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16267《黑老大》

2016年11月03日 14:34 

导读:带着乡亲们在外打工并小有积蓄的小包工头刘三突然失踪,十年后,刘三回到村里,才知道是被陷害成了黑老大入了狱。此时曾经的伙伴有的人为刘三打抱不平,有的人敬而远之,有的人希望刘三能再带大家出外打工赚钱。本来过了十年牢狱生活的刘三对未来已经没了想象,但在大家的煽动或鼓舞下,同时看到村里的光景实在太糟,决心带弟兄们重新打工改善生活。于是刘三摆了宴席准备大干一场。就在宴席上,警察却再次把刘三带走了……刘三的几个好哥们情急之下托关系找了一个市里的大领导帮刘三求情,刘三终于被放出来。刘三刚找到活,招呼大家准备,生活眼看着

《黑老大》

剧本梗概:

带着乡亲们在外打工并小有积蓄的小包工头刘三突然失踪,十年后,刘三回到村里,才知道是被陷害成了黑老大入了狱。此时曾经的伙伴有的人为刘三打抱不平,有的人敬而远之,有的人希望刘三能再带大家出外打工赚钱。本来过了十年牢狱生活的刘三对未来已经没了想象,但在大家的煽动或鼓舞下,同时看到村里的光景实在太糟,决心带弟兄们重新打工改善生活。于是刘三摆了宴席准备大干一场。就在宴席上,警察却再次把刘三带走了……刘三的几个好哥们情急之下托关系找了一个市里的大领导帮刘三求情,刘三终于被放出来。刘三刚找到活,招呼大家准备,生活眼看着就要越来越好了。小弟却告诉他官员被抓了,而纪检也在这时来到村里了解情况,刘三和小弟们以为警察又来抓他,仓皇出逃,但依然被抓。刘三觉得生活已经无望的时候,真正的黑老大被抓了。

主要人物小传(按出场顺序):

吕师师:女,律师。从刘志远第一次入狱到最后一次入狱都是刘志远的律师。看起来很温柔腼腆,但脾气爆发会很“凶”。

刘志远:男,主角。家里排行老三因此被叫做刘三。脑子活,也有一些领导力,所以带着村里人在外面打工,也赚了一些钱。勤奋肯干,相信只要努力生活就会越来越好。但也有些贪心,所以容易上当受骗。

六六:男,农民,高中文化,善于谋划。曾经跟着刘三打工。相信刘三是好人,刘三入狱也努力想办法。

四宝:男,农民,曾经跟着刘三打工。相信刘三是好人,相信跟着刘三生活一定会变好。

八喜:男,农民,脾气火爆,曾经跟着刘三打工。刘三回村后相信刘三是好人,相信跟着刘三生活一定会变好。

李二狗:男,农民,曾经跟着刘三打工。刘三回村后对刘三的身份持怀疑态度,因此尽量避免接触。

小警察:男,警察。参与了每一次抓捕刘三的行动,坚定地认为刘三是黑老大,并且努力在寻找证据。

老警察:男,警察。第一次抓捕刘三时的队长,小警察的师父。在第一次抓捕刘三后抓捕黑社会余党时被歹徒打死。

小迪:男,黑老大的跟班,污点证人。刘三第一次被捕时指认刘三是黑老大。刘三买煤矿也是小迪牵线搭桥。

黑老大:男,很多重大黑社会案件的主犯,也是刘三冤案的主要设计者,最终被抓捕归案。

官员:男,刘三第二次入狱后六六等人托关系找到的大官。因同情刘三遭遇而给警察打电话询问了案情,也让刘三能够正常出狱。但因为刘三的事情被纪检叫去询问情况。

1、看守所走廊,日,内

穿着职装的女律师一脸严肃地缓步前行,虽然干练但依旧未脱稚气。抱着的透明资料夹上隐约露出两行字:刘志远,黑老大,跨省逮捕,涉嫌……

2、看守所会见室,日,内

(女律师的幻想)

刘三光头,戴着大金链子,满身刺青,大马金刀翘脚坐着。满脸横肉,眯眼斜视女律师缓缓走入,一副不可一世的黑老大模样。

3、看守所走廊,日,内

女律师在见面室的门口停下脚步,努力保持镇定但依旧忍不住紧张地咬咬嘴唇,抓着资料的手情不自禁地紧了紧。

女律师内心暗暗鼓气:黑老大嘛,不怕不怕!说不准是陈浩南正等待着我解救呢!

4、看守所会见室,日,内

(女律师的幻想)

电影《古惑仔》里找个陈浩南抱着女主的镜头,同时男:我终于等到你了,师师!

5、看守所走廊,日,内

女律师微抬头花痴状,然后突然一激灵。

6、看守所会见室,日,内

(女律师的幻想)

刘三贼眉鼠眼,猥琐地看着女律师,满脸淫邪。

7、看守所走廊,日,内

看着律师会见室的门牌,女律师深吸一口气,内心:师师加油!你是最棒的!

女律师整理一下袖口,再深吸一口气,面无表情地推开门。

8、看守所会见室,日,内

刘三畏畏缩缩地坐在椅子上,神情紧张,眼神躲闪中带着几分茫然。

面对眼前一副老实相,和想象中完全不同的刘三,女律师楞了一下,随后松了一口气,镇定地坐下。

女律师摊开资料,上面写着……

女律师盯着刘三,温和地开口:刘志远先生,你好。我是渝州启明飞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吕师师。我受XX院的委托为您提供法律援助,在审查起诉阶段和一审阶段为您提供辩护,您是否同意?

刘三惴惴不安的看女律师一眼,不敢与她对视,没有目的地扫视四周,最终看向身边看守他的警察。警察尽职尽责地站岗,并未理会刘三的目光。

女律师将委托书向前推推,公事公办:如果同意,请您在授权委托书上签字并按手印。

刘三犹豫着接委托书,过程中激动地前倾,不敢大声而小声地:我真的是冤枉的,我就是个农民工!

出片名:

黑老大

9、院中,日,外

小院全景,刘三和六六在客厅房门前迎客,四宝在院里摆弄鞭炮,两女在水管旁洗菜。

六六媳:八喜家的,你也来啦。

八喜媳:哼,也不知道八喜哪根筋搭错了,非给这个啥三哥接风。

六六媳:就是说,还是从监狱里刚放出来的。

八喜媳八卦样,悄声:听说是啥黑社会老大。

六六媳吓了一跳,直起身:啥?(声音很大)

八喜媳赶紧拉了拉六六媳:小声点!

两人继续洗菜。

刘三和六六在房门前迎客,房间里隐约有几个人。

八喜人未到声先到,大步迈过院子走近刘三,左手特仑苏,右手一大盒饼干:三哥,可把你盼回来了,想死俺们啦!

六六顺手接过八喜的东西。

刘三眼圈有点红,拉住八喜的手,一时哽咽:八喜……

四宝看到八喜来了,也放下鞭炮向他们走来。

六六向外面招呼:二狗哥来啦!

李二狗刚进门就尴尬了一下,然后大步迈上去,手里拎着一袋黑芝麻糊。

刘三笑着:二狗啊。

李二狗不自然地笑,一边递芝麻糊,一边:老三受苦啦,喝点芝麻糊补补。

这时门外响起女声:二狗——快快,要生啦!

李二狗递芝麻糊的手立刻收回,一边往外跑一边喊:我家母猪要生啦,对不住啊老三。

八喜脸立刻拉下来:嘁,什么玩意!

四宝拍拍八喜的背:走走走,放炮去!

四宝和八喜放炮……

10、客厅中,日,内

房间里摆着两张桌子(一大一小),每张桌子上摆一瓶XX酒,一瓶果粒橙,放着两盘凉菜,六六媳和八喜媳一人端一盆烧白进屋。四宝六六八喜和刘三及另两三人坐主桌,三四人坐小桌,整体看起来每张桌子都没坐满。

刘三拿起酒,站起来,特别激动:今天大家能来,我刘三……刘三……啥也不说,先敬大家一杯!仰头喝干。

八喜很激动,开始鼓掌,八喜媳白了他一眼。四宝和六六张罗倒酒,其他人有人尴尬,有人冷漠,有人伸手拍了两下但没有继续。

刘三依然很激动:大家的情况六六都给我讲了,今天大家来,就是信我刘三……

11、客厅外墙根,日,外

五个警察认真地听着屋中动静。为首的是长大的小警察,身后跟着小小警察和路人警察甲乙丙。

刘三的声音传来:我们应该重新组织起来。现在我刘三既然回来了,兄弟们也都在,那还愁什么?我们一定能东山再起……

为首的小警察严肃地点点头,最后看一眼逮捕令上的头像,指指院门,偏头招手示意后面的警察。五人严阵以待,准备最后冲刺。

12、客厅中,日,内

刘三看着小警察冲入房中,声音越来越小:再从接管道做起来。

刘三的眼睛越睁越大,瞳孔急剧紧缩。他的世界突然失声,只能听见自己过激的心跳声。伴着心跳声的鼓点,警察一个动作一个动作仿若机器人一般慢动作进入,此时刘三的全世界只剩下警察和僵立在原地的他自身。

小警察:老实点!

刘三听到自己倒抽冷气的声音,世界瞬间黑暗,空间扭曲到卧室内。

13、卧室内,夜,内

老警察冲入狭小的卧室,围着床大喝:不许动!警察!

老警察身边站着年轻的小警察。

刘三慌乱抓住被子,惊疑不定,窗外夜色正浓。

老警察:趴下!

14、客厅中,日,内

刘三深吸一口气睁开眼睛,缓缓抱头,缓缓蹲下。

小警察:经人举报刘志远煽动群众,妄图组建黑社会组织进行违法犯罪活动。

六六赶紧拿烟给小警察:警察同志,误会啦,误会啦!烟被警察拍掉。

四宝乱叫:搞错啦!肯定搞错啦!

刘三背对警方,微微抬头,正午耀眼的阳光闪得他眼前发黑。

耳边众人的喧闹声逐渐远去。

15、卧室,夜,内

老警察将一脸茫然的刘三面朝下制服在床上,严肃地宣布:根据渝州检察院748号《批准逮捕决定书》。

16、客厅中,日,内

小警察拷住刘三,公事公办:因你涉嫌组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现依法对你执行拘留。

17、卧室,夜,内

老警察:对你执行逮捕。

刘三瞬间惊醒:什么!

老警察:你是否明白?

18、客厅中,日,内

小警察:你是否明白?

刘三矢口否定:我没有!

19、卧室,夜,内

老警察和小警察一左一右将他死死控制。

刘三努力挣扎,左右扭动,大喊:我是冤枉的!我没有!我没有!

20、客厅中,日,内

八喜慌乱:哥是被冤枉的!我们都可以作证!

六六和四宝赶忙附和:对对,我们可以作证!

说着三个小弟看向四周,众人纷纷低头躲避他们的视线,不少人还在退后,四宝情急下拽住身旁的两人:你们说话啊,快跟警察说!三哥是被冤枉的!那两人低着头,弓着身往后躲。

刘三垂眼,不忍看小弟们在众人中孤独努力的身影,心中五味杂陈。

21、院中,夜,外

老警察努力压制,艰难地将刘三拖出院门。

刘三依旧不放弃地喊:你们抓错人了!我啥都没干!

22、客厅中,日,内

刘三乖乖地跟着小警察向屋外走去。

六六看着麻木怕惹事的众人,痛心疾首:为什么不说呢?说句真话又不犯法。

八喜握紧拳头,向刘三喊道:三哥你等着,我们一定能还你清白!

刘三重燃信心,回头对小弟们会心一笑。

23、刘三院中,日,内

刘三推开虚掩的院门,看到一个整齐的院子,愣住了,然后出门又看了一眼,犹疑地进了院往房间走。

刘三在院中晒枕头、被子,六六上门:三哥晒被子呢。

刘三停下动作,拍了拍手,略带紧张:六六,你怎么……来了。

六六顺手扯平了刘三的被子,自然熟稔:三哥回来,我能不来?咱哥俩多少年没说说话了,可真想死我了!

刘三先是错愕后惊喜,招呼六六往屋里走:外面乱,咱们屋里坐。这屋子还挺干净的,好像有人打扫过似的。

六六很自然地:嗷,没事兄弟几个就会来给哥拾掇一下。

刘三有些感动,六六没注意到,仍边走边说话:三哥你可算是回来了,回来好,回来好,以后日子就好过了。

刘三也很感慨:是啊,以后就要好过了。

六六:有主心骨以后就不用熬苦日子了。

刘三疑惑:你们这些年过得不好?

六六诉苦:你被抓了以后我们也揽不上活,好不容易找了个活还有人一个劲地说你的坏话,八喜那火爆脾气就把人打了,后来没法干了,只能回来种地,你也知道,咱村的地也不是那块料。

刘三想要岔开话题:你妹呢?你妹应该上了个好大学吧?

六六黯然:那次打架,我的积蓄都帮八喜赔人家了,我妹看家里没钱,死活不读了,去南方打工了……

24、刘三屋中,夜,内

昏暗的灯光,桌上摆了一盘菜,一盘花生米。

四宝干了一杯酒,一手拿着筷子胡乱比划,义愤填膺:种地根本没有收成!

刘三闷声喝酒。

四宝接着鼓动:兄弟们都在一起怕什么!当初要没三哥带我们出去,就靠那两亩烂地,早揭不开锅了!我们都等着三哥你回来带大家东山再起!

刘三思索,缓缓开口:大家都这样想么?

四宝倒酒,不假思索:那当然,我们还寻思着这两天办个接风宴,然后叫上大伙一起干!哥们一条心,一辈子不变!

四宝给刘三倒了一杯酒,笑得开怀:来,喝酒!

刘三同他干杯,受感染也笑,畅想未来:一条心,咱们重头再打拼,大后天摆个酒问问大伙意见,咱再拉起个队伍。

四宝激动:对对!咱的苦也吃够啦!

两人热闹吃喝,背景逐渐虚化。

25、看守所会面室,日,内

刘三很有活力地抱头哀伤。

干练的女律师缓缓坐下。

刘三看着眼前变得老练优秀的女律师,惊讶地眨眨眼睛:吕师师?

女律师陷入沉默,几秒种后开口:刘三先生,你好。再次见面,我接受王六六的委托为您在侦查阶段提供法律帮助,在审查起诉阶段和一审阶段为您提供辩护,您是否同意?如果同意……

刘三伸手打断女律师,接过她递来的委托书,认真签名。

女律师看也没看收起委托书,看着刘三平静地:之前狱中表现得那么好。

刘三耷拉脑袋,满面羞愧。

女律师提高音量,怒其不争:(重庆话)怎么才四天就进来了?!

刘三把头埋得更深。

女律师停顿,稳定情绪,但依旧义愤填膺:你你你!让我说什么好!你那么拼命减刑是为什么?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小弟还没出来你就出来,可然后呢?

女律师猛地拔高声音:(重庆话)四天!只有四天!同样的罪名二次入狱!

听着女律师的指责刘三伤心窘迫,同时也被激怒,迸发出抗拒命运的不屈:你以为我想进来?!我是被冤枉的!

女律师碰碰中指的戒指,镇定情绪。

刘三注意到她的动作,略微平复激动后,带有几丝落寞地开口:你也结婚了啊,是啊,都十年了……

26、刘三家中,日,内

出字幕。

黑场中出十年前。

刘三靠着桌子,激动地掏出多张存折存单给六六:来来,给哥算算!

然后刘三脱了鞋盘腿坐床上。六六拿计算器一张一张算总额,四宝靠桌边,八喜坐床边,李二狗坐板凳上。大家都屏息等待。六六写下最后一个数字,说:九十二万!

刘三激动地从床上跳下来,光着脚站地上,探身小声问:多少?

六六:九十二万!

四宝搓着手,憨笑:咱们也是有钱人了!

刘三一激动,抓起存折扔到天上(钱往下落,慢动作)

八喜欣喜若狂:跟着三哥有饭吃!

存折落地,刘三又赶忙弯腰捡存折,小弟们也急忙来捡,都交给刘三后,刘三拍拍李二狗,强自镇定又忍不住得意地笑:靠的是你们,没有大家没日没夜辛苦做工,我也揽不下这么多活干。

然后刘三转头把存折都给了六六:快算算,有没有少了。

六六继续算,四宝跟六六说:跟着三哥赚大钱,你妹学习那么好,咱也送她去美国!

刘三摆摆手,有点不好意思地笑骂:没个正经!不扯虚的,咱不能接一辈子管道,现在也算有钱了,我想做个有技术的大生意。

李二狗连忙接话:什么活?咱们也去包工程么?隔壁村老王搞大包据说每年能拿几百万!

四宝六六八喜都又惊讶又惊喜地看着刘三。

刘三神秘一笑:不不不,那还是给人做苦力,我们要自己做老板。

所有人看着刘三,满怀对未来的憧憬。

刘三意气风发:隔壁村小迪说西郊有个煤矿急售,价格很低,一口价,这个数。

刘三伸出手在众人面前比了个数(比个八?隐喻枪)。

六六惊讶:小迪?那个混混?

刘三:人家早就浪子回头,在矿上干着呢。

六六:刚想吃饭,馅饼就掉脸前面,是不是太凑巧了。

刘三:你啊,书读多了就爱想东想西,人家小迪可热心呢,上个月怕过不了户,还帮我拿我的身份证去工商局查了一回。

八喜:三哥威武!以后咱也当个煤老板,再也不过苦日子,吃香的,喝辣的,顿顿吃锅子!

刘三正色:六六说的也在理,我已经和他们老板约好周末在尤温媞夜总会碰个面聊聊,先去试探试探。

众人笑闹。【虚化】

27、夜总会,夜,内

桌上散乱摆满了白酒瓶、红酒瓶和啤酒罐,还有一些啤酒罐滚落在沙发旁。喧哗的音乐声中,刘三醉瘫在沙发上,身边坐着一名陪酒女郎,在沙发右侧还有一个打扮神似发哥的黑老大,沙发另一端的是年轻人小迪。

女郎灌刘三酒,娇声发嗲:刘老板好厉害,这么年轻就身家百万,真是青年才俊。

刘三努力睁眼想要推拒,但胳膊因醉酒而无力抬起。

小迪也端酒上前:青年才俊算个屁,三哥这样的是鬼才!眼光毒辣,当机立断,拍板就给钱,厉害!

刘三模模糊糊听到小迪夸他,有点儿飘飘然,不禁畅想未来,打着酒嗝断断续续地说:我,我,所有的钱……以后不做,不做农民工……以后带……兄弟,兄弟们过……过……好日子!

小迪又倒了一杯酒凑到刘三身边:这年头煤价一天一个新高,那就是座金山。

黑老大意味深长地开口:日后定然前途无量。

有人敲门,小迪起身去开门,拿过来一个蒙着白布的托盘。

黑老大接过托盘,亲自放在刘三面前,随后慢条斯理倒了两杯酒,举杯微笑,真真假假:这矿我也就交给刘老弟能放心了,毕竟是这么多年的心血。

小迪打开电视,正在播放《非常6+1》。

刘三强撑着打起精神,喝下陪酒女郎端起的酒。

黑老大看看刘三的醉样,再看看托盘,背景声是进入砸蛋环节李咏选幸运号码。

黑老大惋惜:刘老弟醉得厉害,本来我还说拜个兄弟怎么也不能只嘴上说说,现在流行砸金蛋,就专门给老弟做了一个,讨个吉利。

刘三有气无力地推拒:小弟实在是喝大了,真是对不住黑哥。

黑老大假作担忧:今天过户,这矿相当于在刘老弟这里开业,连砸金蛋这种讨好彩头的力气都没了,这可不吉利啊。怕是……破财生灾!

刘三有点儿惴惴不安,迷信思想下,他一边哆哆嗦嗦地握住锤柄,一边嘟囔着:对对。

黑老大鼓劲:好日子,为了兄弟砸啊!

小迪,陪酒女郎也在起哄:砸啊!砸!

一片“砸”声中,刘三猛地拿起锤子使劲砸下。金蛋应声而碎,电视中李咏也砸完金蛋开始恭喜中奖的幸运儿。

砸金蛋用去了刘三最后的力气,放下锤子就呼呼大睡。黑老大随意一挥手,陪酒女郎扶着刘三离开,包厢中只剩下小迪和黑老大。

小迪恭恭敬敬:按您说的都处理准备好了。

黑老大满意地笑笑:干得漂亮,不用担心你妹妹,我给她汇了足够的钱。

黑老大不屑地扫了一眼包厢门口:一个农民工,呵,赚了些钱的农民工,不过是从小虫子变成了个……大蚂蚱。

黑老大看向忠心下属,拍拍对方的头:想好怎么说了么?

28、看守所会见室,日,内

刘三深吸一口气,缓缓地说:小迪作为污点证人指认我是黑老大,沾血的凶器锤头上全是我的指纹。可我……

女律师平淡地把话接过来:而你什么都不记得,铁证如山,没人相信你是个普通人。

刘三缓缓地吐字:我只是个接管道的农民工。

29、重案组,日,内

电视上正在播放着审讯室内的情景,一老一少两警察站在桌前看着电视,桌上放着一张地图,上面多处标有红点,在渝州处更是重重画了一个红圈。

30、审讯室,日,内

审讯室内一边有两张桌子,警察甲和警察乙坐在桌子后面,警察乙面前摆着纸笔在做记录。

审讯室的另一边刘三手被拷着,坐在一张椅子上,前面围着铁栅栏。

刘三:矿是我前天刚买的,(恍然大悟,激动,身体前探)以前的矿主才是黑老大!

警察甲:少狡辩,这矿至少两个月前就是你的,里面的人可是前几天才死的。

刘三依然激动:不是我,是他,就是他!

警察甲无奈:那你说以前的矿主是谁?

刘三依然前倾着身体,但态度明显发蔫:我不知道是谁,好像别人叫他发哥。

警察乙发怒:是不是还有标哥!

警察甲稳了一下警察乙:那你形容一下这个发哥的样貌。

刘三认真回忆,慢慢说:(形容了一个小马哥)

31、重案组,日,内

小警察从本子里抽出一张周润发的剧照给老警察看:师父,你看像不,嘁,我可是发哥的死忠粉。

老警察笑着拍了下小警察打断他,笑说:别闹。然后严肃:之前我就强调过多次!刘三此人非常狡猾,最擅长乔装打扮和编造谎言,且有多重身份,这么多年我们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姓名长相。

小警察嗫嚅:那怎么确定……

老警察带有怀念,指指地图上的渝州圈:再狡兔三窟也得露出它的狐狸尾巴,哼,我们苦苦追查三年,已经可以确定这个城郊矿的主人就是黑老大。

老警察盯着屏幕:更别说我们抓到他的核心小弟,现已供认不讳。凶器上也都是他的指纹,人证物证俱在,他刘三再大能耐现在都插翅难飞。你继续去看着他,记得别再被蛊惑。

小警察想了想开口:老师你说错了。

老警察抬头,疑惑:什么?

小警察一边跑外跑一边飞快地说:狡兔露不出狐狸尾巴,物种不同,差别很大……

32、看守所会见室,日,内

女律师翻翻卷宗:2.14跨省打黑第一案涉案主犯刘三被捕,最终判决其犯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赌博罪、故意伤害罪、容留他人吸毒罪,数罪并罚执行刑期15年,并处罚金12万元,剥夺政治权利1年。

刘三听她每读一项指控,表情就变得沮丧一分。

女律师轻声:但现在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37天拘留期,7个月侦查期,6个月的起诉期,再加2个半月的案件审理期,最长15个月足够我为你做好无罪辩护的准备。更何况现在公安机关并没有确切证据,我们还有时间。

刘三有点急:15个月,好久!

女律师瞬间炸毛,重庆话骂道:十几年都等得,15个月你跟我说久?

27、六六家,日,内

四宝坐在沙发上,八喜急躁地在屋内走来走去:大哥都进去快一个月了,那些警察成天去他家翻找,一根毛也没找到但就是咬死了不放人!

四宝:别说咱三哥不是,就算是,刚出来4天又能做什么?

六六从门外进来:三哥律师找了个领导让咱们去见见!

八喜停住脚步,凑到六六面前小心翼翼:真的?

六六:我觉得我们应该带点儿礼。

28、办公室,日,内

官员看向门口,打头的六六手中紧紧抱着一个破布包得严实的盒状物进了房间,后面两人站在门口讷讷的,四宝突然反应过来似的,把门带上了(俩人还在外面)。

官员看着盒子,表情有些严肃。

六六顺着官员的视线看了眼盒子,赶忙满脸堆笑把盒子往桌上送:这是我们的一点点心意,我……我们……我们有事相求!

官员皱紧了眉头。

六六一紧张直接跪下,盒子掉地上,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官员赶忙站起扶人:别别……

六六跪着抱住官员大腿:我大哥刘志远是被冤枉的!他真的不是黑老大!

六六作势就要磕头。

官员蹲下抓着六六的手:你放心,我们不会漏抓一个坏人,也决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六六感激涕零:对对!我大哥是好人,您更是好人!

六六说着把盒子推给官员:一点点心意,您一定要收下!

官员:你反映的情况我一定重视,这些东西你拿回去。

六六面露喜色,把盒子往地上一扔,站起来转身就往门外跑,边跑边说:谢谢,谢谢,谢谢青天大老爷!(跑出去,关上门)

官员盯着盒子站起来,眉头紧锁(内心,重庆话):这啥?这算啥?我的一世清名啊!

官员绕着盒子走了半圈(内心,重庆话):古董?听说最近流行这个。好像越是拿破布包着的越是好东西。噫,这可咋办?

官员又蹲下(内心,重庆话):刚才好像有金属声,金子?金币?又不是巧克力。

官员把盒子端起来摆桌子上,深吸一口气(内心,重庆话):先看看?反正都要上交。

官员打开破布,里面是用报纸包得很好的方盒子,拆开报纸是个铝饭盒,官员犹豫了一下(内心,重庆话):总感觉能掏出个兽首,真这样就算那个刘三没事也要出事喽,得让师师给他们送回去。

官员推了推眼镜,打开饭盒,里面是一沓钱,从一百到一毛,还有不少硬币。

官员如释重负,有点想笑,又觉得无奈心酸,沉默几秒后拿出手机……

29、刘三家,日,内

抓捕刘三的小警察日常进入刘三家搜查,翻箱倒柜,依旧什么都没有。

小小警察哭丧着脸:队长你这么执着干嘛,明明什么都没有啊。

小警察严肃地敲击墙壁。

小小警察哭笑不得:队长你武侠小说看多了吧,哪有人会做暗格密室的。

小警察认真:你懂什么!狡兔三窟也总有露出他狐狸尾巴的时候。这个刘三……无比狡猾!十几年前被抓的时候,我们除了那把锤子和污点证人小迪,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查到,老师……还在抓捕他的余党的时候殉职了……

手机铃声响,小警察赶忙接通:您好。

官员通话声:同志们辛苦了,关于刘志远案有什么新的线索突破?

小警察看着身边小小警察徒劳地打开空空的柜门又关上,无奈地回话:还没有,刘志远家徒四壁毫无线索,他接触过的几人也都表示他是清白的。但是,我一定会找到他们的犯罪证据的!

官员通话声:查不出问题也不能总扣着,拘留期到日子就把人先放了,查案子也得符合规矩,不是着急就能办得了的。

小警察挂了电话,很气愤的用拳头砸了下墙:继续找!这次一定要找到有效的证据,把他们的团伙一锅端了!

【黑场】

30、看守所门口,阴天,外

刘三带着几分劫后余生的喜悦快步走出看守所,阴天厚重的云层完全遮挡太阳。刘三刚走几步,就被三个兄弟拦住。

八喜大嗓门:三哥!

四宝紧跟着:三哥!

六六慢悠悠:三哥!

刘三定定地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快走两步,兄弟四人大笑着用力抱在一起。

(哀景乐情)

刘三看了一眼身后的看守所大门。

31、监狱门口,大晴天,外

刘三看看四周,除了身后的监狱门牌,四周再无一物。对未来的茫然让他的步伐有些迟钝,刘三举起手遮挡阳光,过于强烈的照射驱使着他跌跌撞撞走向阴影,灰溜溜的背影成为阳光下的唯一阴霾。

(乐景哀情)

【虚化】

32、场景更替

【快闪镜头,喜庆祥和色调】

刘三翻电话本,打电话。

屋中刘三和兄弟们喝酒。

刘三走路上,村民们主动跟他打招呼,彼此相视一笑,充满对未来的憧憬。

33、刘三家中,日,内

六六靠着墙,满目愁容,手上的烟已燃烧一截。茶几上的烟灰缸中全是烟屁股,刘三坐在沙发上,表情凝重:这信息能确定?

六六狠狠抽一口烟:国家弄了个巡视组,第一个就把他抓了,说是包庇黑老大,咱们可是送了礼的,这可怎么办……(愤怒地小声骂几句)XXX,刚找上活就出事。

刘三抱头焦虑:这可怎么办。

34、村口,日,外

四宝在小卖部买烟,看见一辆陌生的车正好在村委会门口停下,直觉不对,悄悄跟上。

纪检车上下来两个人,其中一人有礼地向村长问话:老同志好,我们是纪检的工作人员,就某些问题来找刘志远同志了解情况,还请老同志帮忙指路。

四宝转身就向刘三家方向飞跑。

35、刘三家中,日,内

四宝冲进屋中,气喘吁吁压低声音喊:三哥!赶紧跑,警察的便衣来抓你了!

刘三慌乱:跑能跑哪儿啊?

六六把烟熄灭,灵机一动:后山那么大,咱去后山躲躲风头。

刘三:以后咋办啊?不能躲一辈子啊。

八喜拎着当日给刘三的饼干和牛奶恰好进门,大嗓门:我那傻婆娘吃酒那天还把我带的东西拿回去啦……

六六紧张:嘘!嘘!

看他们严阵以待的样子,八喜不禁有些紧张,赶紧放下东西:啷个?

四宝急忙:警察来抓三哥……

八喜一拍大腿打断四宝:跑呗!还不赶紧,先去后山!

六六犹豫:那以后……

八喜打断:想那么多干嘛,你们先走!

八喜顺手抄起一个能当武器的:我来断后!

刘三还在犹豫,六六略一思索,果断拉上刘三跑路。

四宝把枕巾在床上抖两下,落平。跑出去抱回来被子往枕巾上一放,伸手揪出来枕巾的一个尖好像要打包,又扔下,扯起床单系了一个结。

汽车行驶的声音越来越近。

八喜吼:吃的拿上,奶!奶!饼干!

四宝又扔下打包的东西去拿奶和饼干。

汽车停下的声音,八喜满脸视死如归:快走!兄弟挡着!

四宝被感染:要走一起走!

推推让让之际,有人走路进院的声音。

四宝和八喜猛地一僵,同时小声:进来了!从后门,赶紧走。

两人顾不上打包到一半的包袱,完全没意识就拎着铁锹和饼干、奶,慌不择路逃走。

刘三院门开着,两名纪检进了院。

房门外纪检1轻轻一推,看似紧锁的门竟然开了,两人面面相觑。

纪检1看看纪检2,看看门:进?

纪检2犹豫:擅闯民宅是犯法的。

纪检1犹豫:但院里刚才确实有异常响动。

纪检2大声说:您好,请问刘志远在家么?

纪检1探头往里看,客厅一地烟屁股,乱糟糟的。卧室门开着,床上有打包了一半的行李。

两人又大声问了一句:刘志远同志在家吗?同时从窗户又看了看每个房间。

纪检1满脸严肃:联系公安部门,刘志远失联,以现场痕迹可初步判定畏罪潜逃,现请相关部门进一步侦查确认。

36、山路,日,外

六六和刘三在前面,四宝和八喜气喘吁吁小声喊:等等我们,慢点儿,慢点儿。

六六和刘三停下,六六扭身向后看四宝和八喜。

刘三不动,看着前方,远远的山腰上有个小庙。

刘三珍重地拜了一拜。【背光】

四宝:三哥拜啥呢?

刘三看着山,沧桑:有时候,我觉得苦难就像这山一样,翻也翻不完。

四人站着,都看着山,山显得特别地高。【背光,移动,远景】

37、宾馆门口,日,外

官员和纪委在宾馆门口告别,官员笑着:可算结束了。

纪委也笑:住的可还舒服。

官员不在意:不错不错。

纪委开玩笑:不怕出事?

官员落落大方:身正不怕影子斜,例行问话而已。

官员走下台阶,准备上车:再见。

官员上车离开,没有注意到身后墙上贴着一张刘三的通缉令。

38、山洞,日,外

地上随意扔着牛奶盒,刘三四人灰头土脸靠墙坐着。突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警察来抓他们。四人夺路而逃,警察在后紧追,无声中你追我逃。(营造卓别林式喜剧效果)

最终警察制服四人。

39、看守所外,日,外

警察将真正的黑老大(发哥造型)押入看守所。

40、看守所会见室,日,内

刘三不再像以前那样缩肩弓背,反而坐得笔直,只是目光麻木呆滞,眼神中毫无希望。

女律师将一张报纸递给他,刘三并没有接,迟缓地转转垂下眼睛。报纸上巨大的标题写着:潜逃多年!穷凶恶极黑老大“狡兔”终入网!

女律师轻叹一口气:唉。

刘三茫然:那我呢?

女律师顺口接话:你就是农民工嘛。

刘三没反应。

女律师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我建议向国家提起行政诉讼请求赔偿。同时你得做好漫长的准备,这有可能比坐牢的的时间都长。

出演职人员字幕。

【剧终】

( 编辑: 朱丽俐 )
相关推荐

底层广告
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