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16266《禁武令》

2016年11月03日 14:34 

导读:唐元和年间,朝廷颁布禁武令。适时武林盟主暴毙,传言盟主因反对禁武令而死于朝廷鹰犬秦鹰之手。群雄无首,武林大乱。武林各大门派收到盟主夫人霍小玉密信,邀群雄齐聚天下第一楼密谋除贼之事。武林各方陆续抵达天下第一楼,表面为盟主报仇而来,实则各怀鬼胎。达摩寺首座玄空看似慈悲实则心狠手辣,上清派道君赤霄子冰清玉洁却掌握着当下武林过半权力,江南君子商仲连与未亡人霍小玉有着不清不楚的感情,梅山怪客梅逋看似达摩寺一派却对玄空积怨已久,西方教魔尊东方柏早已远离中原是非却再次登门……武林各方为了争夺武林盟主,解决私人恩怨,施展

禁武令

剧本梗概

唐元和年间,朝廷颁布禁武令。适时武林盟主暴毙,传言盟主因反对禁武令而死于朝廷鹰犬秦鹰之手。群雄无首,武林大乱。武林各大门派收到盟主夫人霍小玉密信,邀群雄齐聚天下第一楼密谋除贼之事。武林各方陆续抵达天下第一楼,表面为盟主报仇而来,实则各怀鬼胎。达摩寺首座玄空看似慈悲实则心狠手辣,上清派道君赤霄子冰清玉洁却掌握着当下武林过半权力,江南君子商仲连与未亡人霍小玉有着不清不楚的感情,梅山怪客梅逋看似达摩寺一派却对玄空积怨已久,西方教魔尊东方柏早已远离中原是非却再次登门……武林各方为了争夺武林盟主,解决私人恩怨,施展浑身解数,一夜之间各方势力重新洗牌,而盟主死亡的真相也水落石出……次日清晨,秦鹰带领官兵来到天下第一楼时,经过一夜内讧武林各方仅余霍小玉、赤霄子、玄空、梅逋四人,而此时才知内线莫戌酉早因反感武林人士打着正派之名行不义之举而倒戈。四人费尽心机为自己做最后一搏,最终依次死在盟友或秦鹰刀剑之下。看透了武林杀戮朝廷是非的莫戌酉在这一战结束后决定远离武林朝廷纷争远走。

主要人物小传:(按出场顺序)

莫戌酉:男,20岁,六扇门捕快,武器绣春刀。被武林盟主安插在六扇门做武林内线。内心善良,为人正直,做事稳重。在目睹了武林所谓“正派”做的太多恶行后决意助秦鹰肃清武林,推行“禁武令”。

秦鹰:男,40岁,六扇门统领,武器斩月刀。为人正直、果敢,富有远见。深受皇上信任,担当推行“禁武令”的重任。与莫戌酉联手将武林几大首领在天下第一楼一网打尽。

霍小玉:女,30岁,武林盟主夫人,武器玲珑扇。被金钱权力诱惑而逐渐扭曲,最终与商仲连合谋杀死了丈夫武林盟主雷远。想要联合武林众人与朝廷“禁武令”抗衡并最终掌握控制武林的实际权力。最终死于亲哥哥赤霄子之手。

周吴郑:男,27岁,万剑庄庄主,武器重剑。本为武林二流派系,因与霍小玉关系亲密而势力渐壮,对霍小玉较为忠心,也希望在此次武林重新洗牌的机会中分得一杯羹。在天下第一楼因与霍小玉私会被霍小玉的另一个情夫商仲连看到而被商仲连打死。

赤霄子:男,32岁,上清派掌教,武器上清剑。霍家之子,幼年走失,武学奇才。看似清尘脱俗,实则内心阴暗,为了功名利禄不惜手弑挚友与亲妹。在与秦鹰和莫戌酉的激战中败于秦鹰。

商仲连:男,32岁,江南商氏家主,武器判官笔。与霍小玉相好,也与赤霄子为莫逆之交。因其想争夺武林盟主之位,而死于赤霄子之手。

玄空:男,50岁左右,达摩寺方丈,武器禅杖。看起来慈眉善目,实际刚愎自负,做事手段狠戾,为人阴险狠辣。一心要做下任武林盟主,对霍小玉打着盟主夫人的幌子行使盟主的权力极为不满。在天下第一楼首先对霍小玉发难,后又想与邪教教主联合,被其拒绝后令手下暗杀邪教教主。对手下颐指气使,被不堪忍受的梅逋下毒。

梅逋:男,60岁左右,梅山派掌教,擅拳术。武功高强,做事谨小慎微。依附达摩寺,但对玄空行事颇有微词。在天下第一楼经过多次思量,最终决定弃玄空,改投赤霄子阵营。在对赤霄子表忠心后得到毒药,并成功在玄空茶里下毒,最后被玄空杀死。

东方柏:男,36岁,波斯人,西方教教主,武器弯刀。看似乖戾,实则处处为西方教教众着想。此次受霍小玉相邀,前来天下第一楼,本意是想要查清雷远之死的真相。

拼命三郎:男,33岁,强盗,武器板斧。强盗出身的拼命三郎,行事鲁莽,自以为是。按玄空的要求不自量力去刺杀东方柏,被东方柏杀死。

包惠:男,22岁。玄空一派成员,被东方柏打死。

《禁武令》剧本正文

第一幕

旁白:唐朝元和年间,宪宗皇帝大举削藩,天下趋于安定。然自安史之乱后武林风气盛行,各大门派借行侠仗义之名号,欺占良田,把控漕陆,纵容弟子私斗劫掠,巧取豪夺。适时间 各地动荡,民不聊生。侠以武违禁,国无法则乱。为维护统治,朝廷颁布禁武令,严禁民间人士佩戴私藏兵器。

第二幕

第一场

场景:天下第一楼(客栈)下午

人物:藏刀的正派人士,带刀的邪教中人

道具:桌子 椅子

道士:(愤怒地,拍桌子)直娘贼!达摩寺的秃驴为一条水道就引来官府走狗杀我武当弟子。贫道要他们不得好死!

干瘦和尚:(讥讽)有本事在这瞎嚷嚷,有本事先把刀亮出来啊!

道姑:(猛地站起,叫嚣)拿就拿,谁怕谁?!

道士:(赶忙拦住,底气不足)师妹别冲动。

邪教猥琐男子:(色眯眯,把剑放在桌上)哼,一群怂包,小丫头够辣啊,来,哥哥疼你!

道姑:(愤怒,冲上前)臭流氓!吃我一刀!

道士:(也往上冲)师妹我帮你!

干瘦和尚:(趁机)狗贼纳命来!

干瘦和尚,道士,邪教三方人马混战。

老板娘:(害怕呼喝)哎呦别打了,求各位英雄行行好,小店……

△门外

店小二:(轻声)官爷官爷。

第二场

场景:天下第一楼(客栈)下午

人物:莫戌酉及其手下,混战人群

莫戌酉:(推门而入,朗声道)扰乱百姓起居,已犯其一。(众人依旧混战)私分水运商道,又犯其二,危及人命,再犯其三。

道士:(怒)呸,官府走狗!兄弟们一起上!

△莫戌酉手下加入混战。

莫戌酉:(镇定)以武犯禁,触其三者,按律当斩!

△莫戌酉加入混战。

△混战快结束时传来女人下楼的脚步声,鼓掌声以及银铃般的笑声。

第三场

场景:天下第一楼(客栈),傍晚

人物:霍小玉,东方柏,赤霄子 武当,莫戌酉,玄空大师,商仲连,梅逋,拼命三郎 ,周吴郑,包惠

道具:客栈装潢

△混战人群死掉大部分,莫戌酉杀掉最后一个活人,商仲连跟在霍小玉身后出场。

霍小玉:(款款走来,娇笑)多日不见,戌酉近来可好。(虚指呆立的老板娘和店小二,娇嗔暗示)

△莫戌酉装作没看见,同时赤霄子玄空一起推门而入。

赤霄子:(朗声)无量天尊。

玄空:(憨厚)阿弥陀佛。

△赤霄子一剑扔去杀了老板娘,玄空一金刚杵拍死店小二。莫戌酉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暗含不满与不忍。

赤霄子:(清冷,作揖)仲连也在此,久违了。

商仲连:(温柔笑,回味)道长别来无恙,你我把酒言欢犹在昨日。

玄空:(慈眉善目,双手合十行礼)阿弥陀佛,小僧此厢有礼了。

商仲连:(温柔)达摩寺玄空大师远道而来,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梅逋怪笑从窗户上飞入,拼命三郎稍慢一点从窗户上翻入。

拼命三郎:(憨傻一笑)大家好。

△周吴郑和包惠一前一后缓缓走入。

霍小玉:(娇笑解围)今日奴家先感谢诸位南北武林的顶尖人物能看在亡夫的薄面上到场,其次……

梅逋:(阴阳怪气,打断)怎么有个官府走狗?

霍小玉:(娇笑)自己人,自己人,梅先生莫急。此人名唤莫戌酉,乃是亡夫生前和奴家安插在官府中的一名死士,这次支持禁武令的大臣名单便是多亏了他才能拿到。

△霍小玉话落满场安静几秒无人表示。

周吴郑:(赶忙捧场)好!夫人慧眼为武林识此俊才!

拼命三郎:(抢着说)前两天我就做掉几个名单上的狗官,劫他富济我贫!

赤霄子:(对夫人说)近几日,北武林黄河派,泰山派等十一门派在武当的号令下围堵绞杀了八路官兵。

商仲连:(微微一笑,紧接着说道)道君好气魄!区区不才,也就派人暗中取了几位都督人头。

霍小玉:(娇笑,轻轻鼓掌表示赞许)好,商先生此举足以震慑江南道!

玄空:(不屑)哼,雕虫……

△正门一个开合间,西方教教主坐美女抬轿出场。

东方柏:(不屑打断,漫不经心,)霍夫人千辛万苦请本尊而来,可谓何事?

霍小玉:(巧笑,圆场,调和气氛)今禁武令下武林形势日趋严峻,官府那帮鹰犬更是牙尖嘴利,(垂眼,扇子遮脸表示哀伤)多少英雄好汉被迫害,就连先夫上月也命丧他手。(啜泣)

△众人假装哀伤,准备上前劝慰,唯东方柏看好戏的神情

霍小玉:(瞬间变脸,严肃)今日便是想同诸位共商一件大事。(抬手示意莫戌酉)

莫戌酉:(认真)我得到确切消息,鹰犬头目秦鹰每月廿七未时一刻均会孤身一人来此地喝一杯茶小坐片刻。

霍小玉:(接过话头)今日恰好八月廿六,故发英雄帖邀诸君前来商讨明日刺杀行动的具体安排。

玄空:(上下打量东方柏,冷哼)哼,我正派武林要事怎能混入此等邪魔外道!贫僧早有言,女人当不得家!(意有所指)看看现在都乱成什么样子了。

包惠:(着急附和)就是就是!

玄空:武林盟主之位久悬不决,夫人为代盟主也是权宜之计,贫僧认为是时候重选了

梅逋:(自言自语,念念有词)一介女流之辈……(慎重的语气)嗯……是该重选…

周吴郑:(急忙回应)禁武令下人人日子都难过,如果没有夫人的带领,我们怎能诛杀那么多狗官。

商仲连:(整理衣袖,不抬眼睛,漫不经心却饱含深意)呵,英明决策……不知道君怎么看?

东方柏:(不耐烦,插话)本尊时间金贵,选武林盟主之事,概不奉陪!要刺杀就快说。

包惠:(咆哮)妖人!哪有你说话的份!

△包惠拔刀冲向东方柏,刚走两步就被打死。众人震惊。

东方柏:(冷傲,不屑,挑眉)还继续么。

霍小玉:(赶紧娇笑圆场)大敌当前都是一家人,莫伤了和气,奴家已略备酒菜,诸位请先移步后厅,慢慢磋商。(转头捂住鼻子,娇声吩咐莫戌酉)哎呀,这里太乱了,戌酉你先收拾收拾。

赤霄子:(不动声色)刺杀要紧。

△在东方柏杀鸡儆猴的威慑下众人跟着霍小玉移步后厅,声音渐渐淡出,背景虚化。

第三幕

第一场

场景:霍小玉房中,晚上

道具:床

人物:商仲连,霍小玉

△商仲连搂着霍小玉,两人并肩坐在床沿,耳鬓厮磨,窃窃私语,霍小玉巧笑倩倩。

商仲连:(意味深长地说)那老匹夫身死已有月余……

霍小玉:(打断,勾引,微喘息)这么好的夜色,连哥哥你提他作甚。

商仲连:(略带威胁)你我心知肚明。

霍小玉:(打太极,娇嗔)说什么呢,奴家听不懂。

商仲连:(加重威胁语气,暧昧)小玉你终究是个女人,盟主这尊位坐不稳的,也该给我让让了,可别忘了你是怎么走到今天的。

△霍小玉一秒变脸,挣开怀抱。

霍小玉:(假笑)商先生此话怎讲?

商仲连:(微怒,紧逼)少装糊涂!你知道该怎么做,别逼我把你毒杀亲夫然后嫁祸官府的事昭告天下!

霍小玉:(尖利)有本事你说啊,谁同我密谋,谁给我毒药,谁引来官府,商仲连,你休想摘得干净!

商仲连:(怒,甩袖离开)哼,霍小玉(重音)你好自为之!

第二场

场景:后院,晚上

人物:梅逋,赤霄子

△梅逋和赤霄子在后院交谈。

赤霄子:(淡淡地说)没想到梅逋先生居然想要背主。玄空大师身为达摩寺首座,而你,不过是附庸他之下的梅山掌教。

梅逋:(恭敬,谦卑)玄空欺人太甚,我迫不得已只能才出此下策。

赤霄子:(轻咳一声)哦?这与贫道有何干系?

梅逋:(谦恭)据我所知玄空正谋划着当武林盟主,此人见利忘义,刚愎自用,远不及道君您十分之一。

赤霄子:(淡然)梅先生此言差矣

梅逋:(谦恭,表忠心)盟主之位能者居之,非道君莫属!

△赤霄子玩味看着梅逋

梅逋:(谦恭,表忠心)我梅山上下愿为道君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赤霄子高深莫测地点点头。

梅逋:(谦恭,表忠心)首先便是除掉玄空这一障碍……

△传来关门声,脚步声。赤霄子转身,随手扔给梅逋一个药瓶拂袖离去。梅逋略紧张目送赤霄子离开。

第三场

场景:楼梯口,晚上

人物:商仲连,赤霄子

△商仲连下楼,赤霄子上楼,两人楼梯口“偶遇”。

赤霄子:(打招呼,高冷神情略软化)仲连兄。

商仲连:(满怀心事被打断,一惊,赶忙挂起温柔笑脸)道君安好。

赤霄子:(略关怀)见仲连兄如此行色匆匆,可有何事?

商仲连:(微微苦笑,弹衣袖)小事一桩,不足挂齿。

赤霄子:(微笑,拿起酒瓶遥指天台)既如此,仲连兄何不与贫道一醉方休?

商仲连:(轻笑,点头回应)甚好。

第四场

场景:玄空房中,晚上。

人物:玄空,拼命三郎,东方柏,梅逋。

△玄空端坐在屋子的主坐上,梅逋侧立桌子旁,手边就是茶碗。三郎在另一边。玄空高举把玩一颗夜明珠,他从夜明珠看过去,眼前出现地图。东方柏推门而入场景闪回到屋中。玄空依旧把玩夜明珠,东方柏自顾自坐下,两人都不言语,沉默数秒。

玄空:(一脸慈悲,暗示意味极浓地举起轻晃夜明珠,温和地说):尊主您看这颗夜明珠如何?

东方柏:(不屑地笑)

玄空:(随手扔下夜明珠,温和地说)武林分裂已久。如今竟连女人都能号令群雄了!若非江南商氏、武当赤霄这群小人背后支持,我达摩寺怎能容忍岂此大辱!(探身压低声音拉拢)不若,你我二人联手?(起身朗声描绘大好蓝图)以你西方教势力与我达摩寺百年积威……

东方柏:(打断,不屑,讥讽)玄空大师倒是雄心壮志,(假装很惋惜)可惜本尊早已有言,盟主之事概不过问。

△东方柏起身欲走。

玄空:(赶忙挽留)尊主留步。

东方柏:(冷傲,正声)什么商讨要事,不过是虚幌罢了,禁武令下不想座下万千弟子存亡,整日里为些虚权蝇营狗苟,(一甩袖)只知一己之私,枉称正道!(潇洒离去)

玄空:(变脸,拍桌子,狰狞地说)呸,一个妖人装什么清高,不识好歹!别怪我不客气!梅逋,三郎今晚就把他给我杀了!

三郎:(恭敬)遵命。

△玄空看了梅逋一眼。

梅逋:(不情愿)是。

玄空:(自言自语)弟子存亡?(讥讽)可笑,蝼蚁与我何干!(喝口茶)

△玄空挥手示意二人退下,三郎先出去,梅逋快出门时回头看了一眼玄空,和玄空放下的茶碗。(特写)

第五场

场景:房顶上 农历二十六的晚上 月色朦胧

人物:商仲连,赤霄子

道具:笛子 酒

△商仲连吹笛子,赤霄子酌酒(BGM:高山流水)

赤霄子:(陶醉地听,品味感慨)巍巍乎若泰山,汤汤乎若江河。

△商仲连再吹几声停,微微皱眉,阴郁。

赤霄子:(装作不经意地关切问道)仲连有心事?

商仲连:(长叹一声)唉——

△一个黑影从院中窜过,霍小玉房间的灯亮了。

商仲连:(蓦地变脸,警觉)有人。

赤霄子:(意味深长,喝口酒)呵,定是那周吴郑又去夫人房里,(云淡风轻)这两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商仲连:(喝口酒,打机锋,轻咳压抑自己的惊讶)咳。什么?这周吴郑好歹也是一庄之主,竟和一个寡妇牵扯不清,真是世风日下啊。

赤霄子:(意味深长,喝口酒)男女之事,人之大欲,岂能干涉。何况有夫人帮衬,他都能来参与此次的密会了。

商仲连:(微怒)哼,小人得志而已,终不过是你北武林麾下区区庄主罢了。

赤霄子:(云淡风轻)可他恐怕早已不把贫道放在眼里了,上次对付官兵就称病未来,实则是去探望夫人。

商仲连:(怒)道君好气量,竟能容忍此等小人作威作福。

赤霄子:(站起面向月亮,袍袖轻摆,飘飘欲仙)管他作甚,贫道一化外之人,权名乃身外之事。(转身倒酒)趁此良辰美景,贫道敬商兄一杯。

△两人对饮一杯。又一道黑影窜过。

商仲连:(豪气)是可忍孰不可忍!道君高洁,我商仲连就是一俗人,周吴郑不能留了!

△商仲连愤然离去,赤霄子对月又喝一口。露出满意的笑容(邪笑)

第六场

场景:霍小玉房中,后半夜

人物:霍小玉,赤霄子

△赤霄子推门进去,霍小玉坐在床边抽泣。

赤霄子:(关切)这是谁欺负我们小玉了?

霍小玉:(哭腔,娇嗔)不告诉你,反正你也不会帮我。(扭头,不看赤霄子)

赤霄子:(坐在夫人面前,倒茶)说来听听 。

霍小玉:(坐直身子,小撒娇)哥~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啊。

赤霄子:(放下茶杯,沉声)谁啊?

霍小玉:(冷笑)哼,除了你的好兄弟还能有谁?

赤霄子:哦?(意味深长,笑着)你们两个不是一直挺好吗?

霍小玉:(严肃脸)我跟你说正经的呢!(压低声音)商仲连此人居心叵测!他威胁我要是不让位给他,就把我们谋害那个老匹夫的事情说出去!

赤霄子:(似笑非笑,反问)我们?这和我没关系吧?

霍小玉:(急)哥!

△赤霄子笑笑不说话,一副了然的样子。

霍小玉:(破罐子破摔的语气)我不管,此子不除必成大患!今晚必须……

赤霄子:(打断,淡淡地说)依你。

△赤霄子起身准备出门被夫人叫住。

霍小玉:(不相信)你下得去手?你们不是莫逆之交吗?

赤霄子:(轻笑,没有回头,沉声)你可是我亲妹妹。

△赤霄子飘走。

第四幕

第一场

场景:客栈中,清晨

人物:莫戌酉,秦鹰,玄空

△莫戌酉起床,探身往窗外看,周吴郑死在后院,惊了一下。路过东方柏房门口,看见拼命三郎的尸体,摇头惋惜。再往前走,商仲连房门大开,商仲连死在地上。扫了一眼,冷笑着下楼。看见夫人,赤霄子,梅逋,玄空在大堂神色坦然的交谈着。玄空嘴唇发紫,眉间有三个红印。

众人喧闹,紧闭的大门突然打开,头目秦鹰出场。

第二场

场景:客栈大堂,清晨

人物:莫戌酉,秦鹰,玄空,赤霄子,梅逋,霍小玉,东方柏。

△众人震惊,一起看向门口。 正规军在门外排列好

秦鹰:久闻诸位大名,在下秦鹰,想必在座并不陌生。

△玄空率先冲上去和秦鹰开打,没两下毒气发作突然从半空中摔下,一偏头看到梅逋得意的笑,突然闪回梅逋回头看茶杯,梅逋站在茶杯旁边的场景。一把抽刀扔过去捅死梅逋,梅逋笑容凝固,倒下。

玄空:(狰狞)梅逋你好大的胆子!

△莫戌酉站到秦鹰身后,赤霄子和夫人懵,夫人暴怒。

霍小玉:(暴怒,手指颤抖的指着莫戌酉)你,你,你!

莫戌酉:(走上前说)武林早已不复从前,风气不正,人心大乱!门派之间整日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也幸好你让我来这官府当细作,要不我怎能看到你们互相倾轧的丑恶,怎能懂得你们劫富济贫旗号下的贪欲之心!甚至,昨夜那般紧要关头下你们仍不忘争权夺利、自相残杀。口口声声官府不容侠义之举,那么敢问夫人!(指着霍小玉)侠就是教唆弟子暗杀反对你的人么?敢问道君,义就是朋党营私挑拨离间么?只为一己之私扰得天下不宁,相比你们,官府起码还护这黎民生死!武林早已堕落不堪!这样的武林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莫戌酉说话过程中闪回一派人杀另一派人画面,劫富济贫后的贪婪笑容等画面。

霍小玉:(强制辩解)我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武林大业!他们那是死得其所……

△赤霄子从背后捅了霍小玉,霍小玉强撑着回头。

霍小玉:(震惊,想要抬胳膊)哥,你,你……

赤霄子:(满不在意的抽出剑,优雅的甩甩血)那么妹妹你也该为武林大业做做牺牲了。(谈判架势)贫道很是赞同莫少侠所言,这武林已是腐朽不堪,贫道愿向官府投诚,只要朝廷助我,贫道自有办法在武林中推行禁武令,肃清武林不正之风,秦统领您看如何?

莫戌酉:(怒)你这衣冠禽兽,连弑亲这种事都做得出,说什么投诚效力,恐怕是想当武林盟主吧!

赤霄子(高冷)这里轮的上你说话吗?

莫戌酉(怒道,转向秦鹰)莫听他鬼言!

△赤霄子和莫戌酉打,被秦鹰出手杀掉

东方柏:(长叹)唉,事已至此,本尊亦无力回天。想必你们已经布下天罗地网,我定难逃此劫。(扔给秦鹰一个令牌,说)此乃我教信物,见此物如见教主,还请秦统领为本尊了却最后一桩心愿。

第三场

场景:西方教广场,中午

人物:秦鹰,众弟子,莫戌酉

△秦鹰向众弟子宣读遗愿。

秦鹰:(声音是东方柏的,语气接上一场临死前的。)我教在西域经营多年,教中子弟大多与世无争,虽多被世人误解,然初心向善,但求安身立命。今天下太平,海晏河清,万望教中子弟初心不负,安稳度日,永世不起兵祸之灾。

秦鹰:尊第二十六任教主东方柏圣令,西方教自此遣散。

△众弟子散开,秦鹰看着众人从容离开,转身对莫戌酉说。

秦鹰:(看着远方,上司对下属语气)决定了吗?

莫戌酉:(也看着前方,坚定)我心意已决。

秦鹰:(略带感谢)这一路辛苦你了,立下如此大功,若留在朝中我定能保你仕途无忧。

莫戌酉:(苦笑,自嘲)武林救我养我,我却出卖断送了它,实则不应,奈何为武林宵小所逼,从官非我本意。自幼受教导,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君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我处江湖之远亦可利于民。我们就此别过吧。

秦鹰:(点头,抱拳)珍重!

莫戌酉:(回礼)保重!

△两人分别朝反方向离去。(大漠,远景)

【剧终】

( 编辑: 朱丽俐 )
相关推荐

底层广告
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