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16264《天河山爱情往事》

2016年11月03日 14:34 

导读: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天河山爱情往事》

题记:“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唐李商隐《无题》

编剧:张悦

第一幕、惊艳

石子住在天河山脚下乡镇的一条小巷里。

石子家境贫寒,父亲体弱多病,很早就卧病在床。

母亲靠给人家缝缝补补维持一家生计。

石子争气,读书总是名列前茅。

春天的早晨,活跃着的是悄悄游荡的风儿。

石子依旧早早背着一个黑布旧书包去上学。

偶然,他不经意地抬头,瞥见对面粉墙碧瓦的人家,花园露台上一个小女孩儿若有若无地朝他望着,仿佛正在羞涩地微笑,眼里还带有一点痴痴的神情。

一刹那,石子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如同前世曾经发生过的景象再现,惊艳于那永恒的一瞬。

其实,他见过她的。

她一身白衣白裙的女孩,秀气的瓜子脸,修长的双眉,还有一双会说话的温柔的眼。

石子读过书,虽他不懂得“世外仙姝”、“空谷幽兰”般的女子是怎样的,然而在心目中早已不由自主地认定——她就是了。

几天之后,学校放假。

他读书累了,百无聊耐地闲逛。

天还早,小巷没有人。

正走得起劲,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

一抬头,啊,又是她!石子不禁脸上发烧,待鼓起勇气再望,露台上空空荡荡。

也许她也不好意思躲开了吧。

石子的心情平静了一些,但不知为何又有些惆怅。

“嗨!你在这里吗?”想不到小女孩走近。

“啊,是你?”石子吓了一跳,她居然敢过来搭讪,但石子是绝对不敢的。 

那天,她穿着一件淡黄衫子,一头长发随意地绾在脑后,笑语盈盈的。

“嗯,那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呢。”“

让我猜猜,你叫盈儿吧。”

“猜对了,你怎会知道?那你叫啥名?”

“石子。”“好怪的名字。不过也蛮有意思哦!”

年青人之间的那点羞涩与隔膜一忽儿就烟消云散了。

第二幕、倾恋

渐渐地,他们熟识了。

石子知道她家是邢台城里做买卖的,走亲戚暂时在这儿住的。

“你怎么知道我叫盈儿?”“嗯,这里早就传遍了,说来了个有钱人家的千金。”“好啊,偷听,真不害羞!”盈儿伸出指尖,在他脸上轻轻地刮了一下。

石子一点也不疼,反而痒酥酥的。

“那你又怎么老是在露台上看我呢?”石子狡黠地一笑,反诘道。

“胡说,才不看你个丑八怪呢。”盈儿脸涨得通红,娇嗔地握着拳头轻轻地在捶着他的背。

“哎哟,好痛!”石子佯装怕痛,夸张地咧着嘴欲逃。

于是,两个人嘻嘻哈哈地追逐着跑开了。

可是,他们难得见上几面。

石子学业紧,白天不着家。

盈儿关在闺房,很少能出来。

偶尔她能溜出来,和石子悄悄到天河山去玩。

石子当仁不让地作了导演。

鸳鸯池、凌波湖、碟仙谷、凌雪湖、九天银河、天门、碧莲池、睡莲池、情人谷、牛郎庄、仙人峰、鹊桥、月老峰、圣母庙等景点都留下他们的身影。

碧莲湖烟波浩渺,碧波如洗,夏天一湖碧波,十里荷香,风景如画。

他们爬山累了就在湖边的草地上坐下来。

盈儿是个俏皮小丫头,非常活泼可爱。

她爱画画,什么松林、奇山、峡谷、碧湖等美景都被她织入图画。

然后让石子猜是什么。

一副隽永的《天河松风图》,石子故意说不好。

盈儿蹙着好看的双眉,幽怨地看着他。

于是,石子赶紧将功补过,下到湖边采了一朵清香盈盈的荷花送给她。

她这才笑呤呤地低头重画。

有一次,他的“笨拙”似乎惹恼了她,竟骂了一句“笨”。

石子呆了,奇怪的是并不生气,反而感到一种莫名的甜蜜。

他装作生气的样子,狠狠瞪着她。

盈儿报以微笑,那是纯纯少女浅浅的笑,让石子的眼融化,一颗心似乎也融化。

此后,当石子探究的双眼凝结在她娇美的面庞时,她就既不羞涩地低头,也不惊慌地避开,而是用那沉静的微笑让石子安静。

又一个细雨纷飞的黄昏,盈儿用隽秀的小楷写上“萍水相逢、牛郎织女”这八个字,说,石子你好秀气!

石子只说,你才秀气啊。

于是静静坐了一会儿,再无别的话。

风里传来幽香,那不是花香,而是少女的清香。

石子感到生活在无限的幸福里,他甚至祈祷就这样和她永远坐在莲湖边,哪怕沧海桑田,哪怕地老天荒。

第三幕、突变

沉浸在幸福中的石子,却越来越害怕这只是一场梦,他怕幸运地遇见她又会不幸地失去她。

究竟是有缘还是无缘,是真实抑或镜花水月?

终于自卑如毒蛇一样侵袭了他稚嫩的心灵。

他想到卧病在床的父亲,想到愁苦无依的母亲,还有贫穷、破败、四壁萧条的家。

而盈儿则是富家的小公主——她的父亲是城里有名的富商。

“我能给她幸福吗?”他扪心自问。

她还太幼小,对自己恐怕只是少女情窦初开的不成熟的好感,他没有信心,于是愚蠢地选择了逃走……

怀着壮士断腕的决心,抱着长痛不如短痛的信念,石子毅然疏远了盈儿。

他一夜之间变得坚决彻底,不尽人情。

他再不搭理她,即使是她偶尔小心翼翼地主动找他,他也生硬地答几句,装成不屑一顾的样子。

他刻意地躲避她幽怨的眼神,面对她纯净如水的微笑却反身离去。

石子很坚强吗?

其实他的心都碎了,也不只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但是已无力回头,只得硬着头皮撑下去。

这样做,效果无疑达到了。

盈儿一度容颜憔悴,脸上失去了笑容。

石子只有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偷偷地无比怜惜地看看她,还不敢多看,怕自己会忍不住崩溃。

一次,只有一次,盈儿居然有预感似的发现了偷窥的石子,不禁惊喜地笑了,依然是如水一样透明,却带了一丝不曾有过的、与年龄极不相称的沧桑。

坚硬的石子,虽然全身都硬邦邦的,但那一瞬间才发现,一颗心依然柔软。    

可是,他还是残忍地避开了,自顾自大步疾走,走得远远的。

只在匆忙一瞥中,还是看到盈儿仿佛凝固成一尊石像,一滴清泪缓缓滴了下来……

第四幕、思念

如此大半年过去了。

那是一个细雨纷飞的夜晚,郁闷的石子无助地在村子里闲逛。

在雨中徜徉的只有他一个人,他信步逛到盈儿住的小楼边,和一群鲜衣怒服的人迎面相遇。

这些人都上了一辆小汽车,车窗悄悄掀开了一条缝。

石子忽然停住脚步,一个念头倏忽而来,如遭雷击,惊觉刚才那车窗惊鸿一瞥时,看见的那个女孩好象是盈儿呀!

满天的细雨在灯笼里昏暗的灯光下眨着眼,仿佛都在嘲笑着他这个呆若木鸡的傻子。

待到稍稍清醒一些,人已浑身无力,只是不由自主地往回大步疾走,还想看个究竟。

小汽车早就绝尘而去,走得很远,再也看不见。

那天晚上,他平生第一次彻夜难眠,第一次买了瓶劣酒索然无味地喝着……

此后整整有一个月,石子一直恍恍惚惚、空空落落。

直到有一天散学归来,母亲告诉他盈儿来过,他心里一阵狂喜,忙问有什么事。

母亲叹了口气,说:“她家今天搬走了,正式来向你道别。”

“啊,搬到哪里去了?”

“她没说,我也没问。”

石子沉默不语,母亲担心地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傻孩子,她留给你一张字条,自己去看吧,唉!”

石子连忙打开字条,字条上写着几个字——“等我,在天河山!”

他再也忍不住,眼泪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可是后来,石子发疯般地四处寻找盈儿,她却象风一样失去了踪迹。

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最后才有人透露可能是出国留学了。

后来,石子一年一年地找,可怎么也找不到。

再后来,石子终于断了念头。

可是,十年过去了,他依旧孑然一身,怀抱着盈儿一定会回来的信念……

第五幕 再见

十年后,天河山因荣获中国爱情山称号而闻名遐迩。

这几年的天河山分外热闹。

天河山相继举办了“桃花节”和“七夕文化节”。

游客熙熙攘攘,就连石子住的村子也有不少游客好奇地探访。

石子却没有兴致,在他记忆的角落,始终珍藏着一生都不会泯灭的形象。

在每一个有风的清晨抑或飘雨的黄昏,他的心绪就会变得格外温柔,回忆的翅膀就会展翼飞回远逝的昨天。

爱情不死,只为痴心。他永远不能忘掉,就在那个碧莲湖的夜晚,那个天河山村断肠的雨夜,他年轻的心瞬间苍老了无数倍!

今年七夕,是邻居小五硬拉他去玩耍,说是好多人,好热闹。

一年也才会有一次这么热闹,你老是郁郁寡欢的,不如跟我一起去耍耍,听说好多美女呢,不看白不看。

母亲也让他出去转转,别老呆在家里发愣。

石子怕去那个伤心的地方,却又心痒痒的,也想去看看,可能会回忆起当年。 

碧莲湖还是那么美丽,荷花还是那么香远益清。

在人来人往的人群中,石子和小五失散了。

他独自来到当年和盈儿经常来的湖岸边。

这里比较偏僻,稀稀拉拉有几个人在漫步,可是岸边的石头上再也没有人坐了。

石子恹恹地想回去,他抬头最后看一眼岸边。

一个亭亭玉立的美女戴着墨镜,站在岸边向湖中心望去。

他转身要离去,却又回头看了一眼。

美女似乎感觉到有人来了,也回头瞟了一眼。

两人一对眼,都呆住了。

只见美女居然对着石子微笑了一下,百媚丛生。

石子已经神游天外,他只知道傻傻地凝视着美女,心里仿佛知道有重要的事发生。

那美女摘下了墨镜,石子一眼看清竟然盈儿。

虽然成熟了一些,但嘴角眉间的笑意依然那么美丽俏皮。

这么紧张重要的时刻,石子居然低下头,他从怀里摸出一张字条。

这字条多年摩挲,已经字迹模糊了。

石子飞快地走过去,手里那张字条迎风飞了起来。

盈儿一把攥住,微笑着点了点头。

她仿佛在说:“是的,等我,在天河山,我会回来的!”

音乐起。

字幕:天河不老,爱情成真!

剧终。

( 编辑: 朱丽俐 )
相关推荐

底层广告
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