚些生活费。可负责的人总挑三拣四,这里不满意,那里不满意,把成品来回退了几次。每一次退回,她又要把颜料刮了重做。后来才知道这个招兼职是骗人的,为了克扣学生的拿货费而故意鸡蛋里挑骨头。王萍不敢告诉家里被骗的事,怕他们担心,也怕增加家里的负担。于是更努力找其他兼职。

军训结束后,苏小北过着她无忧无虑的大学生活--玩玩网游,睡睡觉。而这样的状态却在一次游戏活动中发生了改变:有人在游戏中发起了一个名为“who is confidence man”的活动,获胜者可获得顶级装备一套,这套装备可是苏小北觊觎已久的,这么好的机会,即使英语不好也要试一试啊,而且以“I am confidence man”开头,还是挺简单的吧。

一个小时后,苏小北的英文便在游戏中引起了轩然大波,本来她并不惊异她所造成的轰动,作为游戏的神级人物,她的一举一动本就万众瞩目,不过这次的内容就让苏小北很心塞了。

甲:“@北方有北 你真的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吗?!# I am confidence man #”

乙:“不是说大学生吗?”

丙:“没文化真可怕!”

丁:“发生了什么?# I am confidence man #求解!”

丙回复丁:“confidence man is 骗子……”

丁回复丙:“原来如此@北方有北 这样说自己真的好吗【截图】”

乙:“早知道她爱装逼啦!”

戊:“你们这是羡慕嫉妒恨,北北是你们永远比不上的。”

丙回复戊:“低智商吗?”

戊回复丙:“你!!!”

甲:“唉……没那水平就别往上窜啊!”

在群嘲下,苏小北关掉了电脑,却郁闷地没有睡着。“苏小北,你小学英语过关了吗?这天天睡觉,英语还读得乱七八糟。”全班同学都在嬉笑,老师也不断地指责她,让想了一个晚上的苏小北顿时睡意全无。

在现实与虚拟的双重打击下,她决定要证明自己,她愤然报名了英语演讲比赛,可报完之后,她就焉了,接下来怎么办呢,自己读都不会读,可怎么演讲呢,不想再一次丢脸的苏小北打听到每天早上会有人在生态园练习英语,便去讨教。

在学姐的建议下,她决定向正规的老师学习。

她打电话给父母:“爸,我想报个英语班,给我打点钱吧!”

“英语班?原来请你去上都不去,这会儿要去英语班,你说你是不是又想买装备了,就出个馊主意来骗我,那些东西有什么用?整天弄些没用的……”苏爸生气地说。

尽管苏小北向爸妈发誓,但他们还是不愿相信她。“难道在他们眼中我就是个confidence man?”苏小北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不行,我一定要证明给他们看。可是,哪来的钱呢?”

她首先找了平日要好的可可:“可可,你能借我点钱吗?”

“小北,你知道的,我家就在本地,我怎么一次性向家里要那么多钱啊。”可可难为地说。

她又找了夏诗瑶,夏诗瑶正试着她新买的衣服:“我下个月还得去买些衣服呢,你都和爸妈闹翻了,哪来钱还我呀!你这天天玩游戏,想学好英语,不是我说,基本不可以!”

“我一定能学好!”这些天的委屈嘲笑一下子涌上了心头。

她找了平日里关系不错的同学、学长和学姐,也只是零零散散借了两三百。

这几天,苏小北都在为借钱忙碌烦恼,王萍回来的时候,她挣托着腮看着眼前可可为她写的演讲稿发呆,刚教的单词发音总是不对。

“小北,给!”苏小北看到王萍手中几张红票子的时候,她惊呆了。她知道王萍平日里的生活费都是靠着做兼职赚来的,所以她从不开口王萍借钱,王萍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这是学校发的补助金,你先拿来学英语,在演讲赛上好好让他们看看。”她听到了苏小北向夏诗瑶借钱时她们说的话。

“那你怎么办呀?你把我钱都给我了,你怎么生活啊?”

“我兼职的地方管着两顿饭呢。还有150元的工资,够了。”

“王萍,我……我先借700,这300你自己留着,平时总要用的,你放心,你的钱我一定尽快还给你。”苏小北从未想过王平会如此大方的把钱借给她,在她几乎要放弃的时候,“我一定好好学好英语的。”

“怎么办?我紧张!”苏小北即将开始她的演讲,第一次用英语的演讲。

“没事没事,像你平日练的一样,你练得很好。”王萍不停地给他信心,让她轻松。

“接下来,苏小北同学上台演讲…”在王萍和可可的鼓励下,苏小北站上了舞台,颇为紧张的念出她反复练习过的单词:“Good  morning! Everyone! It’s my show time…”

虽然未进入复赛,但苏小北已经很满足了,她迈出了第一步。

每天,她依旧认真地练习着英语。

学期结束,当同学们拖着大大小小的行李,欢喜地结伴回家时,苏小北还要为了还王萍的钱和攒接下来的培训费留在学校打工。

两个月的时间,她要将所有的电风扇拆下来清洗干净。

起初,她拿着抹布便欢欢喜喜地去了,充满干劲,爬上爬下,洗洗刷刷,不到一天,手上便有几处被叶片刮伤。

后来,可可给她送来了一双橡胶手套。

接下来的日子里,她每天不停地上楼下楼,有时累昏了,又跑到已经洗过的寝室里去了。她也想过放弃算了,可是想到爸妈的不信任,同学和游戏玩家的嘲笑,她不想再一次被看扁,坚持着,坚持着,一个假期在忙碌中过去了。

新学期开始了没多久,苏妈便打电话来,带着哭腔地告诉了苏小北一个噩耗,她的爸爸出车祸了。当苏小北火急火燎地赶回家,苏爸还在抢救,还未脱离生命危险,亲戚们都在手术室外守着,妈妈看到苏小北便跑来抱着她不断抽啜,她还未明白整件事,便听医生出手术室外说了句“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那一瞬间,哭声、嚎声充斥在她的四周,几近昏倒的妈妈被两个舅舅扶着。年迈的奶奶拉扯着医生的衣角,姑姑们边哭边劝。不知该如何,苏小北第一次去次近距离地接触死亡,她缓缓地走进手术室。

那个人是爸爸吗?不,她的爸爸更胖些。她拉下白布,眼泪似乎是随着白布落下来的。她本想告诉爸爸,她这次没有骗他,她真的在认真学习,几张培训的照片散落一地。

后事是双方亲友的帮助下完成的,妈妈一直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每天晚饭后,苏小北都带走妈妈出门散步,妈妈自爸爸离世后精神一直在恍惚,心理医生说这是悲伤过度,需要好好调理。

“妈,你看,柚子都熟了,看上去都好好吃的样子,我们……”还未说完,苏妈便爬上花坛,攀在树上,脚企图往树干突出的结上踩,但一下就滑了下来。“妈,妈,你干嘛呢?那么高的树你怎么能去爬呢?”

苏妈回头看了看,笑了笑:“你喜欢。”苏小北突然愣住了,这是妈妈自爸爸走了后第一次笑。竟然因为她想吃柚子,不知觉,眼泪打湿了眼眶。这段时间,她都在强忍悲伤,她不想妈妈看到她的难过。可这一刻,她有些忍不住了。

她想将爸爸生前的东西一点点收起来。可她刚把爸爸的日用品收好,妈妈就发现了,问放在哪了。妈妈说,“就放在原来的地方吧,你去上学后,我也不会那么孤独。我们去洗些照片吧,多洗一下你爸的,摆在家里,这样我就能感受到他一直就在我身边”。小北才知道其实妈妈都明白,只是还不想去面对。“好,我们明天去,今天先找找照片。”

返校的时间到了,苏小北收拾好了行李,还带上了一张爸妈的合照。

一年后,苏小北大四了,在别人忙着找实习工作的时候,她早已在她学习英语的培训学校当起了兼职的培训老师。为了陪伴、照顾妈妈,转正后的她申请调到了家乡的分部。王萍有着丰富的工作经验,在苏小北的推荐下也在培训学校总部吧谋了个不错的职位,因为工作能力强、谦虚努力,很快便得到了上级的赏识,升到了管理层,薪水不仅能让她在城市里生活,还可以攒一些寄给父母贴补家用和供弟妹上学。邓可可选了一家与专业较为相关的公司做起了小白领,也是在本地,每天朝九晚五地上下班,开始的工作有些不知道如何应付,渐渐熟悉了也就懂了,还会忙里偷闲地追追动漫。曾经说她这辈子都别说好英语的夏诗瑶靠着家里的关系找过几份工作却始终没有做长,做不长的原因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她嫌公司,不是觉得工作不好就是和同事不和;另一个是公司嫌她,一个新人工作做不好还整天趾高气扬。

( 编辑: 朱丽俐 )
相关推荐

底层广告
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