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16272《求求你,嫂子》

2016年11月03日 14:34 

导读:川流不息的车流人流,及各种声音混合在一起,汇成了一个嘈杂的世界。 武军急匆匆走在人行道上,没有闲情逸致欣赏周围美丽的景致。

求求你,嫂子

人物:武军,男,30岁,交通警察,晶晶丈夫。以下简称武。

晶晶,女,28岁,武军妻子。以下简称晶。

李大彪,男,30岁,牢改释放人员。以下简称李。

日,大街。

川流不息的车流人流,及各种声音混合在一起,汇成了一个嘈杂的世界。

武军急匆匆走在人行道上,没有闲情逸致欣赏周围美丽的景致。

日大街。

在武军后面不远处,李大彪借着广告牌,墙角等物掩护,如特务悄悄跟踪着武军。

而走在前面的武军根本无暇,也根本没心思知道有人跟着。

转过了几条等和马路。

日,住宅小区楼下,花坛旁。

武军匆匆走来,兜里的电话突然响起:叮铃铃——

武(接电话):喂,妈。

电话里他母亲的声音:武军呐,你在哪儿?

武军:我在我家楼下。

电话里声音:工作再忙,也要回家看看。你媳妇晶晶一个人在家够孤孤单单的,多陪陪她吧。

武军:妈,我知道了。这几天带着执法大队去处理一起矿山非法开采,协同公安局抓回了逃逸嫌疑人,扣留了开采机械和工具,遣散了工人。刚回来局长就说要我马上回家。可我爱人晶晶从去年下半年起,就对我很冷淡,我一落屋她就走,我一出屋她就回来。硬是不理我,我,我还回来有什么意思?可我不回来这又是我的家呀,嗐……

电话里声音:事情已经造成了,总要有勇气去面对。你要多开导开导她,人家毕竟是女人呀。

武军边:是,妈,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电话里声音:多劝劝她,啊,等几天我和你爹来看你们。

武军来到门前:是,妈。你老要注意身体,等忙过这阵我来接您们。

电话里声音:再见。

武军:再见。

武军(边进楼梯边拿钥匙)走进了梯间。

日,楼下。

看见武军的背影进了梯间,李大彪从树下闪出。

李大彪自言自语而又恶恨恨地:整整三年啊,我等了整整三年啊。又闻到了这熟悉的味道,看见了蓝天、白云和曾经一样拥挤的街道。鬼知道我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没有人探望,没有人可怜,连他妈看见一只母狗都是一种奢望。只有十平方米的黑房子,只有粗粮淡饭。有一个让我刻骨铭心人,他经常来看我,还给我送过吃的。哼,那是嘲笑,他是在嘲笑我,这是猫哭老鼠子假慈悲。他害怕我报复他,他来讨好我,他是在企求我的原谅。多么可悲的人啊,多么渺小的人啊,这世界怎么变成了懦夫的世界啊。一个人要是做了错事,他就永远不会再有机会了。

日,室内。

[室内摆设简单,只有几把椅子和一张桌子。

[晶晶很悲伤的一个人坐在桌前,她的前面摆着一张纸和一张女儿照片。

武军打开门进来。见晶晶坐在那里,没有说什么,就自己去倒水喝。

武:晶晶,今天怎么没回娘家?

晶:你坐跟前来。

武:(惶恐地坐下)有什么事?

晶:(把面前的纸往武军面前一推)把这个签了。

武:(接过)离婚协议书?

晶:对,离婚协议书。请你把她签了。

武:晶晶,何必……

晶:没什么好说的了,我们只有分手,才是双方最好的解脱。

武:还考虑考虑吧?我们……

晶:不用了,我已经考虑年把哒,决定了。

武:(叹气)哎——(伸手掏笔,拿出了却又犹豫着)

日,梯间里,门外。

李大彪走了上来,仔细地看了一下门牌,上前敲门。

武军放下笔,去开门。

李:武队长,你好。

武:请问你是?

李:我嘛,武队长,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说过要来找你的,我要把这三年来发生的故事一件一件讲给你听。(他在屋子里转动着)好久没有这种家的感觉了!好亲切啊!这位漂亮的女士一定是嫂子了,跟我想象中的差不多。

武:李大彪?你怎么到这来了?

李:我想你啊!这些年我一直惦记着你,没有你就没有我的今天。我是特地来找你叙旧的!怎么不欢迎啊?

武:哦!欢迎!来请坐!(倒茶)既然出来了就好,以后啊好好过日子,你的妻子和孩子可天天盼着你回去呢?哦,你有三年没见她们了!

李:你还记得?

武:是啊!那是三年前的一个冬天!

李:我找朋友借了十万块钱,开凤凰山找了一处铁矿,租了挖掘机请了几个工人砍发树林子开采……

武:我那天接到村民举报,说有人无证非法开采铁矿,破坏国家资源。

李:你带人查封了我的矿山,扣留了我的机械,赶走了我的工人。

武:我们根据《矿产资源法》的规定,对你在利益的驱使下,无视安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的,擅自进入国家规划矿区、对国民经济具有重要价值的矿区和他人矿区范围采矿的,擅自开采国家规定实行保护性开采的特定矿种,非法盗采铁矿资源,不仅影响了我县的经济发展,同时也带来了极大的安全隐患。因此,我们国土局会同公安、工商等多部门联合重拳出击,对非法开采铁矿石进行打击。

李:这么多的人来了,我慌了神,开着一辆矿车就跑。

武:我一眼瞄见你逃,立即上车追。

李:我开进了县城,把车抛在路边,朝人多的地方钻。

武:我开车追到矿车旁,见没人。一看你上了大街,立即弃车继续追赶。

李:你追我追了整整五站路!你是我第一个见过的比喝酒开车还跑的快的干部。

武:你也是唯一一个让我追了五站路才追上的肇事疑犯!

李:你当时累吗?

武:累啊!

李:那你就别追了吗!

武:可你在跑啊!

李:你追我我能不跑吗?

武:你跑了我才要追你啊!(两人对视,大笑!)

李:你还是老样子!

武:你也没有变。见过他们了吗?

李:(收住笑容)没有。我一出来就到这找你了。

武:这么说我还是一个值得你怀念的人!

李:何止怀念,简直是日思夜想啊!自从你把我送进去以后,我每天晚上都会做一个相同的梦,梦见来找你,和你聊天,跟你讲我在里面的故事。

武:我知道,你的案子移交到法院后,经查明,你擅自开采国家规定实行保护性开采的特定矿种,责令停止开采。同时根据你造成了矿产资源破坏的程度,处三年有期。

李:你知道吗?有时侯我想想自己要在那冰冷的房子里呆那么久,我绝望,我害怕,可是当我一想到你,那种感觉就全部消失了。我每天都在为你默默祈祷,希望你好好活着,让我有生之年再见到你。

武:是吗!那我可要谢谢你的保佑啊!

李:干吗这么客气啊!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人吗都是应该讲感情的。

武:没错,人是应该讲感情的。那么说说你将来有什么打算?

李:我的打算?原来好好的事情被你搅和没了。现在我想做生意可是没本钱;想当医生可不懂医术;想去读书可是年龄大了;想和你一样当个国家干部可他们不收我;我想当个好人吧可是自己又有前科。你说说我还能干什么?

武:你还在为当初的事情耿耿于怀吧!

李:不是啊!你是国家干部我是犯人,我挖铁矿你抓我天经地义。更何况你是一个优秀的公务员。

武:不管是不是,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如果你现在诚心改过你还有机会,还可以从头开始的。(端起手中的茶杯要和李大彪碰杯)

李:(自己喝掉了杯中的茶)从头开始?太晚了。自从我进去以后就没有机会了,谁会瞧得起我,谁能把我当个人看,我只是一个社会垃圾!

武:你不应该这么自暴自弃,这个世界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李:公平?那是对那些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衣食无忧的人而言;可像我这样一家三口拴着一根裤腰带过日子,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人,哪里有什么公平啊?那些有钱有权的人贪赃枉法,一贪污就是成百上千万,他们为什么可以逍遥法外?难道这就是公平吗!谁都可以在我们这些可怜人面前耀武扬威,谁都可以拿我们来满足自己龌龊的空虚的心灵。

武:你这种想法太偏激了!

李:偏激?你知道十几个人吃饭,睡觉,上厕所都在一个十平方米的房子里是什么感觉吗?你知道当一个正常人被剥夺了自由以后是何种心情吗?你知道终日思念亲人而恨不能见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吗?你要是经历了这些你还能说这个世界是公平的吗?

武:那么今天你是来和我清算旧帐喽。

李:不敢!我只是把属于你的东西还给你。

武:我的东西?

李:是啊!这是三年来你往监狱送过的东西!全部都在这里,我一样都没有动过!今天终于可以物归原主了!(他拿同一叠钱和一小袋物品放在地上)

武:哈哈!

李:你笑什么?

武:李大彪你真是用心良苦啊!

李:我是不想让你可怜,不想欠你的人情,人情债可是还不清的啊!

武:你!

李:怎么,不高兴啊?人活着要乐观一点,你这么爱生气对身体可不好啊!我要是一直这么生你的气,可能就活不到今天了。

武:好!东西你已经还给我了,那你可以走了。

李:干吗刚来就撵我走啊?我们可是多年没见的老朋友了,这样做可有点不礼貌哦!

武:你还要干什么?

李:属于你的东西我已经还给你了!你总要把我失去的东西还给我吧!

武:什么东西?

李:自由啊!这三年来我失去的自由!你可以让我失去自由,一定也可以还我自由吧!

武:你现在已经自由了!

李:那过去的呢?

武:那应该管你自己去要。

晶:你就是那个逃跑,让一辆车为躲开你,肇事撞死老大娘的坏蛋?

李:干吗说的这么难听,我只不过是挖了一点点矿,然后挣了那么一点点钱,他们去抓我,我就跑得快了一点,谁料那学艺不精的司机把老大娘脑壳撞破了……那么一点点,一个犯了一点点,一小丁点错误的人!

晶:我问你是不是那个逃跑让开车的师傅肇事撞死老大娘的坏蛋!

李:没错就是我!

晶:对不起,我声音太大了。能问问你为什么失去自由吗?

李:没有问题,我正想找人倾诉呢!和你一样我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我们曾经的生活很温馨。记得有一天我病了三年的妻子想吃一碗龙虾。可是我那时已经为她治病身无分文,就是一只龙虾也买不起,怎么办?总不能伤了病人家的心吧!我就想去找亲戚开恩借一点,可亲戚说他们也有困难。我好不容易找了个门路搞点铁矿,我的利润我妻子的龙虾我的生活……生意很顺利,没想到你丈夫说我是非法盗采,要抓我。我想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就跑……没想到那老大娘运气太差,害我没去给妻子买龙虾。你说说我有错吗?

晶:看不出你还是一个有良心的!

李:可是,因为你的丈夫,我却无法尽我这份良心哒。

晶:是因为他抓了你?

李:是剥夺了我爱的权利。

晶:剥夺了你爱的权利?

李:如果换作是你,是你的亲人,你会恨他吗?

晶:会!我会恨他一辈子。

武阻止说:晶!

晶:你的家人现在都好吗?

李:好?有我这样一个坐牢的亲人他们能好吗?

晶:我倒是希望换作是你,虽然见不到面但是总还有个盼头。可我连这个都没有了。(抚摩相框)看看这是我的女儿,她就躺在里面?

武:晶,你要干什么?

晶:我要干什么?我要让他看看你是多么的大公无私;我要让她看看你的良心;我要让她看看你的冷酷无情;我要让她知道你就是为了这样一个忘恩负义的人而把与你朝夕相处的亲人一个一个推向命运的深渊。

李:哈哈哈!真没想到,真没想到你也有今天。真是风水轮流转,人算不如天算啊!武队长我现在相信你说的那句话了,看来这个世界对每个人真的是很公平的!

武:李大彪你不要再说了。

李:凭什么听你的!你当初听过我说吗!没有!纵使在我百般央求之下你仍然抓了我,交给了警察,给我戴上了那副冰冷的手铐。

武:你触犯了法律,那是你应该受到的惩罚。

李:可这副手铐一戴就是整整三年啊!我人生最有希望的三年,就在铁窗大牢里这么虚度了。

武:你口口声声说你虚度了这三年。国家的矿产资源是有限的,必须经国家批准了才能有计划的开采。再说,你为别人想过吗?为被你伤害的那个大娘想过吗?这么活生生的一条生命说没就没了。

李:那你又为我想过吗?为我病中的妻子和儿子想过吗?曾经我想到过以死来了结自己,可我没有。知道是什么支撑我活下来吗?是你!我不能死在你前面,我要让你陪着我,让你也感受一下有妻子不能去爱,有孩子不能团聚的滋味。大嫂你一定体会过和亲人分别的痛苦吧!那种滋味、那种痛是钻心的。

[晶站起来,相框从她的手中划落。李大彪从地上捡起相框。

李:多可爱的孩子啊?和我的儿子一样大吧?真可惜,可惜这么早就走了。你们为什么不看好他呢?我是有儿子不能去爱,可你们能爱却为什么不珍惜啊。大嫂别难过,这和你没关系,都是因为他,因为他做了太多不应该做的事,这都是报应,这都是报应啊。

[李大彪拿起桌子上的相框在地上摔个粉碎。晶给他一个嘴巴子

晶:(跑向前去用手揽起地上的照片)梦圆!摔疼了吗?妈妈现在就带你走,妈妈再也不让人欺负你了。

武:晶,就不能留下她吗?她也是我的女儿啊!

晶:你的女儿?你有什么资格,你有什么资格当他的父亲?哪个父亲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慢慢死去。你是一个领导干部,可你连你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你算是什么干部,你算是什么父亲?

武:我……

晶:你什么?你心里从来就没有过我们,我们还不如这个盗采铁矿的人。

武:你们和他不一样。

晶:是啊!我们怎么能和他相提并论呢?你对他比我们都好,你可以为他做任何事情,甚至是牺牲自己孩子的生命。

武:这——

晶:对了!“人犯了错可以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我记得这是你说的吧!你真伟大啊!可你想过这对梦圆公平吗?你知道当初我坚持要给孩子取名叫梦圆吗?她还是一个孩子啊!她还没来得及选择未来的生活就已经被你剥夺了生存的权利。她要是知道你是为了这样一个人而不去救她,她会伤心的,你知道吗?

武:可这是意外。

晶:意外!是啊,你的做法真的让我好意外。如果当时你还记得自己是一个父亲,梦圆可能还不会死。可你太忘我了,都忘了你是谁了。

武:可他的孩子是无辜的。

晶:那就必须要让梦圆付出代价吗?

李:你们说什么?为了救我的孩子?这到底是怎么会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晶:一切都结束了,生存还是毁灭,这已经不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了。

[晶晶从怀里取出一张发黄的报纸,递给李大彪。

李:(读报纸)那天,我跟着妈妈去银行取救济款。刚过银行门前的斑马线,我看见一个和我一样大的女同学和爸爸也在另一个边走过来,那小女孩圆圆的脸,穿着一件好看的红毛衣,她看见了我,对着我友好的笑了笑。这时,突然一辆轿车发疯似的冲过来,那小姑娘一把推开我,我闻到了车里有一股浓浓的酒味,可姑娘她……雨下的很大,孩子就静静的躺在那!浑身都是血……他也有爸爸,可是他的爸爸却一把拉住吓得魂不附体的妈妈,一个箭步纵开,躲过那轿车因急刹车车尾横摆险撞上的她,同时也拉开了我……,我看见,叔叔他的心都要碎了,他抱起自己的女儿泣不成声……作者,大兴街203号李小强。咦?这不是我儿子吗?这不是小强给我写信说的梦圆?(他看看武军,武军蹲在地方,痛苦万分。他又再看看晶晶,她也在泣不成声。他明白了过来。)

李:你就是梦圆?梦圆……是叔叔不好,是叔叔误会你爸爸了,你原谅叔叔好吗?叔叔知道错了,叔叔真的知道错了。他到监狱来看我真的是出于同情;这三年来一直是他在默默资助着我这个家;他把我送进监狱是为了让我好好改造;他不害怕有权有势的人,不管谁触犯了法律他都一视同仁;他的女儿也是因为儿子才……(他慢慢放下报纸,默默地坐在桌边,突然,他看见了那张《离婚协议书》)

李:什么?你们要离婚?(他走向武军,武军摆摆手,指指晶晶。他又来到晶晶面前,晶晶没有做声)不!不要……(他“咚”的一声跪在晶晶面前),嫂子,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们……你们不要离婚了……

[晶晶没有理他。

李:“一个人做了错事,他就永远没有机会了”。多么可悲的人啊,多么渺小的人啊,都是我的错啊。他是一个好人,是一个好干部呀。你如果离开这么一个好人,你也就做了一件错事了,一辈子都难得挽回呀……

晶:别说了,你起来吧。

李: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

武:李大彪,快起来,这象什么话。

李:不,你是为了我和我的家我的儿子才闹成这样的,我不能不管。嫂子,你不能犯我一样的错误啊。我求求你,你别离开武队长。你不答应我,我就是跪死,我也不会起来的。

晶:好吧,我答应你,你起来吧!

李:真的?你不离婚了?

晶:(点点头)嗯。

李:(高兴地)嫂子,你放心,我再也不做坏事了,也去义务宣传国土法规,以身说法宣传毁坏国土资源的危害,让武队长多在家陪陪你。

[晶晶望着武军点点头,脸上带着微笑。武军站起身慢慢走向晶晶。

[武军和晶晶的手又紧紧的握在一起了。

——剧终

( 编辑: 朱丽俐 )
相关推荐

底层广告
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