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16265《阿三》

2016年11月03日 14:34 

导读:阿三是个傻子,小时候的一场高烧不退烧坏了他的脑子,现在的他只会整天拿着根木条子在村里晃晃悠悠,见人便痴痴傻傻地笑。

《阿三》

阿三是个傻子,小时候的一场高烧不退烧坏了他的脑子,现在的他只会整天拿着根木条子在村里晃晃悠悠,见人便痴痴傻傻地笑。

阿三是个孤儿,上堂的父母去世得早,只剩下他孤零零地一个人,奶奶看着他可怜,便经常从家里拿些生署瓜果给他,那时候我还在上学,回家的时候经常看见他口袋揣着东西冲我傻傻地笑,可我不喜欢他,村里的人也不喜欢他,因为他是个傻子。

“阿三,想不想吃糖啊?”

“想。”

“那把你口袋里的鸡蛋拿出来跟我换呗。”

“阿三,你想不想讨媳妇啊?”

“想。”

“那把你那房子当聘礼把咱村的大麻花娶了呗。”

“阿三,你的屁股上破了个洞了。”

“阿三,你妈喊你回家吃饭了。”

“阿三,......”

......

尽管村里的人都不喜欢他,可是都乐意把他当成乐子来耍,给村里无趣又庸碌的生活平添一点色彩,而村里的孩子都喜欢“傻子,傻子”地叫他,喜欢拿着石头扔他,拿假糖果骗他,渐渐地我便跟着他们叫了起来,似乎在当时,如果不跟风和阿三走得太亲那就成异类了,没人会喜欢你。

阿三喜欢吃红薯,奶奶每次把红薯揣进他口袋里的时候他脸上开出的花就像个吃了蜜枣的小孩,我不知道为什么奶奶要对他这么好,他不过是个傻子,所以每次看见他笑起来的傻样我就觉得心中有气,每次奶奶转身进屋我都喜欢扑过去抢,一边抢还一边叫嚷着,“那是我的红薯,那是我的红薯........”

那时候我还是个孩子,抢不过力气大的他,每次面红耳赤倒下来的都是我,每次我都会在他的屁股后面不甘心地踹他一脚,嚷了句,“臭阿三”才转身跑回屋里,砰地一声关上门,那时我从门缝里看他一身破破烂烂走远的身影就像个要饭的,像个寄生虫。

村里有一年患了蝗虫灾,谷物收成非常少,村里很多人都出去打工了,包括我的父母亲,家里就只剩下我和奶奶留守家里,奶奶身体不好,有一次进山捡柴的时候从山上滚了下来,那时还下着大雨,奶奶被背回来的时候身体都湿透了,脚也被磕伤动了骨头,那时的担子便落在了我一个人身上,每次我一看见阿三来找奶奶来讨红薯的时候我都生气地把他推出了门外,心里是说不出的厌烦,我一边推搡着还一边朝他胡乱地嚷嚷道,“都是因为奶奶把吃的都给了你,奶奶才会病成这个样子。”我看着他悻悻地走开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傍晚的时候村里就发生了骚动,我跑过去看的时候村里的人正拿着粗棍往阿三的身上使劲地打着,棍棍都敲得很响,嘴里还愤愤说着,“让你偷鸡,让你偷鸡.......”

阿三怀里抱着鸡一边哭着一边躲着,可是无论人家怎么打就是不愿意放开怀里的鸡,村里人本来就粮食少了,家禽都是只能留着逢年过节的时候才舍得吃,他这一偷村里的人当然气愤了,一群人将他团团围着,拿着几根粗棍使劲往他身上打,阿三的身上已经落了一条条的红印子,后来他只能抱着鸡在地上缩成一团,最后是奶奶强撑着身体出来制止了村民,奶奶问他为什么偷鸡,但是阿三的一句话却让奶奶落泪了,他说,“奶奶......奶奶病了,要喝汤......”

村里的人也不再追究了,都各自散了回家,奶奶偷偷擦着眼泪,领着阿三回了家,后来无论家里有多少粮食奶奶都会分一点给阿三,也是从那时起,我再看阿三的时候便没有那么讨厌了。

后来我上县城高中就寄宿在学校了,可每次回家的时候我仍然看见村里的人都喜欢嘲笑愚弄他,孩子们也还都喜欢整天跟在他后面叫他傻子,而奶奶也还是喜欢拿些瓜果红薯鸡蛋給他,而他也还是傻笑着揣进了口袋里,一切都没有变。

我以为,这也许便是阿三的一生,痴痴傻傻的一生。

直至有一天,村里发了洪水,平时的江流细河都变成了洪水猛兽,三叔公的狗便被困在了河流的小木桥上,村里的人都知道三叔公宠他的狗就像宠他儿子一样。三叔公不是没有儿子的,只是因为他儿子出门打工的时候出了意外,如今就只剩下三叔公和他的狗,所以狗就像他孩子的命,要了孩子的命就等于要了他的命,所以三叔公不顾村里人的阻拦执意要过河去救它,可是那么凶猛的河流根本没人过得去,有人拼命将他拉着,有身强体壮的人陆续下去却又被洪水吓得退了回来,眼看着桥就要断了,三叔公急得一把老泪纵横,拼命想下河却又拼命被人拉着,最后谁也没有想到竟是阿三下了水,在激流中慢慢靠了过去,岸上的人都看得提心吊胆,这样的洪流随时都能把人冲走,随时会要了人的命。

三叔公的狗被救上来了,可是阿三却走了,大水瞬间淹没了他的身影,村里的人在河岸上上下下寻了几天,也寻不到半点踪迹,村里的人都说他傻,为了救一条狗连命都搭进去了,可是奶奶却喃喃地说着,“不傻,不傻.......”

那时候我看奶奶怔怔望着那条河,眼中泛了晶莹的泪光,那时候我忽然就怀念我和阿三抢红薯的光景,那个傻里傻气而我又不喜欢的阿三真的不回来了吗?我忽然就有点舍不得了。

后来奶奶拿了阿三的几件衣物在山上立了个墓碑,第二天我再去看的时候发觉他的坟头上插满了小黄花,那是村民们的心意,花的旁边还摆了阿三最喜欢吃的红薯,我想阿三如果看见了一定会笑得像个孩子吧,可是他还能看见吗?又或许,他已经去了天堂了。

但愿吧,但愿。

( 编辑: 朱丽俐 )
相关推荐

底层广告
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