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16273《犟得很家的现场会》

2016年11月03日 14:34 

导读:某乡有十多个违建私房,侵占良田,政府依法下达了《关于限期拆除违章占地建筑的公告》。土管所长王卫的岳父收到公告后,有“犟得很”名号的他不想拆除,并让女儿带回让女婿通融通融。但夫妻恩爱的王卫晓以大义,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夫妻二人完美的配合,既拆除了岳父家的违建,又教育了其它有违建行为的村民。

犟得很家的现场会

【简介】

某乡有十多个违建私房,侵占良田,政府依法下达了《关于限期拆除违章占地建筑的公告》。土管所长王卫的岳父收到公告后,有“犟得很”名号的他不想拆除,并让女儿带回让女婿通融通融。但夫妻恩爱的王卫晓以大义,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夫妻二人完美的配合,既拆除了岳父家的违建,又教育了其它有违建行为的村民。

【主要人物】

王  卫    男    28岁   张丽老公。

张  丽    女    25岁   王卫妻子。

张大山    男    50岁   张丽父亲,王卫岳父。

汪圣英    女    48岁   张丽母亲,王卫岳母。

村民众人 等。

晚,房间内,客厅。

王卫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看得出房间装饰很一般,面前的茶几也很旧。

门被推开,妻子张丽进门。

王卫头也没扭,说了句:回来了?继续看电视。

张丽没好气地把门使劲一关,“啪”的一声吃,脸色很不好。王卫见与往常妻子情绪不同,放下电视遥控器,纳闷地问:怎么了?谁惹你了?

张丽把一张盖有红公章的公文纸“叭”的一声啪在王卫面前的茶几上,没好气地吼道:谁惹我了?!你!

王卫拿起公文纸。

【公文纸特写:标题《关于限期拆除违章占地建筑的公告》

张丽大声地:你当个土管所长不得了啊?芝麻点事还大动干戈,管起自家人来了?!

王卫轻声地:这个公告全乡发了十五张,都是违章占地限期拆除的,很正常呀。

张丽:你说,我的爹,是不是亲戚?是不是你的爹?

王卫:看你说的,你的爹就是我的爹呀,我们是一家人啊。

张丽:不就在屋后头田里做了间放杂物的小屋子吗?十几个平米有好大个事?

王卫:张丽,你平时不是很支持我的工作的么?今天怎么了?

张丽指着王卫的鼻子:既然我们是一家人,那家里头占那么丁点地做个小屋,你还要管啊?

王卫:话可不能这样说。但留方寸地,留与子孙耕,你占我占大家占,粮田占了我们吃饭怎么办?

张丽:你是干什么的?管土地的人啊,家里占丁点地,你睁只眼闭只眼不就行了?

王卫:你平时挺聪明的人么?你说如果我只管别人占地,自家人占地了不管,怎么说得过去?别人能听吗?不说我知法犯法?

张丽:你看,你管到丈人头上了,爹命令我搞定你。你要拆,他要放一马,我是老鼠进风箱,两头受气。

王卫:这事没得商量。张丽,你想想看,我家占十二平米,王家占十二平米,李家占二十平米,那家家户户占地算不得细帐,到时候那还有地种粮食我们吃?

张丽颓丧地坐下:我可怎么办才好?

王卫:我是土地的管理者,执法者,是国土卫士,你要顶我。

张丽:我的工作好做,那爹的工作就没这么好做了,唉……

王卫:好妻子,这事你得帮我。那些占地的人家曾说,只要土管所长的丈人家拆了违法建筑,他们就没话说了。你看,爹的不拆,我怎么办?

张丽:我不管你,你想法。

王卫:办法是有的,要你配合才行。

张丽:怎么配合?

王卫凑近张丽:我们就这样……这样,爹最心疼的就是你,保准拿下。

张丽:恐怕不行吧?我爹的脾气犟,要不别人怎么叫他“犟得很”。

王卫:他再犟,也犟不过这一计呀?保他防不胜防。

张丽嗔怪地拍了一下王卫:你算计起老“泰山”大人了,不怕遭雷劈呀?

王卫:只要把违法的事管好,雷劈就雷劈。

张丽:雷劈我还舍不得呢。那我配合你,你怎么也得表示表示呀?

王卫在妻子脸上亲了一下,问:这样行么?

张丽:干什么呀,不正经。快去做饭,你把我气得饿死了。

王卫站起身,立正,行了个军礼:是!妻子大人,保证完成任务!

张丽在王卫身上拍了一下:还贫,快去!

日,农家小院。

一幢普通的农家木质房子。在右侧有一小间新的,用水泥瓦盖的小屋,与整个建筑不协调,不伦不类。

张大山在院里织竹箕,嘴里哼着山歌:

高山顶上一兜茶,

年年摘来年年发,

头茶摘了斤四两,

二茶摘了八两八,

送给幺妹做打发……

张丽骑摩托车进来,面无表情,支好车。

张大山扭头说:丽儿,怎么今天不是假日,不是双休,咋有时间回来?

张现没理,一声不响径直走进屋。

张大山放下织了半截的竹箕:哎?平时挺乐观的人,今天是怎么了?

日,屋内。

张丽的妈汪圣英正在择菜,慈祥的面容十分专注。

张丽进门,朝椅上把包一掷,一声不吭,面无表情,谁也不理。

汪圣英纳闷地看看张丽,停下手,在衣衫上擦擦手,走向张丽,边伸手在她额上拭,边问:咦,怎么了,病了?

张丽依然不吭声。

张大山进屋,问:丽儿,咋回事?

张丽听了,捂着脸“嘤嘤”的哭了起来。

汪圣英慌了:闺女,闺女……咋的了,这是咋的了……

张丽不做声,捂着脸“嘤嘤”的哭。

张大山一拍大腿,急得直转:唉,这……这是咋的了?急死我了!

汪圣英:是你把《公告》给王卫了,他打你了,还是骂你了?

张丽不做声。

张大山:一个小土管所的,发个臭《公告》,你不过只是给他还回去,看他把当我“犟得很”的怎么样?你说,咋回事?

张丽还是不做声。

汪圣英:当初我说不能建,女婿是土管干部,不能带这个头,你犟着要建。可你偏说就因为女婿是管土地的,建了也不怕,你犟得好。我闺女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张大山:国家这么大,土地这么多。我占这么丁点地算什么?不拆,就不拆!

汪圣英:你不拆?就你犟着要建杂物间,看你闺女,现在可好。

张大山:我犟……我……我……

日,农家小院外。

王卫又骑一摩托车来,停下车,匆匆进门。

日,屋内。

王卫急切地进门就喊:张丽、张丽……

汪圣英用询问的眼光,也急切异口同声地问:王卫,张丽怎么了?

张大山大声地:你们吵架了?你欺负丽儿了?!

王卫:爹、妈,我哪敢欺负她呀,在家她是家长。

汪圣英纳闷地:哪她……

王卫:我也是听说她气冲冲回了娘家,我才连忙赶来的。

张丽松开手,猛地站起身,吼道:王卫,你个没良心的,今天我和你拚了!

她说完,就用眼睛找东西,一眼就看到了放在灶前的斧子,跑过去拿起。

张大山和汪圣英一看不妙,慌忙去拉张丽的手。可张丽边说“你个没良心的,今天我和你拚了!”边往王卫边上扑。

王卫边躲边说:我怎么得罪你了?老婆大人息怒。

张丽挣脱父母边追,边恨恨地:还让我息怒,我今天不砍死你个没良心,我不姓张。

王卫边解释边退到了门口,张丽边挣父母的阻拦边追,很快就把王卫逼到了门外。

日,农家小院外。

王卫狼狈地从门里退出。

张丽挥斧从门里追敢。

张大山和汪圣英不明白怎么回事,但认为杀人还是不行的,也追出门阻拦。妈汪圣英还急出了眼泪。

王卫跑,张丽追。他们一前一后跑到了新建的小屋里。一个躲,一个砍。

屋小,追的张大山和汪圣英不能进去,生怕挥斧的张丽伤了自己,急得直拍大腿。

日,小屋内。

王卫跑,张丽追。

张丽喊:我砍、我砍!

她挥斧砍,但每斧都砍在撑房的柱子上。

王卫跑:你砍、我叫你砍!

两人边跑边砍,边偷偷的做鬼脸。

日,屋外。

张大山、汪圣英急得不得了,但又不敢进屋。

听见房里传出砍在木料上的声音,每响一下,张大山就心疼地“哎呀”一声。

日,小屋内。

王卫跑,张丽追。

张丽喊:我砍、我砍!

她挥斧砍,但每斧都砍在撑房的柱子上。已经看出小屋四周的柱子上落了不少伤痕。

日,屋外。

听见吵闹声,已经在院门边慢慢围了一些邻居。他们边看热闹边议论:

村民甲:瞧,犟得很请人拆违建房了。

村民乙:不对呀,他犟得很能听别人的意见?那个《公告》不是他女婿发的吗?

村民丙:是谁这么大胆子敢摸老虎的胡子?

日,屋外。

张大山看见房子已经摇摇欲坠,急得不得了,但又不敢进屋。

汪圣英急得直喊:你们快出来呀,屋子快砍倒了。

日,小屋内。

王卫抱着一根木柱狠命推,张丽边喊“我砍垮了算了”边使劲砍。

屋子已经摇摇欲坠。

王卫使了个眼色。王卫在前,张丽在后跑出屋。

日,屋外。

张大山和汪圣英见两人出来,大喊:快跑,屋快垮了。

村民甲:噢,原来是女婿帮丈人拆违建房。

村民乙:女婿铁面无私,执法执到家里了。

村民丙:是啊,六亲不认,谁还敢违建私房呵。

村民丁:连犟得很都拿下了……

王卫和张丽跑到房子的另一面,背着父母一齐用力推木柱,没几下,违建房“轰然”一声垮了下来。

张大山心疼在蹲下,连连叹气。

汪圣英连忙来到张丽身旁,看她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王卫清理现场。

张丽放下斧子,转身对乡亲们大声说:乡亲们,我爹接到政府下发的《关于限期拆除违章占地建筑的公告》后,立即决定响应号召。王卫身为土管所的干部,严格执法,从自身做起。他们父子二人经商量,给乡亲们带个好头。爹,你说是吧?

张大山蹲在哪儿,无话可说。

村民甲:犟得很都拆了,我们没得话说。

村民乙:我们回去就拆……

村民们议论纷纷,边说边离去了。

张丽走到王卫身边:哎,你说这些咋看咋象都是有违建的村民?象开现场会似的?

王卫直起身,抹了一把汗:傻瓜,你说呢?

张丽嗔怪地:你们一个比一个犟!

——剧终

( 编辑: 朱丽俐 )
相关推荐

底层广告
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